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的在开封府民间繁华热闹的时候,垂拱殿内的朝觐活动还在继续。

    此时在殿内觐见大宋皇帝的是高丽国使臣尹瓘和副使赵珪。两个高丽使臣都能说汉话此时高丽国并没有自建文字,虽然出现了用汉字的音和义标记高丽语的“吏读”,不过尹瓘和赵珪这种层次的高丽文官,都是能说一口流利汉语的。毕竟汉语才是高丽王国真正的官方语言,科举考试和吟诗作对时都要用到的。

    和宋辽之间时常剑拔弩张的关系不同,大宋和高丽国之间的关系,至少在表面上还是非常和睦的。

    当然了,小的摩擦不是没有。因为大宋一直实行“联丽制辽”的政策,对高丽国使团一向优容,因此就让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高丽使臣钻了空子,在往来路上需索挥霍,不过这样的情况在哲宗亲政后大大改善了赵煦和章惇都是比较计较的性格,没有之前的官家和宰执那么穷大方。

    “听说你们高丽国想要对千里长城以北的生女直部落用兵?”

    一番寒暄问候之后,大宋天子突然就问起了一个让尹瓘和赵珪都始料未及的问题。

    大宋天子提及的“千里长城”是此时高丽国的北方边墙,是高丽靖宗在位时修建的。据说是为了收复被契丹人占领的鸭绿江以南地区,至于要怎么样用一道距离鸭绿江很远的边墙去收复鸭绿江以南的土地,这个问题只有高丽人自己才能想明白了。

    在千里长城竣工后,这道西起鸭绿江入海口附近,东跨威远、兴化、静州、宁海等十三城,东傅于大海,延袤千余里的石城,就成了高丽国和辽国以及附属于辽的生女直部的边境线了。

    至于越过千里长城北伐辽国的事情,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

    而这一次,因为契丹人主动从生女直的土地上撤退,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高丽西北边境外的权力真空。

    于是高丽君臣就想起了靖宗先王的遗志,想要收一部分鸭绿江以南的失地。不过他们还是不敢去招惹辽国,所以不敢在西线靠近鸭绿江入海口的地方东手,就打算向位于高丽国东北部的曷懒甸下手。

    不过这事儿现在还处于讨论阶段,虽然开京城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可是这个年头信息传播速度很慢,在开京城外都没什么人知道。没想到宋朝的天子已经得知此事了!

    “陛下,”尹瓘摸着自己的胡须,一双标志性的高丽三角眼眯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位“昏聩”名声在外的大宋昏君,斟酌着用词道,“我国并无意对千里长城以北用兵,只是现在大辽国势稍退,撤出了部分驻扎于我国东北边境外的驻兵,使得生女直诸部群龙失首,因此有一些生女直部落意欲归附我国。”

    他的用词很谨慎,但还是透露出了很多信息。

    第一是辽国的确从生女直属地撤兵了这事儿也可看成是契丹人衰弱的标志!

    第二是生女直诸部现在还没有一个共主,是群龙无首。

    第三是高丽国将会通过征抚并用的手段吞并一部分生女直部落。

    第四嘛,就是高丽国并不想和辽国因为生女直部落的地盘翻脸。

    也就是说高丽国会先请求辽国的同意,然后再向千里长城以北出击实际上,高丽国对千里长城以北的出击,对辽国是有利的,因为高丽国很可能同企图一统生女直各部的女直完颜部爆发战争。

    这场战争无论谁胜谁败,都会拖延生女直统一的步伐,而给辽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赵煦和章惇对望了一眼,章惇微微摇头,赵煦则轻轻点头。这对君臣之间是存在某种程度的默契的,对个眼神,做几个小动作,就知道对方的意思了。

    赵煦开口道:“朕闻女直民风强悍,野性难驯,尤在契丹之上,高丽国若要用兵于千里长城以北,须得千万小心。

    若高丽国大王许可,朕希望可以派出翰林图画院的画师前往贵国,以记录高丽国大兵与生女直交战之场面。”

    尹瓘心想:宋朝的官家一定在打联合女直对付辽国的主意派画师赴高丽就是想看看女直人到底能不能打?

    此事倒不大好拒绝,毕竟高丽国从宋国那里得到的好处是很不少的

    “来来来,再干上一杯,小乙哥,我们一醉方休!”

