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谢大官人……”

    四个不到十岁的男孩跪在地上,一副感激涕零状。武好古就大马金刀的坐在他们的对面,钟哥儿则抱着胳膊笑呵呵的站在武好古身边。

    这四个男孩都是钟哥儿从析津府的人市子上买回来的奴隶!

    没错,就是受苦受难的奴隶!

    武好古现在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奴隶主啦!

    虽然他之前已经有了一个小女奴叫金瓶儿的,不过他们俩的主奴关系是不符合经济学定义的。因为武好古每个月给金瓶儿开了十缗的工钱,这个小奴隶每天也不干啥事儿,就是在武家吃吃喝喝,拿得工钱比开封府的禁军上兵还多一倍,哦,还要负责监视武好古这个主子……

    而这一次钟哥儿带来香山华严寺的这五个看上去脏兮兮,而且都很瘦的男孩,可就苦了!

    不仅不会有工钱拿,而且在今后的几年中,肯定会遭受非人的折磨会有严酷的训练、纪律和惩罚在等待他们。而且可以肯定,他们之中肯定会有人无法熬过那几年,被淘汰,甚至死去!

    不过即便他们熬过了噩梦般的训练,等待他们的,将是更加残酷的命运。

    因为他们将会被培养成战奴,残酷的战场,才是他们的归宿!

    不过残酷的事情现在还没有发生,对这几个奴隶男孩而言,从现在开始的一段时间,将是非常值得回忆的美好时光。

    武好古的三徒弟张择端正在将几套粗布衣裳分发给跪在地上的男孩。从今天开始,他们可以告别饥寒交迫了……

    钟哥儿之前还教了武好古一点驾驭死士的小窍门,辽国的镇州赵家当然是有死士的!

    契丹人恁般纵然燕四家这样的汉人豪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些汉人豪门手中有杀人的刀!族兵、门客、死士、谋士,一样都不少。

    契丹人真要欺人太甚,他们就能夺了燕京城投宋!

    而钟哥儿之前是姓过赵的,又因为从小就特别大只,所以是作为族中战将培养的,自然知道怎么调教和驾驭死士燕云各家的死士最早都可以追述到幽州镇时期。当时因为牙兵军乱频繁,镇将们都会在牙兵之外再养一支私兵。

    对待死士,也是要恩威并施的。而施恩和加威的,最好是两种人。一般来说是主公施恩,战将加威。通俗一点,就是家主和少主装好人,负责驱使死士上战场的战将做恶人。从小就这样调教,等到死士调教出来了,就会对家主忠心耿耿,同时又会惧怕战将。

    武好古当然是家主了,而且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好人。所以刚才就亲切地宣布了赐给衣食鞋袜的好消息……大家以后跟着自己,就能过上吃饱穿暖的幸福生活了。

    另外,武好古还亲自给四个小奴隶起名。不管他们过去姓什么?是什么族的?现在都跟武好古姓了,武好古按照千字文给他们起了名。

    四个男孩,分别被善良仁慈的奴隶主武好古取名为:武天、武地、武玄、武黄。

    “正道,带他们下去用餐吧,”武好古受完了四个小奴隶的跪拜,就吩咐张择端说,“给他们吃饱……”

    “不能吃饱!”钟哥儿已经很自觉的扮演恶人了,他沉着声说,“如今还没开始操练,怎么可以吃饱?养一身膘有甚用?喂个七分饱就可以了。”

    只有七分饱?

    虽然吃饭七分饱对身体是有好处的,可这四个还是孩子,都在长身体,还不给吃饱……这个钟哥儿真是太坏了!

    “好吧!”武好古点点头,对张择端说,“正道,就七分饱,知道了吗?”

    “喏!”

    张择端领了武好古命令,带着四个欢天喜地的小可怜去了他们都是燕云一带的贫苦农民的儿子,长那么大就没穿过新衣服新鞋子,也没吃过七分饱……

    “钟哥儿,七分饱够吗?”

