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郭药师虽然没有黄药师著名,不过在后世也算是名声赫赫!北宋的崩溃和这位渤海族的倒戈将军是分不开的。

    顺便再提一下,金大侠笔下脍炙人口的东邪黄药师的名讳“药师”,在北宋是很少被人用做名字的。倒是在辽国,什么“药师”、“金刚”、“罗汉”、“和尚”之类的佛教名字比比皆是。

    郭药师的药师就是来源于药师佛,而和郭药师一起来到的那个陪着武好古从北市坊里面出来的契丹打扮的小姑娘的名字则叫罗汉婢。

    “小子铁州郭药师,见过大官人。”

    借着明亮的月光,武好古见到了自称铁州郭药师的少年,这是个十六七岁,高高瘦瘦和根竹竿差不多的男孩子。长相不错,浓眉大眼,虎头虎脑。

    这男孩就是那个日后害苦了大宋的郭药师?

    武好古望着他,心头居然闪过了一丝杀意!

    “他是辽东铁州郭氏的子弟,”光明君笑着介绍道,“也是在下的女婿。”

    那么小已经结婚了?武好古又看了被唤作罗汉婢的女孩一眼,正是那个刚才陪着自己的白种女孩。武好古心说:她不会是郭药师的老婆吧?郭药师居然娶了个白妞儿,只可惜小小年纪就要守寡了

    “药师,”光明君又道,“你跟着这位潘官人,给老夫传个消息。”

    “喏。”

    郭药师大声答应,丝毫没有想到自己很可能一脚踏入了死地!

    光明君又一指那女孩,笑着对武好古道:“她是个女直婢,是铁州郭家自小买来养大的,一个月前才送进海东馆,不过还没叫人**,现在就送给潘大官人暖个床吧。“

    什么?这是这是女直人?女直人是金发碧眼的?这个明明是斯拉夫人或日耳曼人啊,哦,也不是纯种,多半是混了东亚人血统的杂种斯拉夫或日耳曼,不过主要的血统应该是白种的,怎么就成了女直人?武好古一愣一愣的,心说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光明君,这姑娘真的是女直人?”武好古有点不大确定地问。

    “是啊,”光明君笑道,“是曷苏馆女直人,现在看看挺漂亮的吧?不过上了年纪就粗糙肥胖了,到时候就只能做个仆妇了。”

    上了年纪就发胖这不还是毛妹吗?

    光明君又对疑似毛妹的罗汉婢道:”罗汉婢,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潘大官人的奴婢了,一定要好好伺候大官人,不得半分忤逆。“”奴婢知道了,“毛妹冲着武好古甜甜一笑,然后又顺从的匍匐在地上,拜了拜说,”奴婢拜见大官人,奴婢以后一定好好服侍大官人,若是惹得大官人不高兴,大官人尽管打骂。”

    还可以打骂?这为奴为婢态度倒是不错的,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武好古心想:头一定得试试

    “光明君,”武好古又把目光转到了光明君身上,“那我们何时可以离开燕京返大宋?”

    他其实还可以选择去马家的甘泉坊找马植。不过这样一来,就会暴露马植和宋朝之间存在的秘密联系。所以这条线,现在是不能碰的,武好古只能选择和郭药师、罗汉婢一起离开辽国,然后在沧州柴家庄和西门青等人会合。

    “等几日吧,”光明君转过身,将目光投向了正冒出火光的北市坊,“等风头过了,你们再走也不迟。”

    说着话,他又吩咐罗汉婢说:“罗汉婢,去伺候潘官人早些休息吧。”

    “喏。”

    罗汉婢应了一声,笑嘻嘻上前去拉起武好古,两人就一块儿下了坊墙。

    现在只剩下了光明君和郭药师在遥望火光的方向了。

    “值得的!”光明君仿佛在自言自语,“为了海东盛国的再兴,死人是在所难免的”

    “对!”郭药师也颇为赞同的说,“是在所难免的!他们能为海东盛国而死,应该感到荣耀!”

    光明君点点头:“是该感到荣耀药师,好好干吧!我没有儿子,将来我的大姓和光明君,就由你来继承吧。”

    “谢岳丈。”郭药师闻言大喜,忙向自己的岳父老泰山躬身行礼。

    “李大官,看来之前我们找错人了!”

    同一时刻,在永平坊内一座楼阁之上,蹇序辰和李忠正肩并肩站在一扇窗户口,望着北市坊和南安坊的火光。

    “尚,”李忠听了蹇序辰的话,颇为赞同地点点头,“渤海人才是反辽的中坚,不过我们现在找到他们也不算晚。这些渤海人还真是有种,是真敢和契丹人打的。而那些燕云汉人大族可就不怎么样了恁般好的机会,就这样放过了!”

