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行!”

    马人望眯着眼睛盘算了半晌,终于点了点头。

    他想了想又说:“华严大寺建在香山,还是给你安排一个玉河县令吧……”

    香山是属于玉河县管辖的,而在建基本建成的燕京华严大寺并不是马家的家庙,而是皇家寺院,马人望不过是请旨督造。而根据辽国的制度,修造皇家寺院是可以动用隶宫州县民户的。

    所谓隶宫州县民户,就是隶属各宫帐的汉地州县民户,他们不是宫分户,也归属地方州县管理,但是税赋都交给宫帐,同时还要负担宫帐派下的徭役。修建皇家寺庙自然是宫帐徭役,是隶宫州县民户的份内事儿。

    马植听到有玉河县令可以做,心下大喜,看见叔父欲言又止,马上笑道:“需要多少铜?叔父不妨说个数吧。”

    这个……当然是买官的钱了!

    和大宋那边不同,辽国的县官大部分都是花钱买的!哦,这个还不是腐败,而是光明正大的制度。

    大辽国的五京留守是有权任命县令、录事以下官员的。既然这个权力都放给五京留守了,他们当然要卖官了。

    当然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任命的,必须是本官达到一定级别,才可以做县令。

    而马植的本官是供军使,足够资格当县令了。

    “一百万,”马人望笑道,“这是给南京留守韩资国和同知留守萧保先的,多是多了些,可是玉田是大县,县上的利润庄收益丰厚,还是赚得回来的。”

    一百万当然不是一百万缗,而是一百万文,在辽国这里也就是一千缗。

    和大宋相比,大辽就是个穷逼。区区一千缗对燕四家之一的马家而言,居然是笔大钱!

    当然了,马家的“穷”只是穷在没有钱上……后世的人恐怕很难理解,穷不就是没有钱吗?其实也不是啦,钱的多少和商品经济的发展有关。而大辽现在的经济结构还是庄园经济,就是自给自足,不怎么需要用钱,也赚不到什么钱。

    比如马植在燕京这里,吃的、用的、住的、睡的,基本都是由远在中京道医巫闾山在中京道的庄园提供,根本不花什么钱。而他的庄园虽然占地很大,客户佃户也不少,可是一年到头也没几个利润可以上缴。

    另外,辽国官员的俸禄也不是以钱为主的,其中只有在廷中央任职的官员才是真正拿俸禄。州县官、宫帐官、部族官没有正经的俸禄,而是授予各种性质的庄园。州县官有利润庄,宫帐官和部族官有宫分户、头下户,还有许多契丹豪门包括玉田韩氏的几个显赫分支还拥有自家世袭的头下军州。

    所以辽国就是世家大族加庄园经济加部族经济,都是很“穷”的。这个钱在宋朝那边大多是讲多少“缗”,而在辽国这边主要还是讲“文”的。

    武好古给马植的一千两黄金在辽国这边就是一千五百万,好大一笔钱啊!如果马植的本官再大一点,真的能买到一个州军节度使!

    “对了,你和赵钟哥打小就要好是吗?”

    马人望和侄子说完了买官的事情,话锋一转,又提到了赵钟哥。

    “是啊,我和钟哥都是香山先生的学生,”马植的眉头拧了起来。“钟哥又怎么了?”

    “他上燕山做贼了。”马人望苦着脸道,“老夫现在是南京警巡使,你看看……”

    “做贼?”马植一怔,“镇州赵家的郎君做了贼?”

    辽国汉人中的燕四家,就是韩、赵、刘、马四家,虽然并称,但是这四家的地位其实相差很大。四家中又以玉田韩氏和镇州赵氏为尊。

    玉田韩氏就是韩德让的一族,早在韩德让的祖父韩知古一代,他家就显贵异常了,韩知古做了中书令,韩德让的父亲韩匡嗣做了南京留守,还受封燕王。而韩德让就更厉害了,和承天太后萧绰勾搭成奸,官至大丞相,总南北枢密院事,还赐下耶律姓氏和皇族身份,入了横帐季父房!更牛逼的是,他还建立了自己的宫帐,辽国目前的十一宫一府中的一府,就是文忠王府,便是韩德让的宫帐。

    而且和历史上其他睡了太后的权臣不一样,韩德让还遇上一个有“绿母情节”的辽圣宗耶律隆绪。在承天太后过世后,耶律隆绪仍然和韩德让亲如父子。在韩德让死后,还把他葬在了自己母亲的陵墓边。

    而玉田韩家也在辽圣宗的关照下继续膨胀,成为了大辽第三姓,仅次于耶律氏和萧氏,而且可以享受耶律氏皇族的待遇。所以韩氏家主和嫡子都有耶律姓氏,正妻都姓萧。

    这样的门第,是医巫闾山马家根本不能相比的!

