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甚底?这个光明君是和大官您约好的?”

    在一间只有武好古和李忠两个人的包间儿里面,武好古听到了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消息。

    渤海反贼光明君居然和大宋使团勾搭上了!这事儿是历史上本就有的,还是自己的蝴蝶翅膀扇出来的?

    “那,那,那这次他们造反也是……”

    李忠苦笑了一声,摇摇头道:“这次造反咱家也没料到……他们居然敢在析津府里面大闹,也的确是有种!”

    有种?有阴谋才对!武好古要是再不明白,那就别再想什么挽天倾、救华夏了。

    现在大宋使臣被堵在了韩家丰乐楼里面,这个杀千刀的光明君又嚷嚷着要见面!

    这事儿要是让辽国皇帝知道了,宋辽之间还不要决裂啊。而宋辽一决裂,渤海人雄起的机会可就来了。

    这个光明君还有他背后的宝剑王,用得好计策啊!也不知道这货在历史上是怎么仆街的?历史上渤海人在护步达岗战役后起兵造反的领袖人物仿佛姓高啊。难道是因为他们俩年纪太老,没有熬到阿骨打起兵的那天?

    “大官,那现在怎么办?”武好古急着问,“那个狗屁光明君要见您……您若是和他见了,辽人肯定会误会的,说不定会扣押使团!

    若是不见,说不定他们就要发动攻击打进酒楼了!现在酒楼里面只有几十个能打的,没有盔甲也没有弓箭,肯定是守不住的。这可如何是好?”

    “自然要派人去见!”李忠咬咬牙。

    武好古一愣,“大官,您要去见光明君?”

    “不是咱家!”李忠脸色铁青的回答。

    “那是谁?”

    “你!”

    “我?”武好古看着李大官,“大官你叫我去见?”

    李忠点点头,“咱家是副使,如何可以露面?咱家要是露了面,大宋和大辽还不马上打起来?”

    “我是密使啊!”武好古反驳道,“我也不能露面……”

    “正因为你是密使,”李忠说,“你才可以露面,到时候使团就说没有你这个人。”

    什么意思?要抛弃自己?武好古看着眼前的阉货,心里面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不能去!”武好古坚决地说。

    李忠看着武好古,脸色一变,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大郎,事到如今,咱家是不能露面的,要不然宋辽之间少不了一番厮杀。而且……咱家一露面,辽人还能放过使团?若是使团被扣,你还能独自脱身而去?你真以为陈佑文那厮回为你保守秘密?”

    这个……好像有点道理啊!

    李忠一露面,就等于做实了宋朝使团参与了渤海人的暴动。到时候,使团一定会被辽人控制起来。而陈佑文那货本来就盼着自己死,肯定会出卖自己……届时,医巫闾山马家就可能将自己灭口。

    “那就谁都不出去!”武好古说,“大不了杀开一条血路!”

    李忠笑吟吟看着武好古,“要说杀出去……咱家倒是有几分把握,咱家怎么都是和西贼战过的人。可是你能行吗?你在开封府的时候可练过武艺了?”

    好像没有……武好古尽忙着赚钱了。

    可是现在的情况,钱好像不管用了。武好古心说:这回可真是武到用时方恨少了!这次若是脱了险,一定要听西门青的话,好好练一练武艺。

    “可是我见了光明君后又要如何脱身?”武好古铁青着脸问。“总不能陪他死在这里吧?”

    李忠笑了起来:“你以为光明君这样的人会死在析津府?”

    武好古一想也对,光明君用后世的话说就是渤海民族的大革命家,大革命家当然要保住有用之身了……否则怎么领导以后的革命斗争?

    所以光明君一定寻好了退路,绝不会死在析津府的!

    “大官要我随光明君脱身?”武好古皱着眉头问,“那么我又如何从光明君的身边走脱?”

    李忠笑了笑道:“此事是极容易的,光明君要你有何用?去给他画写真图吗?况且……你还有钱啊!”

    “有钱?”

    李忠道:“你以为那些渤海人想从我大宋手中得到的是甚底?还不是钱吗!”

    “这钱怎么给?”武好古皱着眉头,“我身边可没带多少钱……”

    “钱当然不能在辽国给了,”李忠笑道,“而且也不用你来掏腰包……这钱,朝廷自会出的,你只要和他商量一个数额和交钱的方法就可以了。”

    原来李忠到了现在这个时刻,还没忘记自己的使命。

    实际上,光明君发动的这场暴动,让李忠看到了渤海人的价值他们没收钱就搞暴动了,收了钱岂不是干得更卖力?把钱给他们……恐怕比给燕四家这群狐狸更划算吧?

