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和马植、西门青一起骑着马从析津府北市坊里面逃出来的李忠,发现析津府的大街上热闹得有点不像话了,到处都是慌乱的人们,或骑着马,或坐着车,或是步行,或是在已经关闭的坊门口大声哭喊呼喝,偶尔还能听见孩子在放声大哭,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混乱中和父母走散了?

    而传说中天下无敌的契丹铁骑,却是踪影全无,而且也没见到有一个析津府的京州兵在大街上维持秩序。

    真是一副末世景象啊!

    看到辽国的末世,李忠的心情仿佛好了不少,他回头看了眼马植,这个一心向着大宋的燕云汉人豪族子弟,眉头却紧紧拧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良嗣,”李忠呼唤着马植的字号,“你看可有机会?”

    机会?

    马植一愣,“甚机会?”

    李忠用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说:“自是取燕京的机会了。”

    取燕京?

    虽然周遭的环境无比嘈杂,李忠的话音又轻,但是这三个字马植却听得分明,仿佛不是从李忠的口中,而是从马植自己的心底发出的。

    现在的确是取燕京的机会!

    龙烟铁山乱了,燕京城内又有渤海奴起义,眼见着就是一副天下大乱的模样儿了。

    在这种情况下,南京道统军司肯定要下令集结京州兵。而现在的南京道京州兵,不就是燕四家这样的燕云豪门的家兵吗?各家一旦得到了集结兵马的命令,极短的时间里面就能集中起数万乃至十万人的大军,都是汉人的武力啊!便是在燕京城内,也能有两三万人!

    而燕京城内的契丹驻军才多少?不过三四千而已,其中又有几个能战的?燕京这种花花世界,对草原贵人的腐蚀能力是难以想象的……

    所以要夺取燕京,对燕云汉人豪门而言,简直是易如反掌!

    而且渤海奴现在还夺取了龙烟铁山,那里可是大辽最紧要的军工重镇,虽然没有多少打造好的兵器存在那里,但是上好的铁料总有几十万斤的,铁匠锻奴也是现成的。

    如果和渤海奴联手,龙烟铁山马上就可以开工,源源不断的向燕云汉军提供兵器。

    只要南面的大宋能够助以钱粮,分封节镇,再调两三万西军精锐以为外援。

    整个大辽的南京道,肯定能尽为汉家之土!

    “此事若能成功,四家皆可封王,永镇燕云!”

    当马植和李忠策马来到靠近析津府宫城时,周围已经非常冷清,没有旁人了,于是李忠就开始封官许愿了。

    这愿许得有点儿大,不过也在尺寸上面现在不是燕四家做内应,而是燕四家直接动手取燕京了,大宋开出的价码自然不能低了。

    只是燕四家现在有这样的决心和意愿吗?

    ……

    武好古这个时候正步行在一群从南安坊中跑出来的辽国的小官吏、商人、工匠、妇孺,还有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人中间,那个渤海反贼光明君也和他在一起。

    光明君的面具已经拿走了。面具下的面孔既不光,也不明。而是个猛张飞似的长相,还换上了一身契丹人的长袍。发型倒还没换,还是汉人的发髻,不过在析津府内有不少契丹人汉化程度很高,不仅留着发髻,而且还会学着汉人士子吟诗作对泡红行首,整个就是山寨的大宋文官儿。

    这个光明君现在大概就在扮演这么一个契丹贵人,身边除了武好古、林冲、钟哥儿之外,就是几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姿色居然都还看得过去,也不知是从哪儿寻来的?

    武好古也披上了一件契丹式的长袍,身边也跟着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发育得却非常丰满的女孩,她和别的女人打扮的不一样,穿着一件丝绸长袍,似乎是金黄色的头发梳成七八根辫子,用丝带缠绕着垂下,显然是装成了个契丹贵族的姬妾。

    林冲和钟哥儿则扮成了契丹武士,腰挎弯刀,护在武好古和光明君身旁。

    大街上此时已经有了京州兵的身影,都披了甲,携带了弓箭和长枪,一副临阵的姿态,大队大队的从各个坊的大门里面开出来,在街道上布设开来,挡住了从北市坊方向跑来的人们进行询问和检查。

    武好古看着这场面就有点儿发颤,他现在可是勾结渤海反贼的大宋密使……

    “萧郎,莫惊慌。”

    陪在武好古身边的女孩倒是比他胆肥,还开口安慰他说:“你现在可是国舅别部出身的萧家贵人,不用怕那些京州兵的。”

    可是这萧家贵人是假的啊!要是真的遇上了严加盘查,还不马上穿了帮?

