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天,渐渐黑了。

    当武好古和米友仁还有金瓶儿一起从端王府出来时,已接近了黄昏。

    若按照后世的时间,差不多是晚上六点多钟。如果再早些时候,这个时间天色已经全黑了。不过现在已是二月初春了,白天的时间正在延长,所以还有一些昏昏沉沉的亮色。

    一轮皎月已经出现在了天际,弯弯的,朦胧的,透出一丝清冷的气息。

    风吹了过来,还是很冷,现在正是春寒料峭时。

    武好古紧了紧衣袍,翻身上马,就朝米友仁的宅邸而去。

    端王府、米府和武家的新宅院都在开封府的城西厢,离得并不远。街上这时很热闹,黄昏对开封府而言,其实就是夜生活的开始。城西厢又开封府的豪宅区,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白天的时候忙着做官赚钱,月华初上之时,自然要开始享受生活了。

    走在大街上,放眼望去,满目尽是繁华。

    青楼酒肆,生意兴隆,车马行人,络绎不绝。

    金水河已经解冻,不时有画舫穿行,从船上传来一阵阵丝竹歌舞声,悠扬婉转,若隐若现。

    在米府门外和米友仁分别之后,武好古继续策马向南,金瓶儿则骑着一头小毛驴跟着主子,行走在大街上。

    不知为何,武好古却突然生出一种不舍离去的感受。

    现在已经是二月份了,离出发使辽的时间,非常近了。

    只待辽使收到耶律洪基下达的谕旨,使团应该就要出发了。

    至于宋辽决裂的可能性,在武好古看来是不可能存在的历史上两国就没决裂嘛!

    现在总不会因为自己这点小小的蝴蝶效应,就惹出一场宋辽大战吧?

    若是没有宋辽大战,那么年迈的辽国皇帝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宋将横山之役的全部胜利果实都吞下去了。

    这样自己就得暂时放下刚刚进入正轨的事业和这繁华的开封府城,以及未婚妻潘巧莲,还有墨娘子、杜文玉、潘影儿等一干红颜,踏上北去的旅程了。

    幸好,还有西门相伴。而且金瓶儿也不会跟着北去话说这小丫头跟在身边,还真是不方便啊!不仅不能和西门青进一步联络感情,连女徒弟杜文玉也不能叫到宅子里来伺候,师徒二人,只能在佳士得行里面相见,而且还在潘巧莲和金瓶儿的眼皮底下!

    真是连眉目传情,都不大方便啊

    到家,已经过了戌时。

    他突然发现诺大的武家宅门前张灯结彩,住在武家的老林教头正和武好古的徒弟张择端一块儿在点鞭炮,看见武好古骑马而来,老林教头连忙踩灭了火线,免得鞭炮炸响惊了武大郎的坐骑。

    “老林教头,”武好古翻身下马,“怎么事儿?宅子里有喜事儿吗?”

    老林教头闻言一愣,随即就哈哈一笑道:“东翁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今日可是太学试放榜的日子啊!”

    哦,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儿了!

    武好古这些日子忙得团团转,全然忘了家里面还有一个呆子兄弟呢。

    “中了?”

    武好古问。

    这不废话嘛!

    要落榜了还张灯结彩不成缺心眼了?

    “中了,中了榜上排行第二十八,是高中啊!”

    老林教头满脸羡慕的向武好古报喜,“二郎君真是大才子啊,东华门外唱名看来是早晚之事了。”

    “排到二十八名?”武好古微微有些吃惊。

    北宋的太学外舍是每年一月底二月初举行入学试的,因为招生额度高达两千人,因此入学试的难度并不太高,大约就是两三人取一人,以武好文的学识,考中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在两千人排到二十八名,却是很不容易的!

    武好古隐约记得纪忆当年入太学的太学试就考了个三十一名,现在武好文居然比他还高了三名。

    难道武家要来个一门两进士还有一个是他自己了?武好古恬不知耻地想着:真要是一门两进士了,武家可真的要大兴了!

