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和上一到访章府时看到的清冷不同,今日纪忆在章惇府上看到的是一派人定兴旺的场面,诺大的府邸中进进出出的都是操着闽地口音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个个都穿上了新衣,脸上洋溢着喜庆的气息。

    纪忆知道这些人并不是上门来溜须拍马的官员,而是章惇的家人亲属。

    蒲城章家可是福建的世家大族,从唐朝后期开始就有做到了刺史一级的高官。在五代时,蒲城章家的六世祖章仔钧、章惇的高祖父章仁彻、章惇的曾祖父章文炎都是闽国的重臣,章惇的祖父章佺和章仔钧的儿子章仁徹又先后出仕南唐南唐灭闽后章家投靠南唐,担任高官。

    进入了天下太平的大宋朝之后,蒲城章家的子弟们又纷纷走上了科举入仕的光明大道,在章惇父亲一辈中就出了章得象这样的重臣,章惇的父亲章俞也高中进士。而到了章惇和章惇子侄这两辈,蒲城章家更是人才辈出,光是高中进士的就有十几人之多!其中章惇的侄子比章惇大十岁还在嘉祐二年天下大魁章惇在这年第一次中进士,因为考得没有侄子好选择了“复读”。而章惇、章楶二兄弟族兄弟不仅中了进士,而且还成为了国之重臣,一个独相多年,一个则在西北督军多年,这样组合在大宋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了。

    而在章惇、章楶显赫无比的同时,他们的儿子们也纷纷高中进士,现在要么在开封府为官,要么在地方上任职可真是个叫人羡慕的科举名门啊!

    今日是除夕之夜,那些在地方上做官的章家子弟大多赶到了开封府,在开封任职,或是在开封府苦读的章家子侄也都放了假,现在全都聚到了章惇的相府。

    来的大部分都是官人,可是纪忆却感觉不到逼人的富贵气息。寒酸当然是不可能的,宋朝实行的是高薪养廉,官员的薪俸福利很好,不需要贪腐也能过得比较舒适。但是也仅仅是舒适,达不到富贵奢侈的地步。宰执之家若是处处显得寒酸,那就未免有故作清廉的虚伪,如果处处弥漫着富贵奢侈,那肯定就是个贪官了。

    而章惇这位公认的“权奸”,据纪忆所知,却不是个大贪官。不仅不怎么贪腐,而且也不任用私人,过分提拔子弟。除了早年间和长辈的小妾**之外,在操守也揪不出什么小辫子。

    当然了,士林清流给章惇扣上的“权奸”帽子也不是污蔑人家本来就没说章惇是大贪官,大奸臣并不等于大贪官章惇的“奸”不在于搂钱,而在于弄权。

    章惇独相和章楶掌兵这两件事本身就够得上弄权的罪名了。更不用说他上台以后不断罗织罪名,打击异己,使本来就有点白热化的新旧党争变得更为激烈。

    大宋的祖宗家法讲究的是“异论相搅”和“分权制衡”。兵、财、刑、政互相分离,各司其职,各扯后腿。而章惇则大权独揽用宋朝的标准是大权独揽,坏了“异论相搅”和“分权制衡”的规矩,把朝堂搞成了一言堂。

    不过章惇“一言堂”的基础也不是章家自己的实力,更不是新党团体的力量,而是公认的昏君哲宗皇帝对章惇的支持。

    昏君哲宗一心想要平灭西夏、收复燕云。自然就不能容忍一个闹哄哄的,互相扯后腿的朝堂存在了。

    实际上,章惇领导的一言堂朝廷,扩大的并不是相权,而是君权这是因为章惇领导的文官集团没有突破“掌兵”这个关口,没有真正的兵权,新党随时倒台,旧党也随时可以卷土重来。而新旧两党的矛盾激化,就给了后来的宋徽宗轻松掌控朝廷,并且不受任何制约的可能所以差点把西夏灭亡的哲宗再多活十年西夏肯定没了和章惇就成了公认的昏君奸臣!

    呃,很复杂的逻辑。

    章惇本人肯定是搞不清楚的,而且也没这个功夫去琢磨恁般长远的问题。在这个除夜之日,他正忙着对辽国和西夏施展奸计呢。

    章惇这个奸臣可是对内对外都很奸的!

    “做得好!”章惇听完了纪忆的报告,抚掌大笑道,“小梁太后便是不死,西贼内部也少不了一场腥风血雨说不定西贼真的就此归顺我朝了。”

    “若真能如此,相公便是我朝第一功臣了!”

