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再没有想到,马植在燕京的宅邸,竟然是如此的富丽堂皇。从后门走进去就是个大花园,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应有尽有。武家在开封府的“十万缗豪宅”大约还没人家一个后花园大。

    除了房子好,伺候的人也多,奴仆丫鬟那是一群群地向马植行礼,数都数不过来。还有一些大概是马二老爷的妻妾,个个都花枝招展的,看得武好古都有些眼花了。

    很明显,马植这厮在辽国这边的生活是相当腐败的!

    跟着马植在这间不知有多大的宅子里面转了几圈,武好古等人才被带到了一间都可以成为“殿”的厅堂里面。马植这才站住了,转过身拱拱手道:“此处便是寒舍了。”

    这还是寒舍?武好古吸了口凉气,要是不寒的舍,该是什么样子?

    马植笑嘻嘻的扫了一眼有些发怔的武好古,又道:“今日且先安住下。马金刚!”

    “老奴在。”

    自称奴婢的是一个五十许岁的老汉,生得非常魁梧,须发花白,五官非常端正,此时恭敬的向马植抱拳行礼。

    “你来安排客房。”马植一指武好古和西门青,“这是南朝来的武画师和武夫人,给他们安排一个安静些的小院子。”

    西门青闻言脸皮一红,偷眼瞄了一下武好古,只见武大郎满脸都是奸计得逞的笑容,羞的立马就把脑袋垂下去了。

    武好古则是暗自窃喜:这下终于可以把西门青吃到嘴里啦!

    马植还在继续吩咐:“这位是董画师,这位是纪画师,给他们安排在一个院子里面。”

    董画师就是童贯,纪画师就是纪忆。根据计划,他们并不会在燕京长住。因为他们要去医巫闾山考察马家的势力,所以呆不了几日就要离开的。

    而武好古和西门青则要在燕京住上一段时间,以便完成华严寺的壁画。

    马植最后又道:“给其他人再安排一个院子。”

    “喏!”

    名叫马金刚的男子大约是马植的管家,应了一声后就开始分配伺候的仆人。给武好古和西门青派了两个上了些年纪的女仆。

    马植这时又冲众人拱拱手,笑道:“先安顿则个,再请诸位品尝我们燕云的美酒佳肴。”

    说完就很有派头的一招手,两个女仆就先从张择端那里接过了武好古的行礼,然后就走到武好古跟前行了个福礼:“武先生,武夫人,请随奴婢来吧。”

    武好古和西门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就跟着两个马家的女仆去了。然后又是一番七拐八弯,才到了一个相当雅致的院子里面。院子并不大,只有一座小楼,不过小楼的装饰却处处显着精美。

    “这小楼中有几间卧室?”进入小楼的时候,西门青有些惴惴地问。

    “就一间,”其中一个稍微有点肥胖的女仆回答,“在二楼。另外还有一间书房也在二楼,底楼是吃饭和会客的地方。若是先生和夫人觉得乏了,今晚也可以在小楼内用膳。”

    就一间睡房?西门青听了有些着急,心想:也不知有几张床?若只有一张,自己打地铺行吗?大郎不会想叫自己陪睡吧?这可怎么办?自己还没嫁给他呢……

    “乏了,是有点乏,随便弄些酒菜送了就行了,再烧点洗澡水。”武好古则看了那个知趣的胖女仆一眼,马上摸出了个小银铤递了过去,“这是赏你们俩的。”

    两个女仆替武好古和西门青安顿了一下,就欢天喜地的去了,小楼之内,就只剩下了武好古和西门青二人了。

    ……

    夜色已深,以劳顿为由推托了酒宴的武好古和西门青二人,已经在小楼之中用好了晚饭,滚烫的洗澡水也由两个马家的女仆准备完毕。

    现在就等着才子佳人,共浴鸳鸯了。

    西门青仿佛知道武好古马上就要轻薄自己了,一身武艺的大姐这个时候却使不出一点儿力气,只是在用做澡房的小间儿里面,寻了个角落站着,窈窕健美的躯体紧张得绷了起来,一对明眸却只是紧张兮兮看着武好古关牢了门窗。

    武好古看见她这模样,也觉得好玩。西门青可不是潘巧莲,她不说一身武艺吧,至少可以轻轻松松把自己给收拾了,可是现在却像一只完全无害的小白兔,就等着自己这只大灰狼下嘴了。

    唔,看上去还真是美味可口啊。

    “大姐儿,还等甚底?”武好古两手一伸,笑嘻嘻道,“还不来替我宽衣!”

