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看见高娘子,马上就是满脸喜色,什么话也不说,疾步前趋就是一个肥喏:“高大哥,高娘子,勾艺学,祝岁岁大安,里面请了。”

    开封武家可是今年开封府画行里的传奇了,春天的时候还在倒大霉,这家眼看着就要败了,可是到了年中却峰路转,武好古异军突起成了“画中第一人”,待到年底更是红火的不像话了。

    这般际遇,自然要好庆祝一番。因而今日的除夜筵席,也该大大操办上一场。请帖撒出去好几百,不仅请了武诚之在潘楼街上的老朋友,还请了武好古的新朋友和翰林图画院的下属,还请了武好文在府学时的同窗和老师,当然还有洛阳武家的宗亲。

    现在武家大宅的各个院子里面都搭起了遮风挡雪的棚子,棚子里面摆上了方桌和椅子,还有武家的仆人和临时雇来的帮工等候在那里,就等着开席了。

    不过高俅和勾处士还有高娘子都是贵客,自然不能在棚子里面开吃。武好古便将他们一路请进了武家大宅的正厅,这里才是贵客们用餐的地方。

    武诚之和武好文父子就站在正厅门外的滴水檐下,看见来客就上前去见礼寒暄。

    武家父子都认识高俅和高娘子,同勾处士更是老相识,只是跟着勾处士一块儿进来的青年非常眼生,谁也没见过。

    “正道,”寒暄完毕,勾处士就先从对青年说,“把长安许道宁的关山密雪图取来。”

    许道宁是北宋中期的画家,他原本是开生药铺的商人,善于林木、平远、野水。在开封经营药铺时以画吸引顾客,随药送画,逐渐得名。被当时真、仁二朝三度宣麻的宰相张士逊称为“李成谢世范宽死,唯有长安许道宁”。也就是将许道宁和北宋初年的山水画大师李成、范宽相提并论了。

    不过许道宁的画作价格还是不能和李成、范宽相比的,因为他早年卖药的时候送出了太多的画作,压低了价钱。现在他虽然死了快五十年了,他的画作的市场价也就在两三千之间。

    勾处士送上怎么一份“薄礼”,就是身为下属聊表一下心意而已他和一心想做行首的杜用德不一样,他是靠眼力和手上的功夫混市面的。而且早就巴结上了端王赵佶,虽然不是赵佶的朋友,但是靠着一对火眼金睛,还是深得赵佶喜爱的。

    “这是我在大相国寺捡的,”勾处士笑道,“就用来贺崇道兄出任待诏直长吧。”

    所谓的“捡”,当然不是别人不小心丢了,让勾处士捡了去的意思。而是捡漏!

    在画文玩圈里面,捡漏的事情是常常能听到的。不过捡漏被骗的事情其实更多!

    捡漏这事儿,不仅要考验眼力,而且还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还考验一个人的心境。

    只有那种既有眼力,又有那一份耐心和心境的玩家,才能捡到漏。谁要是憋着劲儿一定要去大相国寺市集或是鬼市子捡个漏,那多半是要打眼的。

    武好古和米友仁的眼力虽然都不错,但是他们忙着做买卖拍马屁,根本没有那份心境,所以从来不想捡漏的事情。

    “捡的?”武好古接过画卷,看了看裱件,保养的不好,非常陈旧,还有虫蛀的痕迹。然后他又展开了画卷,只见大山陡耸,四面峻厚,密雪覆盖其上,气势极见宏壮,大山左外侧一亭翼然,远眺陂陀纵横,野水层层。

    不过这幅画上却没有落款和印押,也没有可以证明是许道宁所画的名家题跋在宋朝,无款、无跋、无押印的“三无画作”是非常多见的。

    一般情况下,没有成大名的画师都不会落款押印,除非是东华门外唱了名的好汉画的。

    就算成了名的画家,如果是画院的待诏、艺学、袛候,一般也不会在为宫廷所画的画作上落款押印,除非有特旨。所以很多流传下来的宋朝名画上都没落款押印,确定是谁画的要么靠专家鉴定猜?,要么就是宣和画谱上的记载。

    另外,作为壁画粉本保留下来的画作,通常情况下也不会有落款押印。那幅赫赫有名的八十七神仙图就是如此,是徐悲鸿和张大千经过研究推测,认定其为吴道子所画的这可是时隔一千多年的认证啊!

    画行中的权威就是如此牛逼!

