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潘家兄妹走进丰乐中楼马道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了,武好古、赵佶、米友仁、纪忆、李师师都到了,正坐一块儿喝茶聊天。

    苏大郎、墨娘子和高俅也到了,不过他们没有入坐。

    墨娘子正和几个卖主一起在唱卖台上“开箱子”,就是由卖主和她一起验看事先密封的装卖品的箱子,缺认无误后再由卖家亲自打开,取出里面的物件,一一摆放在唱卖台上的十几个摆成个“”字的画案之上墨娘子是空手上台,之后也会空手下台,没有玩调包计的可能。所有的东西都在众目睽睽之下。拍出去的,买主付钱后就可上台取走,也可以由武好古和苏大郎亲自把卖品送到他们手中同时收钱,拍不出去的,就由卖主在唱卖结束后自行取走。

    高俅则带着几个赵佶的护卫,化妆成了富豪的模样,坐在角落里面暗中保护端王。

    苏大郎则一身员外打扮,站在中楼马道唯一开放的正西入口处,满脸堆笑着迎客。

    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更不是有钱就能进去的!

    今天的唱卖会可是日后佳士得画会馆的起源,而佳士得画会馆是个格调很高的风雅之地,能够入会的都是文人雅士,土豪想要进去,那得交上一大笔的会费年费好像还是有钱就能去啊?呃,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可不行。因为现在还是佳士得行的装逼阶段,只等逼装起来了,才能卖出好价钱!

    所以现在有钱没品官品的主,砸多少私交子下来,苏大郎还是满脸堆笑的拒绝:“对不住,里面的位子都叫人订下了,有太后的兄弟,有曹右卫,有王刺史,有韩左卫,有潘驸马,有赵留后,有吴武功,有米襄阳,有李龙眠,还有蔡承旨,有蹇尚,有薛翠微,还刘大官和童大官您看看,每张桌子都有人了。”

    这可真是了不得啊,能坐进去的都是大人物啊,不是显贵就是大官,居然还有太后的两位兄弟和正当红的蔡京、蹇序辰!

    看来有几个臭钱的主只能给挡在外头了。

    不过外头其实也不错,丰乐楼本就是园林风格的酒楼,在丰乐五楼之间的院子里,种了不少桂花腊梅,还搭了许多亭子,棚子,全都用锦缎围了起来,还有小厮女使往来伺候。还可以点上酒菜,叫上歌伎,边吃边听小曲边参加唱卖坐在外头的人当然也可以喊价,不过不能乱喊,得付上两成的押金。

    另外,坐在外面亭子里的人,只要喊了价,付了押金,就能去中楼看东西。不过中楼里面可没他们的位子,只能站着看这不但看不起人吗?所以真有钱的,以后还是花钱买个会员吧。

    潘家兄妹到达的时候,丰乐楼的院子里面的小亭子、小棚子差不多都快坐满了,女使和小厮们往来穿梭,端着好酒好菜点心茶水,流水般的送往各个亭子棚子。

    “居然恁般热闹!”潘孝庵瞧着这场面着实有点惊讶。

    他是为端王赵佶而来的,可院子里的这些人知道赵小乙就是端王吗?

    他们凑什么热闹啊?

    “大武哥哥真是有本事,”潘巧莲拍拍手道,“居然可以运营出这么个局面!”

    “嗨,那是他的本事吗?”潘孝庵现在可听不得这个话,“那是赵小乙、米元晖、苏大郎、纪忆之、李师师和墨娘子一起合力做出来的局面。”

    潘巧莲笑吟吟看着哥哥,“大武哥哥能把这些人拧在一起做事,还不是本事吗?”

    潘孝庵一愣,仿佛是这么事啊!

    武好古说起来除了画画别的什么都不行啊,文不能考科举,武不能入行伍,生意做得也不算太精明吧?上次和十八姐出去一圈也没赚到什么钱。

    可这次怎么就做出恁般大的事业了?

