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西平王府?不曾听闻,是和西贼有关的吗?”

    多喝了几杯酒的纪忆听到刘云仿佛无意间问及的“西平王府”,只是一脸茫然。

    “是和西贼有关,”刘云注视着纪忆,低声道,“西贼过去不就是你们的西平王,定难军节度使吗?”

    “西贼的使臣都在都亭西驿,”纪忆又喝了口王楼玉酿,笑着说,“那边从十一月起就在修缮了,早不能住人了。”

    都亭西驿的地段没有都亭驿好,是在开封府外城的城西厢,是在庆历议和后修建的,比都亭驿要新,现在都亭驿都多年未曾大修,没来由要修缮都亭西驿啊。

    而且都亭西驿是用来款待西夏、回纥、吐蕃等多国使团的,现在西夏使团不来,不等于别国使团不来啊,怎么就关门修缮了?该不会是要把都亭西驿改建成西平王府吧?

    “可听说有西夏使团到了开封府?”刘云继续打听。

    “不曾听闻。”纪忆摇摇头道,“西边不是还在打仗吗?怎么会有使团往来?”

    “那嵬名阿埋不是在开封府吗?”

    “嵬名阿埋是捉来的,”纪忆一笑道,“现在关在御史台狱里面。”

    御史台狱是用来关押犯罪待审的臣子的,条件比较优越,用来关押嵬名阿埋和妹勒都逋也算是优待了。可是御史台狱再优待,大概也不能请假出来逛街吧?

    两个辽国使臣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这事儿……很古怪啊!

    宋人在天都山抓到妹勒都逋也就罢了,他是天都山监军司监军,官虽然不小,但也没到统帅级别,一个不小心被逮了也可能。

    可嵬名阿埋是西夏六路统军啊!这么大的一个大将出动一次身边怎么可能没有上千精锐护卫?怎么可能就让两三千轻骑奔袭的宋军给活捉了?那个是没甚大用的宋军还是大辽的铁林军?就算是大辽铁军要抓个阻卜磨古斯还不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没抓到真的!

    而且就算嵬名阿埋的护卫打不过宋军,还不会护着嵬名阿埋跑吗?嵬名阿埋跑不了还不会抹脖子自杀吗?怎么就恁般丢人做了宋人的俘虏?而且还是一个可以带着小老婆来王楼大吃大喝的俘虏!

    这事儿要是没蹊跷,什么事儿才算有蹊跷?

    不行,一定得去都亭西驿一探究竟!

    打定了主意,两个辽使也没心思喝酒逛街了,马上和纪忆一起回了都亭驿,又换上了儒服幞头,然后甩开了纪忆和都亭驿里面的宋朝官吏宋朝也是一百多年的老牌封建王朝了,早就不是事事上心的新锐了,所以都亭驿的看守向来松懈翻墙头出了都亭驿,然后就一路向西去了都亭西驿。

    都亭西驿果然在修缮,不少地方搭着脚手架,不过却没有人在施工,毕竟今天是除夜,工匠们多半放了大假。都亭西驿的大门紧闭,门前还有几个无精打采的厢兵在看守,也没什么军纪,一边看守还在一边扯闲篇,也没留意萧好古和刘云两个儒生。

    萧好古和刘云就溜着墙角听了一耳朵。

    “那个回纥娘们可真白啊,那身段,那姿势,和佳士得行的墨娘子都不分上下了……”

    “嗨嗨嗨,注意点儿,那女的和墨娘子可不一样,墨娘子是花魁,她可是官眷!那个党项羌可是赐了国姓的,好像还封了个劳什子定难军节度副使……”

    党项羌?赐国姓?

    不用说了,肯定是嵬名阿埋那个货了。

    而且还封了定难军节度副使?宋朝的武阶官里面可没节度副使这个级别……不对,这个定难军节度副使不是阶官,而是职官啊!

    嵬名乾顺……也许是赵乾顺那小子当定难军节度使,嵬名阿埋当节度副使!西夏要重新变成大宋的定难军了!

    这下可坏喽,大辽的天可要塌下来了!

    西夏的国土可就接着阻卜人的地盘,而且边境线很长,根本不可能封锁起来,到时候铁器就会源源不断流入阻卜了。

    另外,西夏一旦变成了大宋的定难军,那大宋西军的二十万效用士马上就可以转用到河东、河北了……

    “刘林牙,这墙你能翻得过去吗?”