    武好古殷勤的给西门青斟了一碗酒,又给自己满上。

    和西门青在大相国寺外巧遇之后,武好古就带着她和赵明诚、李清照、潘巧莲一起去了佳士得行,又给赵明诚和李清照梦溪笔谈的卷二十四、卷二十五内容都是杂志。然后又请赵明诚、李清照等人在潘楼用了午饭,才和赵明诚、李清照、潘巧莲和潘影儿分了手。最后才跟着西门青一起到了大相国寺西门青原来就住在大相国寺出租的僧房内,怪不得才会和武好古巧遇。

    两人又在大相国寺内逛了一会儿,才找到烧猪院酒楼要了一个包间,点了一些酒菜,摆出了一个促膝谈心的架势。小瓶儿则很尽责的在旁边伺候。

    看见武好古起身给倒酒,小瓶儿就赶紧接过了酒瓶,小心翼翼的给他们倒上,又迈着小碎步退到了一边儿。只是那张粉嫩的小脸儿上,写满了委屈的表情。

    西门青的目光中则微微带着些幽怨,她大概已经知道了武好古和潘巧莲的“订婚”,只是不知她为什么还要到开封府来?

    难道是想给自己做妾?武好古心想:这可真是委屈她了

    心里这么想,武好古的嘴上却一本正经地问:“小乙哥,听马二哥说你想和我一起去辽国?”

    和你?听着像私奔啊

    西门青听到这问题,脸颊就稍稍有些发烫。

    “嗯。”西门轻轻点头,“这是我大爹爹的意思”

    大爹爹就是爷爷的意思,西门青的爷爷难道想把孙女给自己做妾?

    武好古当下就心思荡漾起来他和潘巧莲的感情是“继承”来的,和西门青才是真正自由恋爱的

    武大郎刚想问个明白,却发现西门青的目光在朝自己身边扫,武好古这才想起小瓶儿还在呢。

    这事儿,最好还是先瞒着点小瓶儿她太小了,不能理解复杂的感情问题。

    “小瓶儿,”武好古说着话就从招文袋里面摸出了个银挺,递给了小瓶儿,“你拿这个雇辆车,去十八姐那里取了自己的衣物再去我家,可知道在哪儿吗?”

    “知道。”

    小瓶儿接过银挺拿在手里掂了掂,沉沉的足有二十两重,“郎君,可花不了恁多银子。”

    “剩下的就留着花吧。”武好古很大方的一挥手。

    他现在早就不是刚穿越那会儿了,行贿受贿的事儿都干了,还会搞不定一个小丫鬟?

    “谢大郎君。”小瓶儿果然喜滋滋的收了银子,一蹦一跳的就走了。

    “大姐,”看到小瓶儿走了,武好古马上对西门道,“你放心,将来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什么意思?

    西门青一愣,随即脸颊变得更红了,低着头道:“我大爹爹是知道你此行不易,才叫我沿途护送照顾你”

    说到这里,西门青自己也觉得怪怪的。她虽然常常行走江湖,但终究是个女流,怎么能去照顾武好古这个大男人?

    听上去好像还是要给他做妾啊!

    武好古则喜上眉梢,笑眯眯看着西门,心想:西门老爷爷还真是个大好人啊,恁般漂亮的孙女就送给自己了不对啊,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西门青为情所困,不顾礼法,投怀送抱,自荐枕席也就罢了,可那老头图个啥?

    “大姐,你大爹爹为甚要你跟我去辽国?”武好古问。

    西门看着武好古,含情脉脉,过了一会儿,才幽幽一声叹息:“还不是为了祖宗。”

    为了祖宗?

    西门又道:“大郎,你该知道我家先祖是幽州牙将吧?”

    武好古点点头。

    西门说:“昔日石贼割让燕云十六州与契丹,我家先祖和其他一些幽州镇牙将不甘永世沦为异族奴仆,便聚义立誓要恢复幽燕,驱除胡虏。他们有些人诈降契丹,在燕云之地暗自聚集力量,有些则南迁到了河北、京东等地安家,作为潜伏幽燕的汉家志士们的外援。我家先祖,便是南迁诸将之一。不想一百六十多年恍然而过,北复燕云却遥遥无期。只是祖宗之志,身为后辈者不敢忘怀。”

    原来是这样!

    武好古听完了西门的述说,眉头却微微拧起。西门的故事很感人,但肯定是半真半假。她家祖上是幽州镇牙将多半是真的,不甘心做契丹人的走狗也是真的。至于其他就姑且当是真的吧!

    想到这里,武好古点点头道:“好吧,大姐,你还继续女扮男装,就先住到我家吧。我会让人给你收拾个干净的房间,也不叫人去打扫,保证不会泄露你的身份。”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