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和西门青还有钟哥儿一块儿走在好热闹的一条大街上,街上满满登登,到处都是商号门脸儿,全都挂着各家各色的招牌认旗。当中一处大宅门,深广不知道几许,生意更是兴隆,连门槛都被踩得溜光。宅门上挂着鎏金的招牌“韩家丰乐楼”。

    不用说,这座“丰乐楼”是属于大辽韩家人的,“丰乐楼”的名字,则多半是从开封府山寨来的。

    “潘官人,这边就是析津府,不,应该是全大辽最好的去处了,韩家的几个郎君都说这边和开封府的丰乐楼不相上下。”

    钟哥儿一指那座山寨丰乐楼,笑呵呵地说:“今日也走累了,不如去楼中坐一坐,边看这北市坊的街景,边喝点马奶酒,再吃点燕地的美食。”

    “就依钟哥儿的。”

    武好古也觉着有些腿酸了,今天他随着钟哥儿一起逛了析津府内最大的三个坊:南安坊、东安坊和北市坊。

    这三个坊虽然冠上了“南”、“东”、“北”的抬头,不过都是位于析津府城的北部,是相邻的呈品字形排列的三个坊。其中南安坊位于西南,东安坊在东南,北市坊则在北面。

    三个坊的功用也差不多,都是析津府的工商汇聚之地。

    其中南安坊和东安坊是“百工汇聚之所”,开设有大量的手工作坊,全都是官营的,由南京三司使司和南京转运使司分别管辖。制造的产品五花八门,除了不产盐铁有铁工铺,但是不产生熟铁丝瓷之外,几乎应有尽有。只是工坊的规模看上去都不大,而且也不怎么忙碌……都有磨洋工的嫌疑。

    而北市坊,则是析津府城真正的繁华之地。在西夏崛起以后,随着宋夏之间长达数十年的拉锯战,传统的河西商路几乎完全断绝。陆上丝绸之路的主要通道就转向了草原。而大辽南京析津府这里就成了丝绸之路新的起点,同时也是西方和中原交流的最大的汇聚点。

    来自草原林海的牲口、毛皮、药材;西域的美玉、琉璃、宝马、乳香;中原的茶叶、瓷器、丝绸,全都在析津府的北市坊交汇。

    整个坊市喧嚣而嘈杂,各种民族的人交错往来。一队队的骆驼,一列列的车马不断穿城而过。包着铁圈的木轮碾得大街上铺着的石板上火星四溅。穿着有点肮脏的长袍的契丹商人户籍上肯定是贵人腰里别着刀子,脖子上挂着念珠,大摇大摆的在街上晃悠。来自宋朝的商人则穿着丝绸面料的衫袍,背后带着一两个燕云当地的护卫,小心的在街道边上行走。还有来自高丽国的高丽商人,打扮和宋人几乎一样,只是见着谁都点头哈腰。留着辫子的渤海人也是随处可见,他们大多是贩卖毛皮和生药的商人,也没有店铺,就在街边上摆个地摊,拿出他们的货品来贩卖,倒也生意兴隆。

    这里和析津府的其它二十几个坊一样,到处都是乞丐,在街头巷尾穿来穿去。管理这处坊市的南京警巡院的官吏和士兵们,和开封府的军巡铺兵也有点像,都懒洋洋的在街上闲逛,有时候还去寻一下渤海人的麻烦,敲诈几个小钱。

    整个坊市,就这样充满了一种畸形的活力。

    武好古在钟哥儿的陪同下登上了韩家丰乐楼的三层,进了一间视线很好的包间。

    ……

    “不想燕云也有这等繁华之所啊。”

    站在包间的窗户口,武好古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街道,突然发出了一声感慨。

    “繁华?”刚刚点酒的钟哥儿听了武好古的话嗤笑起来,“难不成此处比开封府还繁华么?”

    “开封府自是不如的,”武好古摇摇头,若有所思地道,“但是析津府还是比某原本想象的要繁华。

    对了,钟哥儿你可知这里的商人都是从哪儿来的?”

    “哪儿的都有,”钟哥儿一指站在武好古身边陪着看风景的西门青,“你的西门小娘子原先也常来这里。”

    “哦,析津府的生意好做吗?”

    “不好做。”西门青说,“若不是赵家、马家多年来的照应,我家的生意早就倒了。”

    西门家如果不承认和镇州赵家的主从关系,那他们在燕云就是寻常商人了……这种世家大族垄断一切的地方,没有背景的商人根本生存不下去。

    “那么对士人而言呢?”武好古又问,“析津好吗?”