    “呵呵,”章惇摸着白胡子,笑吟吟看着纪忆,“恢复燕云者,才是第一功臣,老夫老矣,看不见这一日了。不过你纪忆之还年少,说不定来日将兵恢复燕云者,就是你了。”

    纪忆一听,连忙起身施礼道:“下官恐难当大任。”

    章惇笑了笑,不置可否,也没有再说这个问题,而是话锋一转,“老夫记得你家是海商?”

    “正是。”

    章惇又问:“是信奉摩尼教的海商吧?”

    纪忆听了这话心中就是一惊,连忙解释道:“我家先人为了习得波斯人航海的本领,收容了波斯的摩尼教徒,那都是唐朝的事情了,下官是不信摩尼教的”

    章惇摆摆手笑道:“老夫都知道,老夫可是福建人呐。”

    他不仅是福建人,他家祖上还是闽国的重臣,海商和摩尼教、天方教的那点事情怎么会一点不知道?而且章家和纪家还有亲呢,当然知道纪家有人信摩尼教了。

    “你刚才说你家先人学了波斯人航海的本事?”章惇接着问,“本事如何?最远能够去到何方?”

    “最远能去三佛齐和天竺,”纪忆如实道,“不过并不常去那边。”

    “打不过大食海商吧?”章惇问。

    “也不是打不过。”纪忆道,“最主要还是大食海商占了地利三佛齐以西,都是人家的地盘。就是在三佛齐国,也有大食海商的据点。”

    “哦。”章惇点了点头,又问,“那辽东、辽西和燕云沿海,是谁家的地盘?”

    纪忆答道:“宋商、辽商、高丽商人都占一部分。”

    章惇接着又问:“你们平江纪家呢?”

    纪忆答:“也占一部分。”

    “哦。”章惇问,“那么朝廷呢?”

    “朝廷?”纪忆一怔,“相公,朝廷不做海贸的海上的事情,风险忒大,稍有不慎就是船毁人亡,纯是拿命在搏富贵啊!”

    章惇笑了笑道:“你当老夫要夺你家组成的厚利吗?老夫不是这个意思,老夫想知道朝廷能不能将辽东、辽西和燕云沿海上的海商引为己用?”

    “这可不大容易啊。”纪忆皱起眉头,“毕竟海上的事情,官府是很难管住的。”

    章惇捋了捋胡子,笑道:“那你就慢慢想办法吧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

    对了,这次使辽归来,不要走陆路了。要坐船,都给老夫坐船来,还要分两路,一路走黄河,一路走海上。这船,都由你家来出。这可是个机会,好好把握吧!”

    “好的,下官马上去安排。”

    纪忆明白章惇是在给自己建功立业的机会这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做官也是一样的!没有建立功业的大机遇,靠按部就班慢慢磨勘,是很难有章惇如今的地位的。

    想要早日跻荐两府,就必须有蹿升的大机遇!

    章惇点点头笑道:“也不着急,先把元旦过好了对了,你的家眷都在平江吗?”

    纪忆道:“再下尚未婚配,老母住在平江。”

    “哦,”章惇笑道,“那今晚就在老夫这里过除夜吧。”

    纪忆说的“未婚配”是指没有明媒正娶的大老婆,小妾和家伎是有许多的,孩子也有三个了,都在等他家吃年夜饭呢。

    不过纪忆是不会放弃和章惇一块儿吃年夜饭的机会的章相公此举说不定还有别的意思,他老人家可有好多女儿、侄女、孙女呢!

    “大郎君,老员外请你赶紧出去迎接洛阳老家的亲戚。”

    同一时间,武好古刚刚送走了又一波上门送礼的访客,正准备和新收的徒弟杜文玉探讨一下绘画心得的时候。武家的一个家仆飞也似的就跑来报告了。

    果然是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武好古他们家和洛阳白波武家多少年没有往来了,现在居然一封信过去,就有亲戚来串门了。

    武好古对自己的女徒弟笑了笑,说道:“文玉,你先吧等你见过了师娘,再搬到为师这里来吧。”

    杜文玉的身份可有点擦边球的意思,名为师徒,实际上要看潘巧莲的意思了。

    杜小娘子红着脸蛋儿,轻声问道:“那学生何时在登门来侍奉老师?”

    她其实是杜老头的亲孙女,是庶出的,在杜家大宅门里也没甚地位。不过也不至于给爷爷当礼物送给武好古,拜武好古为师,那是她自己提出的。她从小习画,极有天赋,本来会成为杜家的一代造假高手,不过却在临摹武好古的作品时被对方的天才所折服,才有了拜师学艺的想法而她爷爷也就顺水推舟了!

    武好古打量了她一眼,笑着说:“过完元日后,每日去佳士得行的大房吧。

    不过这几日你也不能闲着,每天画五十张鸡蛋速写。”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