    武好古瞄了一眼身旁这个大概在假扮耶律家小娘子的女孩,发现这小丫头居然是个白种人,而且长得也算可口,眉毛弯弯,眼眸碧绿,肌肤赛雪,小嘴樱樱,鼻梁挺拔,美中不足的只是脸盘子圆润了一些。至于身材,被大袍子包裹着也瞧不出来,只知道胸脯鼓鼓囊囊的,好像挺有料的……光明君那厮叫这姑娘跟着自己,大概是想用美人计吧?哼,若是那样,某就来个将计就计!

    “咱是算斡鲁朵著帐买卖郎君,尔等还不快快推开!”

    光明君的粗重的嗓门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武好古的思绪。他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光明君正将一块腰牌丢给一个京州兵的小将。

    “萧郎,放心好了,令牌是真的。”武好古身边的女孩一点不慌张,还悄悄和武好古咬着耳朵。

    令牌果然是真的……至少没让人看出来是假的,拦路检查的京州兵马上放行。

    这“算斡鲁朵”可是个不好招惹的存在!斡鲁朵就是宫帐的意思,算斡鲁朵则是辽太祖耶律亿所置的宫帐,汉言弘义宫,乃是十一宫一府中排名第一的宫帐!

    而每个宫帐,都在南京析津府设有提辖司,负责管理本宫帐驻防析津府的兵马,同时也负责本宫帐在析津府的买卖和经营。著帐买卖郎君则是宫帐下属的著帐郎君院内的一分支机构的官员,顾名思义就是管做买卖的。

    至于著帐郎君院所管辖的则是著帐户,也就是宫帐的奴隶,都是由犯罪的贵族、世官家属及其后代子孙。其中当然也有渤海大氏的子孙,而这位“光明君”的先祖,就是算斡鲁朵的著帐户。不过他的先辈比较能钻营巴结,摆脱了著帐户的身份,成了宫分户,而且还得了个负责做买卖的官职他这样的情况,在契丹的诸宫帐和各头下军州中并不罕见。渤海奴隶和契丹主子,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而在历史上的护步达岗战役时,耶律章奴谋立皇叔耶律淳失败后,就曾经发动被安置在上京道的渤海奴起义,给了大辽沉重的一击……

    ……

    “封王?封节度使……二哥儿,你说这事儿能行?”

    同一时间,马人望和马植两叔侄已经在析津府宫城内的衙署里面见了面。

    在警巡院的一间僻静的耳房内,马植把李忠的条件,原原本本都告诉给了马人望,换来的则是一声长叹和反问。

    能行吗?

    夺取燕京是没有问题的,只要燕四家联手,不要到天黑就能把燕京拿下来。

    现在正往龙烟铁山去的一万八千侍卫亲军也是燕云大族能控制的武装,只要燕四家一致,立即就能倒戈。

    燕京周遭的州县堡坞,基本上都在燕云豪门掌控当中,倒戈易帜也没多难。

    至于封王、封节度使……将来会不会杯酒赦兵权不好说,但是眼下大宋官家肯定会封的。

    可问题是燕四家跟着契丹人混了一百多年,汉奸当得习惯了。若是大宋北伐军痛殴了契丹铁骑,他们自然愿意倒戈。又或者契丹主力大军被阻卜、女直人彻底打垮了,他们也愿意改换门庭。

    可是现在让他们当造反的主力,这个风险似乎不小啊!不仅是被契丹人打败的风险,还有各家心意难以捉摸的风险!

    马植摇了摇头,叹了一声:“的确不行啊……人心难测,我们也不能拿马家的基业去冒险。”

    他们马家可不是一无所有的渤海奴,失去的可不是锁链,而是荣华富贵……

    马人望对侄儿的回答非常满意,点点头道:“没错,我家在大辽这边是世代相传的富贵,已经有一百多年了,岂可轻易拿来冒险?虽然大辽的这艘船已经千疮百孔,但是毕竟还没有沉。”

    “叔父,”马植道,“既然现在不是反辽的时机,那么就不能轻易放过这些渤海奴了!”

    马人望哼了一声,目光中滑过几分杀气,“自然不可轻饶!我已经下令坊中的族兵动员,可以有300名甲士和500名弓箭手,另外警巡院在城内也有1200人,都交给你指挥,去攻打北市坊,可有把握?”

    “有!”马植点点头,“今晚上就能夺回北市坊了。”

    “今晚就行?”

    马植轻蔑一笑:“不过就是一群无甲无弓的乱民,一群臭要饭的而已……只要寻一台攻城槌砸开坊门,甲士冲进去两三个时辰就行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