    不过镇州赵家倒是可以和玉田韩家一比。因为镇州赵家的老祖赵德钧是辽国最大一号汉奸!

    韩德让他们家也是汉奸,但称不上大汉奸,因为韩家老祖韩知古六岁就被契丹人捉去当奴隶,所以才效忠契丹的。而赵德钧本来是后唐的幽州节度使,和石敬瑭争做儿皇帝失败,才做了契丹的大官。

    后来赵德钧的儿子赵延寿又做了伐晋的急先锋,继续父亲为完的汉奸事业,也想要做儿皇帝,但是又被契丹人放了鸽子。不过在这次攻打晋国的行动中,赵延寿的长子赵匡赞却留在了中原投降了后汉做了河中节度使,后来又投降这个投降那个,一路投降到了赵匡胤麾下,居然靠投降投出了一家显赫将门。

    不过赵匡赞投降赵匡胤后改名赵赞的几个儿子还留在辽国继续当汉奸,而且还得到了辽国重用。于是就出现了一赵分仕南北,而且都是高官显贵的局面。现在辽国的参知政事赵孝严,中京留守赵延睦前任南府宰相都是大辽这边的赵家之人。

    另外,镇州赵家和玉田韩家一样,还有不少子弟出任了州军节度使,是真正显赫的大族。

    这样的大族子弟,现在居然上山做强盗了!

    “还不是因为不让姓赵,”马人望摇摇头,叹息道,“钟哥毕竟是孽生的,他妈又是个奴婢……”

    马植闻言笑道:“不就是姓赵嘛,这有啥难的,天底下恁般多人姓赵,也不多他一个。侄儿回头劝劝他,叫他别胡闹了。”

    “好好,这样最好。”马人望点点头道,“都是燕四家的子弟,落草为寇算怎么回事儿。”

    他顿了顿,“你劝他如果不听,不妨让你老师慕容香山出面,他的话总该有点用处吧。”

    “知道,侄儿知道了。”

    ……

    “要做县令了?那可恭喜马二哥了。”

    武好古知道马植要当上县令,已经是他抵达燕京的第二天下午了。是马植来向武好古、西门青贺“**之喜”的时候告知的。

    “有甚好恭喜的?”马植笑道,“不过是花钱买了官……说起来还得多谢你和大姐借了某家一千金,要不然还买不起呢。”

    “哦,”武好古点点头,“花了一千金买的县令?”

    他知道辽国是州军通常就管几个县,有一万金应该可以搞定了,算来也不太贵。

    “那里需要一千金,”马植摇摇头,“一百万钱而已。”

    “一百万钱……恁般便宜?”

    “不便宜了,”马植一笑,“又不是大宋的富县,不过是辽国的穷县罢了。钱没有多少,破事一大堆。”

    玉田县在辽国其实是富县,不过还是捞不到太多的钱,因为县内的大部分土地和人口,都已经被燕云豪门和十一宫一府契丹皇家还有几座大庙瓜分完毕。南京道派下来的税赋指标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完成过了……

    武好古点点头,顺着马植的路子往下说:“要来钱,还得是能贸易的州军,比如苏州。”

    “苏州?苏州安复军?”

    “就是那里。”武好古掰着手指头说,“大辽东京道的毛皮、药材、鹰鹞、马匹,还有珍惜木料若是能输往大宋,都是值不少钱的。怎么样?二哥能谋到苏州安复军的节度使吗?”

    “大郎,你真觉得苏州安复军好?”马植望着武好古问。

    “如何不好?”武好古反问,“南临大海,北据城关,往登州而去不过船行一日。”

    “可是苏州安复军距离燕京太远。”

    “燕京?”武好古明白马植的眼睛主要看着燕云十六州,“燕京的功劳太大,油水太足,岂是你我能够吃下去的?便是你们医巫闾山马家,现在也做不了南京道的主吧?而且马二哥仿佛也做不了你们马家的族长,可是啊?”

    马植并不言语。

    武好古接着说:“海贸可是有大利可图的,毛皮、药材、鹰鹞、马匹还有珍惜木材在东京道不值钱,可要运到了海州,可就统统价值不菲了。二哥若做了节度使,我们就可以独占了苏州贸易之利,一年百万缗的利润也不在话下。有了恁般多的钱,二哥的苏州之主做得才舒坦啊。而且,苏州孤悬海外,对开封而言是鞭长莫及,自可循府州之利,由马家永镇世继。这样难道不好吗?”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