    光是今日一次唱卖,这佳士得行就能赚到两万以上吧?

    真正的日进斗金啊!

    日进斗金当然是武好古的人生目标,斗金差不多有三百多斤重,五万多两,相当于五十几万缗铜钱。日入五十几万,一年就是两亿两个小目标就有了!

    不过赚到两个小目标是救不了惶惶大宋的,只有把这两个小目标烧好了,才能救了大宋朝那个什么都能当就是不能当皇上的赵佶。

    第一个需要烧钱的项目现在已经开始了,这个项目的名字叫大学!

    而要办大学,首先得有教材。

    就在丰乐楼唱卖前几天,米友仁的爸爸米芾从涟水军开封府了。他还带了整整三十卷的梦溪笔谈。

    在听说武好古和赵小乙还有他儿子米友仁准备将这部奇分拆、整理并且出版之后,米芾二话不说,马上就把梦溪笔谈送到了佳士得行。

    在他老人家看来,这可是个天才才能想出来的马屁啊!

    梦溪笔谈是奇更是杂,对这部进行分拆和整理其实是一种创作,把一部大杂烩一样的,变成分门别类的十几部“专业类籍”,这可是门大学问啊!

    而且梦溪笔谈是不可能大量发行的,三十卷的大部头谁买?但是拆分成十几部后,就能大量印刷和发行了。

    到了那时,沈括不过是这十几部的作者之一分拆、整理还要加入别的籍上的内容,这就是一种创作,而主持这项工作的人,如赵佶、米友仁和武好古同样也是作者了!

    这就等于让端王赵佶成为了十几本的作者著立说,这得多大的学问啊?

    而武好古想得也和米芾差不多,无论如何都得把赵佶拉进大学教材的编修工作中来。

    只有这样,“大学生”才有可能做官,而能做官,才能让大学吸引到足够是学生。

    所以就趁着今天和赵佶见面的机会,武好古把自己和米友仁、魏四海、谢尚宾四个人花了好大劲儿才编出来的“大学教材”目录拿给赵佶过目了。

    “这有意思,这是谁想出来的?”

    赵佶拿到目录,没有看里面的字儿,就在研究写目录的本子了。

    因为这是一本线装本!

    这年头大宋的只有蝴蝶装、折经装和旋风装,没有线装的。其中又以蝴蝶装最为主流这是一种最接近于线装的册页装订法,是将页依照中缝,将印有文字的一面朝里、对折起来,再以中缝为准,将全各页对齐,用浆糊粘附在另一包装纸上,最后裁齐成册的装订形式。

    这种装订方法有三大缺陷,第一是只有一面是有字的,另一面是白纸,造成了很大的浪费;第二是靠浆糊粘连脊的方式成册,是很容易散乱的,不利于翻看和保存;第三则是装订起来很麻烦,又进一步提高了籍印刷的成本。

    如果将蝴蝶装的改成线装版,不仅利于保存,而且成本至少可以减半。

    “这当然是我师父想出来的,”米友仁在旁说道,“这办法一出,全天下的读人可就都能受惠了。”

    “不错,这线装本的确订得牢靠,不容易散架。”赵佶对金钱概念不深,只觉得这线装的比蝴蝶装的不易散落。

    接着赵佶又翻开了页,仔细看了起来。里面的内容是目录,武好古和米友仁给梦溪笔谈分了类,将原本比较杂乱的内容归纳为:文学、算学、格物、礼学、军学、律学、史学、地理、医药、乐律、画、天文历法、农桑渔林、营造、器械、冶金、杂谈、辩证等十八个门类。根据武好古的计划,梦溪笔谈将会被拆分成十八个部分,同时还要加入不少其它相关籍的内容,从而整理出十八部由浅入深的“大学教材”。

    而赵佶、武好古和米友仁,则将会成为这十八部教材的总编纂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