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对身为翰林图画院待诏直长的武好古而言,见官家、见太后,肯定都比见章惇要容易一些。这位章相公可不是那种只会“取圣旨”、“领圣旨”和“已得圣旨”的三旨相公,而是真正大权在握的权相。

    每天去他府上求见的官员多得数都数不过来,哪里轮得到武好古这个“大吏”去见?

    不过例外的事情总是有的,武好古跟着纪忆,刚一入相府,在门房通报了一番,很快就有个操福建口音的章家老仆,领着武好古和纪忆在又大又旧的府邸中七拐八弯了。很快就到了一间堂屋之外,章惇就在里面坐着。不过武好古和纪忆都不能进去,门口有章家的家仆守着。

    把武好古和纪忆两人带来的那名章家老仆吩咐了一声:“二位官人稍后,容老儿去通禀一声。”

    “老丈辛苦了。”武好古连忙摸出一张私交子递了上去。

    那老头却一愣,连连摆手道:“不可,不可,相公不许的。”

    说完便迈步入了厅堂。

    一旁的纪忆则低声对武好古言道:“章府、曾府这等宰执重臣府上都是家规森严的,你不必如此。”

    宋朝官场当然也是腐败的,不过眼下的哲宗朝还不是“无官不贪,无事不贿”,还没到了进个宰相的门就要给多少贿赂的地步这要是给御史老爷们知道了还不得批斗成宰执级大老虎?

    过了不到半刻钟,那个章府老仆就出来了,冲着纪忆拱拱手:“纪官人,相公叫你先进去。”然后又对武好古说,“武员外,你稍等片刻。”

    说完,他就引着纪忆走进了章顿所在的厅堂。

    “下官纪忆,见过章相公。”

    纪忆走入厅堂,冲着坐在案后面低头批阅公文的章惇施了一礼。

    “坐。”

    章顿头也不抬,只说了一个字。

    厅堂里面摆着待客的茶几和玫瑰椅,纪忆挑了把椅子,端端正正就坐了下去。

    “蔡元长告诉老夫,你结交上了端王殿下?”

    章惇的语气显得颇为严厉。

    其实纪忆这个级别的文官巴结亲王也没什么要紧的,又不是宰辅重臣,连进士都没中呢。不过章惇已经将纪忆看成自己一党的人物了,他背着自己去结交亲王,当然要敲打一番。

    “相公,”纪忆倒是不慌不忙地说,“下官是在武好古那里结识端王的,当时端王自称是赵小乙,下官并不知他的真实身份。”

    知道不知道都已经结交上了,而且纪忆还替章惇打摸了摸赵佶的底牌。

    章惇顿了顿,“下不为例。记住,近幸之路是邪道,你是读人,读人当走正道,走正道,才能做大事。”

    “相公教诲,下官谨记。”

    章惇又道:“马植此人如何?他也是武好古的朋友吧?你和他结交过吗?”

    “下官和马植见过几面,并无多少交情。”

    纪忆这些日子忙得很,又要拍赵佶的马屁,又要巴结蔡京,还要准备使辽,哪有功夫去顾及马植?

    “那就去结交!”章惇道,“马植这条线关系重大,不能让给童贯独占了另外,你去探一探他的口风。”

    “口风?相公的意思是”纪忆顿了顿,“相公是想知道医巫闾山马家想要的到底是甚底?”

    纪忆是读人,但绝不是呆子。他当然不会相信马植仅仅因为不甘心让燕云汉人被契丹奴役就冒险南来联络的。他很可能是医巫闾山马家,甚至是燕云汉人四大家族派到开封来探路的使者

    孺子可教!

    章惇轻轻点头。纪忆能问出这样的问题,说明他的胸中还是藏着机谋的。如今大宋的文官,道德文章都是好的,可是外交军略却普遍差着火候科举考孔孟之道,不考鬼谷之术啊!

    “先探一探,”章惇说,“然后再来报我。”

    “下官明白了。”

    章惇道:“叫武好古进来。”

    “喏。”

    马上有守在堂内的章家仆童应了一声,出去把正在外面等候的武好古叫进来了。

    “晚生武好古,见过章相公。”武好古走进了昏暗的厅堂,看见一个穿着青布儒服,头戴黑纱的幞头老者坐在案后面,知道一定是章惇,于是便深深一揖。

    “武大郎是吧?你不错啊,已经和端王玩在一起了。”

    章惇开口了,他也不抬头看武好古,只是是一边看着不知道什么公文,一边和武好古说话。

    借着放在章惇桌上的油灯,武好古打量了一番老宰相。他看上去很老,须发皆白,满脸皱纹,比后世六十多岁的老头要老得多,看着足有七十多岁。

    苍老的面孔上没有任何表情,语气也平稳的没有一丝波动。

    “端王酷爱绘画,恰巧和在下趣味相投。”武好古斟酌着答。

    “哦。”章惇低声应了一声,然后就是一阵沉默,再开口已经开始说正事儿了。

    “你说说,去辽国能画甚底?”

    “画山川、画河流,画城池,画人物。”

    听了武好古的话,章惇才放下手中的文,抬起头看着立在堂下的武好古。

    “你都能画?”

    “我都能画,”武好古也看着章惇,“而且都应该把这些画下来,带大宋。”

    章惇一阵沉默,只是看着武好古,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老宰相又道:“你知道界河、白沟河、拒马河、无定河和桑干河吗?”

    章惇说的其实就是后世的海河流域,界河大约就是后世的海河,白沟河和拒马河大约就是后世的大清河,无定河则是后世的永定河,是海河的支流,桑干河则是无定河上游的支流。和后世海河流域水量不足的情况不同,此时海河流域来水充足,特别在黄河北流入界河后整个流域的通航能力大增。

    “知道一些。”

    章惇点点头:“这几条河就是你此行的重中之重!特别是黄河入界之口,界河入海之口,无定河入界河之口,桑干河入无定河之口,都必须画仔细了。河口地形,辽国有无城池,以及城池的样子,通航的船只的样子,都给老夫一一画下来。可明白吗?”

    “明白了。”

    武好古心想:章惇真的在谋划攻辽?听他的意思,仿佛要以宋辽界河为北伐燕云的出发线,还想要沿着无定河桑干河向燕京城逼近?也许还要建立一支水军,沿着黄河北上进入界河吧?

    这个北伐路线,比历史上宣和北伐的路线,是不是要稍稍靠谱一些呢?

    章惇又道:“除了这几条河,燕京城也须画上一画尽可能画仔细了。另外,有可能的话,辽国平州境内的滦河入海之口,辽国耀州境内的辽河入海之口,以及辽东苏州关的情况,也都给老夫画下来。”

    要画的东西还不少啊!这一出使恐怕画不完啊!

    章惇仿佛知道武好古的疑问,接着说:“这次画不完没有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去辽国。”

    这大辽国还得常去?武好古心道:这章惇仿佛要认真准备伐辽了不过这位的宰相宝座仿佛坐不了多久了!就算因为自己的蝴蝶翅膀有所改变,他多半也战胜不了自然规律,他都六十多了,等到阿骨打在白山黑水之间举起反旗,他老人家在不在世可都不好说了

    没有了章惇,也没有了宋哲宗,大宋的宣和北伐,还会按照章惇现在制定的方略进行吗?

    仿佛还是不大靠谱啊!

    “武大郎,你好好去做事吧,”章惇这时又开了口,“若有功劳,朝廷自不吝赏赐!”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