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六哥,你怎在这里”

    端王赵佶一推门就看见自己的六哥骑在一匹立起来的雄健的骏马上,右臂高举向前,目光炯炯看自己。在他的身后,仿佛有千军万马正在向前。

    不对啊!赵佶站在门口愣了好一会儿,才记起自己是在丰乐楼里面玩呢!

    这里是丰乐中楼三层天字六号雅间啊,怎么会有一个骑在马的皇帝?丰乐楼里是不让骑马的

    而且官家哥哥的身子骨那么弱,能起得了恁般雄健的骏马?还一身戎服,腰挎横刀!这是官家哥哥吗?这明明是太祖皇帝啊!

    觉得不对,赵佶马上揉眼睛,然后定睛在瞧,发现还是老样子,眼前还是有一个横刀立马的官家。不过这官家不是个活物,而是一幅画,一幅真实程度远远超过赵佶想象的画。

    没错,他现在看见的就是武好古创作的油画大宋官家横刀立马图。

    “这是一幅画?”

    他还是不敢确信,大声问身边的米友仁。

    “大王,这是一幅油画,名叫大宋官家横刀立马图,是我师父画了准备献给官家的,今日就要带入东华门放到画局里去。”

    米友仁一本正经说着忽悠人的话。

    赵佶在惊讶之余,却又有点感慨。他六哥一个病秧子都整天打打打的快把西贼打死了,要是能这样横刀立马,没准真的御驾亲征去打把小梁太后捉来了。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叹了口气:“六哥若真能如此,天下何愁不太平啊,大宋何愁不能复燕云”

    这话很重要啊!

    现在赵佶身边只有米友仁一人,又是突然见到大宋官家横刀立马图,脱口而出的话虽是无心,却又是真言无疑!

    原来赵佶是渴望哥哥能横刀立马,打出一个太平世界的!

    这说明他心里面对新党的成就还是认可的虽然新党和新党目前的领袖章惇有种种不是,但是他们的确在力权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升了西军的战斗力,使得大宋拥有了一支真正能战的军队。

    而且在新党的努力下,大宋的陕西地区已经建立起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军政体系宋军打仗是非常依赖民伕和后勤支援的。因为部队的野战能力不强,往往需要步步为营,一边打一边修筑堡垒城池,没有足够的民伕和后勤是根本打不了的。

    而大宋陕西五路三十四军州已经建立起了一整套的军事动员体系,一声令下就能动员起数以十万计的民伕和民兵。因此才可以用很短的时间,在前线构筑起一个又一个坚固的堡垒。活生生的用堡垒推进的战术把横山从西夏手中夺了下来。

    虽然打法有点笨笨的,但是效果还是有的只要坚持下去,西贼早晚会被拖垮。

    等西贼完蛋了,再把陕西五路和西军的法子用到河北东、河北西和河东只要辽国真的内乱起来,大宋还怕收不燕云十六州?

    存在着如此的前景,朝中的新党大佬们现在最怕的是遇上一个对国事无欲无求,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庸君。靠着新党几十年打拼下来的成就在横山大捷之后,西夏全面陷入被动,无力入侵,因此大宋又有了混日子的可能,安安稳稳做个几十年缩头乌龟。要是这样,新党可就完了而大宋也将失去平灭西夏、收复燕云的时机。

    借口有事先走的纪忆,这时正躲在天字五号雅间内偷窥,他长长出了口气:真是天佑大宋啊!这位才华横溢的端王殿下若是当了官家,也定然是一位有为之君!燕云恢复,指日可待了!

    武好古和苏大郎一起走进天字六号雅间的时候,端王赵佶还在盯着大宋官家横刀立马图看着呢。脸上的表情,几分羡慕,几分自豪,就差一声感叹:大丈夫当如此了!

    听到推门的声音,赵佶这才一头,看见武好古和苏大郎一前一后进来了。

    两个人的样子都怪怪的,很不自然,进门后也没落座,而是站在赵佶背后。

    干嘛站着?

    哦,是了,官家哥哥还“骑在马上”呢!

    “元晖,找张布把图盖起来吧。”赵佶吩咐米友仁道。

    “不必了。”武好古淡淡地道,“便是将官家的画像遮起来,我和苏大郎也不敢坐了。”

    “为何?”赵佶一愣。

    武好古却已经躬身一揖:“拜见端王殿下。”

    “啊”

    赵佶一愣,他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会被识破,但还是觉得有些突然。

    “你怎知我是端王?”赵佶感到有些奇怪,自己的身份一直隐藏的不错,怎么就被识破了呢?

    不过转念一想,他马上就明白了。

    “是蔡学士和你说的吧?”赵佶转过身,笑了笑说,“他一定是瞧见我了怪不得他肯用自己写的洛神赋长卷换我的李师师图。”

    他顿了顿,又道:“坐吧,崇道,大郎,小乙,你们都坐下吧。这里不是王府,你们也还是我的朋友嘛。”

    还是朋友只是不能像过去一样愉快的玩耍了。不过对武好古而言,能和赵佶交往到这一步,也算达到目的了。

    武好古也不客气,拉了把椅子就第一个坐了下去。接着赵佶、米友仁和一脸蒙逼的苏大郎他现在也算是端王的朋友?也都坐下去了。

    赵佶一指身后这画,问道:“这画可是要送进宫里去的?”

    “正是,”武好古说,“辽使将至,官家命图画局做几幅可以彰显我大宋国威的画,这幅画就是其中之一。”

    这话半真半假,其实武好古在图画局的命令下达前就开始画了,不过他也的确准备把这幅大宋官家横刀立马图交上去应付差事。

    “元晖说这画是用胡麻油调和颜料,然后在胡麻布上画出来的?”

    “是的。”

    赵佶感兴趣地问:“能教我画油画吗?”

    “当然能了。”武好古笑道,“不过得等我使辽归来,而且你还得练熟了铅笔速写速写是油画的基础,大王你还得再练上至少一万张才行。”

    “好,那便一言为定。”

    “等等,”武好古打断道,“我还有一个条件。”

    “条件?”赵佶笑道,“说吧,想要甚?”

    “想请端王给我做个媒。”

    “做媒?”赵佶笑了笑,“和潘十八姐?”

    “正是,”武好古道,“我和十八姐乃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如今也是两情相悦。”

    “是啊,”米友仁在旁道,“几日前我师父还写了首词给十八姐,写得可好了。”

    “哦?怎么写的?”

    米友仁嗯咳了一声,酝酿了一下感觉,然后才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好,好,写得真好!”赵佶拍了拍手,“就这些了?”

    “就这些了。”武好古一边答一边在心里埋怨李莫愁,为什么每次都只念一半呢?难道是忘记后面一半是什么了?

    “也不错了,”赵佶点点头,“这词牌若是流出去,说不定会有人续上后片的。”

    续上后片的事情不重要,能不能把潘巧莲娶家才是要紧事儿!

    武好古看着赵佶追问道:“端王,那做媒的事情”

    “包在我身上了!”赵佶笑道,“我明日就去一趟潘家,把这事儿和潘十一郎说了,你看可好。”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