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出身契丹五院部的勇士耶律大狗现在完全懵逼了,他堂堂的一个契丹勇士,在南京道这里向来是横着走的,连燕四家的那些少主郎君见了他都是毕恭毕敬的。

    至于寻常的汉儿和渤海奴,还不是任他打任他骂,马鞭儿抽下去连躲闪都不敢的,更不用说还手了。

    可是今天他竟然被几个汉儿乞丐从马背上拽了下来,摁在地上一阵拳打脚踢……

    这是在做梦吧?

    耶律大狗正分不清现实和梦幻的时候,突然被人重重踢一脚在腰上,疼得他哇哇大叫。

    不是做梦!这是真的!析津府的乞丐造反了……不,应该说是在寻死!

    一定是对要饭这项很没有前途的工作彻底绝望,想要早死早托生了。

    可是你们寻死为什么要带上我这个契丹贵人呢?真是太可恨了……

    想到自己正在被一群准备寻死的乞丐殴打,契丹五院部的勇士耶律大狗就忍不住用汉语怒吼起来。

    “救命啊!快来人啊!快来救命……”

    其实不用耶律大狗喊救命,守在析津府北市坊北门口的十几个汉人乡兵就已经发现这难以置信的一幕了。

    顺便提一下,此时辽国的京州兵乡兵体系总体而言已经崩溃了。因为这个体系是建立在国家存在大量自耕农的基础上的。自耕农的数量一旦减少到可以忽略的地步,这种不支饷还要自备一部分装备的乡兵当然维持不了。

    不过,这并不等于京州兵的完全消失。实际上消失的只是国家控制的京州兵,取而代之的是世家大族控制的京州兵。虽然后者的数量远远没有120万那么多,不过还是一支不容小觑的武力。

    现在被派到北市坊看大门的,就是燕四家的京州兵,名义上则由南京警巡院管辖。其中被派来看守北市坊南门的,则是燕四家中势力最大的玉田韩家控制的京州兵这可不是随便分配的,因为商人要运送货品出入北市坊都要纳税,而看门的京州兵则兼管收税。而北市坊的四门因为所处地段不同,出入的人流物流也大不一样,看门人的油水自然也是有差别的。

    大致上,北市坊的南、北二门都比较肥,东、西二门则要差不少。所以南、比二门都是韩家和赵家在管,东、西二门则给刘家和马家人管。

    而被派去管北市坊诸门的燕四家子弟,当然也不可能是赵钟哥这样的武夫,而是善于经营的世家庶子要不然怎么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货物该收多少税?

    今天看守北门的韩家京州兵的指挥就是这么一个会做买卖的韩家庶孽子,名叫韩资舟,和韩家如今的当主韩资让是同一辈,却因为是孽生的而不得重用。不过这个韩家孽子比钟哥儿要走运,至少没有把“一字”给丢了,所以现在还能得个油水丰厚的差事。

    已经上了点年纪的韩资舟虽然善于经营,自己也开着商行,但却不是一个武士,也不是那种玩刀马弓箭的纨绔子弟他出身不好,没有资格纨绔。多年浸淫在酒色中的身子更是被掏空了,只剩下了虚胖,走路都喘得很。

    昨天晚上他也是在北市坊的青楼里面度过的,不过不是玩文艺,而是上了一个充满西域风情的回纥妞,事先还吃了一剂西门合欢散就是西门青家的西门堂配制的真是雄风大振啊!不过也有点不良反应,就是第二天上午整个人晕晕乎乎的,有时候还会产生了幻觉。

    坐在一个雨蓬里面昏昏欲睡的韩资舟这时就很确定自己又产生幻觉了,因为他看见几个臭要饭的把个契丹武士从马上拽下来正在揍……

    而且,那个契丹武士居然还用汉话在喊救命!

    这么荒唐的事情一定是幻觉,不可能是真的。

    “指挥,快看那边,有一群臭要饭的在揍契丹老爷。”

    “老天爷啊,这伙臭要饭的疯了吗?”

    “敢打契丹老爷,也忒有种了吧?”

    就在他分不清幻觉和现实的时候,已经和他在一个雨蓬里面避雨的韩家乡兵大声嚷嚷开了。

    什么?这是真的?不是幻觉?

    韩资舟韩大指挥连忙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似乎真的不是幻觉。

    “来人呐,快去搭救契丹老爷,再把那几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臭要饭的都给我抓起来!”

