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来来来,新鲜出炉的王楼梅花山洞包子,马二哥,你吃的时候可得小心了,包子里面可有滚烫的鲜汤。”

    同一时间,纪忆、马植和章毅三人,正在州桥夜市附近的王楼里面的一个雅间里面吃包子。

    纪忆送出的两个混血小美人显然是收到效果了,他和马植、章毅之间的关系瞬间就被拉近了。

    正月初二一大早,纪忆就以交割卖身契约的名义,将马植和章毅约到了王楼。先奉上了两张象征着混血美女产权的契约,然后又做东请二人吃早饭。

    小小的包间雅座里面,除了纪忆、马植和章毅三人之外,就是三位混血美人。

    既然没有外人,那么纪忆也就能打开天窗和马植说亮话了。

    纪忆笑了笑道:“马二哥真是好本事啊,只身南来,不过数月时间,就已经搅动了京华烟云。便是当今天子,也知道了二哥的大名。而兄弟此番北上,其实也是为了二哥搅起的风云。事到如今,二哥就没有甚底想和兄弟交待的吗?”

    他目光炯炯:“你们医巫闾山马家,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还请二哥向兄弟明言。”

    听了纪忆的问题,马植却是微微蹙眉。实际上他只是为了武好古南来的,并没有想过能和大宋朝廷建立起直接的联络。说起来也有点丢人,马植辛辛苦苦跑这么一趟,其实也是为了马屁拍大辽国皇帝耶律洪基和大辽国皇位继承人耶律延禧的马屁!

    虽然医巫闾山马家和燕云其他大族一直以来都存着逐辽复汉的心思,但是只要一日没有举起叛辽的大旗,他们就还是大辽国的臣子。而为人臣者,就得兢兢业业的拍人君的马屁。这就是人臣的修养,也是人臣的敬业精神。

    而医巫闾山马家的两位当家人,马人望和马人杰,都是北朝汉臣中的佼佼者。他们作为汉人,能在契丹人统治的大辽位极人臣,这个马屁功夫自然是顶级的。

    拍马屁的精髓,就是要投其所好,所谓“上有所好,不必甚焉”。大宋的昏君赵煦的所好是平夏灭辽,奸臣章惇就努力的富国强兵。而大辽的明君耶律洪基是个佛教狂人,作为大辽的忠臣马人望、马人杰兄弟当然就要努力修庙了。

    可是光修庙也不足以突出他们二位的忠心啊,现在辽国的贵人谁不修庙饭僧啊?要不是耶律洪基对佛教非常认真,这些辽国大官肯定都剃了头去装和尚了。

    而就在马家兄弟因为马屁问题夙夜忧叹的时候,西门青就派人送来了勾上了大宋画中第一人武好古的消息。

    当时身在燕京的马人杰马上就想到了将耶律洪基和耶律延禧画成菩萨转世的方法去拍马屁。

    耶律洪基和耶律延禧都迷信佛教,特别相信转世投胎的道理。如果看到自己的前世是佛祖身边的菩萨、金刚,那肯定是高兴得不行。

    所以就打发马植南下去请武好古,先好好说,不行就叫西门青用美人计,美人计再不成就把武好古绑来燕京也可。

    不过事情的发展却出人意料,马植顺着武好古的这条线居然搭上了自己的命中贵人童贯!马植加上童贯,自然是剧烈的化学反应。结果事情越闹越大,弄得大宋的昏君奸臣都知道马植此人了。还打算派密使去和医巫闾山马家的当家人见面。

    马植苦笑了一下,端起茶碗,“实不相瞒,我家在北朝也是世代门阀,位极人臣的。忆之兄、子毅兄可知门阀是甚底吗?”

    纪忆和章毅点点头。

    门阀在宋朝也是有的,比如曹家将门、潘家将门、高家将门、王家将门等等的,就是门阀。将门子女世世代代和老赵家通婚,门中子弟用不着参加科举考试也能荫补入仕。

    便是章惇、蔡京所在的家族,因为名臣倍出,也有许多子弟可以不经过科举就荫补入仕,所以也有点门阀的影子了。比如章毅自己就没有考上进士,靠荫补得了个官。

    不过在宋朝这边,荫补来的文官在仕途上是不能和科举考出来的文官相比的。要不然章毅也不会入仕恁多年还是个芝麻大的官儿了。

    而在辽国那边,虽然也有科举考试,但是考出来的官在仕途上是没有优势的辽国本来就是重武轻文,而辽国的科举只有文举没有武举,武官都是世选、恩补而来。自然就没有科举出身高人一等的道理了。

    另外,由于辽国皇帝对科举的重视程度较低,只是将其当成了笼络汉人门阀的一种手段,自然也就懒得去管什么科场舞弊了……这事儿本来就是哄汉人大族玩的,何必认真呢?

