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正想着开封府画行那些算得上号的人物会给自己送多少好东西的时候,就在除夜天的上午,便有人陆续登门拜访来了。第一个上门的居然是一直暗地里给自己使小绊子的杜用德杜老前辈,是他的那个记名弟子苏大郎陪着一块儿来的,而且还给武好古带来了一份厚礼和一个妙不可言的徒弟。

    “崇道先生的画技,实是天下第一,小老儿是万分佩服的。只可惜小老儿早生了几十年,如今已是垂暮之人,学不会甚底了,要不然一定要拜在先生门下习画。幸而小老儿有个孙女名唤文玉,年方二八,自幼跟随老夫工习画,颇有天赋,可惜未得名师指点。日前她在丰乐楼见了崇道先生的大作,万分的仰慕,就想要拜在先生门下,一边习画,一边侍奉先生的起居,便是心满意足了”

    杜用德这个老儿十分认真的说了这么老长一撅,然后就眼观鼻鼻观心的退了一步,拍拍手向厅堂外一声招呼。就看一个身穿淡绿色襦裙,腰间系着一条月白色的鸳鸯带,头上挽着仙人髻,足蹬一双弓鞋,看着只觉婀娜动人,风姿俏美的少女走了进来。少女的肤色莹白如玉,五官明丽秀美,一双明眸之间,流露着崇拜的眼神。

    少女走到武好古跟前,便是盈盈一拜,然后开口就是银铃般的嗓音:“奴家杜文玉拜见先生。”

    还真是一个好徒弟啊

    武好古细细打量着这个名叫杜文玉的少女,真是柔美动人,不是潘巧莲那种带着点妖艳的美,也不是墨娘子的丰腴成熟之美,而是温柔娴静之美,可谓是标准的宋朝淑女。

    “小小娘子,你要跟我学画?”

    武好古有点拿不准主意,这么标致的美人儿真的只是自己的学生?

    “东翁,”苏大郎满脸堆笑着双手奉上了一张礼单,“这是文玉的拜师之仪,小小薄礼,不成敬意,万望笑纳。”

    还有薄礼!

    武好古接过礼单一看,马上吸了口气儿,这个杜老儿可真舍得。

    因为礼单上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范文正公真笔师鲁帖!

    杜老头可真下血本了一个孙女也不一定是亲的其实真不算什么,可是范仲淹的师鲁帖却是重宝啊!

    范仲淹是和苏黄米蔡一个级别的大家,法造诣上兴许不如苏黄米蔡,但他是一代名相,又过世多年,作品存世有限,而且大宋变法新政的序幕说起来也是由他开启的。

    这幅字帖只要献给了蔡京,那么自己十有七八就能带个官身北上使辽了。

    “好!”武好古点了点头,望着满脸堆笑的杜用德,“杜待诏,这份师鲁帖真是我想要的便是恭敬不如从命了。这开封府画行的行首,我也做不过来,就给你了。而且我的待诏直长也做不了几日,使辽归来多半就要出职,到时候就推荐你来接班吧。

    只是这收徒”

    如果是个男孩,武好古收了就收了,即便学不会什么,带在身边跑跑腿也是好的。但是这杜文玉却是美人如玉

    男画师收女弟子的事儿,在宋朝也是有的。潘巧莲不就拜了李唐做师傅吗?

    可是女弟子和男弟子终是不一样的,男弟子可以带在身边时时教导,即便教不会什么,一个师徒名分有时候也能各取所需。而女弟子必须是画师上门去传授技艺,若是带在身边,那多半就是名为弟子,实为侍妾了

    “先生且慢拒绝。”

    武好古的话还没说完,杜文玉却急着插嘴了,“还请先生先考文玉的画技,若文玉实不堪教导,再拒绝不迟。”

    这话说得也对。

    “也好,”武好古点点头,“杜娘子,先说说你擅长甚底?”

    “奴家善长工笔花鸟。”

    “擅长工笔?”武好古笑了笑,“可我不考你这个会用碳条吗?”

    中国传统的工笔画也是要打稿的,而打稿所用的工具就是碳条。

    “会。”

    武好古又看了眼杜小娘子,见她挺着胸脯,成竹在胸的模样,似乎真有点本事。

    不过武好古更看重的却是天赋!