    小可怜们走了,武好古又有些良心发现……他的良心最近有点少了,需要好好发现一点。

    “不能放开了吃,会吃坏肚子的。”钟哥儿摇摇头道,“等回了开封府给他们开始练了,再慢慢放开……他们这个年纪,只要训练和饮食能跟上,是练得出来的。”

    原来钟哥儿也不是替武好古心疼饭钱,而是怕那几个小子吃出胃病。

    “那就要辛苦钟哥儿了。”

    武好古站起身,笑着冲钟哥儿一拱手。

    原来他也不是要白帮忙的,而是要钟哥儿跟自己几年,作为姓赵的代价。

    “辛苦甚底,”钟哥儿笑道,“一字的事情最大,要真能入了卫公家谱,你就是赵某的大恩人。”

    “只是入谱而已,”武好古笑道,“没有多难的……不过荫补的官职你是轮不上的。要在南面做官,还得走科举的路子。明年的大比肯定赶不上,得要再过三年才能高中武进士,到时候我们就是同朝为臣了。”

    其实做官也是赵佶一句话而已……不过武好古想用他几年,所以不会替他求官。

    不过入了赵卫公家谱后,钟哥儿就可以去参加科举了。文举他是中不了的,但是武举问题不大,说不定还能整个武状元出来。

    到时候,他可就是广大燕云名门庶孽之子们的好榜样了!

    “便是同朝为臣了,某也是出自殿直门下。”钟哥儿的回答也让武好古十分满意。

    宋朝还是有一点士族时代的传统,门生、门客还是类比家臣的。钟哥儿现在自认出自武好古门下他还不知道武好古的真名,那么以后就可以结成忠党,一起为国效力了……

    “殿直,”钟哥儿这时又道,“今日在人市子上,有贩子和某说,过几日会有一批阻卜少年运到析津府,大约有二三十个。”

    “阻卜少年?是何来路?都是磨古斯的人吗?”

    武好古知道北阻卜汗王磨古斯正在和契丹人打仗,也许会有一些俘虏被卖到燕云来。

    “被抓到燕京来卖的阻卜人都说是磨古斯的人。”钟哥儿一笑,“若有三分之一真是磨古斯部落的人,北阻卜之战早结束了。”

    “也对。”武好古一笑,“我也不管他们从哪儿来的,只要你看着不错,都买下来吧。”

    武好古既然用千字文给自己的“马木鲁克”命名,自然想要建成一支1000人的“马木鲁克”私兵。不过这事儿不能操之过急,死士千人可不是小数目,要是被人发现了,武好古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养几十个护卫的问题并不大,就是说出去也没关系武好古现在不是特务吗?理论上要经常深入辽国办事,连护卫都不给养,要是遇上危险咋办?难道要挺着死吗?

    所以武好古的第一步“马木鲁克计划”就打算养100个以内的死士。然后再视情况和需要增加死士的数量,最终达到1000之数。

    另外,六艺书院也可以在白波武家分家启动后开始建设。具体怎么办可以请教慕容先生,反正他也要跟着去开封府的。

    至于六艺书院的学生,可以从武家和西门家的少年郎中挑选,他们都是自己人,应该比较靠得住……

    而这六艺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也不一定会跟着武好古去“勤王”,没准在武好古的一番运作之下,女真根本打不到开封府呢?

    所以武好古还是会将考取武进士作为“六艺书生”们的一个重要的学习目标。

    武好古正想和钟哥儿说说六艺书院的事情,他和钟哥儿居住的禅院大门就被人推开了,就看见西门青脚步匆匆走进来,见到武好古就行了个福礼:“官人,马世伯刚刚遣人来报,说大宋使团今日就可到达析津府城,会入住城南的永平馆。”

    永平馆位于析津府的城南,属于宫城范围,哪怕有马人望和马植的配合,武好古也很难进入。不过马植却可以入内,他是辽国的官员,有是接伴使马人望的侄子,自然可以入使馆办事。

    所以武好古可以通过马植,向永平馆内的大宋使团传递消息。如果有可能的话,再约出一两个不大重要的随员。这样武好古就能把在析津府进行特务活动的成果,一一告知使团了。

    说实在的,成果还是非常丰厚的!

    另外,武好古还要和使团说一下自己不打算去给辽国皇帝和燕王耶律延禧写真的决定他在析津府城可有不少更要紧的事情要做呢!

    最后,马植和纪忆的去向也要交代则个。这二位现在应该到了医巫闾山的马家私城参观访问了,不过他们是能赶上去鸭子河春捺钵地的行程的。

    只要使团能在析津府稍微多呆几天。

    “马二哥现在还在玉河县城?”武好古问西门青。

    “对。”西门青笑道,“他如今才做了县令,可有一大堆事情要办呢,不过现在官人的事情可比甚底都重要。”

    武好古点点头:“那就去告诉马家的来人,明日下午我和他在北市坊的韩家丰乐楼见面。”

    “好的,奴这就去。”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