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土地总是能买到的,”西门青和武好古的“独对”还在继续,西门有些疑惑地问:“只是你要买恁多土地作甚?”

    其实在宋朝土地的回报率并不高,一方面因为农业技术所限,土地的亩产不高。在淮北一带,寻常的旱地一年收100斤麦子就不少了。10万亩地不过1000万斤麦子的年产量……这还是无灾无难的丰年才有的产量。

    而这1000万斤也不都是地主的,还要扣掉佃户的口粮,来年的种子,各种赋税摊派,最后能收30斤的租子已经够狠的了。若是要历年平均,15斤麦子也不一定收得了。10万亩土地不过收入150万斤麦子,差不多1.5-1.6万石,在开封府的售价不过一万多缗。在徐、海一带,一万缗都卖不出去。

    而要购买10万亩土地,怎么都要15-20万缗。所以土地的回报率其实是很低的,大约就是5%多一点儿,投入太多的资本根本就是浪费。

    因此很少有商人会把太多的资金投到土地上宋朝的商人都会买点土地,不过也没有谁赚到钱就去买地,买到了足以阻碍资本主义发展的地步。因为这样做没有什么意义,宋朝的“农”并不比“工商”高等。也不存在农家子弟读了几本书就是“士”的说法……农工商在科举面前是平等的,考不上都等于零,考上了一样做官。要是考不上,从事工商好歹还比较容易赚钱,当个农夫,可就真的很难翻身了。

    “我是为了安置洛阳的宗族,”武好古说,“我家本是洛阳大族,上承自李唐武周,族中子弟数以千计。不过现在洛阳的宗家衰弱的厉害,快要维持不下去了,因而我打算分一半人口到徐海之间安置,大约需要10万亩土地。”

    西门青眼眸睁得好大,觉得很不可思议,“大郎,你真要分半个白波义门武去徐海之间安置吗?”

    “对,”武好古点点头,“我做他们的新族长。”

    “当族长?”

    西门青寻思:武大郎赚钱该多容易啊?居然可以这样随便花用……为了一个没大用族长就砸出去十几二十万缗?

    武好古似乎看出了西门的疑惑,笑着说:“这些日子我算是想清楚了,我若真的想成就一番事业,还是离不开宗族支持的。单枪匹马的,在眼下这个太平世道还好,真要大乱起来,那可就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说句不好听的,现在若是天下大乱起来了,以武好古现在能够控制的力量,想要逃到江南去安度晚年,都有点吃力啊。更不用说去挽回将来的天倾了!

    要挽天倾,就必须要从现在开始继续力量。宗族的力量,六艺书院的力量,佳士得行的力量,门客死士的力量,当然还有官府的力量……越多越好!

    而在这些所有的力量中,义门宗族的力量无疑是核心。宗族就是封建族权了,很反动的东西,是束缚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的四条极大的绳索之一这是后世红朝太祖的话,自是比真金还真的真理,但同时也说明了封建族权的有效性。

    武大郎要砸钱培养精通六艺,允文允武,上马能砍人,下马能整人的“乱世儒生”,怎么能不用“极大的绳索”把他们捆住了?不捆住了,他们就各投明主去了,武好古的钱不就都白花了吗?

    有了用“极大的绳索”捆住的武氏宗族的“六艺儒生”,武好古就有了自己的基干力量。然后就能通过联姻和徐、海一带的其他豪门大族结盟,再以大族联姻同盟为基础招收六艺书院的学生,建立起封建师徒依附关系。

    这样一旦天下有难,武好古就能发动自己的学生去各自的宗族乡党招募战士。就如同晚清的湘军一样,用师生父子兄弟姻亲同乡这一系列的特殊关系组织起一支凝聚力很强的雇佣军。

    与此同时,有了以宗族为基础的六艺儒生作为后盾,武好古就能放心大胆的建立自己的“古拉姆近卫军”和“马木鲁克近卫军”了这种“奴隶兵”蓄养的成本是非常高的,而且养多了还容易让人误以为要造反,所以武好古不打算多养,有个几百到一千个充当死士选锋就足够了。

    有了这两股力量,在未来的乱世中,武好古就能做一些事情了。

    至于如林家父子这样的宋朝官军小武臣,人家是几代人吃赵家饭穿赵家衣的,从小到大的梦想也是当赵家官……利用他们是可以的,要把他们当成心腹,那可就太蠢了。

    “乱起来?”