    “老师,”张择端也是读过的,同样羡慕地说,“太学内舍试是两千中取一百五十太学内舍有三百人,学制是两年,因此一年招收一百五十人,而且一年后就要考了。以师叔的学问,十之七八年顺利过关的,到时候师叔要中进士就容易多了。”

    太学内舍生的学制是两年,两年期满考试合格,即便没有得到升入上舍的资格,也能免礼部试一次,直接参加廷试。虽然免礼部试的廷试和通过礼部试筛选的廷试享受的待遇不一样,是有可能黯落的,不过通过的比例可比参加礼部试高多了。所以入了太学上舍,就等于拿到了半个进士。不过太学出身的进士和礼部试廷试考出来的进士,在含金量上还是不一样的,都是赐同进士出身,在官场上仍然被看成是太学出身。

    所以纪忆这样的太学生会选择升入上舍,在取得官职后走锁厅和礼部试、殿试的程序拿到进士身份。这样就是太学加进士出身,含金量是极高的,今后的仕途晋升也会非常顺利。

    武好文若是有志气,多半也会走这条路线,也有可能在明年二月间去参加礼部试太学外舍生有免解资格,可以直接参加礼部试,如果高中了,就不必再去参加内舍试了。不过这条路线不是每个太学生都可以走的,必须是在礼部试的前一年入太学才行。要不然等不到礼部试就已经考入太学上舍或者被淘汰了。

    也就是说,最快到明年,武好文就有可能成为东华门外唱卖的好汉了!

    武好古把缰绳交给了林万成,就带着小瓶儿一块儿进了宅门。宅门里面张灯结彩,进进出出的仆人都是喜气洋洋。

    跟在武好古身边的小瓶儿也一个劲儿夸起了武好文,“还是二哥儿有本事,恁般年轻就是太学生了,将来一定可以中进士,光大武家门楣的。”

    武好古扭头看了小瓶儿一眼,这小丫头一脸的痴迷,该不是喜欢上武好文那个呆子了吧?

    “唔,”武好古应了一声,对小瓶儿道,“瓶儿,那我把你送给二哥儿做妾如何?”

    “啊?”小丫头惊了一下,忙跑到武好古身前,仰着小脸儿看着武好古说,“主人,奴婢是十八姐的人,一生一世都要跟着十八姐的!”

    怎么还是潘巧莲的人?不是已经送给自己了吗?武好古皱着眉头又问:“那十八姐要嫁给我了,你怎么办?”

    “奴婢也跟着呀。”小丫头认真地说,“十八姐到哪儿奴婢都跟着!”

    真是忠心啊!只是你还嫁人吗?难道以后也做自己的小妾?

    武好古心想:自家养大的奴婢就是不一样啊这次去辽国一定得看看有没有地方可以买小奴隶,买上几百个从小养育训练,将来才能把他们变成自己的马木鲁克!

    心里想着一定要建立自己的“马木鲁克”的时候,武好古已经带着小瓶儿到了正院的厅堂。堂上已经摆上了酒席,武诚之、武好文还有他那个远房兄弟武诚昌以及洛阳武家的那些好字辈兄弟都已经入了席。

    看见武好古进来,武好文便从椅子上起身,迎向武好古,脸上都是温和中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大哥,你可来了。”

    今天,他是开封武家,不,应该是整个武氏宗族的骄子了!虽然他哥哥武好古赚钱好像流水一样快,但是真正能光耀武氏门楣的,还是他武好文这事儿放在武家也挺奇怪的,武家祖上出过一个女皇和好多个王候将相,一个破进士能谈得上光宗耀祖?

    不过宋人唯有读高思想已经入了骨髓,社会上的价值观就是这样的。

    另外,太学生已经勉强可以位列士大夫了!太学生可以伏阙上,凡遇大典可以和官员一起参加觐见,还有少量的补贴可以拿。在开封府,可是连宰相都有点头疼的群体。

    从社会等级而言,太学生已经属于士农工商四民中的士了,比武好古这个工商末业的确高了一等。

    “恭喜二哥儿。”武好古的心里说实话,也有点羡慕自己这个呆子弟弟了太学生已经到手了,进士大约也不远了,而且不是后门开来的!

    只是不知道他已经做了官,会不会有机会名流青史了可能性还是有的!那位端王殿下,至少知道有这么一个武家才子。

    以后当了官家,没准会好好提拔则个

    “同喜,同喜。”武好文笑道,“若无大哥儿撑起家门,小弟也不能用心读,自然不会有今日的太学生了。”说着话,武好文就是躬身一礼,“小弟谢过大哥儿了。”

    倒是兄友弟恭!也不知道以后同朝为官时能不能结成忠党?若是真能兄弟同心,一起为天下苍生尽力就好了。

    想到这里,武好古拉着自己兄弟的手,一边往厅堂走一边笑道:“太学是藏龙卧虎之地,你可不能只顾读圣贤,必要的交际是不能省的,要用钱只管去找张廷扬拿。”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