    萧好古还是留了个心眼儿的,于是就想让身手矫健的刘云刘林牙翻墙潜入都亭西驿打探一番。

    “这边不行,这边人多……”刘云四下张望一番,对萧好古道,“观察,我们绕着都亭西驿走一圈,寻个人少的地方。”

    “行。”

    萧好古点点头,就跟着刘云一块儿沿着都亭西驿的墙角绕圈子。都亭西驿所在的地盘虽然不如内城那么热闹,不过也是挺繁荣的,更加上现在正是除夜,街上全是人,要找个没人的地方还真不容易。

    不过所幸天不亡辽,两个人居然找到了一扇虚掩着的边门,一上了年纪的老厢兵大概是从门里面出来的,就在街边一个面摊子上呼噜呼噜吃着一碗软羊面呢。

    两个辽使也真是好胆,居然趁着这机会,推开那扇边门就钻了进去。门里面是一个刚刚修缮了一半的厅堂,厅堂的大门上挂了个牌匾,上书“归义堂”,字儿写得很好,一看就是出自名家蔡京写的。

    萧好古吩咐刘云道:“我来把风,你进去看看。”

    “好勒。”刘云应了一声,就快步跑到归义堂门口,发现这里的门也是虚掩着,一推就开了。门里面是个空空荡荡的大厅,没有人,墙壁刚刚刷白,在朝北的一面墙上还有才开始描线的壁画,也不知要画什么?还有个木头架子,上面悬挂着一幅展开的画卷,应该是粉本,不过背对着刘云。

    刘云快步奔上去,绕道画架的正面,接着昏暗的光线一看,顿时就脸色大变。

    画上的人,竟然是西夏小梁太后!

    刘云曾经出使过西夏,多次面见小梁太后,因而一眼就认了图上的女人就是西夏当今太后。

    看来这里要画的壁画应该是“梁氏夫人率众归义反正图”什么的……

    这小梁太后多半是被宋军打得走投无路,向辽国求救又得不到援助,就打了背辽投宋的主意了!

    想到这里,刘云咬了咬牙,一把摘下挂在画架子上的画卷,然后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怎么?”

    萧好古看见刘云偷了幅画出来,也有点发愣。

    这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还带偷东西的呢?说出去多丢人啊,堂堂一大辽林牙,跑开封府做贼来了……这要是给宋人逮着了,辽国的颜面何存?

    “快跑,快跑……”

    刘云显得慌慌张张的,他是燕云四大家族出身,又是进士,什么时候偷过东西啊?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自然是慌张的,偷了东西后的第一反应当然就是跑了。

    可不能让宋人捉了去!

    萧好古看到他跑了,没办法,也只好跟着一块儿跑,他是从犯啊!

    两人一溜烟就从刚才进来的偏门出去了。两个人跑了一段,发现身后没有人追来,才大松口气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刘林牙,你怎么偷了幅画?”

    “偷?怎么是偷啊?窃……是窃!”刘云一边纠正萧好古的错误说法,一边把他拉到墙角,然后把手里的画卷展开,“你看看,你看看这是甚底?”

    萧好古是懂一点书画的,也知道燕云刘家收藏了不少书画,于是就先去瞄了眼落款的地方,上面还真有字儿:翰林图画院臣用德摹。

    “是摹本?”萧好古有些失望地道,“还是翰林图画院的画师摹的……”

    摹本不值钱啊,你刘大林牙要窃也窃个好的……

    “摹本?”刘云一愣,“观察,你看画上的人啊!画上的人你可认识?”

    看人?什么人?

    萧好古这才定睛一看,失声道:“是小梁太后!怎么是她?她的画像怎么会在宋国?”

    “就是她啊!”刘云跺跺脚说,“一定是她要投降宋国,所以才叫人画了写真送到开封府来让宋朝的昏君奸臣认个脸熟的。

    那个嵬名阿埋一定是她的密使!”

    “怎么办?”萧好古问。

    “得赶紧派人把这幅画送去给皇帝看啊!”

    “对,对,对……一定得快!”

    ……

    纪忆在章惇的相府中飞快行走着,他现在可以不经通报,直入相府内堂了!

    这可是章惇的子弟和心腹才有的待遇!

    不过纪忆只是暂时拥有了心腹的待遇,因为他是的确有机密要务必须当面向章惇汇报。而这机密要务,就是安排辽国的两位使臣拿到杜用德临摹的小梁太后写真图。而且还要做得天衣无缝!

    他是几天前才从章惇那里得到命令的,时间很短,而且要求很高,换成了皇城司都不一定能完成。可是他纪忆纪大官人,却非常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一个时辰之前,四个契丹使团的成员就骑马出城,向北飞奔而去了。

    不必说,那幅小梁太后写真图,正由他们带着送往耶律洪基的大帐……这条离间计使得可真好啊!纪忆一边走一边琢磨:自己和武大郎大概可以立上一大功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