    “来人,去取个生鸡蛋。”

    他唤来了个女使去给自己拿来了一个鸡蛋。

    “画鸡蛋?”杜文玉愣了愣。

    武好古点点头。等鸡蛋拿过来了,他又取过自己的画板,粘上一张生宣,又拿出了碳条笔。

    “我先画,你看着站到我背后来看。”

    “哦。”

    少女画家应了一声,就轻移莲步到了武好古身后,然后目不转睛盯着武好古熟练,且故意放慢的笔法在宣纸上画出了一只横放的鸡蛋。

    “真像啊”看到展现在纸上的鸡蛋,少女画家不由赞叹了一声。她虽然学画十载,一手工笔花鸟已经得了黄家富贵的神韵。可是却从没画过鸡蛋,更没想到用碳条可以画出如此写实的绘画。

    武好古头对杜文玉一笑道:“该你了若是能画个四五分像,我便收你为徒。”

    “四五分?”

    杜文玉心里面有点儿不服气,不就是个鸡蛋吗?自己学了十年画,还会画不了?不过她面子上还是非常恭敬地从武好古那里接过画板和碳条,细细画了起来。

    这轮到武好古站在杜文玉背后了,一股处子的幽香扑面而来,少女的背影和正面一样好看,秀发乌黑发亮,粉颈又细又长,皮肤白净细腻得如牛乳一般,真不知捻在手上,是何等滋味?

    “先生,画好了。”

    少女的声音传来,然后就是一张笑靥如花的粉面出现在武好古眼前。

    “哦,给我看看。”

    武好古将目光从美人脸上挪开,转到了画案上的鸡蛋图上,眉毛顿时一扬。

    画得很不错啊!

    不仅鸡蛋的轮廓画得有模有样,阴影部分处理的也不错相对第一次画碳条鸡蛋的新手而言,是非常不错的!

    这丫头,有绘画的天赋,是一块难得的璞玉,若是好生打磨,说不定可以尽得自己的衣钵。

    想到这里,武好古冲着杜用德笑道:“杜待诏,你的这个孙女不错啊,很有天赋,我收她做徒儿了。今后就”

    说到这里,武好古突然顿住了,又瞧了瞧杜文玉,又看了看杜用德。

    杜老头一笑:“今后就让文玉跟随在先生身边,早晚服侍吧。”

    “好!”武好古也不客气,冲着杜老头一拱手,“杜老待诏,那我们两家,今后就是自己人了!”

    就在武好古收下美女徒弟,还得到了范仲淹的师鲁帖的这一天,他的好朋友纪忆纪大官人正陪着两位辽国来的使臣,在开封府街头闲逛。

    今天是除夜之日,也就是大年三十了。和后世越来越淡的年味儿不同,北宋开封府的除夜之日差不多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儿。街上到处张灯结彩,人山人海,开封府的居民们都穿上了他们最好的衣服,拖家带口的在街头往来。街市上的店铺摊贩也抓紧最后的时间兜售他们的年货,什么腊药、锦装、新历、诸般大小门神、桃符、钟馗、春帖、天行贴儿、金彩、缕花、幡胜、馈岁盘盒、酒檐、羊腔、果子、五色纸钱、糁盆、百事吉、胶牙饧等等。名目还真是不少,不过对于购买力颇强的开封府城居民而言,这等消费倒不算甚底。

    开封府的各处瓦子巷也迎来了最好的时候,瓦子门口都搭起了免费供人观看的舞台,或是表演杂剧,或是演唱诸宫调,在外城的瓦子门口还有最养眼的女相扑可看。

    在开封府城使馆云集的西南角,大街上还时不时能看见穿着异国服装的来客,他们都是来自高丽、交趾、纥、于阗、真腊、大理、三佛齐等国的使臣,开封府的繁华,同样让他们留连忘返。

    不过萧好古和刘云在这个时候,却没有多少兴致逛街了,因为他们刚刚在州桥市集附近的王楼上,碰到了一群穿着汉人服饰的党项人!

    为首的一人,萧好古还在出访西夏时见过,正是嵬名阿埋!嵬名阿埋被俘的消息萧好古是知道的,可是今天被他遇上的嵬名阿埋却怎么也不似是俘虏,身边一群党项人装扮的家伙前呼后拥,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纥美妾相伴。

    嵬名阿埋前呼后拥地走进王楼的时候,萧好古和刘云还有纪忆都坐在角落里面,所以没有被嵬名阿埋发现。而阿埋则对自己身边的纥美妾用党项话在夸夸其谈:“墨莉雅,等到西平王府建成,我们就能在开封府长住了。到时候,你天天都能逛开封府了”

    西平王府?在开封?

    萧好古和刘云都是辽国的“外交家”,能听懂党项话。所以两人听了嵬名阿埋的话,都是脸色大变。

    西平王可是西夏嵬名家族首领在称帝前的封号这可是大宋朝廷封的!

    这嵬名阿埋的话是什么意思?难得是大宋官家要封他做西平王?不会这种好事吧若不是他做西平王,那是谁要做?

    不会是现在的西夏皇帝嵬名乾顺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