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万零五百缗!”

    潘大官人毫不犹豫,又叫出了一万零五百缗的价钱,然后恶狠狠看着武好古,好像是在说:还跟吗?你有恁么多钱吗?

    “一万一千缗!”

    武好古亲自出马喊价了,而且毫不退缩,论起钱,现在的他当然不如潘孝庵多,但是……他有一个很靠得住的好徒弟!

    而且……潘巧莲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武好古被自己的亲哥哥逼得倾家荡产吧?

    “一万一千五百缗!”

    “一万两千缗!”

    转眼的功夫,这幅海上书怀帖已经被抬到一万两千缗了……这个价钱并不算离谱,可是也不便宜了,再炒下去,就贵了!

    “十一哥!”潘巧莲心疼了,那都是她的钱啊!

    怎么能这样白白打水漂?

    所以看见自家哥哥又要喊价,马上就开口阻止了。

    “十八,你别管!”潘孝庵看了眼武好古,这小子气定神闲,似是胸有成竹,太可恨了!

    一定得拿钱砸死他!

    “一万二千五百缗。”

    这时又有人喊价了,但不是潘孝庵,而是赵佶。

    端王赵佶。

    潘孝庵听得出赵佶的声音,然后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武好古:看到没有?连端王殿下都瞧你不顺眼了!你可惨了!我妹妹嫁猪嫁狗都不能嫁给你!

    “大郎,”赵佶这时又说话了,“你不必喊价了,这画我买下送你……这些日子,你给了我不少好东西,我也该送你件礼物,既然你喜欢这幅海上书怀帖,就送你了。”

    “那便多谢了。”武好古转过身,冲着赵佶拱了下手,又用眼角打量了一下坐在端王另一边的米友仁。

    这小子,一脸的坏笑,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儿……武好古之前的预计一点没错,他在和潘孝庵砸钱斗气的时候,米友仁则抓紧时间和赵佶咬耳朵,他和赵佶说:您这些日子可得了武大郎不少好处,说明武大郎是把您当真朋友的,现在朋友有难,您是不是应该帮一把?

    赵佶一想也对,虽然这事儿是武好古不对把人家大好的闺女睡了,不过木以成舟,潘孝庵再闹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自己还是给个台阶让他们下吧。

    潘孝庵听了赵佶的这番话真是欲哭无泪啊!

    他有钱能砸武好古,能砸端王赵佶吗?他可是武官,要惹恼了未来的官家就不是去天涯海角了,而是要去西北前线杀贼……不,应该被贼杀了。

    不过这妹子是无论如何不能嫁给武大郎的!你武大郎有本事就和潘十八一起私奔!

    下定了决心,潘孝庵也不言语了,闭着眼睛一边生闷气去了。

    丰乐楼的唱卖还在继续。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苏东坡的海上书怀帖唱出了个不错的价钱,接下去的三十一纸书画的竞买都非常激烈。几乎每一纸书画,都要经过几轮乃至十几轮的竞价才能最终完成唱卖。而这些书画的最终成交价,都比直接卖给潘楼街上的书画斋贵了至少五成!

    很显然,今日的这场书画唱卖到现在为止,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以后谁手里还有真东西、好东西,就不大会拿去潘楼街上的书画斋出手了,除非东西见不得光……

    至于那未成名的画家、书法家的作品,等到佳士得会馆和佳士得画斋正式开张运营后,肯定也会大量涌向佳士得这个书画文玩界的第一行了!

    看来用不了多久,武好古的事业就能获得一个相当强大的现金流的支持了……

    正在武好古盘算着下一步要如何开展印刷和教育两大事业的时候,丰乐中楼的底层大堂内忽然一阵骚动。

    “太像了,和画上的人简直一模一样……”

    “莫不是用了法术,将墨娘子的影子收到画儿上去了吧?”

    “这番邦女子,真尤物啊!”

    “若是年轻十岁,定是一代花魁……”

    坐在大堂内的人们议论纷纷,议论的对象正是换上了肚皮舞衣的墨娘子。原来今日唱卖的压轴大戏开锣了,换上舞衣的墨娘子现在就立在被挂起来的墨娘子舞蹈图旁,摆出了和图上的自己相同的姿势。

    墨娘子舞蹈图在场的人们都是看了又看的,可是之前并没有把人和图放在一块儿看。所以大部分人都没想到这图上的墨娘子和真人,居然相似到这种程度!以至于有人都怀疑武好古是施了法术,将墨娘子的样子收到纸上去了……

    同时,还有不少人被身着舞衣的墨娘子的美艳所震惊。画得再好看,毕竟不是真的,只可惜今日唱卖的只是画,不是人……

    “七千缗!”

    唱卖开始了,低价五千,但是一上来就有人喊出了七千缗的高价,俨然是志在必得了!

    喊价的声音是从黄字区的角落里传出的,这声音武好古听着有点耳熟,一时却想不起是谁?倒是他身边的赵佶笑着说:“喊价的好像是勾艺学,他的眼力可是有名的好啊!”

    这下武好古马上就记起来了,翰林图画局里面有个名叫勾处士的艺学。出身书画世家,眼力很好,似乎还是端王府上的常客,一直在替端王搜集书画。之前在画局里面,他对自己也是不冷不热的,今天居然第一个捧自己的场,这是想要投靠吗?

    “八千缗!”

    武好古正琢磨着勾处士的意图,有个人又加了一千缗。喊价的人也在黄字区,不过座次比较靠前,而且喊价的时候站了起来,武好古可以看到一头金发。

    原来是王甫!他好像是王诜的远房亲戚,世世代代管着王楼,很有一点身家,本人则是太学生,刚刚升入上舍,等于是个候补官员了。

    “八千五百缗!”

    “九千缗!”

    这时又有两人加入了竞买,都是开封府的勋贵子弟,也不知道是看上了武好古的画还是墨娘子的人?不过最后胜出的还是财大气粗的王甫,成交的价格高达一万一千缗!

    对于这个时代在世的画家而言,这个价钱绝对是天价了。

    不过放在这幅墨娘子舞蹈图上,这个价钱也算合理。因为武好古已经用了种种手段,将这幅画炒红了。

    既然炒红了,贵一点也就没什么了。

    实际上,苏黄米蔡四大才子现在也没死呢,他们的东西那么贵,也在于“红”了。

    而对王甫来说,可以在端王赵佶面前多露几回脸,一万一千缗花得就值当了。若是能借机打入端王身边的“艺术圈子”,那可就赚翻了。

    现在轮到李师师上场了!

    一袭白衣,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秋波闪闪,娴娴静静走上台来。

    如果说一身艳丽舞衣的墨娘子突出的是一个艳字,那么李师师今天走的就是淡雅宁静的路线。她的年纪,她的身材,她的舞姿,她的歌喉,都是比不过墨娘子的。

    但是她的淡雅气质,却是文人士大夫们所钟爱的。要不然她也不会一出道就被张先、晏几道、秦观这样的人物所追捧了。

    而她往赵佶的李师师写真图旁一立,顿时也衬托出了图画的意境了。

    比写实,赵佶根本不是武好古的对手!

    而比写意,比书画的文人气质,武好古的墨娘子舞蹈图则逊色不少。

    毕竟墨娘子舞蹈图画得本就是一个风姿绰约的波斯舞女,又怎会有宋朝文人的意境?

    这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儿。

    “这图不必唱卖了!”

    一个带着些许闽音的老者的声音,突然从地字号区域响起。

    “如此雅致之物,怎能用铜钱来衡量?真是太俗了……老夫蔡京绝不允许!”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