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北宋开封府的元日庆典活动是从“大傩仪”开始的,所谓的“傩”就是传说中管驱除瘟疫的神傩神。而大傩仪则是由宫廷举办的驱除瘟疫的祭礼。由皇城司、教坊司和殿前诸班亲自上场,戴着假面,穿上绣画戏服,扮成镇殿将军、判官、门神、钟馗、土地神、灶君等等各路神仙,浩浩荡荡千余人,护着假扮的傩神,吹吹打打出宣德门,沿着御街一路向南,直奔南熏门而去,出了南熏门再走往转龙湾,在那里挖个坑把疫病鬼怪埋起来,称“埋崇”,至此大傩仪才宣告结束。

    大傩仪之后,则是元日百官及诸国使臣拜贺之礼。所谓百官及诸国使臣拜贺之礼实际上是元日大朝会的替代。宋承前代之制,于元日、五月朔、冬至行大朝会之礼。设御座于大庆殿,设黄麾仗于殿之内外,陈贡物于宫架南。群官、宗室、使臣各服其服,中书侍郎以诸方镇表案,给事中以祥瑞案。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受拜贺……总之繁文缛节一大堆,不过在潘楼上是看不到大朝礼的,只能看到百官和使臣浩浩荡荡的从御街通过,还有禁军将士着甲胄列队护送,对了,开封府国子监学、太学、武学、小学的诸生也会参加大朝礼。若是遇上科举大比之年,还会有各地的举子参加,对开封府云英未嫁的佳人们来说,这可是一道不错的风景。

    不过大朝会之礼不是每年元日都会举行,有六种情况是可以不行大朝会的,分别是:一、皇帝个人身体不佳;二、皇室有凶事;三、受服制所限比如死了太后穿孝服;四、有军事行动;五、有大灾,百姓饥寒;六、天气不宜。故而北宋一朝总共只举办过五十次大朝会。

    今年则因为西北战事还在进行,因而不行大朝会之礼,改为皇帝登东华门受白官及使臣拜贺。不过省事儿的只是皇帝,百官、使臣和诸生还是得熬着通宵不是起床,而是根本没得睡,沿着御街去往东华门拜贺,也是挺累人的。

    武好古并不是官人,所以没有资格参加拜贺礼的,而纪忆和章毅到达潘楼之前,就已经命人把全套的朝服送到了潘楼。大傩仪一结束,他们俩就要换上朝服去拜皇上了。

    现在拜皇上的时间还没到,大傩仪的队伍正吹吹打打的从宣德门里出来。从宣德门到南熏门这条御街大道沿街地势高处,或酒楼或亭台,都已经被被开封府有钱有势的人占了,家里有人得病难治的,就置上香案贡品,称为“请傩”,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其他人则摆上小菜,温几插酒,或是家人,或是朋友,聚在一起,高谈阔论,等着看文武百官和番邦使者还有禁军将士们浩浩荡荡地通过。

    开封城的闲汉百姓们,兜里没那么多闲钱,就在街边沿途挤挤挨挨,凑成一团,翘脚观望。还有不少提篮挑担的小贩,沿着这条大道叫卖吃食和热气腾腾的茶汤,还有一些商贩则在路边搭起彩棚,摆出各色玩意,比如、冠梳、领抹、缎匹、花朵、玩具等物,歌叫关扑。关扑就是一种以商品为诱饵的赌博,赌客花上远低于商品价值的钱财就能去赌一把手气,如果运气好的话就能得到商品,运气不好,钱财就归了卖家。每年元日至初三,开封内城到处都是关扑摊铺。

    开封府的三衙禁军有一部分已经上街当值了,别看这些军汉平时也不怎么训练,都是吊儿郎当的,不过今天可不一样,个个都精神十足,穿上红色的战袄,戴上范阳笠,佩刀持枪,从南熏门一直站到宣德门,看上去就仿佛是真正的精锐恁般。

    在潘楼的天字三号包间里面,马植这个时候已经和纪忆、章毅亲近了不少,滔滔不绝在和他们说着燕京城内除夜和元日的状况。

    “燕京苦啊,便是除夜和元日也没恁般多的吃喝玩乐,都没有钱,有钱的也不大在外面玩,外面只有成群结队的乞丐!”

    “对,就是要饭的,开封府偶尔也能看见,不过不能和燕京比……燕京就是个乞丐城!特别是元日前后,要饭的叫花子都快把城给挤爆了,门都出不去!”

    “不管,契丹人不管的,百十年前不让乞丐进城,现在不管了。现在契丹贵人都吃斋念佛,心善着呢,怎么能把叫花子往城外的冰天雪地赶?不仅不赶,各大寺庙,各个大户人家从除夜开始都要大开粥场。不过就是这样还是有不少饿死、冻死的!每天早上都能见到有死人倒毙街头!”

