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嗖的一声破空之声响起,就看见一支羽箭脱弦而出,去势极快,直直扑向一只在雪地中怒吼的猛虎,不偏不倚,正中猛虎的屁股。

    “嗷!”吃痛的老虎哀嚎一声,转过身扑了起来,似乎想要扑向那个用弓箭射伤自己的老者。可无奈老虎的身体被绳索牢牢拴在一棵参天大树上,根本无法向前半分。

    射箭的是个骑在马上的老人,面相阴沉,胡须和眉毛都发白了,头上戴着契丹式样的风雪皮帽,身上穿着白色的长袍,脖子上还挂着一串佛珠。

    看见老人一箭射中了老虎的屁股,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同样戴着风雪皮帽,穿着白色长袍的青年诵了句佛号,用契丹话说道:“皇爷爷还是心善,不忍射杀猛虎,只射它的屁股,不如将它放生吧。”

    被称为皇爷爷的老人,当然就是金庸笔下那位萧峰萧大侠的主子,如今的大辽国皇帝,史称辽道宗的耶律洪基。

    不过和金大侠笔下那位野心勃勃的耶律洪基不同,现实中的这位辽道宗从来都没想过要南下灭宋。就是想也是白想,因为大辽国在他的治理下国势日衰,差不多就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

    而造成大辽国势日衰的原因,当然就是佛教大兴了!佛教本不是契丹人的信仰,契丹人原本信奉萨满教。最初是为了安抚被契丹统治的汉人、渤海人才大兴佛教的。可是没想到,原先比较淳朴的契丹人更加容易被佛教蛊惑。

    在耶律洪基即位时,佛教在大契丹国辽国历史上曾经反复使用“辽”和“契丹”两个国号,在辽道宗即位时,国号是大契丹已经是一派佛国景象了。契丹国内,佛寺林立,僧尼遍地,契丹国族更是人人信佛,个个向善。

    而耶律洪基本人,更是个无比虔诚的佛弟子。即位之后,广印佛经,大建佛塔寺庙,饭僧多达四十万众光是养这四十万个和尚尼姑,就让人口不过千余万的大辽国有点不堪负重了!

    另外,耶律洪基还是文艺爱好者,精通音律,善于画,爱好诗赋。对于大宋,他也是一直抱着非常友好的态度,在位几十年,从没真正动过和宋朝开战的念头。

    不过谁要因为这老头是个老好人一样的皇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不忍杀死老虎的老皇帝也存着凶残的一面,他的皇后萧观音和太子耶律浚,都是被他给狠心害死的而且被他自己害死的耶律浚还是他唯一的儿子,在搞死亲儿子后,他好像又得了不育之症,再生不出儿子了。没有办法生儿子,最后只好把被害死的耶律浚的独子耶律延禧接进宫,作为皇位继承人,不过却没有正式册立为皇太孙也不知道是不是对自己的生育能力还抱有幻想?

    总之,耶律延禧的日子也过得提心吊胆,不知道哪一天他家善良的老爷爷布种成功,然后就把他给弄死了

    为了能在爷爷有了新的儿子时保住小命,耶律延禧这些年不用说,自然也是苦修马屁功夫的。

    而马屁神功的第一诀窍,就是投其所好。耶律洪基老爷爷信佛,耶律延禧这个乖孙儿就成天吃斋念经,还动不动就表示要去庙里面出家当和尚。

    虽然六岁那年就做了大辽国的中令,十七岁就当了天下兵马大元帅,总北、南枢密院事,加任尚令。但是耶律延禧直到现在,也不敢去染指大辽的政权、兵权,一年到头不是在庙里面磕头念经,就是跟在皇爷爷屁股后面装乖孙子。

    他的马屁功夫其实也不怎么高明,但是这态度是好的马屁拍得好不好是水平问题,拍不拍马屁是态度问题。

    听到孙子的恭维话,耶律洪基收起马弓,笑骂道:“你这小子越来越会说话了,朕分明就是射偏了,怎就是心善?还要放生?放生了这头猛虎,草原上的牧人和牛羊岂不是要遭殃了?”

    “皇爷爷教训的是,孙儿唐突了。”

    耶律洪基看着孙子一副乖巧的模样,笑道:“你来射死它吧,利落些,别让它受苦。”

    “遵旨。”

    耶律延禧就在马上抱了下拳,然后取出自己的马弓,搭上一支羽箭,嗖的一箭射出去,正中了大老虎的脖子。老虎惨叫一声,倒在了雪地当中,献血泊泊而出,染红了一大片的雪土。

    “大王威武!”

    周遭护卫的契丹武士大声欢呼起来。

    耶律洪基也笑着点点头,“好,好啊,有吾儿当年的威风!”

