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阳光明媚,照在身上,颇为舒适,是个出行的好时候。

    北宋时期的中原,四季很分明,冬天的气温较低,但是在晴朗的白天,阳光照射之下,还是能感觉到一些温暖的。

    武好古今日是和苏大郎、林万成一起出城来到莲花庵的,前一天他就让人去约了纪忆纪大官人,要在这里和他谈个事情。

    在莲花庵前,三人下了马,武好古和苏大郎把缰绳丢给了林万成,然后就一块儿进了寺庵。

    刚走进山门,耳边隐隐约约的就传来了悠扬悦耳的吟唱声,这是墨娘子的歌喉。

    纪忆早到了,就在莲花庵的大殿内和一个伺候墨娘子的老女使说着话。瞧见武好古和苏大郎,便中止了谈话,快步出去相迎了。

    寒暄了一番之后,三个人便一起去了莲花庵后院,那座墨娘子居住的楼阁。

    和上一次来这里时相比,这座楼阁重新布置过了。原本墨娘子练舞的房间,被改成了一间波斯风情的客厅。地上铺了松软的地毯,角落里安放了火炉,烧得暖暖的,屋子中间还摆上了只到人膝盖的矮桌。墨娘子已经在那里等候了,穿了一身异域风情的波斯女装,有些儿紧身,将一副婀娜的好身材完全凸显出来了。

    武好古走进去的时候,她正端着个托盘蹲在矮桌子旁边,一样样的将托盘上摆着的银质酒壶和酒杯摆到桌子上。

    看见武好古和纪忆还有苏大郎走进来,墨娘子忙放好托盘,然后起身行了个福礼:“奴奴见过武大官人,苏员外。”

    “墨娘子,少见了。”武好古还了一礼。

    墨娘子又蹲了下去,将酒壶酒杯全都放好,就要起身离开,却被武好古叫住了:“等一等,墨娘子,今日某和大郎是为你而来的,不如你也一起听听吧。”

    “为奴而来?”

    墨娘子一愣,随即一张白皙的面孔就刷的红了下去。

    纪忆也有点发愣,墨娘子可不是真正的家伎,而是明教的圣女。

    勾引一下赵佶也罢了,也算是为了教派的生存而牺牲,可武好古

    屋子里面的场面,顿时有些尴尬了,过了好一阵子,纪忆才反应过来,“坐,都坐下说话吧,墨莉,你也坐吧。”

    墨娘子的名字原来是墨莉倒是挺配她的。

    “忆之兄,”武好古坐下后,又用仿佛色迷迷的眼神看了眼有些害羞的墨娘子,然后笑道,“丰乐楼的唱卖大会,如今准备得差不多了。除了两幅压轴的画,还弄了三十二幅字画,其中还有四幅精品。不算李师师写真图和墨娘子舞蹈图,就这些字画如果都能拍出个适当的价钱,二十万缗是没有问题的光是抽成就能有两万!”

    一场唱卖就抽成两万不,还不止两万,李师师写真图和墨娘子舞蹈图肯定是能拍出高价的!

    这可真是日进斗金了。如果这样的唱卖一个月能组织一次,佳士得行一年的纯利就能超过二十万了。

    若是由“花魁唱卖”衍生出的花魁画册能顺利开办出来,一年发行十二本,一本赚他个一万缗也不是太难。

    那可就是一年三十万缗了

    纪忆心下也有点佩服武好古了,他们纪家海商号称平江纪半城,一年的进项也就是六十多万缗那可不是纪忆一个人的,那得八个房分呐!

    苏大郎接过话题,嘻嘻笑道:“忆之,实不相瞒,我们佳士得行现在还是草创,拢共也没几个人,要运作恁么大的买卖实在不易。虽然小米官人这些日子从国子监里面拉了不少人过来,我也从老苏家拉了几个人过来。

    可是崇道和我说,我们佳士得行还缺个唱卖师傅我想着这唱卖和唱曲都是唱,就觉着墨娘子能行。”

    唱卖师傅?

    纪忆和墨娘子互相瞧了对方一眼:这武好古还真会找借口啊!

    “忆之,”武好古也笑道,“这唱卖的言语也是有大学问的,得知道怎么操弄人心我本想去请李师师出山,不想她傍上了端王,所以就只能请你割爱了。”

    割爱?

    这用词妥当吗?

    纪忆心下还是觉得武好古想把墨娘子纳入房帏,但是又不好马上拒绝,便只能给墨娘子打了个眼色。

    墨娘子看了看武好古,总觉得这小子有点色色的。上次画画的时候,他那个神情,瞧着就不正经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就要摇头,可是却听见武好古又开了口。

    “我们佳士得的唱卖将来肯定是要做大的,不仅是画文玩,还会扩张到土地房产,珠宝良驹,画舫楼船总之,只要能卖的,都可以引入唱卖之法。而且唱卖行也不可能只有开封佳士得一间,将来一定会有人和我们做一样的勾当,佳士得行也会在各地开设分店。

    总之,唱卖这一行大有可为啊。而墨娘子你现在加入,便是唱卖师傅们的祖师爷了!”

    祖师爷什么的,墨娘子倒不在乎,但是唱卖一行如果真的能做大,墨娘子就可以广收门徒,还能结交权贵富豪对于明教,应该也是有利的吧?

    一想到这里,她就有些心动,正想再和纪忆交换一下眼色,谁知两下一对眼神,纪忆就以为墨娘子答应了,于是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某便割爱了。”

    什么?

    这就把自己割出去了?

    墨娘子一愣,抬头看了眼一脸惊喜表情的武好古,然后又看了看纪忆。

    纪忆冲她笑了笑,“至于墨莉的卖身契我过几日就送到佳士得行总店。”

    卖身契?

    墨娘子瞪了纪忆一眼,自己什么时候卖给纪家了?

    家伎什么的,不过是方便她在开封府活动的身份掩护而已!现在怎么要假戏成真真的把自己送给武好古那厮做家伎了?

    这可怎么办啊?武好古那么色,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不,不,不。”

    墨娘子真着急的时候,武好古却连连摇头道:“墨娘子可不是个物件,卖身契之类的,还是快快毁去。她入佳士得行,便是一房管事,是有自由之身的。”

    对于万恶的奴隶制,武好古还是有点排斥的,特别是把墨娘子这样的女人当成奴隶真是太邪恶了!武好古觉得自己的灵魂来自纯洁的21世纪,绝不能做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

    最多最多就是把墨娘子变成一个自由的小三!

    而且墨娘子的形象、嗓音,还有她因为墨娘子舞蹈图形成的名气,都让她成为了事实上的花魁娘子。让她继续做家伎,实在是太委屈了,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名分。

    “一房管事?”纪忆点点头,“那么,某就毁了墨莉的卖身契。墨莉,从今日起,你便是自由之身了。”

    “好!”武好古笑了笑,又对纪忆道,“不过让墨娘子住在佳士得总店也不合适,住我家”他看了眼墨莉,“也不大好,就让她在这莲花庵暂住一段时间,可以吗?”

    纪忆豪爽的一摆手,“行,想住多久都行。”

    “也不须住多久,等到佳士得行在画仙观旁的会馆建好了,便让墨娘子住过去吧。”

    画仙观的改造扩建还没有开始,因为武好古暂时抽不出时间去搞建筑设计。准备建在画仙观旁的佳士得会馆,就更加八字没一撇了。所以就只能让墨娘子在莲花庵继续居住一段时间了。

    不过武好古的这话在墨娘子听了,还是有点金屋藏娇的意思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