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析津府,长乐坊西南角。算斡鲁朵著帐买卖局在这里占了一所相当宽大,但是显得有点老旧的院子,是用来当成库房的,大部分的房屋里面都堆满了散发着臭味的皮毛。

    也不知道是光明君刻意安排的,还是这个院子异味太重不大好住人,总之这院子里面少有人住,还都是光明君的心腹。

    大约这里才是渤海反贼在南京道真正的大据点吧?把据点安排在了敌人的心腹之中,还真是不容易察觉啊!

    住在这里的武好古寻思着:这些渤海反贼搞秘密工作的本事,可比自己强多了……

    想着要向渤海反贼学习的时候,换了一身契丹式长袍的武好古正笼着袖子,走向院子最深处的一间“密室”。他已经在那间“密室”里面住了快半个月了,其间没有再离开这院子半步,除了郭药师、钟哥儿、林冲和罗汉婢之外,也没和其他人说过话儿。

    不过他也没虚度时光,这些日子,他都跟着钟哥儿和林冲习武。不仅学习弓箭,还要学习刀剑。练弓主要是拉弓,问郭药师要来了小孩用的软弓让武好古天天拉。刀剑则是学拔和收的姿势据说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拔剑拔刀练不好,砍人捅人就无从说起了。

    练了一上午的拔刀,练得手腕生疼的武好古这时已经到了自己居住的“密室”门口。房门被推开了,一个金发小妞柔顺的跪伏在地,冲着武好古拜了拜:“奴婢恭迎主人。”

    金发小妞自然就是武好古的女真女奴罗汉婢了,也不知道这丫头是天生为奴的性子还是被郭药师家调教好了的,总之是非常柔顺乖巧,而且绝对听话,还任打任骂,毫无怨言……

    真是个引诱人犯罪的小丫头。

    不过武好古并没有因此丧失警惕性这丫头可是凶残的女真人啊!而且还是狡诈阴险的郭药师家调教出来的。说不定是个女特务,可不能被她勾了魂!

    等把她带回了开封府,一定要好好的拷问一番……

    “奴婢伺候主人用餐吧。”罗汉婢抬起身子,笑吟吟看着武好古说。

    虽然武好古对她没安好心,可是罗汉婢却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宋人主子。主子又年轻又俊俏,而且还是宋人的大官,跟了他可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哪怕武大主子有时候凶了些,可是罗汉婢却就是喜欢……

    “唔!”武好古看见罗汉婢乐呵呵的模样,面孔就已经板了下来。也不怎么搭理她,就自己走向屋子中间的饭桌。

    饭桌很矮,也没配椅子,是要席地跪坐的,并不舒服。不过饭菜倒是挺可口的,都是罗汉婢精心准备的,有蒸羊肉,有鱼脍,有铁角草一种野菜和牛肉熬的汤,主食则是一种烙饼,全都是罗汉婢亲手做的。

    “奴婢去给您准备洗澡水。”看见武好古开始享用自己做的美食,心中溢满了幸福感的罗汉婢就想去给武好古打水烧水准备让他洗个热水澡。

    “等一会儿,先陪我说会儿话吧。”

    “哦。”罗汉婢喜滋滋地点头。

    她本来以为自己是个有资格陪睡的奴婢,可是跟了武好古半个月,却一直被当成使唤丫头,稍微有点小郁闷。今天武好古不知怎么要和她说话……看来是要亲近则个。

    “你们葛苏馆女直都是黄头碧眼的吗?”

    武好古已经拐弯抹角的向郭药师打听过了罗汉婢的种族问题了。据郭药师说,罗汉婢是铁州一带的葛苏馆女直人,这一部女直都是黄头发绿眼睛的,皮肤也很白……

    郭药师说着似乎无心,武好古这个听众却是大大有意的。

    原来铁州一带有大量的葛苏馆女直人!而郭药师家又是铁州大族……他家和女直人不可能没有关系吧?搞不好这货就有女直血统!

    “是啊,”罗汉婢回答道,“我们葛苏馆女直又名黄头女直,大都是奴婢这等长相的。”

    黄头女真原来真的是毛子啊……武好古记得历史上有“黄头女真”的记载,这伙人好像是金军中的强兵,号称什么“硬军”的。

    “那你们是熟女直还是生女直?”

    “是熟女直,”罗汉婢说,“我们葛苏馆女直都是著籍熟户。”

    “著籍熟户?”

    “就是入了大辽国的户籍,便是熟女直了。若是不入户籍,就是生女直。”

    原来生女直、熟女直是这样分的。武好古本来还以为生女直和熟女直是由生产方式不同进行区分的。种地的是熟女直,打猎或游牧的就是生女直了。

    “你们葛苏馆女直人多吗?”武好古接着又打听道。

    “多,有好多好多。”

    武好古皱着眉头问:“好多好多是多少?”

