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百张佛像图没什么,又不需要武好古来画,只需写张纸条给杜文玉,她就能让她爷爷杜用德在几个时辰内搞定开封府有的是不出名的小画家靠这个混饭吃,画得好一点的也就十缗八缗的事儿。

    不过这些开封府出品的佛像画拿到辽国以后,倒是送人的好东西。见官就送一份,总不会错的。

    而一千两黄金可就不是小数目了,宋朝的黄金不是流通货币,其价值一直在每两十缗到三十缗间浮动。在元符年间,金价则在十五缗上下。也就是说,西门青要武好古带上价值一万五千缗的黄金和她一起出发。

    武好古知道,这笔巨款当然不是给西门青个人挥霍的如果西门青想要挥霍,武大郎也没二话。要搞小三还能怕花钱吗?

    不过这个时代也没什么人带着钱去辽国挥霍,开封府才是挥霍的好地方,辽国那边按照马植的说法,也没啥好吃好玩,有钱也很难花出去。

    所以武好古还是问了一句:“大姐,这一千两黄金是……”

    西门青已经收拾好了行装,然后笑吟吟在武好古对面坐了下来,反问道:“大郎,奴见你这些日子机灵了不少,那就猜一个吧。奴要你准备这些金子,到底是做甚用处的?”

    金子……就是钱,钱可以花,也可以投资。

    去辽国花钱是找罪受,去投资?辽国有什么好项目?

    武好古思索了一番,看着西门青问:“去辽国做买卖?”

    西门青笑了笑:“有点儿对了,也可以说是一桩买卖吧。”

    那就不完全是买卖了?

    武好古心想:既是买卖,又不是买卖,那就是什么?

    看着武大郎冥思苦想的样子,西门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大郎,瞧你做生意的本事大涨,怎就不知道战国豪商吕不韦的大买卖呢?”

    吕不韦?

    武好古当然知道吕不韦了,书上看过,电视里面也见过。这货可是捣腾了一件奇货!

    “大姐,”武好古看着西门青,“你是说有奇货?”

    “奇货没有,”西门青一笑,“但是未来的节度使却有一个!”

    投资一个节度使?

    “马二哥?”武好古其实也有这方面的想法,倒是和西门青不谋而合了。

    “大姐,”武好古问,“这钱是给马二哥的?”

    西门青点点头,“可舍得?”

    “有甚舍不得的!”武好古笑道,“只是有了钱,马二哥就能当上辽国的节度使?”

    辽国是有节度使的,作为职官的节度使有两类,一是派给部族首领的节度使。小部族的头头通常封节度使,而大部族的头头则封大王,比如南院大王和北院大王什么的南院大王就是金大侠笔下萧峰的官儿,不过也不大一样,萧峰的南院大王好像是管南京道的。而历史上的南院大王其实是个北面官,是掌管契丹六院部的大王。另外还有个北面大王是管五院部的。

    这些部族的节度使,马植是不可能搞到手的,他又不是少数民族。

    不过辽国也有不少节度使州,辽国的州是分等级的,从高依次为:节度州、观察州、防御州、刺史州。而辽国的节度使州,基本上参考唐朝的节度使司,并不是虚置的辽国也有虚衔节度使,而是实实在在有兵权的。

    凡是大州节度使,通常另有军名,兼管军事和民政,称某州某军节度使。

    比如辽东半岛顶部的苏州就另有安复军的军号,节度使称苏州安复军节度使,之下还有节度副使、同知节度使事及行军司马、军事判官、掌书记等官职。

    这个苏州安复军是属于南女直,也就是熟女直的汤河司辖区范围内。但是因为居民大多是汉人和渤海人,因而也属于南面官系列。

    武好古早就和花满山打听过这个地方,知道那里是辽国东京道的大港,对大宋和高丽贸易的重镇,同时也是个海防重镇!

    辽国当然也是有海防的!在苏州安复军的地盘上就有一座镇东海口长城,又名苏州关,只有10里长,建在旅大半岛的蜂腰部、最狭处。

    修建这座“长城”的目的,据说是为了防止辽东的女直人和宋朝往来,也有说法是为了封锁渤海国和中原的贸易往来,也许是两者皆有吧?

