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茶香混合着某人脚臭的气味,在慕容先生的斗室中浮动着。

    室内的谈话还在继续,武好古还在兜售着他的“苏州项目”,滔滔不绝说着割据辽代半岛这个牛尖角的好处。

    除了占据这个海贸要冲不会缺钱之外,武好古还提出了另一个好处辽东可是单独的“一路”啊!

    若是从海陆伐辽,必然要新设立一个“辽东路”。不可能让“燕山路”去管“辽东路”的事儿,而且这个“辽东路”是隔着大海和宋朝本土相望的,自由度肯定很高,下面可以有一大堆的州军节度使。

    也就是说,只要把“辽东路”拿在手里,就能封出去一堆像府州折家一样的将门。

    而且辽东也算富庶,土地肥沃,物产富饶,又是海贸重镇,只要好好经营,钱是不会太缺的。

    有了钱,又有土地和物产,如府州这样的“私有军州”自然可以多安排一些,而且也养得起。

    到时候马家一个,慕容家一个,西门家一个还有别的什么家也可以安排。总之,各家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另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占据辽东目标小啊,不似拿着燕云十六州恁般扎眼。

    若是要动燕云,那契丹人肯定会拼命的。而且燕四家的情况也忒复杂,现在就是马家和大宋有了一点接触,赵家、刘家的心意还猜不到。至于大辽第三的玉田韩家即便能拉过来,恐怕付出的代价也是让人乍舌的。

    最重要的是,慕容家、西门家,乃至医巫闾山马家的实力和韩家、赵家相比,都是很不济的。即便在燕云能封节度使,也是韩、赵还有刘家的,马家也许能分润一些,但是慕容、西门这样的家臣级豪族是不可能染指的。

    而且大宋朝廷也不大可能容忍燕云十六州出现藩镇渔阳鼙鼓动地来的故事,赵家皇帝会忘记?

    “忘忧先生,”武好古说得来了劲儿,摇头晃脑,就差摇羽毛扇子了,“在下看来辽国大乱之势将起于女真和渤海!因为辽国的汉人大族其实是受益于契丹的,玉田韩家类比皇族,镇州赵家累世公侯,便是马、刘二族,也是堂堂世卿之门,起兵反辽,所图为何?

    至于阻卜之族,固然骁勇,但是太过封闭,只要铁禁不坏,阻卜之民就很难真正雄起于草原。况且阻卜之乱已经有六七年了,草原之上死人无数,磨古斯之部元气大伤,不可能有席卷大辽的实力。

    在某想来,也只有女真完颜部渤海右姓可能揭竿而起。而他们一旦起兵,东京道必然大乱,辽阳都有可能易主。而辽阳一失,苏州、复州、宁州、保州、宣州、穆州、定州等地就会和辽国腹地隔绝,我大宋跨海安抚,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未必会造成辽宋决裂”

    北伐燕云这件事儿,对武好古而言,其实是很难有把握的。

    若是由哲宗皇帝和章惇来干,伐辽成功的可能应该是蛮大的。哲宗根本不可能搞什么花石纲,章惇也不会玩“丰亨豫大”把好不容易搜刮来的钱都花完。若是一心整顿河北,积蓄力量,坐待辽国大乱再出兵,如何不能成功?

    可这事儿的决定权不在武好古,而在阎王爷!

    哲宗皇帝没几天好活了,章惇就算到时候不倒霉,也绝不可能活到宣和北伐。

    所以宣和北伐多半还是会由宋徽宗、童贯、蔡京这些人去玩武好古自己也不想插一杠子,因为这水实在太深太深了。

    因此武好古现在就想在辽东开辟一番局面他隐约记得历史上好像还有个“渤海复国”事件,一个姓高的渤海大贵人占据了辽阳自立,后来好像被完颜阿骨打给灭了。

    如果能以辽东半岛为据点,支援渤海国,让这个渤海国多存在几年,大宋辽东路兴许就能存在下去了

    而有了辽东路,女真还能那么容易破关南下,扫荡开封吗?

    女真要南下,总该先攻拔下辽东诸城吧?要不然女真直捣开封府,辽东路就要直捣黄龙府了。

    听着武好古滔滔不绝的分析,马植已经有些发愣了。武好古的话,听上去仿佛很有道理啊!

    这家伙一开始看着傻傻的,现在怎么本事越来越大了?照这个趋势下去,武好古该不会在南朝混成个大官吧?

    慕容忘忧浑浊的目光中也射出了精芒,看着武好古说完了自己的设想,才淡淡地问:“潘殿直,这是你的想法,还是章相公的想法?”