    听到这夸奖之词,耶律延禧的身子不由得就是一颤。

    就在这时,几骑飞奔而来,是耶律洪基御帐的袛候郎君。所谓的袛候郎君,就是耶律洪基身边亲信执事,以契丹贵族子弟为主,也有奚、汉、渤海贵族子弟和品官子弟。主要负责皇帝宫帐的日常起居,并且执行有关公务。

    几骑袛候郎君飞马到了耶律延禧跟前,然后下马行礼,其中一人还掏出一个卷轴和一封奏章,双手递给了耶律延禧。

    耶律延禧接过卷轴展开一看,原来是一幅女人的画像,画像旁还有汉字:翰林图画院臣用德摹。

    “是甚底?”耶律洪基这时发问道。

    “是一幅画。”

    “画?”耶律洪基一愣。

    耶律延禧将画递给了祖父,自己则展开了奏章看了起来,“皇爷爷,信是萧好古写来的,他说这画上的女人是夏国的小梁太后”

    “哦,她就是小梁太后啊,挺漂亮的不对啊,萧好古不是去宋国了吗?难道朕记错了?他去的是夏国?”

    “不,皇爷爷没有记错,萧好古的确是去宋国了。”

    “去宋国了怎么会得到小梁太后的画像?”

    “信上说,这画是他和刘云从开封府的西平王府工地偷来的”

    “偷?”耶律洪基一怔,“西平王府工地?西平王不是,不是不是夏国主在宋朝为臣时候的封号吗?”

    “是啊,萧好古在信上说,夏国的小梁太后很可能要投降宋国,那个嵬名阿埋并不是被俘的,而是小梁太后的密使,已经被封了定难军节度副使了。”

    “竟,竟有此事?”耶律洪基那是倒吸凉气儿,这事儿听着也忒吓人了,西夏要是降了大宋,那么宋辽之间的平衡可就彻底被打破了。

    “这画不会有假吧?”耶律洪基问了一句。

    “皇爷爷,萧好古和刘云都去过夏国,认得小梁太后,应该不会有假。”耶律延禧想了想,又道,“冬捺钵中还有去过夏国的大臣,可以叫他们再看。”

    “对,对。”耶律洪基连连点头,刚想下令营,又有几骑袛候郎君飞马赶到。

    这送来的是萧好古、刘云联名的奏章,内容是觐见宋朝官家时得到的宋朝和西夏停战言和的条件。

    “皇爷爷,宋主想要小梁太后去开封府!”

    耶律延禧看完奏章后大声对爷爷说:“而且他还不肯把侵占夏国的土地归还。”

    耶律洪基眉头深皱,低声道:“看来小梁太后真的要降宋了”

    “皇爷爷,我们可不能让夏国倒向大宋啊!”耶律延禧急忙道,“请皇爷爷下令进攻雁门关吧!”

    为了震慑宋国,这一次耶律洪基的冬捺钵营地迁到了靠近雁门关的桑干河畔。只要一日一夜,大军就能展开对雁门关的攻势。

    “莽撞!”耶律洪基怒喝了一声,“冬捺钵营地才多少兵马?如何能去打雁门关?”

    冬捺钵其实就是冬季行宫的意思,护卫行宫的则是辽国的宫帐军,又称宫分军。辽国宫帐或宫分制又名斡鲁朵制,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加强辽国中央权力的制度。

    根据辽制,天子践位,置宫卫,分州县,析部族,设官府,籍户口,备兵马。

    也就是说,只要有皇帝即位,就要设置一个宫卫,从州县部族抽调人口,分割土地充实这个宫卫,而且还要设立官府和军队。

    而这个宫卫则是直属于皇帝本人的力量,而且在皇帝死后也不会解散,依旧由下一任皇帝控制这并不是说下一任皇帝不会再为自己设立新的宫帐了。

    通过这个制度,每一任辽国皇帝或皇后并不是每个皇后都有宫卫甚至亲王都会建立一个直属于皇室的宫卫,分割旗下部族州县的人口土地。实际上是用一种温水煮青蛙的办法慢慢削弱部族和州县主要削弱部族,加强契丹皇家的力量。

    当大辽皇位传到耶律洪基时,辽国先后建立了十一个宫和一个王府。下辖宫分户7万,拥有宫分军1万。

    除了1万宫分军之外,辽国皇帝还掌握着左、右皮室军,左、右皮室军最初的时候是御帐亲军,人数多达3万。不过随着宫分军人数的增长,皮室军渐渐变成了辽国的边军,屯驻在宋辽边境的要冲和辽国的五京。

    所以护卫耶律洪基的御营亲军都是从十一宫一府的宫分军中挑选的,当然不会把1万人都选来,通常就是1万人左右。此外,还有驻扎西京道的少量皮室军也可以随时调动。总兵力不会超过5万,靠他们去打雁门关,肯定是不行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