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真的拜了?”

    崇政殿内,大宋官家赵煦大声发问。

    “拜了,两位辽使都行了揖拜之礼。”

    回答的是枢密院都承旨蔡京。他将辽国使团安置在都亭驿后,就立即入宫面君,向赵煦汇报试探辽使的情况。

    现在宋辽两国其实都不想开战。大宋的河北禁军根本不堪大用,若是辽兵南下,靠他们是挡不住的,他们能守住城池就不错了。恐怕辽兵很快就能冲到开封左近!

    可是冲到开封府城下不等于可以破城而入。因为现在的大宋官家手中有一支让辽国非常忌惮的军队西军!西军号称有二十万效用之士,在刚刚取得大捷的横山之战中展现出了非常强大的战斗力。

    如果有几万西军入援开封府,再有章惇这样的“奸臣”指挥,辽国纵然出动十万皮室军也不可能打破开封府城。

    而且……辽国也不可能抽出十万皮室军宫帐兵。所谓四十万宫帐兵根本就是个吓唬人的,契丹国族才多少人?怎么可能有四十万精锐?而且现在契丹人还迷信佛教,四十万大兵是没有的,四十万僧尼倒差不多了。

    实际上真正能战的契丹兵也就是十几万,还得分出不少去对付阻卜人,还得留一些看家并震慑女直、渤海和南面汉儿。真正能南下的也就几万人……要是在开封府城下北大宋西军击败,那可就是辽国历史的终结!

    总的来说,现在辽宋两国的外交博弈中,宋国略占些优势,而辽国则处于弱势……除非辽人可以在明年开春后马上平定北阻卜,或者在河东、河北前线迅速打破几个宋军重兵把守的重镇,否则辽国就没有摊牌的本钱。

    而大宋则可以搏一下,反正现在小梁太后已经被打哭了,横山一线完全落入了大宋之手,接下去只需增筑城池堡垒,就能稳守防御失却横山对西夏是相当致命的,因为横山和兴庆府之间是几百里沙地。如果西夏不能在横山囤积粮草,就必须携粮从兴庆出击,去攻击占据山险的宋军堡垒,获胜的可能几乎为零。

    这就意味着宋军可以用较少的兵力在陕西布防,从而相当一部西军调出用于河东、河北和固守开封府。

    也就是说,现在和辽国摊牌,无非就是河北被辽兵蹂躏,亡国的可能性是没有的。

    当然了,如果能在河北、河东地方都整顿完毕后再摊牌,那大宋就稳操胜券了。

    “章卿,曾卿,朕想要停了每年五十万的岁币,你们看怎么样?”

    赵煦仿佛有点心血来潮,提出了一个颇为激进的对辽交涉方案。

    “不可!”

    宰相章惇还没开口,枢密使曾布就抢答道:“若绝岁币,宋辽必然开衅,河北东、西两路恐被蹂躏,恐怕得不偿失。”

    宋辽边境上的河东路地形险要,容易防御。可是河北东、河北西两路都是一马平川,容易被辽国骑兵突入。

    “陛下,”章惇站起身,淡淡地道,“老臣以为……我朝还有比绝岁币更好的选择。”

    比绝岁币更好?

    开战?

    赵煦和在场的曾布、蔡卞、蔡京和蹇序辰都有点诧异,目光全都聚集到了章惇身上。

    章惇道:“西贼之所以为祸,全是因为梁氏好战,若能联合辽人除去梁氏,则西北可大安矣。”

    梁氏就是小梁太后,她是个汉人,父亲是已故西夏国相梁乙埋,姑姑是夏毅宗谅祚的皇后,也就是老梁太后,丈夫则是夏惠宗秉常。在老梁太后和夏惠宗相继病逝后以太后的身份,“辅佐”儿子乾顺临朝听政。

    而这位梁氏汉家女和她的姑姑老梁太后一样,都是战争狂人,在执政之后就连续发起侵宋战争,十三年战火不熄。

    不过在大宋的昏君赵煦**相章惇开始执政后,小梁太后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从元祐八年1093年至今,除了在绍圣三年1096年打过一场胜仗打破了宋军的金明寨之外,就没打过什么胜仗,一直在吃败仗。不仅横山完全丢光,连西夏在横山以西的据点天都山以及天都山附近的盐州有个大型盐池,是西夏重要的财源都快丢光了。

    根据章惇和曾布等人制定的计划,宋军在完全控制横山和天都山后,不会立即挥军进攻西夏的老巢兴庆府和灵州,而是会在横山-天都山布防固守,同时对河湟用兵,包抄西夏的南路。

