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丰乐楼又名樊楼、白矾楼,是开封府七十二家正店之首,也是规模最大的酒楼。这座三层相高、五楼相向的大酒楼位于东华门外,紧邻着马行街的景明坊。景明坊是个唐朝留下的老地名,原本的“坊”是城中城的布局,拥有如城墙一般的围墙和如城门一般的坊门。不过到了商业极度繁华的宋朝,碍事的坊墙、坊门早就拆除,所谓的“坊”也就成了个地名,类似于后世的“某某街道”。而建在景明坊地盘上的丰乐楼,也就成了临马行街而建,正对着皇宫御苑的东华门,就是“好汉”们唱名的地方。

    也不知是不是沾了东华门唱名的光,明明距离开封府的官僚勋贵聚居的城西有一段距离的丰乐楼,一直以来都是开封府的勋贵、官员、文人和豪商们最喜欢聚会之所。

    而丰乐楼最热闹的时候,通常是夜深灯火之时,因此有“夜深灯火上矾楼”的说法。不过大宋元符元年十二月二十这日,才过中午,丰乐楼前的马行街上,就已经是车流人潮滚滚而来,把本来就很拥挤的马行街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潘孝庵潘大官人和妹子潘巧莲共乘的马车,也被堵在了马行街上,慢慢向前爬着,这速度都和蜗牛车差不多了。

    潘巧莲笑道:“十一哥,今日大武哥哥和端王的这一比,可吸引了不少人呢。”

    “是啊,武大郎这段时间可没少费心思啊,只是”

    潘大官人眉头微微一蹙,撩开车帘,探出脑袋四下观望。

    已经有不少显贵官员受不了拥堵,从马车上下来步行了。潘孝严还认得其中几个,都是禁军的同僚,分别是曹家的曹彬的后人、赵家投降专家赵赞的后人、石家石守信他们家的将门子。全都是衣着华美,前呼后拥,招摇而去。

    大宋官家虽然重文轻武,但是对于开国的那些勋贵名将的后裔还是很照顾的。真正被轻的都是狄青这号一刀一枪在战场上拼出来的武将,而不是潘大官人这号投胎投出来的武将。

    而且当年艺祖的杯酒赦兵权也不是真的一杯酒就解决问题了,而是赐下了大量的良田美宅。如今开封府城内外,一半的地皮都是归这些开国将门所有!单是土地升值带来的利益,就让他们肥得留油了!

    另外,本朝既不禁官员经商,又不抑土地兼并。因而大大方便了这些开国将门聚敛财富。而且这些开国将门又通过互相联姻和同赵家联姻,早就形成了一个整体,一家有难,各家相助。就是东华门外唱过名的文官,想要咬一家开国将门,也得好好掂量则个。

    顺便提一句,大宋的这些开国将门的后代也不都是纨绔子弟,能读上进的人也不少,而且又和太宗、真宗和仁宗朝崛起的北方文官集团联姻结盟从某种程度上说,在政坛上和新党敌对的旧党,就是他们在政治上的盟友。

    而新党,因为多是南方出身的平民士大夫,和这些富得流油的北方勋贵没有甚关联,就成了抑制他们的力量。

    不过老赵家出来的官家,终究离不开异论相搅的帝王术,哪怕是能支持章惇独揽朝纲的哲宗皇帝,也不会把世代都由将门子们把持的开封禁军交给新党去整顿只要新党控制不了开封禁军,就得老老实实给官家做事!

    “十八,我们也下车步行吧。”

    潘孝庵把脑袋缩去,对自家扮了男装的妹子说:“外头的熟人不少,武大郎的佳士得行这下可是名声大噪了。”

    “应该是名利双收。”潘巧莲手里捏着张花招儿,嘻嘻一笑,“你看看上面,好东西不少啊!”

    这张花招儿是后来加印的,上面不是美人像,而是一份拍卖物品的名目、底价和顺序。

    武好古和赵佶的两幅画自然是压轴的,而在它们之前还有三十二幅字画,都是名家真迹。

    另外还有主持唱卖的唱卖师的名讳,居然是墨娘子墨莉本人。

    这墨娘子是一画而红,想要一亲芳泽的富豪亲贵不知多少,可是却不知上哪儿去寻?今日居然出现在唱卖物品的名单下面可惜她是不卖的,要不然肯定能拍出一个天价。

    此外,这张花招儿上还说,昔日艳冠开封府的李师师,也会亲自出席唱卖,会拿着赵小乙为她画的写真,上台展示!

    光是这两个美人和到处散发的“美人花招儿”,就足够吸引眼球了。而且在唱卖之前,还进行了恁长时间的丰乐楼展示,还有“画中第一人”的比试,真是赚足了眼球。

    现在开封府城内,已经没有多少人不知道这场唱卖了!

    “还真没想到,这武大郎的生意经高明如此。”潘孝庵摇摇头,“只可惜他不过是个商人。”

    “商人?”潘巧莲把手中的花招儿丢给哥哥,嘻嘻一笑下了马车,“你我不是商人?”

    “我可是官人。”潘孝庵也跟着下了车,和妹妹一起步行。

    “不就是个从八品,”潘巧莲嗤的一笑,“等大武哥哥从辽国来,至少也是个大使臣,说不定还能得个京官,到时就在你之上了。”

    京官并不是在京城做官的意思,而是文官的一个“大级别”,相当于武官的“大使臣”。文散官位从八品下承务郎往上直到正八品给事郎,都属于京官这一级。京官往上就是朝官,属于高中级文官了在北宋,七品文官可不是芝麻绿豆。京官往下则称选人,也称“幕职官”,属于低级文官。

    若是文官做到京官,哪怕不是东华门外唱名的,地位也高于潘孝庵这个荫补来的大使臣了。

    “还是当上了再说吧。”潘孝庵笑了笑,对于武好古,他其实也不是百分之百排斥的。

    毕竟端王正妃只有一个,他也不敢保证自家妹子必胜。

    所以他听到武好古使辽这事儿,是特别的高兴。因为去趟辽国不容易,没个一年半载不来。等他来了,端王的妃也选完了。潘巧莲要选上了,也就没武好古什么事儿了。

    要选不上,武好古也是不错的妹婿

    打着如意算盘的潘孝庵和妹子一块儿到丰乐楼西楼门口的时候,早就有丰乐楼的小厮迎了上来,唱了个肥喏:“潘大官人,里面请,中楼马道,天字三号桌给您留着。”

    潘孝庵是丰乐楼的常客,小厮自然认得他。

    而中楼马道的天字三号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位次。

    中楼马道指得是丰乐中楼的底层,也就是用来举行唱卖的地方。唱卖不可能在小小的雅座包房里面举行,所以只能选择在丰乐楼中楼底层了。

    在苏大郎和高俅的安排下,这里被布置了一番,摆出了几十张桌子,按照距离拍卖台的远近,按照“天地玄黄”和数字序列进行编号能在里面有张桌子的可都是大人物,身份不够的,就只能在中楼外面的院子里坐着。

    而天字序列的桌子都摆在拍卖台的北面,坐北望南,是最尊贵的位子,端王赵佶肯定坐在那一片,多半就是天字一号桌。

    也就是说,天字三号就在天字一号边上光是这个座次,就能让满开封府的勋贵都对潘孝庵刮目相看了。

    当然了,潘孝庵的座次还是不能和武好古、米友仁、纪忆、李师师、墨娘子相比的,他们几个,现在就坐在特别宽大的天字一号桌周围,其中武好古和米友仁更是坐在赵佶左右!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