    韩大指挥的警惕性也实在忒低,压根就没想到暴动造反什么的,还以为是一群发了疯的乞丐在闹事儿,也没多想就大声下令自己的手下去搭救契丹贵人了。他自己也抄起一把刀子,摇摇晃晃的向雨幕里面冲去了。

    就在守门的京州兵离开自己的岗位,乱纷纷的向正在挨打的耶律大狗涌去的时候,形势再次发生了剧变。从街道两旁的小巷子里面,突然间就涌出了数十个手持利刃的乞丐,呐喊着就扑向韩大指挥的京州兵。

    正抱着头挨着喊救命的耶律大狗这时也发现不对了,因为他看见正围着他的乞丐们纷纷亮出了明晃晃的短刀!

    怎么会有刀子?

    这些臭要饭的要杀自己?

    别,别捅啊……

    噗哧!噗哧!噗哧!

    耶律大狗内心的呼声没有一点作用,他很快就听见了利刃刺入人体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然后就是剧痛从前胸和后背传来。他惊恐的大叫,看见鲜血从自己的胸前喷出,力气也在飞快的流逝。

    没有人再殴打他了,耶律大狗就这样被丢在了肮脏的泥水里面,身体越来越冷,有气无力的叫唤着,目光涣散地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荒诞的一幕。

    最后,他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有点可笑的念头:好像……好像有人在造反!

    造反?

    这是造反吗?

    韩资舟韩大指挥这时也生出了同样的念头!

    他分明看见几个也许更多的衣衫褴褛的乞丐,手持着好像是长矛的东西,怪叫着向自己冲过来。

    看见明晃晃的矛尖儿,韩资舟想到的确是刀子应该怎么用?他手里有一把刀,是很好看的日本刀,是一个到析津府北市坊做买卖的宋国商人送给他的。但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用?如果他的老祖宗韩德让在场的话,可能会告诉他:在拿刀子和人搏斗的时候,千万千万要把刀子先从刀鞘里拔出来……

    当他发现自己忘了拔刀的时候,几根长枪已经捅到了跟前,他想用插在刀鞘里面的刀去格挡,但是同时刺过来的长矛有好几杆,应该挡哪一杆呢?

    就在他没想到答案的时候,几杆挟着劲风,用足浑身力气再加上奔跑产生的惯性加力一起刺过来的长矛已经到了眼前。说是迟、那是快,韩资舟就感到自己的腹部和胸部被什么东西用极大的力气撞击了几下,接着就是难以承受的剧痛传来,然后就是双腿一软,整个人跪了下去。

    他低头一看,整个大脑马上被无边的恐惧占据了,他看见三根木杆插在了他的右胸和腹部。

    他喊救命,可是刚一张嘴,剧痛又一次传来,原来那三杆刺穿了他的身体的长矛正在往外抽!

    真疼啊!

    韩资舟惨叫了一声,眼前一黑,永远失去了知觉!

    此时此刻,夺取北市坊南门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因为韩资舟的那些手下,都知道应该怎么对付几十杆向自己刺过来的长矛……就是赶紧逃走!

    毫无疑问,这是非常有效的保命方法。坐在马车上准备出坊的耶律观音奴也知道这个方法,他也在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杀人啦,救命啊!乞丐杀人啦……”

    耶律观音奴的喊声传进了韩家丰乐楼,正在给李忠敬酒的武好古也听见了,喝得稍微有点醉的武好古心里想着:发生了乞丐杀人事件吗?难道是因为讨不到钱而行凶的?

    马植也听到这喊声了,他微微有些奇怪,北市坊内可有不少乡兵驻防,他们这是怎么了?没听见呼救吗?为什么不去拿人?还是呼救之人根本就是个疯子?

    马植的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因为“乞丐造反事件”并不仅仅发生在北市坊的南门,而是在北市坊的四座坊门同时上演。战斗无一例外都进行的非常顺利,猝不及防的乡兵很快就被杀散,四座坊门全都落到了造反的渤海奴之手。

    得手后的200多渤海奴马上开始放声大喊起来:“反啦!造反啦!”

    “杀契丹!迎宋军!”

    “宋军来啦!”

    “杀尽契丹……”

    正在大桶吃肉,大瓠喝酒的马植和钟哥儿还有武好古听到这喊声全都是万分震惊。

    宋……宋军打来了?

    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突然袭击?武好古不确定地想着:莫非自己的蝴蝶效应大到了如此地步,让北伐燕云的战争提前了二十多年?

    “李大官,这……”武好古看着和自己同样吃惊的李忠,“这是真的吗?”

    “甚底是真的?”

    “当然是朝廷大军北伐了!”武好古问。

    “不可能……”李忠用力摇摇头,“这怎么可能?朝廷大军北伐咱家怎么会不知道?”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