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世界上最郁闷的事情并不是得了脸盲症,看不出自己的女奴是个大美人,而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敌人一天天好起来,自己却一天天烂下去

    头上顶着个死沉死沉,仿佛一个大莲叶似的金冠,身着一件根本不保暖的紫色窄狭紧身袍的萧好古现在脖子很酸,还很冷,而且还很郁闷。

    他是贺正旦使嘛,自然要去东华门拜见大宋官家的。所以也一大清早就穿上了辽朝使臣的礼服,还戴上那个可笑的大金冠早年的大辽贺正旦使一定都是脖子很粗的彪形大汉,可是他萧好古是个胎里素,脖子纤细得很,扛着这么个金冠可是受罪啊。

    不过更受罪的还是观看开封府繁荣富庶的市容!

    这才是泱泱大国的首善之地啊!哪里像辽国,中京、南京、西京和东京都是叫花子城,一到农闲都是臭要饭的,看着就是大事不妙了。

    至于大辽国的第一首都上京城,叫花子稍微少点,可是却忒过荒凉清冷,与其说是大国首都,不如说是个镇压阻卜各部的边疆要塞。而一旦阻卜各部被草原上的强者统一起来,上京临潢府就会遭受灭顶之灾

    而西夏一旦变了大宋的定难军节度使司,那么对阻卜草原的“铁禁”就会消失。同样的,对大宋的“马禁”也将不复存在。到时,大辽的国势可就岌岌可危了。

    再反观大宋国,虽然里里外外也存在不少问题。譬如和大辽国一样,都有土地兼并之祸。但是宋国的工商发达,可以承受因为土地兼并造成的农业税收减少和大量农民失地后的吃饭问题。而且宋国早就不是门阀天下,还存在着大量同耕同食的义门,所以土地兼并问题也没辽国那么严重。

    另外,大宋的兵制因为的募兵,只要朝廷有钱就能有兵,土地兼并对募兵多寡根本没影响。而辽国就不一样了,辽国号称一百二十万的京州兵是亦农亦兵的路线,类似于隋唐的府兵。辽国朝廷不仅不发军饷,还要求京州兵自备武器马匹。所以汉族和渤海族的农民必须有一定的土地才能负担兵役啊。一旦破产失地沦为客户,饭都吃不饱,还怎么负担兵役?

    所谓的一百二十万京州兵,现在已经名存实亡了。只有少数汉人、渤海人的大族还能在必要的时候拉出一些族兵可是一旦宋军北伐,这些手握族兵的大族,是不是会和契丹人同心呢?

    想到这里,萧好古就忍不住看了眼走在自己前面的一队人马,是大宋捧日军的铁骑!个个顶盔贯甲,耀武扬威,虽然胯下的战马有些矮小,但是人家身上的甲胄其实也是减了料的,只是萧好古不知道,还有那一条条精壮的汉子却是真的!看着就又高又壮,比起大辽精锐的铁林军也不差多少

    这还是传说中最没用的大宋开封禁军呐,要是换成西军精锐指不定强悍成什么样了?

    看来元日拜贺之后要举行的谈判之中,会是相当艰难的!

    “影儿妹妹,以后你就跟着我了,乖乖的,我是不会亏待你的!”潘巧莲拉着花儿般艳丽的混血小妹妹说道。

    影儿乖巧地点点头:“嗯,奴奴都听姐姐的。”

    “影儿妹妹有姓吗?”

    影儿摇摇头道:“奴奴没有姓,只有个小名儿。”

    “那就跟我姓,以后就叫潘影儿。”

    “好的,姐姐,奴现在起就是潘影儿了。”

    感觉已经降伏了混血小萝莉的潘巧莲又扭头对武好古道:“唔,大武哥哥,你现在也是阔起来了,身边的确得有伺候的人儿。不如这样吧,奴把小瓶儿送给你,叫她伺候你。”

    “小瓶儿啊,好,好的”

    “十八姐,奴”整天跟在潘巧莲屁股后面的小瓶儿没想到要被送人了,这下可着急了。

    “怎么?不答应么?”潘巧莲马上面孔一板,瞪了她一眼,还真有点将门虎女的威风。

    “奴婢不敢”小瓶儿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儿,委屈地点点头。

    “那就好好跟着大武哥哥!”潘巧莲道,“一步也不能离开。”

    如花似玉的混血奴隶就这样变成了个还没有长大起来的小小姑娘了。而且这个小小姑娘到底是来伺候自己的,还是来监视自己的都不好说啊!

