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宋朝的元旦其实就相当于后世的过年、过春节。因为宋朝没有公历、农历之分,所以元旦就是新年的第一天,就是春节。

    对宋人而言,一年中有三个最重要的节日,分别是元旦元日、寒食、冬至,凡是官员,除了事关军国要务之外,在这三个节日各有七日的假期。此外还有天庆节、上元节、天圣节、夏至、先天节、中元节、下元节、降圣节等等节假,一年合计有七十六天。

    此外,凡是父母远居3000里外,每三年还有30日的探亲假。

    不过武好古现在还是吏人,不能享受官人的假期。另外,翰林图画院也是个一年到头都要有画师值守的地方。所以只有轮值,没有休假。

    好在武好古有充分的理由不参加轮值,他要准备使辽大任啊!而且还经常有官家吩咐下来的特别任务。比如之前给未谋面的西夏小梁太后写真,元日后的初八还要入宫去给向太后画油画

    那么多事情缠身,梁师成也就不好意思再叫武好古轮值了。

    因而他才能忙里偷闲,好好过个“年”。

    早在十二月初,武好古的父亲武诚之和小妈冯二娘,就开始筹划元日的吃喝玩乐了。

    在即将过去的一年中,武家可真是有惊无险,低开走高,最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应该要好好铺张浪费一番了。

    而且,现在的武好古可牛逼了!不再是潘楼街上不起眼的一个画斋少东家。而是御口亲封的画中第一人,翰林图画院的待诏直长,还是眼下牛气冲天,财源滚滚的佳士得行大东家。

    另外,更值得庆祝的是,武好古还成功的巴结上了大宋官家的亲弟弟和最有可能的皇位继承人端王殿下端王赵佶出面替武好古做媒迎娶潘巧莲的消息,现在可传遍了开封府画行了。

    自打大宋开国以来,还没有那一位画行的同仁前辈有过这般际遇呢!

    不过武好古也不能因为攀上了端王的金大腿就不认得画行的老伙计了,这太不近人情了,也不符合宋朝的文化传统。

    他怎么都得在元符二年的元日给大家伙一个好好拍一拍马屁的机会吧?

    画行里面的各家掌柜们早就准备好厚礼了,就等着寻个机会往武大待诏手里送呢!

    武好古那么好的人,怎么忍心把大家的一番心意价值十好几万吧往外推呢?

    这是不对的!

    而且武好古现在连画行首都没当上,也没指定谁来替他当呢!这怎么能行?

    开封府的画行怎么能没有武好古武大待诏的英明领导?

    没有武好古,大家伙心里都没底啊!

    除了开封府画行的朋友们之外,洛阳白波武家的亲戚也得请一些武家三父子和洛阳白波的武家义门之间并没有什么过节,双方的矛盾是在武诚之父亲那一辈产生的无非是金钱上的纠纷,对于眼下的武家而言,一万两万根本不算甚大钱。

    所以武诚之早在十二月初就托人给白波武家庄去信,表示愿意给白坡家塾捐学田五千亩,并且邀请白波武家派人到开封府共庆元日。

    此外,武好古的佳士得行的股东和伙计也得好好聚一聚。这份买卖虽然才开张,不过却打出了一个开门红!怎么都得庆祝一番吧?而且,因为佳士得行的买卖红火了起来,伙计的人数也增加了不少,机构设置也日趋完善。包括大房武好古的办公室、大掌柜房、大账房、人事房、唱卖房、商馆房、伎术房、画册房、护卫房、杂务房等十个房。

    除了苏大郎、张熙载和米友仁照旧管着掌柜房、账房、人事房之外,花满山掌管了商馆房;墨娘子管着唱卖房;米友仁从国子监挖来的魏四海和谢尚宾分别负责画册、伎术二房。前者的主要业务是发行花魁画册和印刷花招儿,后者则是配合整理编修营造法式、梦溪笔谈等伎术籍。

    林冲他爹林万成也做了一房管事,掌管了在丰乐楼唱卖后成立的护卫房。现在佳士得行的画文玩买卖已经打开了局面,这些日子有不少卖家带着宝贝上门,想要在下一场“花魁写真唱卖”时出手。那么好东西存在佳士得总店里面,没有好手看护着可不成。

    于是林万成就“升了官”,然后又亲自去禁军挖人,挖来了几个上了年纪的老教头,还雇了十几个开封府城外乡间的壮汉,都是有家有口,清清白白的,也能轮几下枪棒,能开七八斗的强弓。