    这么一个明显经过深思熟虑的办法,显然不可能是“潘孝义”这嘴上的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想出来的。

    一定是大宋奸相章惇的诡计因为这个设想,真的很奸啊!

    “是章相公的想法。”武好古自然不敢居功。

    而且这功也居不得,他要居了,慕容老头和马植不一定会听从。

    若是出自章惇,那可就不一样了。

    “原来如此。”慕容老头拈着胡须,轻轻点头。

    他并没有想到自己被人忽悠了,不过他也没马上松口。“不如这样吧,老夫和你一趟开封府,去见见章相公。”

    要去见章惇?

    这岂不是要穿帮了!

    武好古一怔,正不知是应该答应还是应该拒绝的时候,马植在旁插话了:“家师壮年时曾任中进士,官至太常少卿、乾文阁待制、太子伴读。其后虽遭昭怀太子牵连而失了职官,但一直都是大辽名儒,还赵家老太师的心腹,对辽国内情,多有掌握。”

    原来这个看着快要老糊涂的慕容先生也是阔过的!

    若是能把他带开封府,那可就是大功一件啊!

    至于那番谎言,应该有办法说圆的

    武好古盘算已定,点点头道:“那真是求之不得了。”说着他又一指“大儒”钟哥儿,“钟哥儿也一起南下吧。钟哥儿去了开封就能堂堂正正的姓赵了,凭钟哥儿的本事,在南面闯出一番名堂,想来是不困难的。”

    钟哥儿听了武好古的话,立时就转过身子,冲着武大郎一拜道:“潘官人,方才多有得罪,现在向你赔礼。若真能入了卫公家谱,您就是在下的大恩人了。”

    武好古也一拱手,笑着答道:“说这些做甚?能为我朝寻到钟哥儿这等英雄,在下少不得能再记一功啊!”

    “好好好,”马植拍了拍手,笑道,“钟哥儿的‘一字’终于有了着落,可喜可贺啊!

    对了,大郎,今日还有一件要紧事儿要做。”

    “要紧事儿?”武好古问,“是甚底?”

    “是为昭怀太子画像啊。”马植笑道,“大郎莫不是忘记这茬儿了?”

    “昭怀太子”武好古一想,然后就把目光投向慕容忘忧,“那么多年了,老先生还记得昭怀太子的模样?”

    慕容先生苦苦一笑:“当然记得!有些人的样子,是老夫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燕京城,甘泉坊,马植宅邸。

    就在武好古跟着马植前往香山院去见慕容先生的时候,一个大和尚则悄然到来了。

    来访的和尚正是法号燃灯的马人材马和尚,他是代表医巫闾山马家来这里同童贯和纪忆会面的。

    他也不是空手来的,而是带来了一幅精心描绘的大辽南京道全图,送给了童贯和纪忆。

    现在这幅地图就在童贯跟前展开,这位大貂珰细细看着,一张黝黑的面孔上是掩饰不住的喜色。

    这张图上,燕京城居然界河是恁般的近!如果沿着桑干河北上,途中只有武清一座城池。而界河桑干河的通航能力,童贯在前往燕京的途中,已经亲身体会过了。

    连从辽东开来的海舟都可以航行,吃水较浅的楼船就更不在话下了。如果能建立一支内河船队,沿着黄河界河桑干河而进,直抵燕京城下的话日后的伐燕之战,应该是胜券在握了!

    纪忆心里同样是压抑不住的喜悦,虽然没有见到医巫闾山马家的马人望和马人杰,但是马家献出的这张南京道地图,显然已经表明了归顺大宋的心迹。

    现在的问题只是马家到底有多少实力和他们的要价了?

    实力的问题,纪忆觉得应该是有一些的,看看马家可以在燕京城内独占一坊就可以想象了。

    而且马家是可以“买”节度使的世家大族,如果族兵不够多,多买几个节度使不就行了?

    不就是钱嘛!

    “大师,”童贯这个时候已经开口了,“你们马家想要甚底条件?”

    马大和尚早就和马人望、马人杰商量好应答的词儿了,当下就笑道:“其实我家自先祖被执,举族迁到医巫闾山时起,就在南望王师了。若是王师真的能来,我家高兴都来不及,怎么还会提条件呢?

    只是燕四家中,我马家力量其实是最小的,不能和玉田韩家,镇州赵家和深州刘家相比。他们这三家中的韩家是大辽仅次于耶律和萧氏的第三姓,赵、刘两家的祖上都当过幽州节度使的。若是要这三家归顺,恐怕三个节镇是少不了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