    而武好古是没有这等眼力的,他对“吴家样”吴道子和仿吴道子和“黄家富贵”是比较在行的,可以看个七七八八。不过山水画他看不准,得让他的大弟子米友仁来看。

    不过勾处士的“眼力第一”也不是吹出来的,他看着真,那多半就是真的了。

    把画卷收好后,武好古又笑吟吟看着勾处士,因为他发现跟着勾处士一起来的青年手中还有一个画卷。

    “正道,把你的画也给武待诏看看吧。”勾处士说着,又对武好古道,“他是我在逛大相国寺时发现的人才,原本是读人,不过家里面遭了些变故,只得卖画为生,还给大相国寺画壁画。

    不过很有天赋,今天带他过来是推荐给你做徒弟的。”

    “哦。”

    武好古点点头,又是一个徒弟。他又仔细瞧了眼那青年,约莫十七八岁,看着非常文弱,一张长脸,额头又宽又高,皮肤很白,鼻子和脸颊上有一些雀斑。

    “拿来我看看。”

    青年闻言双手捧上一个卷轴。武好古接过来以后,轻轻展开。只看了一眼,脸上就显出了惊喜。

    这是一幅界画,画得是大相国寺市集。不过不是武好古的“超写实风格”,而是兼工带写,也就是半写实半写意。画得还算不错,建筑布局合理,格局也很大,也比较细致,不足之处就是比例失真,透视也没处理好。

    另外,这画上还画了许多个小人儿,都是逛街的民众,画得不算太好,但是也能称得上活泼简练。

    看到这画风,武好古马上就想起了一个在后世大名鼎鼎的宋朝画家张择端!

    “画得甚好!”武好古问,“请问高姓大名?”

    那青年轻轻吐了口气,露出了朴实的笑容,又行了一礼:“在下东武张择端,愿拜先生为师!”

    真的是张择端!而且还要拜自己为师!

    “张正道!”武好古笑了起来,“好!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学生了!”接着他把画交还给了张择端,又冲勾处士一拱手,“勾二哥,在下多谢了。”

    “小事一桩,何足言谢?”勾处士笑了笑,又道,“不过在下今日登门,还是有一事相求的。”

    一事相求?

    武好古点点头,心想:他不会想当画行首吧?这个位子已经许了杜用德了。

    勾处士道:“在下想请教唱卖一行的规矩?”

    请教规矩的意思,就是想要入行!

    宋朝的商业环境和后世不大一样,是存在行会和行首的。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行会、行首,也有相应的行规。如果行外人要进入,那就要寻到行首问规矩,征得对方同意,才可以和和气气的入行营业。

    而勾处士的这一问,就是将唱卖行当成了独立于画行的一个新行业了。

    因为开封府只有一间唱卖行,武好古自然就是唱卖行的行首了。勾处士的这一问,是符合商场规矩的。

    而武好古不能说“不许开”,想吃独食是不行的他又不是朝廷,怎么可能“专卖”,不过他可以提出入行的门槛和规矩。当然也得合情合理,要不然勾处士还可以请开封府各行各业的行首一起来公论。

    “唱卖行是个新行当,规矩还在摸索之中。”

    武好古斟酌着用词,“在下马上就要使辽要不等再下来后再议如何?”

    这也合理,国事为重嘛!

    而且武好古的确也没想吃独食吃独食是长不大的!这唱卖行可是个颠覆性的行业,唱卖画文玩只是个开始,以后还可以唱卖土地、房产和大宗货品等等。一年的交易额仅开封府上亿缗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那么大的行业,武好古想要全部吞下去也不现实。不过武好古也不能马上就让勾处士杀进唱卖行,因为佳士得行只是草创,根基不牢。所以他现在能够采取的就是拖延,拖上几个月到一年,等佳士得市面做大了,再让别人进来,一起做大唱卖行业。

    勾处士拱了拱手,笑道:“那就一言为定了!”他顿了顿,“实不相瞒,在上一次丰乐楼唱卖之后,画行里面不少人都动了心思,在下只是替大家问个路。”

    因为武好古是从画文玩行切入唱卖行的,第一个受到冲击的自然是画文玩行了。已经感受到危机的不少画文玩行的东家、掌柜们,早就在私下商量着寻找出路了。

    武好古笑道:“无妨,无妨,武某本来就想请画行的朋友一起来做大唱卖这个行业的。不如就在今天的除夜宴上,向画行的朋友宣布此事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