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宰相章惇经由垂拱殿入了大内,在一个宣赞舍人的引领下,向崇政殿走去。宣赞舍人隶属于閤门司,掌管传宣赞谒,是皇帝与百官之间的“桥梁”。

    在唐朝时,閤门司是由宦官掌控的,而本朝天子遂行的是让臣下分权相制的策略。自然不会让宦官控制自己和外臣见面交流的通道。因而掌握閤门司的是开封勋贵,閤门司的官员都是武资,大部分是勋贵子弟,也有一些是武举及第入仕之臣。

    而垂拱殿则是官家日常早朝的地方。在宋朝建立初期,官家上朝的地方通常在外朝的大庆殿或文德殿。不过如今这两座大殿已经变成了礼仪性的摆设,除了重大的日子,官家并不御外朝大殿,而是在内朝的垂拱殿早朝。

    垂拱殿也由此变成了朝臣进入大内面君的门户,而官家在内朝办公和召对臣僚的地点,则通常是崇政殿。

    作为宰相的章惇,不知多少次从垂拱殿步行到崇政殿,可以说闭着眼睛都能走到。不过宫廷的礼仪是不能废的,还须由宣赞舍人引领。

    到了崇政殿门外,章惇立定等候,那么宣赞舍人则向殿**侍通报。

    不需多久,一个有些矮胖,皮肤也不大白净的内侍从殿里出来,向章惇等人行了一礼,然后凑上前去,低声对章惇道:“相公,官家今日心情不予,刚刚在殿内流泪了。”

    和章惇说话的这个内侍名叫刘有端,四十许岁,是入内nei侍省的押班,勾当御药院。和以往在宫中任职的宦官不大敢公开结交外臣的情况不同,刘有端这个内官却和宰相章惇往来密切。

    同时,他还是新任的刘皇后的心腹。通过他,当时还是贵妃的刘皇后就和宰相章惇勾结,促成了孟皇后的被废和刘皇后的继立。

    这哲宗皇帝治下的大宋,还真是有点另类不仅出现了长期独相和一党把持朝政的情况,而且还出现内宫、内官和外朝勾结的事情,可谓是家法大坏。因后世史家对开疆辟土的哲宗皇帝以及辅佐他的章惇评价普遍不高。

    基本上就是昏君加奸相的最佳组合了,正是由于他们二位坏了祖宗家法,才造成了后来的靖康之耻。再顺着昏君赵煦**相章惇往上追查,靖康之耻的责任就落到了王安石头上了。

    听说“昏君”赵煦在哭,“奸相”章惇愣了愣,低声问:“官家因何而哭?”

    “因为一幅画。”刘友端叹息一声,“今日翰林图画局送了一幅画到崇政殿,官家一开始见了还大为赞叹,可是没一会儿就哭起来了”

    一幅画把官家弄哭了?这是什么画?不会是流民图那样的画吧章惇马上就想到了神宗年间的一幅流民图,这图是光州司法参军郑侠所画,用以批评王安石的新政。随同流民图奉上的还有一道论新法进流民图疏。结果宋神宗展视流民图后,夜不能寐,第二天早朝时下了“责躬诏”,罢去方田、保甲、青苗诸法

    莫不是又有哪个旧党余孽上了流民图之类的“逆图”了吧?这可不行,得马上治罪啊!

    章惇的白眉毛一拧,面露凶相,问道:“谁的画?”

    “是翰林画局待诏直长武好古的画。”

    “武好古?”章惇心想:一个小小的待诏直长竟恁般大胆?一定要重重治罪!

    想到这里,他便整整衣衫,随着刘友端进了殿门。

    大殿深处,穿着常服的官家赵煦正坐在案后,看着大宋官家横刀立马图暗自落泪。

    因为大宋官家横刀立马图是面向赵煦摆放的,所以从章惇站立的位子看去,只能见到一块竖着摆放在架子上的木板。

    虽然很想马上看看那幅惹哭了皇帝画,但是章惇还是先行了揖拜之礼。

    “赐座,上茶。”

    官家赵煦的声音传来,很轻,显得中气不足,听得章惇好一阵心疼。

    很快就有内侍搬了个杌子过来,放在章惇身后。宰执大臣召对时赐座是惯例,章惇也不谦辞,大模大样就坐了下去,还从另一个内侍手中接过了茶碗。而他的目光却盯着那个木板,显得非常好奇。

    赵煦看见章惇的样子,苦笑道:“把这画儿掉个个儿,让章卿看看吧。”

    “喏。”

    马上就有两个内侍上前,端起画板下的木架子,转了个面,将有图画的那一面对着章惇。

    “这是”

    章惇看见画上横刀立马的官家赵煦立即就被惊了一下,差点儿把手里的茶碗给砸了。

    “画得可好?”赵煦问。

    “这”章惇盯着图画上面,横刀立马,仿佛在指挥万马千军的赵煦看了一会儿,一对老眼居然也有些湿润了。

    这画太真了!和真人一模一样!而且还画出了章惇和赵煦藏得最深的心思。

    如果赵煦的身体还能立马横刀,挥军征伐燕云何愁不复,西贼何愁不灭啊!

    可是年纪轻轻的皇帝,身体却已经无法承担他的雄心壮志了。

    “陛下,这画”

    章惇一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了?

    武好古的确画了一幅好图啊,可惜这图上的一幕,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实现了,怪不得皇帝见了图画会流泪不止。

    “陛下,您还年轻,好生将养几年,身子骨养好了,便能和图上一样,御驾亲征了。”

    顿了一顿,章惇还是说了几句哄赵煦开心的话。

    赵煦点了点头,一指眼前的画说道:“章卿,朕打算将此画挂去都亭驿内。”

    都亭驿位于汴河北岸旧城光化坊的都亭驿,是专门接待辽国使节的。再有几日大辽国的贺正旦使就要抵达那里,这幅大宋官家横刀立马图正好摆在都亭驿内吓唬辽人看到没有?我们大宋官家是很厉害的,你们这些辽人不服的话就放马过来吧!

    “文官要到京官?武官要到大使臣”

    端王赵佶正在自家王府里和武好古说着潘孝庵嫁妹的条件。

    条件不是房子,也不是聘礼,这个对武好古根本不是问题光是几天前的丰乐楼唱卖,佳士得行获得的纯利就超过了两万缗!武好古还卖出了墨娘子舞蹈图获利一万缗给了佳士得行一千缗佣金。

    另外,佳士得行印刷的带有墨娘子和李师师图像的花招儿现在也值钱了,一张可以卖到几十文!

    这说明出版花魁画册是完全可行的没钱去泡花魁,还没钱买本画册过过眼瘾吗?花魁画册只要能打响了,可就是一个滚滚财源了。

    所以房子和聘礼都不是问题,潘孝庵也没有提出,他提出的要求是让武好古取得“京官”、“大使臣”或科举及第的地位。

    这要求可真有点高了。

    不是说武好古没办法做到京官或大使臣,而是很难在短期内取得这样的地位。如果给武好古几年时间,那倒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可是潘巧莲转年就是十八岁了,再等几年不就是老姑娘了?

    “其实也不很难,”赵佶笑着说,“我六哥和当朝宰相章子厚都是赏罚分明的路数,只要你使辽建功够大,一个大使臣不算甚底。”

    “可怎么才算功劳够大呢?”武好古皱着眉头问。

    “这个”赵佶笑着摇头,“我也不知道,毕竟本朝也没出过像大郎你恁般能画的画师。

    或许你该去问问纪忆之吧?他不是在枢密院吗?该知道相公们想要甚底样子的谍画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