    杂务房的管事儿姓周名高,是郭京推荐给武好古的,此外也是禁军子弟,和郭京打小就认得,也和郭京一般不善武艺,不过却读过几年。后来在几家将门当过差,很不得意,知道郭京出人头地了便去投靠,又给推荐给武好古了。

    武好古亲自考验了一番,发现这人什么都会,见识也很广,但是没一样算是精通的。一时也不知道怎么用,就给安排了个杂务房管事儿,又让他自己去招募了十几个打杂的伙计。

    除了护卫房和杂务房扩充了人手,其余的八个房也都开始招募人手。

    米友仁继续挖大宋封建主义的墙角,不仅从国子监库里面又挖了一个上了年纪的都料,以及几个和雇的匠人充实伎术房和画册房,还通过李诫的介绍,从将作监那边挖了来个名叫黄植生的年轻都料匠和十三名经验老道的“作匠”只精通一个工种。这十四人现在都归在商馆房名下,负责筹备画仙观和佳士得会馆两项工程。

    另外,米友仁还给自己寻了个“接班人”他的身份明摆着,肯定是要做官的,元日过了就得全力备战元符三年的科举考试了。

    虽然他凭本事投了个好胎,还拍得一手的好马屁,但是在宋朝想要成为真正的重臣高官,光靠投胎和马屁还是不行的,道德文章这一关总是要过的。所以米友仁就给武好古推荐了自家“咏茶”茶楼的掌柜,名叫屈华杰的不第秀才做了人事房的副管事儿。

    这屈秀才本是个读人,三十许岁,生得白白胖胖,开封县人,家里面世代都是吏人。不过他却因为少时醉心科举,误了进入官衙的机会,被人荐到米芾府上做了吏,后来又被派去管理“咏茶”茶楼,和小米官人的关系不错。

    墨娘子的唱卖房也在扩充人手,不过她不是直接招人,而是收了七八个徒弟,真个做起了唱卖师的祖师爷。

    佳士得行的这些个新人旧人,加在一块儿都有上百号了,元日的酒席,他们都是要分批出席的武家是洛阳人,当然照着洛阳的风俗摆流水席了,而且佳士得行也需要人留守,不可能一股脑的都来。

    武好古自己“大房”当然也要扩充人手了,总不能一直让米友仁这样的角色打下手吧?而大房也不是个人人都能进的进大房可不是扫地擦桌子,那是杂务房管的。大房里给武好古打下手的,得精通画,还有读过,能看懂各种伎术籍。这样的人可不好寻。

    好在米友仁有主意,他让武好古打出收徒弟的招牌。画中第一人兼翰林图画院待诏直长的徒弟对绘画圈内的人,毫无疑问是有吸引力的,不怕没有人来,人来了,武好古就能从中选出合意的了。

    不过武好古也没太多的功夫去考徒弟,于是就把收徒的要求告知了开封府的各大画斋,叫它们推荐人选,在元日这一天一并带到武府来。

    武家的人手这些日子也在扩充,之前武家虽然有点儿钱,但毕竟是小门小户,只有个小院子,人多了也挤不下啊。

    现在可厉害了,开封府西城厢有了五进五出的大宅子不算,在城外还在到处看房子看地不算画仙观和会馆,那是佳士得的产业,预备要再弄一处庄园,在海州云台山也有了别墅和土地。这样的家境,可不能只有王婆一个下人伺候。

    所以在搬入了开封府城西厢的新宅之后,冯二娘和王婆就雇了十几个奴婢。所谓的奴婢,并不是“私婢”宋朝也存在官私婢,不过那都是世家大族才有的,而是雇佣来的契约奴婢,就是一次给一笔钱,换取奴婢最多十年的部分人身自由和劳力,期满解约。和后世完全拥有人身自由的工人阶级不同,也不同于“律比牲畜”的奴隶。算是一种中间形态吧。

    家里的人一多,红火的过节气氛也出来了。一大早上,武家大院里面就熙熙攘攘起来,搭棚子,摆桌子,架起炉灶,还请来了烧猪院的和尚大师傅,好酒好菜一样样准备起来,还不时能听到王婆子充满喜庆的吆喝:“员外说了,今儿是元旦,给你们加菜加肉,还要放赏一人都给三缗,这样的主家,哪里去寻呦!”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