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佑之,你真的不做画行了?”

    “不做了,做不成了”

    “怎就做不成?你可是从九品的文官呐!”

    “那又怎地?你真以为我是惧怕他人的下作手段吗?我家也是几代的画世家,就没一点路子可以自保?”

    “那佑之你”

    “我是怕佳士得行!”

    “怕佳士得行?”

    “对,就是佳士得行!佳士得行的唱卖早晚会挤得我们没有立足之地”

    “会吗?”

    在丰乐中楼马道的一角,刚刚验完卖品的陈佑文在黄字区也有一张靠着角落的桌子,他是今天的大卖家,总不能辇到院子里去吧?

    所以苏大郎就给他安排了张靠边的桌子,桌子很小,除了陈佑文本人外,还可以坐三个人。陈佑文就请了自己在画院时的同僚杜用德,以及画院的艺学,画世家出身的勾处士两人。

    和陈佑文、武好古一边经营铺子一边做待诏一样,杜用德和勾处士家里也都有诺大的买卖,自然也是画文玩行的。

    特别是后者更号称是翰林院鉴赏眼力第一!眼力之好,连陈佑文都自愧不如。如果不是身份低微,仅仅是一介艺学,他在掌眼这一行的名气,绝不会在米芾、王诜之下。

    本来在陈佑文出职后,杜用德会升待诏直长,而勾处士也会升待诏。可是武好古的空降让两个人的如意算盘都落了空,所以现在两人都有点不服气,因而就和陈佑文走得比较近了。

    不过他们也不敢公开去怼风头正劲的武好古,只敢搞点小动作,给武好古挖几个小坑。拖着不让武好古出任画行首,就是他们俩扇出来的阴风。挑武好古去和赵小乙斗也是他们在给武好古挖坑可别以为他们俩这么干是鸡蛋碰石头,实际上他们也不简单。

    杜用德的资格很老,在开封府的勋贵圈子里朋友很多,还收了许多名门子弟当徒弟。而且他家的杜家老铺里面还不少豪门子弟的暗股,武好古根本动不了他!

    而勾处士其实也是端王府的门下走狗,专门替赵佶搜集画,不久前还寻到了徐熙所画碧槛蜀葵图四扇屏中遗失的两幅这就是驸马王诜一直在寻找的宝贝蜀葵图,赵佶得到之后,就转送给了老朋友王诜,准备让他带着去云台山了。

    所以武好古想要对付他们俩也麻烦,而且他们俩的小动作和陈佑文买凶杀武好古还是不一样的武大郎就算要收拾他们,也得排在陈佑文之后。而要收拾陈佑文,在开封府是不能下手的。

    陈佑文大小也是个从九品文林郎,武好古在开封府能拿他怎么样?

    而陈佑文也不笨,也早就看出了武好古不会放过自己,所早早就在预备后路了。

    在预备后路的同时,陈佑文也不忘了给武好古挖个坑抹点眼药

    “会不会,你们等着看就是了!”

    陈佑文冷笑道:“画文玩这一行,以往都没有明码实价的。而且手里有东西的卖家,和有钱想要东西的买家,通常是很难见着面的。东西只有打我们手里过一过,才有可能变成钱!

    至于我们在中间赚多少,呵呵

    可是如今,武好古弄出恁般大的唱卖市面。这等于让买家和卖家直接接触了,唱卖行就是帮助唱卖和鉴定真伪,从中的抽水也明码实价对于卖家而言,唱卖所得肯定比卖给我们要多得多。而对买家而言,出价也许会贵一些,但是真伪有保证,而且不大会错过想要的东西。

    所以唱卖这种画文玩的交易方式一旦推广开来,传统的画文玩店铺不说都得关门大吉,能够获取的利润肯定也大大减少。

    “那可怎么办?”杜用德这老头听完陈佑文的分析就急了,他的铺子里面有不少世家的股份,每年的分红可不能少!

    勾处士显得比较镇定,没有吱声。他有一对能捡漏的招子,所以唱卖行对他来说是喜忧参半,一方面会抢他的生意,另一方面也方便他把捡来的“漏”出手。

    陈佑文看了满脸焦急的杜用德和不动声色的勾处士一眼,笑了笑道:“你们也可以开个唱卖行啊!”

    “对啊!”杜用德轻轻拍了拍桌子,“他能开,我们就不能了?佑之,二郎勾处士,我们一起干吧!”

    勾处士笑了笑,一指台上的墨娘子,“杜老,唱卖快开始了,我们先看吧。”

    “小乙,唱卖快开始了,我们要不要上台去看看东西?”

    武好古这时也正在对赵佶说着差不多的话,客人陆陆续续到齐了,丰乐中楼的底层里面坐得满满当当,几十张桌子周围有两三百号人物。

    潘孝庵和潘巧莲两兄妹来了,就坐在武好古身边的天字三号桌旁座次都是武好古和苏大郎安排的,潘家兄妹当然要挨着武好古坐了!

    而在赵佶身边的天字二号桌旁,坐着的是向太后的两个兄弟向宗良和向宗,两兄弟装得不认识赵佶,不过他们随身带来的招文袋里面都塞满了“私交子”,足足有两万缗!

    这是专门用来给赵佶捧场的赵佶的画,怎么都不能比武好古的画便宜吧?

    蔡京和蔡攸两父子此时也已经到了,不过他们不是坐在天字号区,那样就太尴尬了向家兄弟和潘家兄妹陪着赵佶玩玩没什么,蔡京可是文官,还是重臣,还是要保持清高的。

    所以蔡京父子都坐在地字一号桌旁,和天字一号桌隔着个拍卖台,是看不见对方的。和蔡京、蔡攸坐一块儿的,还有一个礼部尚蹇序辰。他其实不大清楚赵佶、赵小乙什么的,就是清楚也不会去结交。一方面因为他是礼部尚,朝廷重臣,结交亲王是大忌;另一方面他就是章惇的一条恶狗,紧跟章相公,替章相公咬人办事才安身立命之道,不需要去攀附端王。

    他只是想见见李师师,所以才找纪忆要了张贴子李师师对他而言,就是年轻时代的一场春梦。

    这是情怀!

    至于蔡京,他和蹇序辰不一样,他是新党干将不假,但是章惇不是王安石啊。他弟弟蔡卞可是娶了王安石的女儿的,因而在新党内部,蔡家兄弟也是个大山头,不在章惇、曾布之下,不存在蔡京给章惇当走狗的问题。

    不过蔡京一样不能明目张胆的去巴结赵佶,所以也装成了李师师的“粉丝”,这会儿正在和蹇序辰大谈特谈自己当年怎么和李师师交往的趣事,听得蹇序辰满脸惊讶。

    蔡京可是少年得大志,23岁就登进士第了,李师师大红大紫的那几年,蔡京都知开封府了这样官和李师师这么个花魁小娘子交往,肯定会变成一段佳话要搁后世就是丑闻的,怎么在当时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蔡京也和他弟弟蔡卞一样怕老婆?

    就在这时,蔡京之子蔡攸突然插话道:“父亲,蹇尚,有人上去画了,我们也去看看吧。”

    蔡京抬起头往拍卖台上望了一眼,笑着点点头:“好!就去看看吧,授之,一起去吗?”

    “好,一起去看看。”

    说着话,蔡京、蔡攸、蹇序辰三人就一起走向了通往拍卖台上的阶梯。而与此同时,武好古、赵佶、米友仁、纪忆也从另一个方向上台。身材高大的米友仁故意走在赵佶前面,而赵佶则垂着脑袋,似乎这样别人就不会把他认出来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