    “叫花子都是城外的农人啊,都是客户。辽国早就没有自耕之农了。土地要么是寺庙的,要么是契丹贵人的,要么就是汉人、渤海大族的。汉人、渤海人的农夫都是客户,一年到头的劳作,所得不足温饱,没得办法只得在农闲时进城乞讨。再过不下去,就得卖儿卖女,或是自卖为奴,真正的人间地狱……”

    原来大辽国内真是民不聊生啊!

    武好古没有参与讨论,也不关心这些。他正在欣赏自己刚刚得到奴隶一个清艳得不可方物的混血美人,头发是淡金色的,眉毛弯弯细细,眼眸又大又亮,鼻子又高又尖,皮肤自是洁白如雪,胸脯挺起来更是相当可观,更妙的是这混血小妞还能用一口好听的姑苏口音唱歌,可有意思了。

    更有意思的是,她还是武好古的奴隶……听着都邪恶啊!

    不过事实就是如此,这个名唤影儿的女孩不是宋人,而是一个在明州的日本妓女所生,父亲是个白番海商,早就不知所踪了。这个日本妓女也狠心,回国的时候没把女儿带走,而是卖给了纪忆。因为她不是宋人,所以就是一件可以合法买卖的商品了她是私奴,而不是契约奴。

    也就是说,在纪忆把她送给武好古后,从法律上讲她就永远属于武好古,武好古让她干什么都行……

    上次已经放过了墨娘子,这次可不能再放过影儿了。武好古一边看着影儿,一边暗自下了决心。

    都穿越那么久了,而且还当上了宋朝的超级有钱人,居然还过得跟个穷屌丝一样……也就是房子大一点而已。

    不行,这次一定得好好腐败一下了!一定得当个腐败透顶的奴隶主!回去就腐败!

    “武郎,武郎,你在想甚事情?”混血美人小影儿的俏脸儿凑了过来,还带着一股香喷喷的味道。武好古这时才发现自己握着的酒杯倾斜着,酒水都洒在了桌面上,显然是走神了不知多久。

    纪忆、章毅和马植早就结束了谈话,纪忆和章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朝服换上了,曲领大袖,下施横襕,束以革带,头顶幞头,脚踏乌皮靴。

    这副打扮,应该是准备去拜皇上了。

    武好古这时才知道大傩仪已经结束,该让大宋的官员们上场了。他忙站起身,笑着冲纪忆和章毅拱拱手,“章官人,忆之兄,我送你们下楼。”

    “我也送送你们。”马植也道。

    说着话,几个人就鱼贯出了包间,影儿小美人也喜滋滋跟在武好古身后。她知道武好古是谁?而且也看得出武好古被自己迷住了……以后可就有好日子过了!

    武好古也是走两步不时回头看看自己刚得到的小美人奴隶……真是漂亮啊!自家这两天一定在走桃花运,单身生活终于到头了。

    正得意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潘巧莲的声音:“大武哥哥!你怎么不来寻奴?”

    是潘巧莲?她怎么在这儿?

    对了,这个潘楼是她家的产业……

    武好古回头一看,就看见潘巧莲正笑靥如花地站在地字七号包间门外冲自己招手。

    “忆之兄、章官人,在下有点俗务,便不送了。马大哥,暂且别过。”武好古先向纪忆、章毅和马植招呼了一番后,才快步向潘巧莲走去,而他的奴隶影儿也乐呵呵跟着他。

    “咦,好漂亮的女伎,新来的吗?”潘巧莲也注意到跟在武好古背后的混血美女了,不过没有吃醋的意思宋朝有点身份的人出去和朋友喝酒都要叫女伎相陪的,这样要吃醋,那就只有嫁个穷人了……

    影儿大概也不知道武好古和潘巧莲的关系,听潘巧莲一问,笑着就道:“奴不是潘楼的角伎,奴是武员外的家伎。”

    家伎?

    武好古的家伎?

    潘巧莲这下可怔住了,她还没嫁过门呢,武好古居然就开始蓄家伎了,而且还是恁般漂亮的家伎。

    “不,不,不,她不是家伎。”武好古看到潘巧莲要生气的样子,好一阵心虚,“她,她就是个丫鬟,是纪忆之刚刚送我的,我想叫她伺候你,十八姐,你看她还能过眼吗?”

    “纪忆之刚刚送的丫鬟?”潘巧莲愣了愣,“有那么漂亮的丫鬟吗?”

    “漂亮?”武好古一脸茫然地说,“我不觉得啊,我一点都没看出来啊……其实我这个人有点脸盲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