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正月初二很快就到了,气温依然很低,虽然没有落雪,但是北风仍然凛冽,吹在脸上,生生的有些刺痛。

    武好古一大早起来拜过亲爹武诚之后,就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看着西门青住的房间犹豫,正思索着要不要去敲门时,他的徒弟米友仁急匆匆地从外面进来,见到武好古在院里,急忙上前行礼。

    武好古问他:“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你家没有亲戚要走吗?”

    米友仁道:“我家的那些亲戚哪有蔡学士要紧?老师莫不是忘了今天要去蔡学士府上拜访的吧?对了,老师,你昨天可收到好东西了吗?”

    “收到一幅范文正公的师鲁帖,”武好古道,“对了,你还多了个师妹和师弟。”

    “范文正的字帖可是好东西啊……”米友仁笑了笑道,“我师妹和师弟又是谁啊?”

    武好古道:“你师妹是杜用德的孙女,师鲁帖也是他送的。”

    “杜……杜文玉吗?”米友仁用夸张的表情看着老师,“老师,她可是有名的美人和才女啊!”

    武好古看了他一眼,一本正经地道:“为师看中的是她的才华,至于美女……为师可没留意。”

    米友仁笑了笑,没有说话。

    武好古又说:“你师弟名叫张择端,字正道。一手界画楼台不比你差,将来一定大有前途。”他顿了顿,“他是勾处士推荐给为师的,再过几日就会搬到为师这里,到时候再介绍你们认识。”

    “哦。”米友仁点点头道,“有了师弟可以陪老师北上,我也就放心了。”

    “小米官人,和你师父一起北上的可不止你师弟,还有我。”

    这是西门青的声音。话音刚落,西门青住的屋子房门哗啦啦被推开了,就看见做文士打扮的西门青从屋子里面出来。

    米友仁愣了愣,“西门大……”

    “小乙!”武好古忙打断了米友仁,“是西门小乙。”

    “小乙哥。”米友仁行了个礼,然后看看西门青,又一脸佩服地看了看武好古。

    以武好古的身份和财产,娶到西门青不是本事,可是能让西门青这样的女人“淫奔”过来,那可真是大本事了。

    “元晖,小乙,你们等我一会儿。”武好古招呼了一声,就转身进屋,取来了师鲁帖的卷轴,递给了米友仁,“你看看。”

    武好古对书法字帖的鉴赏水平是不如米友仁的,所以他想让米友仁先过过眼。

    “是真迹。”米友仁点点头,把字帖收好,交还给了武好古,“老师,有这本字帖,蔡学士一定会让您带着官身北上的。”

    其实武好古现在已经立了个大功劳画小梁太后写真图,赐个官也是应该的。不过这件事情不是通过画院做的,梁师成不能替武好古请功,得由直接负责此事的蔡京提出。而蔡京提还是不提,就在两可之间了……

    “好,那便去蔡学士府上吧。”武好古回头看了西门青一眼,“小乙,你要一起去吗?”

    西门青点点头,“也好,不过我不方便和蔡学士见面。”

    蔡京阅人无数,西门青的性别可瞒不过他的法眼,为免尴尬,西门青不想和他见面。

    “好吧,我们这就出门吧,”武好古道,“路上再寻些吃食把早饭解决了。”

    蔡京如今的府邸也在开封府的城西厢,距离武好古的住宅并不大远,是一座颇有气派的大宅。

    武好古和米友仁、西门青到达的时候,蔡府大门口的几排栓马石上已经栓了十好几匹走马,还有不少马夫和家仆打扮的男子在马匹旁等候这些显然都是来拜访蔡京的官员们的坐骑。和后世电视剧里包青天坐着大轿子出行不一样,北宋的各种青天一般都是骑马的,因为轿子只是帝王和后妃的代步工具,其他人是没有资格享受的,除非是年老体衰或是患病的大臣,皇帝才会特许坐轿子。

    今天来拍蔡京马屁的官员没有恁般年老德高的,所以蔡府门前只有马,没有轿子。

    而蔡京的马屁也不是想拍就拍的,必须得排队,武好古在蔡府的门房递了名敕、礼单和一个红包,然后就被带到一间耳房里面候着,耳房里面还有十好几个人在等候。应该都是上门来溜须拍马的芝麻绿豆官。武好古顿时有了一种在后世银行拿号排队的感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叫道自己?也不知道排队拍马屁有没有vip号这会事儿?

