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希溜溜”

    马匹嘶鸣的声音传进了武好古暂住的小屋,一夜未眠的武好古扭头向窗外看去,隔着薄薄的窗户纸,他隐约可以看见金色的阳光洒落下来了。

    天已经亮了!

    武好古从画案上一张刚刚绘好的壁画粉本上抬起头,揉揉眼睛。他为了创作这幅佛教题材的巨作最后的晚餐,已经在慕容先生的院里住了好几天了。

    今天,终于画好了工笔粉本。在这之前,武好古还在慕容先生的帮助下,绘制了昭怀太子耶律浚和出卖昭怀太子的牌印郎君、驸马都尉萧讹都斡的写真像。

    这两人,据说都是慕容忘忧老先生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人!

    不过这对武好古而言并不重要,他现在只知道,达芬奇又要失去一幅世界名画了。

    而以后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最后的晚餐上的人物,多半也不再是耶稣和他的门徒,而是一个和尚装扮的人物和一群契丹贵人了

    这画面,想想都让人都让人激动啊!

    门外脚步声轻轻响起,武好古淡淡的再看了一眼自己的大作,就双手一按铺在地板上的草席,整个人站了起来。然后就看着西门青轻手轻脚推开房门进来,走到武好古耳边低声说:“慕容先生在门外。”

    武好古笑着走到门口,果然看见了笑容可掬的老先生。

    “先生,粉本好了,进来看看吧。”

    “好的。”慕容忘忧笑了笑,就随武好古入了房间。

    武好古拿起刚刚画好的绢本,交给了慕容老先生。老先生双手捧着绢帛,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借着从窗外洒进来的清晨的阳光,细细看了起来。

    这幅图的构图,和达芬奇的名画最后的晚餐是一样的,只是把耶稣换成了僧侣打扮的昭怀太子耶律浚,犹大则变成了萧讹都斡。

    “画得真好,构图完美,人物栩栩如生”慕容老先生点点头,“潘殿直,你画得是个甚低故事?”

    “是佛祖分身受难前最后的晚餐。”武好古一本正经地说,“佛祖本是天竺迦毗罗卫国净饭王的太子,和昭怀太子仿佛。佛祖出家前曾经和大臣摩柯那摩的女儿成婚,并且留下一子。然后才放弃太子之位。离家去拜师修行。这和昭怀太子的经历也类似,只是昭怀太子并不是主动放弃,而是被奸人陷害出卖。这也可以看成是佛祖分身的受难临劫,以蒙难而失权位,更可以让世人看清人世间的种种痛苦,便是贵为太子,也不能保证不受苦。唯有追求我心解脱,才能得到极乐。”

    武好古的前世并不相信佛教,也不知道多少佛教的典故。不过今生他本来是信佛的,在被魂穿之前,常去大相国寺礼佛,有时候还会和现在已经成为高僧的佛和尚讨论佛礼。所以现在能和慕容忘忧说上那么几句,编出来的故事也算合理。

    “说得好!说得太好了!”慕容忘忧笑了起来,“等到皇上和燕王看到这幅画,马家叔侄就该立下大功了。”

    武好古笑着问:“能让马二哥将来做上节度使吗?”

    州军节度使在辽国也是大官了,可以称为“太师”和“使相”。不过数量并不少,一共有六十几个!还不包括部族节度使这辽国的节度使封得也够烂的,所以对投对胎的人而言,并不难买到,前提是得有钱。

    “能当上!”慕容忘忧一笑,“有老夫在,还有他叔叔马人望,他只要有钻营的本钱,没有当不上的道理。”

    “马人望很厉害?”武好古有些不确定地问。

    “当然了!”慕容忘忧笑道,“会做官呐,有了这次华严寺的功劳,将来少不了有当上南枢密使的一日。”

    辽国有南北二枢密和南北二宰相,不过辽国的南北宰相是名不副实的,这两个其实是北面系统中的地方官,是官部族和头下军州的。所以南北二枢密才是真正的宰相!

    其中北枢密使主要管军队,这个职位向来由契丹人包括赐了耶律姓的韩家人担任,而南枢密则是韩家以外的汉人可以做到的最高职位了。

    “需要多长时间?”武好古还是有些不大放心,因为他知道辽国的大乱开始于公元1114年,现在已经是公元1099年春了。

    也就是说,还有15年,天下就要大乱了。

    “十年,”慕容先生笑了笑,“有十年,马二郎就可以做到使相了多花费一点,应该可以买到苏州安复军。”

    “那就好!”武好古在心里面盘算了一番,有十年时间,佳士得行的海贸板块应该可以起来了。自己在官场上也应该可以混得不错了说不定还是蔡京忠党的骨干!

