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陈佑文是和他两个儿子陈珍、陈宝一块儿来的,不是空手,而是拿来了十几卷画,都是精品。其中有一幅范宽的,一幅巨然的,一幅黄居寀和苏东坡的是精品中的精品!

    “范宽的,巨然的,黄居寀,还有苏东坡的”

    武好古一边展开放在一张长方形的大画案上的画卷,一边发出感慨惊讶的声音。让他感到惊讶的四纸画都是大家真迹!不但精,而且足够真至少在武好古看来,都是真的。

    他看完后,又让米友仁看。米友仁的画技不如武好古,但是眼力却在武好古之上他可是参与了和这两本中国画界的权威著作的编修的!

    米友仁看得很仔细,一共十五卷画,一张张,一遍遍的看,看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全部看完。

    就在米友仁看画的同时,武好古让小厮上了茶,就在一旁待客的茶案旁坐着和陈家父子说话。

    寒暄了几句后,武好古就直入主题了,“陈文林,您拿这些画过来是想请我们佳士得行帮着唱卖吗?”

    佳士得行现在是以唱卖画为主业的,而且又费了那么大力气办起了眼下这场“天下第一拍”,当然不能只唱卖和这两幅画了。

    所以从上个月开始,苏大郎就在想方设法征集拍品了。不过并没有征集到多少精品毕竟唱卖画还是个新鲜事物,谁心里都没底。万一没有什么人来竞买,低价成交了可就不划算了。

    没想到,武好古的老冤家陈佑文在这个当口,居然拿来了十五纸画,其中还有四纸是精品中的精品。

    陈佑文笑着点点头:“没错,老夫就是这个意思。这些画,就想托佳士得行唱卖出去。”

    武好古看着陈佑文道:“范宽的,巨然的,黄居寀,还有苏东坡的可都镇店之宝啊!”

    镇店之宝就是摆在那里给人看,除非不得已绝不往外卖的宝贝!

    做画古玩行的买卖,要是没有几件镇店之宝,是要让同行笑话的。

    “老夫已经做官了,”陈佑文摸着胡子道,“画文玩行的勾当就不做了。”

    不做了?

    真的假的?

    大宋也没不让官人经商啊,而且你这个官人又不是正经考出来的,也不是凭本事投胎投出来了,装什么清高?

    武好古愣了愣,又看看陈珍、陈宝这对兄弟,都是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仿佛两只蔫了的茄子。

    画行可来钱啊!

    几千上万的,在别的行当累断腰也不见得有,在画行里只要上点档次的店铺,谁一年没上万的进项?

    现在要退出,换谁都不甘心啊。

    不过陈佑文这老小子选择退出也是对的!

    画行的钱好赚,不过“坑”也足够大,要是没有后台很容易就掉进去出不来的。武家之前不就掉进去了?虽然陈佑文现在有个官身,可是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挂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俩宝贝儿子就是人家砧板上的肉了

    况且,他和武好古之间的事儿还没完呢!

    所以趁现在处理掉家里的画买卖,还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老师,都看过了,东西都够真。”

    米友仁这时已经看完了画,走到了武好古身边,也坐了下来。

    陈佑文拿来的东西当然都是真的现在武好古身边有米友仁,而且武家父子自己也是大行家。陈佑文要整点假东西来骗他们是不大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可能成功的,除非他也像武好古一样,能整出点与众不同的精品假货。

    武好古笑着点点头,对陈佑文道:“文林的东西自是好的,不过佳士得的规矩是必须要出鉴定文,这文是要收点辛苦费的。若是由米元晖来出具文,润笔必须先给,一个字收三缗钱!”

    佳士得的鉴定文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出的,目前只有米友仁、武好古和武诚之三人能出具文。出文的人当然是要拿钱的,而且每人的钱都不一样。

    武好古出一张文索价是五十缗,武诚之的文索价十缗,而米友仁的文最贵,按字计价,一字三缗!

    是的,米友仁出具的文比武好古的文贵得多!而且必须先给钱,无论画最后能不能卖出去,这钱都不能退。

    不过人家不是贵得没道理,如今画行市上米友仁的大字儿一个没十缗都拿不下来,现在只收三缗那是超级优惠价宋朝的画市场就是如此,字贴向来贵过绘画。譬如米芾的字贴就比米芾的山水要贵得多。

    所以米友仁的鉴定文可以直接写在画卷和贴上做题跋的,而他的跋一题上去,这画的身价立马就不同了

    当然了,如果题跋的人换成赵佶,那么他的题跋和押印的价值很有可能超过画本身。历史上有很多宋徽宗题跋押印的画因此被裁减过有的奸商就裁下有宋徽宗的字和押印的部分单卖了。

    “行啊,”陈佑文冲着米友仁笑了笑,“那就劳烦小米官人了。”

    陈佑文果然是行家!

    让米友仁在画卷贴上题字绝对不会亏本的。

    武好古点点头,又道:“既然如此,等元晖题完了跋那,我们就敲定这些画的底价,合同凭由我会叫人准备则个,签完合同以后,便把这十五纸画都封好装箱锁头和封条可带来了?”

    “带来了,全都带来了。”

    鉴定完成后给画贴封、装箱、再贴封条、最后上锁的这套程序是苏大郎想出来的,为的就是防止东西被调包。

    而且封条和锁头都必须买家自备,封条上面的字自己写,锁头的钥匙自己拿着。如果还不放心,就留个人在佳士得行总店住着亲自看管也行。

    “阿爹,我们真的不做画行了?”

    陈家父子三人签了合同,贴了封条,亲自锁上了箱子,又交了几百缗的“鉴定费”之后,才一出佳士得行,没走几多远,陈佑文的小儿子陈宝就忍不住问了起来。

    陈佑文看了儿子一眼,冷冷道:“有多大德,拥多少财。我家的画文玩都出了手起码有十几万,店铺至少也能卖个十万缗再加上手里的现钱,三十万都有,还不够你们俩吃喝玩乐一辈子?”

    “连铺子都卖了?我们不在开封府住下去了?”

    陈佑文的长子陈珍也是一愣,他的铺子和宅子是连在一起的,分开卖可不方便。

    “人挪活,树挪死”陈佑文有些凄凉地道,“武好古那厮,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趁着现在,为父还有点关系,身上还有个文林郎,一定要替你们安排好后路。

    这开封府,你们不能住了,尽快搬走,和你们的娘亲一起走。”

    “去哪儿?”陈宝问。

    陈珍也感到非常吃惊:“是啊,爹爹,我们不住开封府,要去哪里?”

    “去扬州。”陈佑文压低声音道,“为父早有安排,扬州那边有个宅子,是用假名字买的,你们俩和你们的娘亲在那边也有假户籍。只要悄悄过去,没有人知道是你们。你们到了扬州后不要做事,安安稳稳过日子,等为父的消息便可。”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