<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章惇的建议一出口,崇政殿内的气氛瞬时就变得有些诡吊了。

    其实谁都知道练一支朝廷能够掌控的精兵才是恢复燕云的根本。打铁终究还须自身硬,没有硬实力作为基础,想要靠阴谋诡计拿下燕云根本就是做梦。

    即便由于种种原因,使得美梦成真,勉强进入大宋版图的“幽州镇”也会成为另一场安史之乱的策源地。

    可问题是练精兵这摊子事儿在大宋朝廷里面一向是个谁都不愿意沾手的麻烦。也就是王安石搞出的将兵法涉及到了“军改”,但也不是真正练兵。而将兵法和宋夏长期拉锯战争凑在一块儿,总算是替大宋磨练出了一支还算能战的西北禁军,也就是西军。

    换句话说,看上去比较强大的西北禁军,也不是谁刻意训练出来的,而是由于恰到好处的制度、环境,再加上一个不大能打的对手陪练下,才慢慢发展起来的。

    不过真正知兵的章惇、曾布二位宰执都知道,仅仅依靠西北禁军的力量是不足以在对西夏保持军事压力的情况下,完成平辽复燕的大业的。

    因为西北禁军在兵籍上的人数总共也就不到二十万,考虑到阙额、空额、老弱等等,实际上能战斗的精锐最多也就十万人,也不能都拉去河北参战啊。毕竟西夏还没亡国呢!能够从西北禁军中抽出五万真正的精锐就不错了。

    而要靠五万西北禁军收复燕云肯定也是不大够的……西北禁军要真有恁般厉害,西夏早该亡国了。

    另外,如今大宋朝账面上有59万禁军呐,总不能只有10万是能打的,还有49万都是混军饷的吧?

    所以要北伐燕云,练兵就势在必行了。河北的10万禁军至少要达到西北禁军的水准。开封府的20万禁军至少要有5万人达到西北禁军的水平。

    这样就能拉出20万能够上战场的军队,用堡垒战法步步为营逼向燕京了……

    也就是说,想要复燕平辽,起码得练15万精兵!

    且不说练兵所需的粮饷军资哪里来,就是都有了,这兵谁去练?谁敢练?谁又有这个本事去练?会不会练着练着就练成了“黄袍加身”的绝技?

    除了练兵,河北东、西两路也不是能打的体制啊,那里从澶渊之盟后就一直太平无事,快100年了,地方上的厢兵、胥吏、民众,早就不知战争为何物了,也没有为战争去服徭役的觉悟和准备。

    另外,“三易回河”之灾也把河北东路淹了又淹,不说十室九空,也至少空了有一半!

    不好好整顿一番,从别的地方移点老百姓过去种地修路修河堤,搞上个十年八年的,河北东路根本不可能支持战争。

    而整顿河北东路和河北西路也不容易,河北这两路向来是旧党的地盘!许多旧党的大将还有和旧党关系密切的开封勋贵的老家都在河北东、西两路。那些世家大族在河北东、西两路不知有多少利益,新党想去整还不得整个鸡飞狗跳?

    而且现在官家赵煦看上去也不似能很长久的样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负责整河北东、西两路的新党大将还不得叫人整到亚龙湾去看海?

    人家向太后可是河北东路大名府人士……

    看到众人都不说话,过了片刻,宰相章惇章惇只好开口:“已经午时,臣等不敢耽搁陛下进膳,臣等告退!”

    宰相发话,殿中重臣便齐齐告退。赵煦也不留他们,只是犹豫了一下,对章惇道:“章卿,你且暂留一步。”

    章惇依言停步,其他宰执重臣照样出殿离开。接下去就是赵煦和章惇的单独奏对了。

    章惇站在殿中,等着赵煦说话。赵煦看着章惇,沉吟着问:“章卿认为如今朝中何人可当练兵之责?”

    “鄜延路安抚使吕吉甫素来知兵,在鄜延路安抚使任上曾经推行将兵法十分得力,此次横山之战也立下大功。”

    章惇推荐的是新党大将吕惠卿,此人官声和人缘都很差,不仅在旧党眼中是十足的奸臣,便是在新党人物看来也是奸人,连王安石后来都很讨厌他。

    不过这个奸人偏偏能办事,而且还会练兵打仗,曾经两次出任鄜延路安抚使,前前后后在陕西军前呆了将近10年,是和章楶齐名的阃帅。

    虽然人品不咋地,但也是眼下唯一能用的人。因为章楶是章惇的堂兄,堂弟独相,堂兄再执掌练兵之权,这事儿在宋朝是肯定不行的。除非章惇请辞致仕,不过赵煦是离不开章惇的,所以章楶不可能去练兵,最多委以整顿河北东、西两路中的一路之责。

