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黄河两岸,已经是一片葱绿,大片大片的农田当中,刚刚播种完毕的春小麦已经抽出嫩芽,形成了一条条绿色的直线。穿着粗布短衣的农人们,星星点点,散步在辽阔的田野中,或施肥,或是在弯腰除草。

    这当真是一幅大宋劳动人民建设封建主义美好家园的风物画儿。

    这片富饶安宁的土地,属于大宋河北东路的清州境内。此地本是中华腹心之土,往北不远就是“古九州”之一的幽州之地。那里自古就是华夏疆土,可是却在五代十国时期,被石敬塘出卖给了契丹人,至今已经和华夏汉土割裂了一百六十多年了。由于幽州的丧失,大宋河北东路的清州就从腹心之地变成了华夏的边疆重镇了。

    不过随着澶渊之盟的订立,昔日剑拔弩张的边境,就变成了一片和谐的田园。时间走到现在,这片临近辽邦的土地,依旧安静祥和,闻不到半点战火狼烟的气味。最让这里的农夫们感到担心的,并不是北方武装到牙齿的契丹铁骑,而是这条安静流淌的大河。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黄河三易其道,不知泛滥了多少回。原本东流入海的大河,更是北流到了清州,在清州境内注入了宋辽边境的界河。

    虽然黄河改道北流的时候曾经淹没了清州境内的大片农田和许多村庄,造成了巨大的水患。但是河道固定之后,清州的百姓却开始体会到这条大河的好处了。

    大河向北入辽,向南则通往北京大名府,还经过运河联系着大宋的首善之都开封府,更是融入了北宋时期在中原东部地区四通八达的运河书包网.bookbao2络。让早就被割裂与华夏之外的幽州之地,获得了一条通航量极大的内河水道。

    而河北东路的清州,则成了这条“黄金水道”入辽的要冲。如果从地图上看,黄河和界河,就在此地形成了一个丁字形的三叉河口。

    两艘挂着“奉旨出使”旗帜的巨大的楼船,此时就在接近界河的河口地区下了锚,静静的等候着什么。

    武好古就站在其中一艘楼船的船楼顶部,面前摆着一个画板,画板上已经粘好了生宣。只见武大郎手中捏着铅笔,飞快的在宣纸上留下一根根线条,一片片阴影。不到半个时辰,一幅清州黄河入界素描图就已经接近完成了。

    他是元符二年的二月十五日,跟随蹇序辰为正使,李忠为副使的使团,离开开封府北上的。

    不过以往使辽的使团不同,这一次的使团不是骑马乘车北上的,而是坐上了两艘不知从哪儿调来的由水轮驱动的楼船,沿着黄河一路北上的。

    船行的速度不快,到了元符二年二月底,才堪堪抵达了河北东路的清州境内,就在黄河和界河的交汇处停泊了下来。

    停船的目的是为了等待辽国方面派出的接伴使抵达。辽宋之间的外交模式和后世国与国之间互设使馆的外交方式是不同的,并没有常设的使团在对方的土地上,而是定期或不定期派出使团互访。

    因为双方曾经是敌对国,所以对对方的使团也一直小心提防,限制他们的行动自由。不仅规定了使团往来的线路,并且在沿途修建迎宾馆以避免使团人员和外界过多接触,而且还会派出“接伴使”和“馆伴使”进行“贴身陪伴”。

    所谓“接伴使”,就是在边境上迎接使团,然后一路陪伴他们进入己方首都的官员,而馆伴使则是在首都陪伴对方使团的官员。

    根据双方使团往来的惯例,必须有接伴使陪同,使团才能进入对方的领地。

    照理说吧,有接伴使看着,还要入住指定的迎宾馆,如武好古这样的特务是没有什么机会可以画谍画的。

    不过现在大辽国和大宋国都不是“其兴也勃焉”的时候了,接伴、馆伴都流于形式,迎宾馆的看守更是松懈得一塌糊涂,很多时候只要花点钱打点一下,迎宾馆是可以随便出入的。

    “正道,”武好古将手中的铅笔放在了一张桌子上,一边舒展筋骨,一边唤着身后的张择端的字号,“这张图的编号是8号,名字是清州黄河入界素描图。”

    “8”是阿拉伯数字,武好古在图画上方的留白处写了一个阿拉伯数字“8”,没有写图画的名称。而在张择端拿着的一本目录本上,则有阿拉伯数字8和对应的“清州黄河入界素描图”的字样。