    “好个逑!”钟哥儿哼哼道,“吃人的地方。”

    他的话语中全是恨意!也不知是恨大辽还是恨赵家?也许两个都恨吧?

    “吃人?”武好古一笑,“像钟哥儿这样怀才不遇的,在析津府不少吧?”

    “家家都有啊!”钟哥儿道,“大辽这边可不是凭本事做官,是讲出身的……可世选的名额有限,哪家不是斗得鸡飞狗跳?”

    “姓耶律的和姓萧的也斗?”

    “斗!”钟哥儿冷笑道,“他们斗得更狠!燕四家内部斗到没了姓就到头了,他们则要斗到没了命……连皇帝家的老婆孩子叔叔女婿都弄死了,遑论他人?”

    说着话,他又冷哼了几声:“大辽这里可不比宋国,斗到贬官外放就完了。大辽这边每一朝都要斗死几家近支的皇族和宰执重臣!别看他们现在得意,等到燕王登了基,可就不知道还有没有命了。”

    这算是诅咒吗?

    武好古回头看了一眼满满都是怨念的钟哥儿,钟哥儿也发现了武好古的古怪眼神,嘿嘿一笑:“这可不是咒谁。当年耶律乙辛得势的时候,谁不巴结他?害昭怀太子的时候,又有谁不落井下石?就连我那老师香山先生也……唉,不说了,在台上的人,都要自保啊!”

    武好古心想:原来慕容老头也做过对不起昭怀太子的事儿!怪不得要和自己一块儿去见章惇呢,这是要叛逃啊!

    钟哥儿说着话突然前俯后仰的大笑了起来,说道:“可谁知道皇帝居然生不出儿女了……最后没有人继承皇位,只好把孙子找来接班,将来等燕王即位了,还不知道要诛灭多少家呢!”

    这事儿的确也是个笑话,皇帝杀太子这事儿并不罕见,但是皇帝杀了太子以后没有人接班,只好让被杀掉的太子儿子来接班,这可就是稀罕事儿了。

    而在大家一起陷害昭怀太子的时候,谁也没想到身强力壮的皇上居然生不出孩子了……他之前和皇后萧观音可生了四个孩子,结果换了别的女人就一个都生不出来了!

    有一段时间,大辽国的贵人们都在替耶律洪基想办法,到处找能生养的姓萧的女人送去给耶律洪基,就数耶律乙辛的儿子最忠心,把很能生孩子的老婆都送给皇帝了……

    可最后就是生不出来,别说儿子,女儿都没半个。

    忙活了好几年,耶律洪基也灰了心,只好安排亲孙子到底是不是亲的也不好说接班。而耶律洪基最信任的重臣耶律乙辛就倒了霉,家破人亡了。

    不过当初一起跟着害昭怀太子的可不仅是耶律乙辛一家,这事儿可是态度问题!不跟一把,那就有太子余党的嫌疑了!而且当时看昭怀太子和耶律延禧都是死老虎,谁能想到有那种剧情反转?

    现在眼看着老皇帝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耶律延禧随时可能成为大辽的新皇帝,到时候指不定怎么反攻倒算呢。

    所以曾经参与陷害昭怀太子母子的大辽重臣世家们个个都提心吊胆,谁都不知道好好的一家就被耶律延禧给灭掉了……

    “怎就没个地方让大家躲一躲呢?”

    武好古突然提出了一个看似简单,但是做起来却很困难的事儿。

    “躲?”钟哥儿嗤的一笑,“往哪儿躲?宋国吗?”

    “不行吗?”武好古笑道,“如今天下可不是一国。当初春秋战国的时候,贵人们不一有难就往别国去了?”

    “耶律乙辛倒是想跑来着,”钟哥儿道,“只是没跑了……至于旁人,都是家大业大的,怎是说走就能走得了的?而且到了南边,吃甚底用甚底?”

    “不能在没事儿的时候提前预备吗?”武好古又问。

    这事儿在后世腐朽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可是很多见的,把一部分的资产和家人摆在外国,合理分散风险。

    “怎么预备?”钟哥儿反问,“大宋的边关恁般好过吗?若是没有个接应,去了以后两眼一抹黑的,趁几个小钱能做甚底?”

    大宋也不是完全开放,资金、人员的流动也不是很方便,而且大宋的繁华之地都远离燕云,界河边上的城镇都破破烂烂的,根本没有办法显示出大宋封建主义的优越性。

    武好古笑着点点头,自言自语道:“你说得有理啊,若是能有一个去处,在宋辽之间,又是法外之地,能让人财物资自由出入,而且水陆交通便利,还能让居住在那边的北地才子投考大宋的科举……钟哥儿,你说会不会有许多辽国的失意士人和商人移居过去?”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