    另外,章惇推荐吕惠卿练兵也是有私心的他也是奸的嘛!因为吕惠卿早在神宗朝就当过参知政事,也就是副相,是资格很老的重臣。如今又在西北立功,完全有资格拜相。而且吕惠卿是个极善于整人的奸臣,一旦拜相肯定会和章惇为难。

    因此章惇干脆给他弄个练兵的差遣,这样多半就加个知枢密院事的头衔,顶天就是当枢密院的一把手这也不大可能,不可能当宰相的。因为北宋的军、政、财、刑四大权力基本是分离的,除了开国时期,就基本没有一个臣子可以独揽两项大权。

    “章卿,河北东、西两路又该让何人去整顿?”赵煦又提及了第二个叫人头疼的问题。

    所谓“整顿”,其实就是整人害民!要让身处和平安逸环境中的民众进入战时状态,是不可能开开心心的。

    况且,河北东、西两路的土地大多是谁家的?农民都在替谁种地?若是要这些农民去服各种徭役,河北两路的名门豪强能乐意吗?

    这事儿要是不得其人,非整出乱事来不可!

    “臣推荐臣兄章质夫和现任枢密使曾子宣。”

    章惇的这个推荐同样是充满算计的,河北东、西两路根本不是小人物能压得住的。也只有章楶、曾布、蔡京、蔡卞这样的人物可以去。

    而且这是得罪人的差遣,干完以后很可能会被迫致仕。所以章惇必须要拿出自己的堂兄章楶,然后才能用章楶“兑”掉曾布。而曾布一旦出镇,枢密使就会空缺,因为吕惠卿要负责练兵的大任,是不可能真正掌握枢密院的要不然兵权太重了!所以必须要有人接替曾布,而接班人肯定是蔡京,他现在就是副使嘛。

    而蔡京一旦入主枢密院,蔡卞就别想更进一步去拜相了。哥哥当枢密,弟弟做次相,这个也显得权势太重了。说不定蔡卞的尚书左丞也有可能不保,被官家赵煦打发出朝去担任安抚。

    这样在朝中就没有人能够威胁章惇的独相地位了……除非官家驾崩,太后临朝!

    赵煦听完章惇所言,轻轻叹了口气:“练兵之事本属武将,今以文官督之,颇是不妥,吕惠卿若以此为由拒之,也属合情合理……至于整顿河北东、西二路也实属不易,容朕再三思之。”

    现在赵煦是在吃祖宗家法的亏了,兵肯定得练,不练的话根本收不回燕云,即便勉强收回了也不可能守得住。

    可是文官是调兵不掌兵,不掌兵也就不能练兵了。而宋朝的武官虽然在将兵法实行后权力稍大,但是一“将”通常也就是几千人。想要练出10万精兵,起码就是二三十“将”,没有重臣压阵督帅如何得行?靠三衙管军那几个武夫吗?且不说那些个管军到底会不会管,便是能管……皇帝老子能放心?

    谁知道会不会有赵匡胤第二?

    至于用内官去练开封府的禁军也是不行的……谁知道会不会练出一个“神策军中尉”来?所以宋朝的内官,一般是不能管开封禁军的,他们只能去管边军的事情。

    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让重臣和管军共掌一军,并且以文官重臣为主还比较放心。可是让文官重臣去和管家一块儿管练兵……也是个让人头疼的事儿。

    人选艰难不说,这个练兵的重臣练兵成功以后,肯定和宰执无缘练过兵的文官一样是很危险的!说不定还会被迫致仕回家养老。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人家肯干吗?

    看到赵煦犹豫起来,章惇又奏道:“陛下,如今只怕辽国大乱在即了……若是朝廷手中没有一支堪战的大军,将来旦有乱事,何以自保?”

    章惇看得清楚,这渔阳鼙鼓不一定非要幽州节度使来敲的,换渤海国大王或是阻卜大汗也一样!

    所以大宋不能在辽国崩溃的时候置身事外,即便要置身事外,也得是手里面有精兵。要不然人家铁骑南下的时候,用什么去抵挡?

    “就怕吕惠卿不肯。”赵煦摇摇头。

    “不如先令其入京奏事吧。”章惇言道,“横山战事刚刚结束之时,他便自请入京了,现在正好召他前来。陛下可在奏对时询问他的意思,若是他肯承担重任,就再好不过了。”

    赵煦轻轻点头:“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