    所以辽国的进士绝大部分都出自以汉人四大家族为首的十几二十个汉人大族。寒门崛起,屌丝逆袭什么的,在辽国是想都别想。

    马植接着道:“既然二位知道门阀是甚底,那么你们说说看,大宋官家又能给燕云汉人门阀甚底呢?”

    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燕云的汉人门阀在辽国那边混得不错大辽国的体制就是保护门阀利益的嘛。

    相反,宋朝的体制则是限制门阀的!宋朝真正掌权的是科举出身的文官,而且宋朝的科举比较严谨,是不拼爹的。

    既然如此,燕云的汉人门阀为什么要帮着限制自己利益的宋朝去对付保护自己利益的辽朝?

    当然了,辽国本身的衰弱是燕云汉族门阀生出异心的主要原因。辽国的体制对门阀再有利,混不下去也是空的。

    不过这并不等于燕云汉人门阀要给大宋卖命,这事儿……毕竟是有风险的。没有相当大的利益,谁肯跟着干?

    纪忆看着马植,吐出了两个字:“方镇!”

    方镇就是藩镇,独霸一方,不受朝廷节制,镇帅父死子袭。实际上就是独立王国!

    马植点点头,笑道:“若得方镇之封,只待辽国北疆大乱,燕云各家便能为大宋所用,数万精兵,百万石的军粮,瞬息可得。朝廷只需一旅之师再加铜钱数千万缗,就可尽复燕云十六州并辽西、辽东之土了。”

    这的确是个可行的办法。门阀体制就这样,土地和民众都被门阀权贵牢牢控制着,同时门阀家族都拥有相当强大的武力作为基干力量。因而门阀权贵就能轻易动员组织起庞大的军队呼应宋军的北伐。

    所以只要宋朝能够给出让燕云门阀满意的条件,在辽国陷入危机是恢复燕云应该是很容易的。

    可问题是朝廷能封一堆方镇出来吗?

    纪忆当下就和章毅换了下眼色,两人都没什么把握。

    章毅又问:“马二哥,那如果朝廷不肯在燕云大封方镇呢?”

    不肯?

    马植脸上的神色微微变幻,若不肯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

    燕云豪强可不是宋人,他们梦中的故国是大唐不是大宋,想法也和宋人不一样。东华门外唱名才是好男儿的道理,他们是不能理解的。

    思索了一会儿,马植苦笑道:“若是朝廷不肯,那么只要朝廷天兵开进燕云,各地豪强还是会望风归附的,只是……”

    看到马植吞吞吐吐,纪忆追问了道:“只是甚底?”

    马植叹了口气,苦笑道:“只是没有方镇之封,就不能指望他人舍命相助了。”

    也就是说,如果大宋封大家当节度使,那么大家就出死力相帮毕竟打下来的地盘都是自家的,怎么能不出死力?所以到时候宋军看戏,他们来拼命。

    如果没有方镇节帅可以做,那么大家也不会和大宋为敌,当一堆墙头草还是可以的。

    纪忆点了点头,又和章毅互相对视了一眼。这个马植还算爽快,一下子就把底牌亮出来了。现在就看天子和当朝的章相公怎么选择了。

    ……

    “崇道,元晖,你二人的本事,老夫已经见识到了,能在恁般短的时间里,把佳士得行打理到如此程度,这实干之才是有的,很好,很好。”

    武好古和米友仁这时已经见到了蔡京,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蔼可亲,还请两人吃了美味的蟹黄包子,哪有一丝奸臣的模样?妥妥就是一个邻家老伯。

    夸奖了几句之后,蔡老伯又一次严肃地教导两位晚辈:“不过你们也不能把精力都用在生意上面,我朝毕竟是以读书人为重的。崇道,等你使辽归来,一定要用心读书了。要不然就赶不上年底的锁厅试了。”

    锁厅试只有官人才可以去考,蔡京怎么说,意思就是武好古到年底时肯定是个官了。

    武好古摇摇头道:“学士,晚生学识浅薄,不大能文。”

    蔡京一怔,“怎么会呢?那个‘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是不是你写的?写得恁般好,怎么就不能文了?”

    那是抄的!

    武好古当然不能和蔡京说真话,只是说道:“晚生于经义上无甚天赋……”

    蔡京一挥手,笑道:“这个还不容易?不就是经义嘛,容易得很。攸儿,稍后叫人送你叔父注释的三经新义、字说、易解、论语解和孟子解去武家还有米家。”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