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休退兵马,还复疆土?哈哈哈……”

    大宋官家赵煦听完辽国贺正旦副使刘云提出的辽国调停宋夏战争的条件,突然仰天大笑起来了。

    然后赵煦又道:“朕不许!尔欲战乎?”

    这底气……

    两个辽使虽然早就知道大宋昏君不会恁般好说话,可也没想到赵煦居然敢说:“尔欲战乎?”

    现在已经不是辽使在恐吓宋君了,而是反过来,宋朝皇帝在吓唬辽使了。

    而且更让两个辽使感到无语的是:他们真的很害怕!

    因为西夏小梁太后很可能要投降大宋了!看看赵煦的底气,两个辽使愈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现在的问题不是大辽怎么救西夏,而是大辽怎么阻止西夏投降大宋了。

    靠宋辽开战倒是能暂时阻止西夏投降……可问题是能打赢吗?也不说被打败,就是陷入持久,大辽国就受不了啊。现在大辽国的后院正乱着呢,阻卜磨古斯不知甚时候才能打死。而女直的完颜盈哥又利用大辽放松控制的机会东征西讨,想要一统女直各部。

    一旦完颜家族完成了统一女直的目标,接下去不用说也是对辽国开战。

    而女直、阻卜和大宋一旦联手反辽,西夏也一定会结束观望加入大宋一边,到时辽国肯定就要面临灭顶之灾!

    所以现在摆在辽国面前的选项,肯定没有和宋国开一仗这一项。不仅不能开战,而且还得想方设法稳住宋国,以免宋国在大辽和阻卜、女直开战时在背后捅一刀……

    可是辽国也不能放弃西夏!因为西夏一旦回归大宋,宋辽之间的平衡就会被彻底打破。宋国一方面可以从西夏获得战马和骑兵,一方面还可以通过西夏的土地向阻卜提供铁器。

    垂拱殿中的气压越来越低,压得两个辽使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陛下!”刘云终于提起口气,开口争辩道,“我大辽和夏国由如父子,断不能容忍贵国肆意欺凌夏国。若陛下真的决意吞并夏国,那我大辽铁骑就将席卷南下!”

    话是狠话,但是立场已经后退了一大步。

    不再是“休退兵马,还复疆土”,而是不要灭掉西夏了当然了,西夏主动投降大宋也属于“吞并夏国”的范畴之内。

    虽然现在西夏被打得只剩下了半条命,但是有了辽国的支援,再拖延个十年八年是不成问题的。有了这十年八年,大辽就有机会灭掉阻卜磨古斯,再粉碎女直的野心。

    赵煦看了一眼在场的宰相章惇,章惇马上从杌子上站起身,道:“陛下,西贼罪恶深重,且狡诈无信,反覆无常,尤喜一面修贡,一面犯边,殊为可恨,若今日稍纵,只怕来日再次兴兵犯境。因而臣以为,不可对西贼行纵虎之策!”

    奸相果然是可恨的!完全不顾两国生灵涂炭啊!

    萧好古和刘云听了章惇的话,恨得压根直痒痒。

    萧好古直接用汉话说道:“若贵国执意灭夏,那我大辽铁骑也只有南下决一死战了!”

    “尔要战?”赵煦冷冷一笑,“那便决一死战吧!”

    这昏君果然有点疯!

    两个大辽使臣真的有点无语了,宋太宗伐辽败北后,还没出过真的敢主动挑衅大辽的宋朝皇帝呢……怎么就那么倒霉,让他们遇上了呢?

    萧好古和刘云对望了一眼,两人额头上已经布满汗珠子了。大辽使臣做到这个份上,也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刘云咬咬牙道:“陛下,若两国战事一起,可就要生灵涂炭了,黄河两岸必然化为焦土!”

    这话其实不是威胁,因为赵煦已经说出开战的狠话了。辽使真要有底气,就该扭头便走的。

    可现在他们能走吗?耶律洪基早就和他们说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和宋国绝交!

    也就是说,哪怕暂时不救西夏,辽国也要避免和宋国开战!

    只是现在西夏貌似要投靠大宋啊……

    当然了,现在的西夏国内也不是小梁太后的一言堂。她和宋朝打了十三年的拉锯战,还被打得大败亏输,威信早就扫地了,如果再要降宋,国内多半会大起波澜,除非……辽国主动抛弃西夏!