    武好古有些不舍的看了还没吃到嘴,哦,连搂搂抱抱都还没有来的影儿一眼,挤出了一脸苦笑。

    看来米友仁说的也有点道理这潘巧莲看着很好,就是有点扎手,看来以后还需要好好调教才行啊。

    潘巧莲看着武好古,又看看自己新得到的丫鬟,美滋滋笑了起来。其实她也知道武好古在打什么主意男人嘛,都这样,阔起来了就变坏。武好古现在阔成这样了,不起点心思那一定是有毛病的。

    不过没有关系,武好古她是降得住的!

    而且,她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武好古纳妾蓄家伎这其实是早晚的事儿,不过能晚一点总是好的。

    自己至少要像县主嫂嫂一样,挡个十年八年的。

    想到这里,潘巧莲就对地字七号包间里面坐着的潘孝庵的正房大夫人和几个小妾招招手,“各位嫂嫂,你们继续玩吧,奴先了。”

    原来今天潘大官人要去当值穿上偷工减料的盔甲,骑上缩水的战马走在那个头上戴着个超重金冠的辽国使臣前面。萧好古大概做梦都不会想到,走在他前面的那个宋朝武士很可能比辽国的皇帝还有钱!

    而潘巧莲现在就家去也是不可能的,她要和大武哥哥武好古私会游玩才是真的。

    元日的开封府城可是最热闹,最好玩的!

    而且,她还要打听一下武好古使辽的事儿大概什么时候动身?要去多久?来以后能做个什么样的官儿?

    她哥哥潘孝庵可是开出了很高的条件,要武好古做到京官或是大使臣才能娶她呢。

    “十八,你放心好了,最晚元符三年我一定能做上京官或大使臣的,如果还不行,我就去考一个进士。”

    武好古信誓旦旦的向潘巧莲做出了保证如果历史没有变化,哲宗皇帝在元符三年二月间就驾崩了!然后就是端王赵佶的天下,自己便是做不到京官和大使臣,潘孝庵也不会再拦着自己娶潘巧莲了

    “进士?”潘巧莲哈哈笑了起来,“这话让二郎说还差不多,你说可真是越来越会吹大牛了。”

    是吹大牛吗?武好古寻思道:进士对自己还真没多难,若是真的需要,运动一个又何妨?便是元符三年不行,崇宁二年也一定可以运动到一个进士的

    拿定了主意,武好古又把话题转到了佳士得行上,使辽的任务可不能在大街上乱说的。

    “十八姐,等过了元日,你也来佳士得行总店帮忙好吗?”

    “奴?”潘巧莲有些意外,不过随即就明白武好古的意思了,“大武哥哥,你是想让奴在你北上后帮助管佳士得行?”

    “没错,”武好古道,“我爹过了元日就要去洛阳省亲,一起起码得几个月,而且他也不是个能做大买卖的人。所以佳士得行就烦劳你和苏大郎、米元晖照看了。另外,你能把李晞古拉到佳士得行来吗?”

    李唐不仅是个画家,他对画文玩的鉴赏眼力也很高明,在潘家金银交引绢帛铺就是负责掌眼的。

    而武好古的佳士得行现在最大的短板,就是没多少眼力好掌眼师傅。武好古自己只能看“吴家样”和“黄家富贵”的画,武诚之的水准和儿子差不多,苏大郎的眼力更差,米友仁倒是有一双火眼金睛,不仅精通字画,也能看金玉瓷器,但是米友仁早晚是要步入官场的,他在佳士得行干不了太久。

    潘巧莲想了想,点点头:“这事儿得和我十一哥商量则个,若是他能寻到接替他的人,我就把他拉过来。”

    “好,太好了。”

    武好古和潘巧莲一边说话,一边就上了潘楼的三层,进了天字三号包间,就是纪忆包下的那一间。这里可是个看风景的好地方,他们俩寻了个正对着御街的窗口刚一站好,扑灭而来的都是混合着硝烟味儿的冷空气。御街两旁悬挂着两排气死风灯,笔直向南延伸,气死风灯下面,熙熙攘攘的挤满了看热闹的开封城的市民。不少人市民手里也提着各色的花灯,远远看去,仿佛就是两条星光的小溪。

    “来了,来了!”

    潘巧莲突然抬手指向南方,武好古看了过去,只见一条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火龙,正从两条星光小溪之间滚涌而来。

    那应该就是去东华门拜贺正旦的官员、使臣、诸生和禁军官兵了。武好古心想:明年的今天,自己应该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了!到了明年二月,官家赵煦就要丢下刚刚开了个局的强宋大业龙驭宾天了,而后就是赵佶的时代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