    “先生,”武好古对慕容忘忧说道,“我这一次还要画下燕京全图,时间有些紧张,华严寺的壁画,何时可以开始?”

    “三日后开始!”慕容忘忧道,“马二郎这几日正在和上一任玉河县令交接,马上就可以接任县令,然后就能安排你去华严寺了。”

    “好,尽快安排吧。”武好古想了想,“这三天也别闲着,就去燕京城走走看看。”

    “叫钟哥儿陪你去。”慕容忘忧说,“他对燕京的地形了如指掌,而且还熟读兵法,还在侍卫亲军做过指挥。”

    侍卫亲军就是辽国的八营汉军精锐,都驻扎在南京道,前身其实就是原先幽州镇的军队。因此军官大多由赵、刘两家,以及依附这两家的中小豪族成员出任。

    赵钟哥的父亲死前,他是镇州赵家的庶子,因此可以在侍卫亲军带兵。不过老子一死,职位就被夺了,他愤恨不过去寻事,结果连赵也不给姓了,逐出家门!

    于是就领了一些手下都是客户子弟跑去燕山落草。不过落草归落草,却也没干什么让燕云大族和契丹国族不能容忍的事儿,所以马人望也就一直企图挽救他他被赵家赶出去,不等于马家的人就可以把他砍死。在这方面,马人望还是很知道分寸的。

    “童大官,忆之,你们见到马人望了?”

    在钟哥儿的陪同下,武好古又到了燕京,不过他没有实地考察这座巨大的城堡,而是先去了马植在甘泉坊的宅院,找到了正准备出行的纪忆和童贯。

    三个人在童贯的卧室里面坐下,陆谦在门外守着,开始密谈了。

    “没有,不见了燃灯大师,他准备陪我们去一趟医巫闾山。”

    童贯显得非常兴奋,笑着说:“他还和咱家说,他们马家如今有三四千子弟,客户数万家,在大凌河畔建有私城一座,在燕京城内有坊,在城外还有堡坞七座。能战的族兵不下千人,若是要发动客户,就是上万精壮也能拉出来的。”

    族兵千人,数万精壮,还有城,有堡,有坊,实力倒是不弱了。

    在燕四家中并不算强大的马家已经如此了,那韩家、赵家这两族该强到什么地步?

    若是能把燕云豪族都发动起来,平辽复燕,应该是易如反掌吧?

    可是武好古却微微皱起了眉头,因为在他所了解到的历史上,燕云豪强在那个辽国崩溃的大时代中,仿佛只有一个张觉应运而起,打下一块儿地盘,不过最后还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那么多实力强大的燕云汉人豪族,他们都在干什么?他们的实力都去哪儿了?

    “大郎,你干嘛皱眉头?”纪忆已经发现了武好古的表情不大对头了。

    “没甚底。”武好古摇摇头。有些话现在说不得,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况且现在只是第一次赴辽,稍微了解一些情况,建立联络而已。要进一步深入了解,还得等将来啊。

    “对了。”武好古这时又想起个事儿,“童大官,忆之兄我们是不是应该在建个专门走辽东和燕云水上商路的商行?”

    纪忆马上就明白了武好古的意思,“崇道,你是想以商行为掩护,刺探辽国的情报,联络燕云的豪强吗?”

    “应该也可以有钱赚的,”武好古笑道,“这商行由佳士得和纪家合股来做,一边刺探敌情,一边赚取辽国的金钱,岂不妙哉?”

    武好古可不想整一个官营的海上供奉局出来,要不然每年不知道要亏多少了。

    而且官营的供奉局,武好古也控制不了这可是一支海上力量啊!

    “商办?”童贯问了一声。

    武好古点点头,“对,就是商办要不然怎么办?若是算在国信所名下?要派谁去跑海?海上风高浪急的,每年都翻不少船呢,要是淹死了哪位大官可就不好了。”

    “也对!”童贯一听,马上也打消了官办的主意,“那就由你们两家合股吧去后,咱家就给官家上奏章。”

    武好古笑了笑道:“那可是太好了,这事儿若成了,少不了大官一份干股的。”

    “对,少不了大官的。”纪忆也忙附和着。其实他对通辽地海运贸易兴趣并不大,因为他们纪家的海商也不归他管,他现在是堂堂的大宋文官嘛,哪儿能一天到晚琢磨买卖上的事儿?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