    这阿拉伯数字当然是武好古交给张择端的,姑且给他当成密码使用吧。

    图画和目录是分开收藏的,目录由张择端收藏,图画则会交给西门青收好。

    武好古转过头,对着依旧是男装打扮的西门青微笑道:“小乙,图画你收好了。”

    “嗯。”西门青点了点头,她虽是男装,却也和在开封府时不一样了。

    在开封府时的西门束了胸,穿着褪色的旧衣,边幅不修,看着略有一些邋遢。

    可是出了开封府后,西门青立马就换了一身靓丽的新衣,也不束缚自己饱满的酥胸,每天都把自己拾到得清清爽爽,还特意化上淡妆,在身上洒了香粉这大概就是女为悦己者容吧?

    这样一来,便是张择端这样的半大小子也知道西门青是个大姑娘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奇怪,西门青多半是老师的姬妾,那她和老师为什么不是同舱而居的呢?

    武好古看着显出了娇媚艳丽的西门青,心里也在打同样的主意:西门大姐现在这样跟着自己,该是和自己“淫奔”了吧?淫奔为妾啊……

    好一个痴情女子啊!

    作为男人是不是应该主动一些?难道还等着人家姑娘家自荐枕席?

    要不……今晚上就叫西门青来侍寝?

    好像也不妥……虽然西门青的名分只能妾,但也不能真的把她当侍妾来对待,还是自己主动送上门去吧!

    “大郎,大郎,你在想甚底?”

    西门青的声音在武大郎耳边响起,这时武大郎才发现自己光顾着想怎么上了西门青的床,忘记把画从画板上揭下来交给西门青了。

    “哦,我在想你呢。”武好古低声回了一句,然后顺手把画好了的生宣从画板上揭下来递给了西门。

    “想奴?”

    西门青听了他的话儿,俏脸儿顿时羞得通红,接过画纸低着头转身就往船舱里去了,因为没有看路,竟和一人迎面撞在了一起。

    “小乙,你走道怎么不看路啊?”

    被西门青撞了一下的是马植,他也和武好古等人一同北上,名义上是童贯的随从。不过在楼船停靠清州黄河口的时候,他就下船去了附近的宋辽榷场了。一去就是三四天,也不知见了什么人?今天倒是兴冲冲地回来了。

    马植去的这个榷场名叫清州榷场,建在黄河东岸,是在黄河北流入辽后才出现的,榷场一边靠着界河,一边则临着黄河。两边都建了码头,可以供南来北往的船只停靠。因为地理位置实在优越,因而繁荣非常,如今已是宋辽互市中最繁华的榷场了。

    不过这榷场本身却有点破烂,围墙是木栅栏,房子也都比较低矮,看着就是马马虎虎建起来的,和武好古在海州见到的榷场根本不能相比。

    “马二哥。”

    武好古上前向马植行了一礼。马植却有点奇怪的看着西门青的背影,过了一会儿才问:“崇道,你和西门大姐……”

    “这个……”武好古哈哈一笑,“这个可是私事。”

    马植摇了摇头,低声道:“怎还没得手?”

    “快,快了。”

    马植一笑:“那现在可有机会了。”

    武好古忙问:“有甚机会?”

    “今晚下船去榷场,我们要私入辽境。”

    “私入?”

    “对!”马植道,“就是你,我,童刚夫,纪忆之,西门大姐,张正道,林教头,陆教头,还有月儿和莲儿一起私入辽境。”

    “不会被辽人发现?”

    马植一笑:“我不就是辽人?”他顿了顿,“和你说了吧,这是早就计划好的,要不然西门大姐也不来陪你了。今晚会有人上船,假扮你和纪忆之、童刚夫,等到了燕京再找机会换回来。”

    “辽国官府不会发现?”

    “不会,”马植一笑,“这次是接伴使是南京警巡使马俨叔,是我族叔。”

    马俨叔就是马人望,而警巡使是管理警巡院的官儿,警巡院这个衙门是参访唐朝京城的“左右巡”设立的,管理的事情很杂,包括巡逻缉盗、边疆御敌平乱、市场商贸监督,以及南京析津府城市的军、民户籍等等。基本就是个大杂烩官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南京道境内的迎宾馆也归警巡院管了,所以马人望自然就是接伴使了。

    有马人望打掩护,马植带人私入辽境当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马植笑呵呵的对武好古说:“崇道,到时候安排你和西门大姐扮做夫妻,还怕没有机会得手吗?”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