    也不说以后怎么样,就是这次龙烟铁山和析津府城的暴动,就值个十好几万缗的……龙烟铁山可是辽国的军工重镇,析津府又是辽国的钱袋子,这么一闹,辽人不知要损失多少呢!

    有了这两次暴动,去找大宋官家要点钱根本不是问题。而且大宋官家给了钱,还会给蹇序辰、李忠、武好古等人记上大功。

    “这可是大功啊!”李忠鼓励武好古说,“若不是咱家现在不能出面,这份功劳可不会给你分润……现在好了,等你办好了差事回了开封府,五六个官都能转了,没准一步就当上大使臣了。”

    勾结上渤海反贼的功劳可比画下析津府全图要大多了,况且还在辽国大闹了一场……这份功劳着实不小了。

    虽然武好古也不在乎这点功劳,可他现在也被困在酒楼里面,外面都是愤怒的革命群众,要是打进来了,还不把他当成契丹走狗当场击毙啊!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武好古咬咬牙,“不过我得安排则个。”

    李忠大松口气,笑道:“等会儿再安排,咱家先和你说说要怎么让这酒楼里的人脱身。得和他这样说,这酒楼里面还有我们在析津府的眼线,连着燕四家,是万万不能失陷的,让他把这酒楼里所有的人都放出北市坊去。”

    这酒楼里所有的人就包括李忠自己啊!他现在可不能留在险地。而且,这次的事情到底能闹多大,他现在也拿不准。万一燕四家真的趁机动员兵力把燕京拿下了呢?他们其实是有这个实力的,现在渤海人的作乱,正好给了他们动员京州兵的借口。

    虽然燕四家起兵拿下燕京投宋这事儿看起来不大可能,但是总要努力争取一下。

    若是天上真的掉下恁般大的馅饼,那他肯定得参与其中啊,这可是封王的功劳……

    ……

    “不行,奴得和相公在一起!”

    西门青一听说武好古要出去和光明君见面,而且还不带着自己,顿时就有些急了。

    “奴让你睡了又睡,却连个名分都没有,万一……”

    西门青说到这里,突然有人用力嗯咳了一声,她这才发现,在这间包间儿里面,可不止她和武好古两人!马植、林冲、钟哥儿三位都在呢!

    当然了,武好古和西门青牵手的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可是西门青现在把这事儿嚷嚷出来,还是有点让人脸红的。

    “大姐,”武好古是后来人,不大在乎宋朝人的眼光,他看着脸儿涨得通红的西门青,“没有甚底万一……有林教头和钟哥儿保护,我总归能平安的。况且那些渤海奴也不是要害我,他们无非是要大宋的支持。”

    “可是你不会武功……”西门青看着武好古,一双美眸中已经全是泪水了,“可是奴还是害怕……”

    “没事儿的,”武好古笑道,“不让你跟着不是因为有多险,而是析津府这里还有些事情要料理……我这一路画了两百多张谍画,都由你和张正道保存,务必要带回开封府去。我在这边还买了几个人,也得带回去。

    另外还有慕容先生也要去南边,你也得想办法把他安全送到开封府。”

    事情果然还有不少,也只有交给西门青,武好古才能放心。

    看着泪水涟涟,似乎已经变成了小女人的西门大姐,武好古摸出手绢,在她脸上轻轻擦拭,“大姐,莫哭了……我这次说不定比你更早回到大宋境内呢!

    等回了开封府,我就纳你为妾,好吗?”

    “嗯!”西门青重重点头,她的人已经是武好古的了,是妻是妾,都得一辈子追随了。不过她也不担心武好古对自己不好,更不必担心被潘巧莲欺负……她可是杀过人的,还不止一个!可凶猛了!

    武好古想了想,又道:“我们也不要在开封府见面,约个近一点的地方,你说在哪儿?”

    “去沧州柴家庄吧,”西门青道,“奴就去那里等你。”

    “好的,不见不散!”武好古说着话,又对马植道,“马二哥,西门大姐交给你照顾了。”

    马植说:“大郎,你放心。”

    武好古点点头,“林教头,钟哥儿,带上家伙,跟某来吧……我们去会一会这个渤海光明君!”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