    而在原本的历史上,宋金海上之盟,也是通过苏州关进行的。

    也就是说,只要苏州关和苏州关以南的“旅大之地”能够牢牢控制在亲宋的辽国汉族军阀手中,那么大宋或者武好古自己,就能在未来的辽国大乱中,获得一个改变历史的支撑点。

    哦,也不是说要给大辽续命……而是只要这个据点存在,就等于在金人背后抵了把刀子。

    同时,苏州关也可以成为一个重要的贸易据点,辽东的毛皮、马匹、鹰鹞,通过苏州关就可以交换到中原的丝绸、瓷器、茶叶。有了贸易,这个苏州安复军节度使司就比较容易在辽东、辽西大部都沦陷后,依靠大宋或是佳士得行的支援生存下去。

    看来这个钱可以投!武好古马上就下定了决心……这资,必须得往下投!一万五千缗若是不够,那给三万给五万,哪怕烧个三五十万的也得给马植烧出一个苏州安复军节度使,哪怕是一个有实权的副使也行。

    这可是一笔有战略价值的风险投资!

    武好古这边盘算着,西门青看他不说话,还以为他在盘算着这笔投资划不划算呢。

    于是就对武好古合盘托出了西门家的打算,她娓娓说道:“大郎,实不相瞒,我家这百年来可一直看着辽国,自是知道其国族已经腐朽,大乱不可避免。以我朝如今之强盛,趁乱北复燕云想必十拿九稳,而燕地豪族更可趁机崛起,前途总不在西军将门和府州折家之下吧?

    我阳谷西门家,你洛阳白波武家,也是可以分润一二的。这将门的官位,可是能够世袭的。这将门世袭的武官虽然不如文官,但是进士毕竟难考啊。”

    西门青,不,应该是西门家族原来在打这个主意!他们想投机一把将来的燕云战事,让自家从走私商人再变成世代将门。

    大宋朝重文轻武不假,但是多年的宋夏战争也的确打出了一批将门,比如种家将、姚家将、折将将等等。这尊贵虽然不比文官,但也有世袭的富贵和官位啊!总比西门家现在这等靠走私才能过上好日子的商人要强吧?

    而且如果能拿到燕军或辽军将门的地位,这行商还是可以做下去的。西军队那些将门,谁家不在做买卖?有了将门做后台,走私的生意才能做下去啊。

    可是要投机燕云战事,西门家的本钱又不够。她家不是吕不韦,别看打梁山好汉的时候挺利索,可是要西门家拿出几万缗甚至更多的钱去投资,那根本是不可能的。那些燕云汉人豪族又不缺几十个打手,人家缺的还是钱,而且是大钱!

    而武好古却露出了吕不韦式的手面!他有钱,而且还勾上了端王赵佶,好像还加入了蔡京的忠党……

    武好古明白了西门青的意思,虽然他不相信那些汉人大族真的可以在未来挡住女真的铁蹄,但他还是愿意投资。

    “好!这钱我出!”他笑道,“我明日就去准备黄金,到时候带着上路。”

    ……

    “良嗣兄要借钱?”

    几乎在同一时间,马植也向纪忆提出了类似的要求要借钱。

    “你要钱是……”

    “买官!”马植说。

    “你的官还用得着买?”纪忆一时没想明白。

    马植不是燕云四大家族的公子吗?他的官不应该凭本事投胎投出来的?怎么还要买呢?难道马植的身份有问题?

    “挂名的官位我现在就有!”马植说,“实不相瞒,某家现在就是大辽的供军使、银青光禄大夫、检校散骑常侍呢。可是这些都是虚的,没有什么用。若要实职,特别是好缺,就必须花钱了。”

    辽国当然腐败的!

    耶律俨可以靠掷骰子掷出一个枢密使的国家,还能指望没有卖官鬻爵吗?

    “你可以买到何等官职?”纪忆感兴趣地问。

    “最大可以买到州军节度使!”马植笑了笑说,“我们辽国的州军节度使是个世选官,一般的人出再多的钱也买不到。不过某家是燕云四大家族出身,是有资格买州军节度使的……当然了,还得一级级的买。”

    在辽国,凡是掌握军政实权的职位,比如北、南宰相、枢密使、节度使这些官,靠考进士是做不了的,必须得凭本事投胎,而马植投胎的本事还不错。

    马植他家是燕四大家族之一,虽然不及韩赵两家那么显赫,但也是有资格参加世选的少数汉人大族之一。历史上马植的叔叔马人望还在天祚帝时期做到了南枢密使这样的高位,是非常得宠的高官。

    所以马植只要能得到大金主的支持,是有资格也有门路去买一个州军节度使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