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蔡京不许?

    蔡京凭什么不许?

    蔡京怎么敢不许?

    蔡京的一席话,所有人都震惊了。

    难道他真的不知道赵小乙就是赵佶?这也太糊涂了吧?

    还是他有什么特别高明的马屁手段?

    武好古悄悄看了赵佶和纪忆一眼。赵佶有些皱眉,莫非蔡学士发现自己是端王了?而纪忆则和武好古对视了一眼: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蔡京在长子蔡攸的搀扶下,大步走上了唱卖台。冲着李师师微微点头,李师师则行了个福礼,清清淡淡地道:“蔡学士,多年不见,还安好吗?”

    蔡京和李师师果然是老相识!

    “还好,”蔡京没有显得太过热情,只是对李师师道,“你这画不该拿到佳士得来唱卖的。”

    “那该拿去何地唱卖?”李师师笑问。

    蔡京摸着胡子道:“哪里都不合适不如让给老夫吧。”

    “好啊,”李师师一笑,“不过这画不是奴的,奴可不能做主把它送给学士。”

    “老夫从来不白拿别人的东西,”蔡京摸着胡须道,“不过老夫也不会买下这画。”

    不买,又不白拿。

    蔡京什么意思?

    “老夫拿东西换!”

    “换?”李师师一蹙秀眉,“奴素闻学士两袖清风不知能用何物交换?”

    蔡京是两袖清风?武好古心说:这李师师还真会说话!怪不得能当花魁娘子。

    “老夫身无长物,但有一支毛笔,能写几个大字。”蔡京正色道,“能用字换这幅雅作吗?”

    这脸皮也忒厚了吧?

    武好古心说:做官原来需要厚脸皮的,自己总是要做官的,一定要向蔡学士好好学习,早日练出一张铁面皮。

    “学士是要用字帖换画儿?”李师师顿时露出了惊喜。

    身无长物,两袖清风的蔡京的字可值钱了!

    人家是宋四家中的“蔡”啊!

    “攸儿。”蔡京对蔡攸道,“把老夫写的洛神赋长卷拿出来!”

    蔡京的洛神赋啊!武好古翻了翻眼皮,洛神赋全文一千多字,写出来就是法长卷。而且要写好是很难的,历史上出名的洛神赋帖有王羲之的洛神赋、王献之的洛神赋十三行,以及赵孟頫的洛神赋。前二者只有拓片传世,后者原本被故宫博物院收藏。现在又多了一个蔡京版的洛神赋了

    而且以蔡京的帖在目前市场上的价格,一千多字儿的法长卷洛神赋还不得卖个好几万缗?这可比赵佶的李师师图值钱多了。

    这个马屁拍得可高级啊!

    唱卖大会结束了,看热闹的人都走了,有所收获的人则在丰乐中楼二楼三楼的雅座里面,叫了酒食茶点,一边享用一边等着佳士得行的人上来收钱交货。

    蔡京、蔡攸和蹇序辰则坐进了丰乐中楼三层的一个雅间,没有叫歌伎,也没点几个菜他们现在都是两袖清风的正人君子嘛!

    酒菜刚刚上来,门外就传来了蔡家仆人的声音:“老爷,武员外、苏员外求见。”

    原来是武好古和苏大郎来给蔡京送画来了。

    “让他们进来。”蔡京笑呵呵地说。

    然后就看见雅座的门被一下推开,武好古和苏大郎一前一后走进来,武好古手里还拿着个长卷,应该就是赵佶的李师师写真图。

    “见过蔡学士,蹇尚,蔡大官人。”

    武好古和苏大郎给蔡京等人行了礼,蔡京则非常客气地请他们二人落座。

    “蔡学士,这是您的画。”

    武好古双手奉上了画卷,蔡攸接了过去,又将他老爹手的洛神赋交给了武好古。

    蔡京眯着眼睛,看着武好古,微笑着点头,一脸和蔼,不像是一代权奸,倒似是一个邻家老伯伯。

    蔡攸长相很好,比蔡京要英俊多了,温文儒雅,活脱脱的儒家君子。

    蹇序辰看上去也是个好好享受,面孔白净,留着几缕漆黑的须髯,嘴边挂着微笑,看上去不是个难伺候的主儿。

    “你不错啊!”蔡京笑道,“小小年纪,做出恁般大事,真是了不起啊。”

    蔡京的话听着很客气,不过武好古却感觉到了一丝敲打的意思。

    他如果是挂着个环卫官的亲贵子弟,和赵佶玩在一起没问题,亲贵不就干这个的吗?

    若武好古是个和纪忆一样的太学生出身的文官,拍赵佶的马屁拍出花儿来虽然让清流鄙视。但是蔡京是不会出言敲打的不会拍马屁还做什么官啊?就是做了官,也做不了事儿。

    可武好古偏偏是个商人!虽然官身在望了,但他和亲贵,和东华门外唱名的文官是不一样的,他只是个商人出身的伎术官,是小人!得了官家的宠信,也是近幸小人。

    小人,就应该知进退!

    可是蔡京却从武好古的神态中察觉到了“不知进退”。而且武好古这个不知进退的小人还挺有本事的,这可就是把双刃之剑了。

    “学士,晚生只是机缘巧合。”武好古斟酌着用词,“而且晚生也做不了甚大事。”

    话是这么说,可是武好古心里却想:我要不做点大事,您老的儿媳和小老婆也许还有个把闺女、孙女就得去给少数民族当慰安妇了。

    蔡京脸上还是堆满了笑容,摆摆手道:“崇道是吧?老夫可没拦着你做事情年轻人,肯做事,能做事是好的。

    不过我朝家法素来以读人为重,要做事,读上进是少不了的。要不然做事就是事倍功半。你的本事忆之都和我说了,这次使辽归来,总会有个官身。其实做了官再考科举比较容易,来以后就安心读,先去考个进士,这样才能放手做事。”

    这番话又是好话了宋朝的科举大致上有两个关口,一是发解试;二是礼部试。以武好古的水平,那是一个都过不了的。不过他一旦有了官身,那就可以走个小后门,不考发解试,而是考锁厅试。相比发解试,锁厅试要容易多了,而且运作的空间也大。武好古只要读过些,再多多花钱通路子,总是能闯过去的。

    过了锁厅,就是礼部试了。以武好古目前的水平肯定是要落地的,但是只要赵佶做了皇帝,就可以亲自帮他开后门了!这种事情宋徽宗干过不少,现在勾当翰林图画局的梁师成不就中了“后门进士”?

    这后门,梁师成能走,武大郎就走不得?

    皇帝帮你开后门,还怕中不了?天下大魁是不可能的,但是只要有一个第五甲的同进士出身,哪怕是最后一名,武好古的身份立马就不一样了。

    就一下子从商人和近幸变成高高在上的文官了!

    这蔡京先用言语敲打,然后又给武好古指了条明道,这手段实在是高啊!

    “在下多谢蔡学士提点。”武好古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哼哼,武崇道,这一次使辽可不容易!”蹇序辰忽然插了一句,一口川音,阴阳怪气地说,“转眼就是正旦,你也玩够了,该用心准备使辽了若不然,本官就去向圣上请旨,封了你的笔!”

    武好古刚刚卖出一幅一万一千缗的画儿,要被官家赵煦封了笔,那可就损失惨重了!

    “在下明白。”武好古的答不卑不亢。

    不就是一个礼部尚嘛他现在已经抱上了宋徽宗的金大腿,而且还交上了不少未来的“贼人”做朋友,若是真的决心科举,将来妥妥的就是北宋九贼之一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