    因为现在的西夏没有辽国的支持,是不可能生存下去的,投宋也就是唯一的出路了。

    既然是唯一的出路,那也就没啥好争的了,大家一起投降算了。

    所以,现在西夏出现了投宋的可能,辽国反而要摆出坚决支持西夏的姿态。只有这样,西夏国内的亲辽派才能和投降派进行坚决的斗争。

    萧好古和刘云昨天回到都亭驿后,一面派人把小梁太后写真图送去耶律洪基那里,一面就关起门来商议对策。

    而商量的结果,就是大辽不能放弃西夏,同时又不能真的和大宋决裂。

    说实话,要完成这个交涉目标,还是需要很高的外交手腕的……

    万幸的是,大辽是明君当朝,所以派出了萧好古和刘云这样的外交天才,及时识破了宋朝昏君奸臣的诡计。

    商量了半个晚上后,两人已经找到了突破口。

    萧好古这个时候说:“章相公方才是说夏国狡诈无信,反覆无常吗?”

    章惇怒道:“难道不是?十三年来,西贼屡次撕毁和约,犯我疆界,杀我百姓,毁我城池,其罪不可赦!”

    赵煦也恨恨地说:“自朕御极以来,西贼便欺朕年幼,连年来犯,真是可恨之极!如今朕岂能轻饶他们?”

    看到赵煦发怒的模样,萧好古和刘云都不约而同想到了小梁太后很可能在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这个女人也是脑子坏掉了,投降谁不好去投降大宋官家,人家可是从小就被你欺负大的,这要是落在人家手里,呵呵……

    不过这也是个办法!或许可以用梁氏一条性命,化解了宋夏之间的生死之局。

    “陛下,”萧好古说,“其实夏国上下本不欲与贵国交战,连年犯境只是夏国太后梁氏所为,只要梁氏归政夏国国主,夏国就不会侵犯贵国了。陛下若还不相信,我大辽皇帝可以为宋夏和睦做保。”

    “不行!”赵煦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不过他也没把话说死,“西贼与我朝的事情,不需辽国做保……若梁氏、乾顺母子真心悔过,当亲入开封,向朕请罪,朕自会饶恕他们。”

    入开封请罪不就是投降吗?请完罪还想回兴庆府去?哪儿有那么好的事儿。

    萧好古摇摇头道:“陛下,梁氏乃一**后,乾顺乃一国之主,岂能到外国都城去请罪?”

    赵煦冷冷一哼,抬起手似乎就要赶人了。两个辽国使臣都是一惊,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就听见充当伴馆使的蔡京开口了。

    “陛下,不如叫梁氏夫人入朝,留其子乾顺在兴庆府自守。”

    这就是让西夏梁太后到开封府做人质!

    萧好古和刘云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都觉得有些为难。

    一国之君把亲妈送给外国的皇帝……这可真是千古未有的奇耻大辱了!

    而且这个亲妈还是垂帘听政十三年的狠角色,真要她去开封府做人质,她还不要发飙砍人?再说了,她要真的肯去,大辽就能放心吗?

    这个女人,还是早点除掉为好!

    “也罢!”

    两个辽使还没想好怎么回答,赵煦已经说话了,“就叫梁氏入朝请罪吧!朕倒要见见这个饶我边境十三年的女人是何模样!”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吗?

    萧好古和刘云互相看看,刚想提出异议,这边大宋官家一挥手就宣布会见结束了当然不是把两位辽使打发回国,而仅仅是元日的会见结束。赵煦表现出的强硬,其实也是一种外交姿态罢了。

    ……

    萧好古和刘云走了,章惇和蔡京却没有离开垂拱殿,官家赵煦还有事儿和他们俩商议。

    “陛下,辽人应该已经中计了。”

    章惇对赵煦说:“若能将武好古所画之图送去兴庆府给小梁太后看,西贼说不定会有一场变乱。”

    奸相的奸计可真是一条又一条啊!现在辽国和西夏境内的亲辽派肯定不相信小梁太后了。而小梁太后如果被蒙在鼓里,很可能死得不明不白。

    可她要是有了准备,那么西夏的国都之内没准就是一场火并了。无论最后谁胜谁败,受损的肯定是西夏党项人的元气。虽然不至于就此灭国,但是肯定有余力去支援青唐吐蕃了。

    而只要大宋可以轻易吞并青唐,对西夏的战略包围就算完全确立了。

    蔡京则笑道:“兴许西贼的小梁太后真的会穷途来投。”

    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小梁太后是西夏**,又执政十三年,对西夏的内情肯定了如指掌,而且还有一批心腹,如果都能跑到大宋来,那西夏可就更加没落了。

    赵煦点点头道:“她若肯来,朕当以亲王母妃礼遇之。”

    官家赵煦虽然憎恨梁氏,但她真的肯来相投,还是会给予礼遇和厚待的。

    他想了想,又对章惇说:“再叫令兄给西夏梁氏写封亲笔信,告诉她若不如意,可来相投,朕将不计前嫌。”

    “臣遵旨。”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