    西门青愣愣地看着武好古,“大郎,哪里,哪里要乱?”

    “辽国啊。”武好古一笑,“大姐,马二哥不是一直说辽国要乱吗?我们肯定会被卷入到辽国的乱世之中,现在不做准备,将来可就追悔莫及了。”

    “辽国的乱世会波及大宋?”西门青看着武好古,“你就恁般肯定?”

    “辽国不就在1000里之外吗?”武好古苦笑道,“昔日渔阳鼙鼓动地来,才一个多月就杀入了洛阳城。来日辽国乱起,中原就真能置身事外?”

    辽国大乱,其实就是天下大乱啊!

    大宋根本不可能置身事外,因为大宋和辽国是同属一个“天下”的。不论是谁代辽而起,都不会止步于宋辽边境。即便是没有任何一股力量可以取代大辽成为北方霸主,北朝的战火蔓延到宋朝的土地上也是时间问题。

    “这事儿……”西门青摇摇头,“大郎你可真是心忧天下啊!”

    “我心忧天下?”武好古看着西门青,“你家不也一直在北望燕云吗?”

    “我家……”西门青轻叹一声,刚想说什么,门外传来了家仆的声音,“大郎君,童大官和梁大官到访。”

    ……

    童贯和梁师成是武好古的上司,上司给下属拜年……这事儿在官场上是不多见的,不过也不是没有。关键是下属的后台有多硬!武好古现在抱上了端王赵佶的粗腿,眼看着又得了蔡京的赏识,马上就是蔡门奸党了。两个中贵人自然不敢在武好古面前拿上官的架子了。

    不过他们也不好意思说是来给武好古拜年的,这也忒丢人了,所以他们是以找武好古商量公事的名义到访的。

    现在需要商量的公事,自然就是去出访辽国的事情了。

    “这位是西门青,在下的朋友,会同在下一起北上。另外在下还想带一位徒弟北上。不知合乎规矩吗?”

    把两个中贵人请进自己的内堂后,武好古就把西门青介绍给梁师成认识童贯早在大名府时就认识了西门青,所以不必武好古再介绍一遍了。

    而童贯和梁师成都是什么眼神啊,当然都瞧出了西门青是个雌儿。当下都有点儿鄙视这也忒风流了吧?北上赴辽还带个女人在身边,像什么话?那像我们俩,都是一心替官家办事儿,从来不想女人。

    鄙视归鄙视,面子上总还是客气的。

    童贯笑道:“无妨的,崇道你是化名北上,公开的身份是右班殿直潘孝义,是官人,自然可以带家仆侍妾。至于徒弟,自然是可以带的。”

    听到童贯说“侍妾”,西门青的脸颊就是一热:自己不会真的成了武大郎的侍妾吧?

    武好古瞄了脸蛋通红的西门青一眼,心头也是一荡。

    童贯接着说:“官家昨日已经给辽使开出了同西贼讲和的条件了,只等辽主答应,我们便可北上了。”

    条件就是交出小梁太后!

    在宋辽交涉的历史上,可以算是强硬到了极点非但拒绝了辽国提出的“休退兵马,还复疆土”的要求,还反过来索要西夏太后!

    不过赵煦和章惇都认为,辽主多半会部分答应宋朝的条件。主动把小梁太后交给宋朝是不大可能的,而且也抓不着,但是设计铲除小梁太后或是逼迫小梁太后出走大宋还是有可能的。

    所以在正月初二上午,赵煦就给往来国信所和翰林图画局下达了随时准备北上赴辽的谕旨。

    武好古问:“大概何时动身?”

    “估计是二月初。”童贯说,“辽使昨日派了信使北上,路上往返总要三十余日。二月初十前,使团当可北上了。”

    梁师成道:“崇道兄北上前,画院这里还有件差事要了,便是给太后画一幅油画。”

    “油画比较费时,”武好古想了想,“最好能在正月初十前入宫打稿。”

    “好的,咱家回去就秉明太后,尽快安排。”梁师成想了想,又说,“至于画院的事儿,崇道兄暂时不必理会,就专心替太后画画,同时准备北上吧。”

    “如此甚好。”武好古自是满口答应,其实他根本无心料理画院的事情。

    接下去的一个月,他可有一大堆私事要理呢。佳士得行才刚刚上轨道,商馆和画仙观的施工图纸要搞定,端王那里还要好好联络一下感情,最后就是编修“大学教材”的事情也要抓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