    在收复河湟和巩固了天都山-横山防线后,再发起连续不断“浅攻”,消耗西夏有限的国力,预计有个三年五载的,西夏不亡国也得迁往敦煌,然后向西开拓去了……

    章惇道:“梁氏向来穷兵黩武,若继续执掌西夏,必不会坐视我朝恢复河湟。若能将其除去,则西夏在数年之内必不能再兴大兵,只能坐视我收复河湟。河湟若得,西夏大势必去。西夏或走或亡,则辽国必然势孤。到时候,我朝再绝岁币,以铁器通阻卜,不愁辽国不乱。辽国若起内乱,燕云则必可恢复。”

    “梁氏是西夏太后,焉能被轻易除去?”赵煦将信将疑地问。

    小梁太后的确是个大麻烦,她虽然老吃败仗,但是却屡北屡战。如果让她执掌西夏,肯定是要垂死挣扎的。

    如果能把她除掉,那么夏主乾顺年幼德薄,又要处理国内的梁氏余党这些家伙还都是主战派,没有几年的折腾根本腾不出手。有了这几年时间,大宋就能吞并青唐吐蕃,同时完成对西夏发动东南两面攻势的准备。

    到时候也不需要打几十万人的大决战,只需要不停“浅攻”再加上“堡垒推进”,西夏几年内就得完蛋!

    可是小梁太后毕竟掌握西夏十三年,也不是说搞掉就搞掉的。

    章惇道:“据被俘虏的西夏六路统军嵬名阿埋所言,西夏国主乾顺和嵬名一族皇族中有不少人都对梁氏屡战屡败大为不满,意欲除之而后快。只是忌惮辽主对梁氏的支持和我朝的压力,而不敢动手。

    若我朝能以除掉梁氏罪魁为条件,阴许和议,以辽主洪基之昏聩,必然会助我铲除梁氏。梁氏若去,西夏则不足为虑矣。”

    好一个奸诈无信的奸相!

    居然要用“假议和”欺骗耶律洪基,利用辽国在西夏的影响力联合西夏国内的反梁氏力量,一起逼死小梁太后……

    只要小梁太后一死,西夏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盟友青唐吐蕃被宋军攻灭。而青唐吐蕃一灭,西夏就危在旦夕了。

    赵煦还是眉头深皱,“耶律洪基真有恁般昏聩吗?他岂能不知梁氏一死,西夏至少几年内不得用兵?若西夏无力用兵,朕又岂会休退兵马,还复疆土?”

    “陛下,此事还需使个反间计。”章惇笑道,“只要辽主相信小梁太后预备举国归顺我朝,他就会除去此祸患了。”

    耶律洪基会相信这种事情?

    赵煦难以置信,“要如何用计?”

    在场的蔡京这时插话道:“陛下,臣献一计,可效仿太祖除南唐林仁肇之法。”

    林仁肇是南唐名将,被宋太祖派出的特务画家暗中写真,悬挂在了开封府的功臣阁里给李煜的弟弟李从善看,说是投降的信物。结果就被糊里糊涂的李煜给一杯毒酒做掉了……

    赵煦皱皱眉:“我们有小梁太后的画像?”

    “没有。”蔡京道,“不过开封此地有人据说是画仙托生,应该不需要见到小梁太后就能替她写真的。”

    赵煦哈哈笑道:“蔡卿在说笑吧?不见到小梁太后,如何能写真?你真当武好古是仙人?”

    蔡京一笑:“陛下难道忘了嵬名阿埋就在开封府吗?若得嵬名阿埋指点,武大郎总能画出个七八分相似吧?这就足以要了小梁太后的性命了。臣所知,刑部和各地提刑司中便有画师可以根据他人的描绘画影图形的。”

    “也对。”赵煦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若是能成,朕就赏他一个官身。”

    ……

    “画小梁太后?”

    在翰林图画院里听到梁师成提出的要求,武好古有些发愣,“要我去西夏?”

    “不去西夏,就在开封府画……马上画!”

    “可我没见过她啊!”武好古道,“这如何画得出来?”

    梁师成皱着眉头道:“若是有个非常熟悉梁氏的人做指点,你能把梁氏的样子画出来吗?”

    “这个……”武好古心说:这不成了模拟画像了吗?什么“3号眼+5号鼻+8号嘴之类的……

    “能画吗?”

    “可以试试看……”武好古皱着眉头说,“不一定能画好,但是可以试试。

    对了,画这图有何用处?”

    梁师成不知道有人要用这幅画像去使反间计,只是说道:“是官家要,也许官家想看看和我朝为难了十几年的那婆娘是甚模样吧?”

    “好,”武好古点点头,“容我准备几日。”

    “越快越好,”梁师成道,“官家急等着看呢。”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