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东京,开封府。

    已近初夏,开封府刚刚下过一场豪雨。将整个城市冲刷了一番,似乎昭示着一个刷新的时代将要来临,也让这座城市能用最清新的面貌迎接西方来的贵客西平王太妃梁氏夫人!

    就是那位入宋避难的西夏小梁太后了,虽然大宋现在也无力征服西夏,但还是可以占梁氏夫人一点口头上的便宜的。就在梁氏磨磨蹭蹭走到京兆府的时候,大宋官家赵煦的诰封就到了,封梁氏做了西平王太妃……实际上就等于间接把西夏国主乾顺降格为大宋的西平王了。

    而梁氏夫人自然只能上表谢恩,其实也是恩了。虽然赵煦占了她的口头便宜,但是却实实在在付出了大笔的利益。因为赵煦把“西平王乾顺”的各种俸禄统统发给了梁氏太妃。

    这可是一笔大钱啊!

    西平王本身是个郡王,亚亲王一等,另外,赵煦还给乾顺封了太尉和定难军节度使。太尉是武阶官的最高一级,正二品的大员,而定难军节度使则作为职官授出这事儿细究起来也算开了个分封节度使的先例,是坏祖宗家法的。

    不过这个节度使嵬名乾顺多半不会承认,就是用来给他妈发钱的名目罢了,因此也没谁计较。

    而有了郡王的爵位,有了太尉的阶官,有了节度使的职官使相标准,那么梁氏夫人就能领到儿子的正俸、禄粟、职钱、公使钱、茶汤钱、给券、厨料、薪炭、谦人、衣料等等各种名目的俸禄和补贴,一年总有好几万缗!比梁氏夫人在西夏当太后的花用都要多得多等她领到这些钱物的时候,肯定会大大惊喜上一番的。

    此外,有了西平王的封爵,朝廷自然可以赐第了。西平王府是由原来的都亭西驿的基础上改建的,非常气派宽敞,价值至少好几百万缗,大概比整个西夏首都兴庆府都要昂贵,现在也归梁氏夫人所有了!

    一次性的赏赐财物自然也不能少,金银财宝绫罗绸缎又给了一大堆,价值起码十万缗,够梁氏夫人在开封府挥霍上好一阵子了。

    哦,还要给追随梁氏夫人的梁氏家族成员封官赐田赐宅。恁般多的人,自然不可能都安置在寸土寸金的开封府了。好在大宋还有应天府、大名府这些比较空旷的陪都,就把梁氏家族中不大重要的成员安排在了那里。

    从现在开始,大家就都是宋人了,就莫要再想打打杀杀的事情,都好好读书,准备去考科举吧……

    当然了,这些所有的好东西,西夏国主乾顺虽然连个屁都拿不着,但他还是要正儿八经上表称谢的东西都是给他妈的,他这个当儿子的敢不上表感谢,赵煦说不定真就把小梁太后召入宫去了……到时候乾顺的脸面往哪儿搁?

    而除了脸面之外,小梁太后在西夏执政13年,西夏还有她不知道的军政大事儿吗?现在她入了宋,那西夏对大宋就是单向透明了。还敢和大宋打仗吗?

    既然西夏不敢动了,那大宋就要放开手脚进攻唃厮啰家族统治的河湟地区了。没有西夏的支援,河湟再次被大宋征服就是时间问题了。

    在今日的常起居朝见之时,赵煦就志得意满地宣布了将再次用兵河湟!任命王愍、王赡为正副统军,由河州北渡黄河进入湟水流域,向青唐城进军。

    结束了只有重臣参加的常起居朝见礼后,赵煦直接回到了崇政殿处理政务。两府宰执与会,将需要天子批准的朝事一一上报。而其中,最让赵煦惊喜的便是关于大辽南京析津府和可汗州的龙烟铁山发生暴动的消息。

    其实前两天河北东路和河北西路已经分别上奏,报告了辽国析津府和龙烟铁山发生变乱的事情。不过河北东路和河北西路上报的消息非常模糊,看着也不过瘾。

    而今天,宰相章惇又给赵煦送来了出访辽国的蹇序辰、李忠的奏章和蜡丸书,还奉上了陈佑文画的燕京夜乱图。

    两封奏章详细介绍了南京析津府和可汗州的龙烟铁山发生暴动的过程。而蜡丸书中,更是报告了一个足可以让赵煦和两府宰执们都感到惊喜的消息。

    蹇序辰和李忠派出的密使武好古,已经联络上了发动龙烟铁山暴动和燕京暴动的渤海国遗出光明君……

    这可真是太让人惊喜了!

    饶是赵煦这样向来稳重的君王,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欢呼了一声:“好!太好了!真是天佑皇宋!”