    蹇序辰笑道:“我们总是不辱使命了李大官,我们今晚就各自写了奏章,向官家禀明此事吧。”

    李忠提醒道:“尚,我们和渤海人接触的事儿可不能在奏章上写出来。”

    “为何?”

    “奏章有可能被辽人截获。”

    “会吗?”

    李忠点点头道:“现在是辽国的非常时期,还是小心为妙。”

    “那要如何上奏?”

    “可以让人带上蜡丸帛和口信。”李忠指了指在另外一个窗口画画的陈佑文他正在画燕京夜乱图,就是把燕京城晚上起火作战的场景收在画纸上,带开封后让官家赵煦开开心。

    “陈文林,”蹇序辰叫了陈佑文一声。

    “下官在。”陈佑文心中一阵窃喜,他知道自己马上要立功了他要捎去的口信,起码能让他转上一官啊!

    “你跑一趟开封府吧。”蹇序辰道,“把燕京夜乱图也带上另外,本官和李大官会各写一个奏折,还会有一封蜡丸,你也一并带上。

    万一蜡丸遗失,你要亲口告诉官家,本官和李大官已经命随员武好古联络上了渤海遗臣光明君。”

    “喏!”

    “你是汉人,为何要反?”

    “没饭吃,没衣穿,没天理!”

    “可是造反会死!”

    “哈哈哈,某活着都不惧,还惧死吗?”

    “疯子!”

    身披铁甲的马植骂了一句,将手中的直刀向前伸出,用力刺进了一个被捆着的汉人反贼的胸膛。

    北市坊的暴动,现在已经被马植率领的甲士轻松镇压了。燕云的汉人门阀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有一点他们肯定比南方的士大夫地主要强得多,就是镇压的能力。

    不算已经跟着汉奸侍卫亲军出战的子弟,马家在燕京城内还能动员出300甲士,其中一半是铠甲,一半是皮甲。

    这样的战斗力别说是南方的普通地主,就是开封府的将门勋贵也拿不出来。否则靖康年时大宋朝就不会恁般狼狈了,开封府城内的将门勋贵也有好几十家,若是家家有个两三百甲士,至少也能有一战之力了。

    而这一次和燕云豪门作对的渤海奴和汉人底层平民,其实都没什么战斗力。

    这些人不是农夫就是匠人,要么就是要饭的,不经过一番锤炼能有什么战斗力?怎么可能打得过甲士?

    历史上渤海人造反的决心不小,可是每次都被轻松击败,原因就在于他们和汉人一样,都是农耕定居之民,不大善于作战了。而渤海右姓又不得契丹信任,长期处于被削弱的状态,所以战斗力不能和燕云豪门相比。

    现在轰轰烈烈的“燕京奴隶武装起义”已经被残酷镇压了,杀了不知多少人,还有数以千计的起义者被俘,然后一个个拖到马植面前并不是全都要杀掉,医务闾山马家素来是以仁义著称的豪门。

    凡是跪地求饶的,都可以成为马家的奴隶。成为奴隶后主动指认出起义领袖的,就可以成为管事奴隶。至于威武不能屈的,如果不是起义领袖,就马上杀掉!

    而被捕的起义领袖,则要严刑拷问,揪出企图颠覆大辽封建主义国家的叛乱分子!

    造反的头目倒是抓住几个,都承认是渤海奴,是反贼大宝剑和大光明的手下。而且马植还查明,这一次发生在析津府内和龙烟铁山的起义则是大光明直接领导的。

    不过刚刚立下大功的马植现在却一点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一次的渤海人叛乱就是当着大宋使团的面进行的渤海人在造反,而燕四家则帮着契丹人镇压!

    只要宋国使臣不是瞎子聋子,就该知道谁是真正反对契丹人的,谁是三心二意脚踏两只船的

    另外,武大郎也不知道有没有逃脱?万一死在了乱军之中,他可就少了个大金主了。

    几个带队杀人的马家子弟已经笑呵呵的来向马植报功了,也不等他们开口,马植就先问道:“有没有发现大光明?”

    “这厮早跑了!”一个马家子弟说,“根据海东馆的几个婊子交待,这厮在夺下北市坊后就悄悄溜了。”

    另一个马家子则说:“还有人看见这厮去韩家丰乐楼寻了个宋朝使臣!”

    “这是没有的事儿!”马植摇摇头,“宋朝使臣都在永平坊,一个都不少这一定是渤海奴的离间计!”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