    “大郎……”西门青轻轻叫着,却不听武好古的话。

    “青儿,你得叫我官人了。”武好古笑着说,“还不过来。”

    西门青只是看着武好古,不知所措。

    虽然她早就喜欢上了武好古,可是却从没想过就这样什么名分都没有就跟从于他。哪怕不是正妻,做妾也是有手续的。现在这样,岂不是连妾都不如?

    “青儿,你在等甚底?”武好古看着西门青的模样儿,就忍不住想欺负她一下,于是板着面孔说,“可是要我动武家的家法吗?”

    动家法?西门青下意识的摸了下屁股,俏丽的面孔上顿时浮出了委屈的表情:“官人……”

    还真是“好欺负”啊!

    武好古一阵窃喜。这西门青要是不肯给自己欺负,自己还真拿她没辙。

    “快过来。”

    “哦。”西门青没有办法,只好点了点头,迈着碎步就到了武好古身边,却不动手替武好古宽衣。

    武好古借着小屋里面的蜡烛打量着西门青,一张稍有些硬朗的脸孔,也算俏丽。双眸中的深情,如同一汪秋水,她哪里是好欺负,分明就是盼着武好古来欺负吧?

    在往下看,那可就颇为可观了!虽然比不了墨娘子,但却比潘巧莲要丰满太多了。而且西门的身材高挑,比武好古还略略高一些,想必也有两条大长腿。

    看她没有动作,武好古就干脆展开臂膀,一下搂住了她的腰肢,这下西门更加手足无措。

    “大姐,还是从了大郎吧。”

    武好古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身为一个中国封建社会的官僚和富商,到现在还是个处男,说出去真是丢了大宋封建主义的脸了。

    “大……官人……”

    西门青刚一开口,武好古的嘴就亲了上去。西门青突然被武好古亲了,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就任凭武好古轻薄了。

    武好古开始给西门青宽衣解带了。

    西门青紧闭着双眼,呼吸也急促起来了,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失去保存了二十余年的贞洁了。而且还是和人淫奔……她想要用力推开武好古,可是浑身的力气却都不知去了哪里,只得任凭一对大手粗暴的撕扯自己的衣衫。也许武好古在这方面的实践经验也非常欠缺,所以动作有些粗暴,几次还弄疼了西门青,可是似乎在被侵犯的西门青却浑身发热了起来,脸颊、胸口,还有那不可说的地方,都热得发烫,仿佛马上要融化了一般。

    “官人,不要……”

    武好古的动作越来越粗重,西门青细声呢喃着提出了抗议。可是却马上遭到了镇压柔软的胸部被拍打了一记!

    他怎么可以这样?

    西门心中抗议着,嘴上却不敢再说不要了。不过她的投降路线并没有换来温柔的对待,她感到自己的软肉被武好古撕咬起来了……

    不能这样,再这样奴要生气了!奴可是杀过人的,生起气来可比潘巧莲可怕多了!

    西门青心里想着,然后却把胸脯挺的更高了。

    武好古似乎知道错了,双手突然离开了她娇嫩的躯体。

    好吧,奴就饶了你这一次。西门青闭着眼睛在想。自家早晚是大郎的人,世上哪有做妾的痛殴官人的道理?这事情想都不该想的。

    刺啦一声,西门青的裙子被人粗暴的扯掉了。

    “官人……”她惊呼起来。

    可是回答她的,只有一只大手用力捏着她的颈后往下按。西门青感到自己的身体压在了澡盆子上,炙热的蒸汽熏在了她的面孔上。

    这是要干什么?要行家法吗?西门青委屈地想着:奴都那么乖了,怎还要行家法?也许是大郎知道奴有武艺,想要立一立夫纲?嗯,这样也对,是该立夫纲的……

    就在西门青开始理解武好古的行为时,一对大手已经抓住了她的胯部,接着她的小腿内部又被踢了两下。

    “分开些!”

    西门青下意识服从着武好古的命令,然后有些懵懂的想着武好古会怎么立威?她还很想告诉武好古,自己并不怕挨打,她的一身武艺,还不是爷爷的棍棒底下出来的?只是现在这样实在太叫人害羞了……

    “要进来了。”武好古又说了一句。

    西门青以为要挨打了,马上哭了一声表示抗议,随后她的隐秘之处突然被不知什么东西重重冲撞了一下!

    “啊!”

    西门青疼得惨叫了一声,然后脑海中就是一片空白……

    武家的家法,果然是厉害啊!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