    “比一百还多!”罗汉婢认真地回答。

    “到底是多少?”武好古很不满意。

    罗汉婢看见主子生气,忙拜伏道:“主子恕罪,奴婢不知比一百还多的是甚了……”

    不识数?

    挺大的姑娘,怎么不识熟呢?武好古心里鄙视了一番大辽的国民教育,接着又问:“那么……你听说过完颜部吗?”

    “听说过,”罗汉婢抬起头,又露出了好看的笑容,“奴婢的姓氏就是完颜。”

    啊!

    这个丫头是可怕的女真完颜部的人!?

    不对啊,完颜部不是生女直吗?而且,葛苏馆部不是在辽东半岛上吗?完颜部应该在混同江啊。

    “你撒谎!”武好古又些生气地说。

    罗汉婢有点犯迷糊,没听懂武好古的话,她可老实了,从来不撒谎的。不过她还是顺服的一拜:“奴婢错了,请主子责罚。”

    这就可以责罚了?武好古摇头:“你不可能姓完颜。”

    “主人说的是,”罗汉婢想了想,赞同地点点头,“奴婢没有姓……奴婢只是出自葛苏馆完颜部,被卖给郭家后就没姓了。”

    还是完颜部?

    “有很多个完颜部吗?”武好古觉得自己可能错怪罗汉婢了。

    “不知道。”

    又不知道?怎么有点一问三不知啊?

    武好古心想:这丫头是真迷糊还是装迷糊?

    “那你知道你是怎么被卖给郭家的吗?”

    “知道,奴是因为部族闹饥荒才给卖掉的。”

    “你们那里经常闹饥荒?”武好古问,“东京道那边不是盛产粮食吗?”

    “盛产粮食的是平地,奴婢出身的部落是在山林里面的,并无多少土地可以耕种。平素就靠渔猎采药填补,若是所获不多,便要饥荒了。”

    其实这就是所谓的“女真渔猎部落”了,并不是完全渔猎的,而是半渔猎,半农耕,当然还兼畜牧。要是完全渔猎,女真人的数量就太少了,根本没有力量造成辽国的崩溃。

    “那铁州郭家是以贩奴为业的?”武好古又打听起郭药师家里的情况了。

    “郭家做的营生可多了,”罗汉婢仔细想了想,“他家有好多好多地,可以打许多粮食,而且他们还能弄得铁器,然后再用粮食和铁器向女直部落换东西和奴隶,再去卖给汉人……”

    “等等,”武好古打断道,“罗汉婢,你说女直部落有东西和郭家交换?”

    “有啊,毛皮、猎鹰和药材。”

    罗汉婢说的其实是11世纪国际贸易的一个环节女直人在这个时代居住在东北亚的山林地区,那里出产毛皮、猎鹰、药材、东珠等物品,都是辽国对宋朝重要的出口产品。

    虽然辽国的对外贸易基本被汉人垄断,但是汉人并不直接和女直贸易,而是通过渤海人搜集毛皮、猎鹰、药材、东珠等物品,再转手卖给宋朝。

    而渤海人因为占据了富饶的黑土地同时又有获取铁器的渠道,所以能用大量的粮食和铁器同女直人进行交易,也从中攫取了大量的利润,使得渤海右姓以及一些不属于右姓的大族可以发展和保持相对的兴盛。

    至于女直人,则能从中获取大量的粮食以养活更多的人口,又能得到铁器以武装自身,就这样慢慢强大起来了!

    至于契丹人,为了获得足够多的毛皮、猎鹰、药材、东珠等物品去平衡同大宋的贸易,也就对生、熟女直比较纵容一些了。要不然,大辽就会出现铜钱和金银大量外流的问题。

    说起来,女真可以崛起,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经济问题。

    相比之下,阻卜人的日子就苦难多了。他们输出的是游牧产品,同契丹本族是重叠的,可以说是契丹人竞争对手。而且游牧产品中最值钱的马匹又是辽国的出口管制商品。

    所以在辽代,契丹人经常会在草原上对阻卜人或是别的草原部落用兵动武,但是很少会大规模讨伐女直人。

    “我明白了,”武好古想了想,挥挥手道,“去给我准备洗澡水吧。”

    “喏。”罗汉婢应了一声,就起身离开了,才走不久,门外就又响起了脚步声。

    “是罗汉婢吗?”正在吃饭的武好古问。

    “大官人,是某。”郭药师的声音传来,“明日我们就可以出发去大宋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