    武好古和米友仁互相看了一眼,就在角落里面寻了把椅子坐下,西门青则扮作武好古的跟班,就站在他身后。

    就在武好古和米友仁旁边,有一个穿着青色儒服的男子,年纪很轻,约莫二十四五岁,长得非常儒雅,端坐在椅子上坐着等候。

    这男子认得米友仁,见他坐在自己身边就愣了愣,低声问:“元晖兄,你也来了?”

    米友仁笑道:“蒙亨兄来的,小弟就来不的?”说着他一指武好古,“这位是家师武崇道,今日小弟是陪家师来拜访蔡学士的。”

    “武崇道?画中第一人?”

    “正是。”武好古拱了拱手。

    米友仁又指着那名儒士对武好古说:“老师,这位是白蒙亨,郑州司户参军,左文林郎。”

    白蒙亨的“蒙亨”是字号,此人的大名叫白时中,历史上也是徽宗、钦宗二朝的重臣,不过如今还是默默无名的小官。

    司户参军是个掌户籍、赋税、仓库交纳等事的小官,一般授予新科进士,而左文林郎其实就是文林郎,加个“左”字只是说明得授此官的人是进士出身的好汉。

    宋朝曾经两度给一些低级文官的阶官前加上“左”和“右”,以区别出身。不过大家在互相介绍和称呼的时候,往往会隐去“右”而突出“左”。譬如陈佑文的文林郎就是“右”的,但是没有人会称呼他为陈右文林,通常都称他为陈文林。因为没有进士出身在官场上是丢人的事儿,没必要特别突出一下了。

    “久仰,久仰。”武好古向白时中行了一礼。

    白时中也客气的还了一礼,然后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也没有和武好古、米友仁再说什么,眉头还微微皱着,似乎有些忐忑。

    武好古猜想此人一定是第一回来拍蔡京的马屁,担心送礼太薄,马屁拍不上去……拍马屁这事儿,对于家境不富裕,又没捞到肥缺的官员来说,还是挺不容易的。

    ……

    “哦?武大郎和米元晖来了?”

    蔡京这时刚刚洗漱完毕,正坐在内堂里面吃蟹黄包子呢。蔡家的蟹黄包子可是讲究的很,用的蟹黄都从平江军购来的。是每年八九月间,用平江军阳澄湖的螃蟹煮熟,取出蟹膏蟹黄,用猪油炒熟,然后装罐密封,运到开封府来的。因为路途遥远,制作工艺讲究,所以一罐蟹黄在开封府的售价都在数十缗不等,是非常昂贵的食材至于后世史书上说蔡京家的蟹黄馒头每个成本要一千三百缗那是瞎扯淡,蔡京是贪官又不是冤大头,辛辛苦苦凭本事贪来的钱能让下面的人这样随随便便蒙骗走了?

    “父亲,这是礼单。”蔡攸双手奉上了武好古送上的礼单。

    不过蔡京没有接,他两只手上各捏个蟹黄包子,正津津有味啃着呢。

    “是甚好东西?”蔡京问。

    “是范文正公的师鲁帖。”

    “师鲁帖?”蔡京扬了扬眉毛,笑道,“还真是好东西啊,叫他们来见。”

    “现在就来?”蔡攸看着老爹正吃包子呢,有些不确定的追问了一句。

    拍马屁也要讲个先来后到吧?武好古和米友仁刚来啊,在他们俩前面还有好几十个芝麻绿豆官等着呢。怎么就让他们俩插队了?说起来,米友仁和武好古还不是官儿呢。

    “就现在,”蔡京笑着吩咐身边伺候的下人,“加三副碗筷,再蒸三笼蟹黄包子……攸儿,你也一起作陪。”

    这是要和武好古、米友仁一块吃早饭,这是多大的面子啊。而且他们俩可都是布衣,官身都没有呢。

    蔡攸问了一句,“父亲,是不是太过了?”

    蔡京看了儿子一眼,嗤笑道:“做人不能只看当下,武大郎和米元晖现在是布衣,可人家是端王的布衣之交。将来一旦端王即位,此二人说不定能荐跻二府。”

    “荐跻二府?”蔡攸吸了口气,“会有恁般官运?”

    蔡京一笑:“端王不似今上,为人轻佻,重用好友私交才在情理之中。所以这二人将来必有大用,我们现在礼待他们,将来就能和他们互为援引,你快去把他们请来我这里吧。”

    蔡攸听了父亲的一番分析,心中顿时大喜,因为他们父子俩也已经巴结上那位端王殿下了!

    若是米友仁和武好古未来都有机会当上宰执,那自己入主两府还不是十拿九稳之事?到时候大家就能结成奸党……不,是结成忠党,一起尽心尽力辅佐圣君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