    运气好到这种程度,也真是天佑了。

    只是官家的脸色看上去蜡黄蜡黄的,看上去又不大像正在被上天庇佑的模样。

    “对了,可有武好古的消息?”赵煦收敛笑容,又显出了一丝焦急。

    武好古可是和那个渤海反贼光明君在一块儿的,不会遇到什么不测吧?

    万一叫辽人捉了去,可就麻烦了!这个家伙知道的事情可不少啊,也不知道关键时刻他会不会死节……

    章惇皱了皱眉,出班答道:“尚没有消息,不过在陈佑文离开燕京前,并没有听说武好古或光明军被捕、被杀的消息,想来已经脱险,陛下不必太过忧心。”

    赵煦点点头,现在这个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了。

    “渤海人敢于在辽南京道举事,说明他们反辽之心甚坚。”赵煦的语气有点放沉了,“而燕四家却不为所动,甘愿为契丹走狗,屠戮义士,真是殊为可恨!”

    根据李忠和蹇序辰的奏报,当日以燕四家为首的燕云豪门仅仅在燕京城内就动员出了超过16000名战兵,其中甲士近6000,其余都是弓箭手。

    另外在燕京城西面,还有18000名由燕云豪门子弟控制的侍卫亲军。

    也就是说,燕云豪门掌控的武装力量多达34000余人!

    而此时,契丹人在燕京城内的兵力不过3000多人,而且大多是吃斋念佛的膏粱子弟……

    十比一的优势啊!燕云豪门拿下析津府简直易如反掌,可他们却毫不犹豫站在了契丹人一边去屠杀渤海义士。

    “陛下,此次燕京-龙烟变乱乃是考验燕云人心的机会。燕云百姓,早就不堪契丹人的欺压,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揭竿而起。而燕云豪强,却自甘为胡虏走狗,绝不可再视之为华夏族裔,来日北伐,也不能用之为内应。”枢密使曾布出班奏道。

    他已经猜透了赵煦的心意,知道他不大相信燕云门阀世官之族他们的根底基本就是唐季五代的节镇将帅家族,想想都靠不住。

    曾布顿了顿,又说:“相比之下,渤海遗族倒是矢志复国,一百多年以来,不断举事,前赴后继,其志之坚,令人钦佩。”

    “陛下,渤海遗民固然其志可嘉,然则实力太弱,燕京之乱仅仅半天就被平息,甚至没有引动契丹兵马,仅靠燕京城内的豪族甲士就轻松压制。燕云豪族之强,渤海遗民之弱,可见一斑。”曾布既然吹捧渤海人,那么当了枢密副使的蔡京自然要提出不同看法了,要不然怎么显出他比曾布能干呢?

    不过就事论事,蔡京说得也对。渤海遗民反辽志坚不假,但是战五渣也是真的,根本打不过燕云汉人豪强。

    蔡京说的有理,曾布也没说错,赵煦又转头看向貌似成竹在胸的章惇。

    章惇从杌子上站起身,“渤海志坚,幽州兵强,两者皆非契丹之福,也都是天佑我皇宋。渤海固然是契丹之死敌,大有楚虽三户之势,幽州方镇又岂会死心塌地甘为契丹走狗?依老臣来看,两者皆可为我所用,只要所用得法,平辽复燕就可事半功倍了。”

    曾布摇头:“可是燕云豪强系出故唐幽州镇,素怀异志,如今又坐拥强兵,若再任其壮大,将来恐有渔阳鼙鼓之祸!”

    说完这话,曾布用眼角扫了章惇一下,隐约有些得意。章惇这厮虽然年纪一大把,可是做事儿谋政总还是一味激进,仿佛根本不知道老成持国的道理。

    如今的大宋,最怕的不就是藩镇之祸吗?燕云豪强这伙人的根底恰恰是幽州藩镇啊!

    他们在辽国那边已经坐拥强兵称霸一方了,若是归了大宋,还不把燕云十四州两个州被周世祖收复了给瓜分了?说不定还会得寸进尺,想问一下鼎之轻重呢!

    曾布的一番话,顿时让崇政殿内欢快的气氛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燕云十四州还没收复,幽州藩镇怎么就要冒头了呢?这是不允许的!

    赵煦又看了章惇一眼,章惇斟酌着用词,奏道:“陛下,结幽州援渤海,都是用谋。而欲复燕云,光靠用谋是不行的,用兵才是根本。若朝廷没有一支强兵,燕云豪强可能会变成幽州藩镇,渤海遗族焉知不是又一个契丹禽兽之国呢?渤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若朝廷手握强兵,幽州藩镇可以用富贵赦之,渤海之国可以用兵威震慑,我大宋才可安如泰山。所以老臣以为,幽州不妨结之,渤海不妨援之,但是整顿河北,布勒精兵,才是根本之策。”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