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潘大官人升官了!

    因为他所在的捧日军在西线横山大捷时日夜戒备,保卫开封府有功,因而从义郎以下,三年内无过者,各转一官。而潘大官人之前的阶官是从八品的秉义郎,属于小使臣阶中的第二级,往上是从八品的从义郎,再升一级才进入大使臣级。

    宋朝官员升级图中有几个“大关口”,都是很难过去的。比如文官由选人升京官,又京官升朝官;武官又小使臣升大使臣,又大使臣升横班,都是很不容易的。

    而在一个大级别内升一级,通常熬个资历就能熬出来。潘孝庵就是从荫补来的承信郎一路熬资历熬到如今的从义郎的。

    不过由从义郎升到大使臣级的修武郎也是时间问题,因为潘大官人为官是非常不错的。不仅上官喜欢他这个“开银行”的下级,下面的无品武臣和小兵也都觉得他是个好官。既不克扣下属,也不逼着大家伙出操训练,还经常自掏腰包请吃请喝,若是叫人帮自家做事,从来都是给足工钱的。

    这样的好官简直就是官僚界的楷模,自然不会被记过他为官恁么多年,就没犯过什么错,每次磨勘都是顺利通过。

    所以今次也毫无悬念转了一官,成了小使臣一级中官阶最高的从义郎,眼看就能升到大使臣了,到时候可就步入中级武官的序列了。

    因为升了官,潘大官人就在自家位于开封府城西厢的大宅子里面大摆宴席,请了捧日军里面的上官,还请了他的那个指挥里面的二百多官兵,一起来吃喝......还不收礼物。

    请得人太多,厅堂里面都摆不下桌子,就在院子里搭了不少棚子。高俅带着端王赵佶手书的请帖过来的时候,酒席还没开始,客人正陆陆续续而来,潘大官人则是一身锦襕衫,头戴幞头,耳鬓插花,在几个心腹部下的簇拥下,站在大门口迎客。

    看见高俅,潘大官人哈哈笑着就迎上去唱了个喏:“高大哥儿,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

    高俅还了个礼,笑道:“是小乙哥叫我过来的。”

    “小乙哥”自然是赵佶了!

    “是吗?”潘孝庵连忙做了个肃客的手势,“里面请,内堂说话。”

    潘孝庵的宅子也大,比武好古的新家还要大几倍,市价至少七八十万缗,所以是有内中外三个客堂的。

    外客堂现在大摆宴席,内客堂则是安安静静,正好用来款待贵客。

    上好的“密云龙”点茶上来的时候,潘孝庵已经笑着将几张私交子递给高俅了这是整整一千缗!这可不是潘孝庵第一次给高俅送钱了……

    要不说潘孝庵是难得的好官呢?他的这出手之阔绰,完全不是寻常的八品武官能拿出来的,更难得的是他还从来不喝兵血……完全是在贴钱做官,全心全意为大宋江山服务啊!

    拿了潘孝庵的钱,高俅很有点亏心,他现在好像是在坑潘大官人,还收人家的钱不收是不好意思的,潘大官人那么好的一官儿,全心全意为大宋江山服务,你高俅不收他的钱,于心何忍啊?

    不过武好古给他的钱更多!光是上回在潘家园的赌斗就分了两万多,靠这笔钱高俅还在开封府城北厢买了个院子。而且他现在可以混到端王身边,也多亏了武好古,所以他也不能对不起武好古了。

    至于欠潘孝庵的人情,只有来日得志后慢慢还了……虽然潘巧莲多半当不上皇后,可是潘孝庵的官儿还可以升啊,只要端王将来真成了官家,那可就是一切皆有可能了。

    没准可以提拔他当个三衙管军……有了这样好的三衙管军,那可真是大宋朝几十万禁军兄弟的福气啊!

    “十一哥,”高俅笑着摸出了两张丰乐楼唱卖的请帖,将其中一张递给了潘孝庵,“这是端王殿下叫我带来给你的……这请帖是端王殿下亲笔写的。”

    “端王亲笔?”

    潘孝庵接过请帖,翻看一看,果然是端王的笔迹。他又盯着高俅手中拿着的另一张请帖在看,心想:这张应该是给十八的吧?

    端王殿下亲自给自己和十八姐写了请帖……看来王妃非是十八姐莫属了!

    “这张是给十八姐的。”高俅笑道,“端王吩咐了,叫我亲自把请帖给十八姐。

    另外,端王殿下还托我带话给十八姐。”

    高俅对潘孝庵而言也不是外人,他是高家将门的人,只是过去混得不大好罢了,但是身份还是在的历史上赵佶提拔他做了三衙管军是完全符合惯例的。他要真是个混子,三衙禁军怎么管得住?那里面将门子可车载斗量的,若是都不服气,这管军怎么当?

    大刀阔斧的整人?开封禁军那是能整顿的吗?时时刻刻扣你个图谋不轨的帽子……

    “行啊!”潘孝庵根本没多想什么,很爽快的就叫人请来了潘巧莲。

    潘巧莲穿了件月白色的对襟小袄儿,下系白裙,腰间还缠一条青色的小腰裙,显得利落洒脱,快步走来,一张俏丽的脸孔上却都是不情愿的表情。

    虽然潘孝庵到现在都没说要把她嫁给端王,可是她哪里不知道哥哥的心思?她又不傻。

    而且她也不大愿意嫁给端王,倒不是端王赵佶不好……而是宫中的水太混,也不自在。如果离得远,也许见到的都是荣华富贵,可是潘巧莲这个层级的女人,哪里不知道女人入宫侍君,都是为家人而活,自己是没有多少乐趣的。便是做了垂帘听政的太后,也是宫墙之内的富贵囚徒。

    对于没多少家底的女子,这种生活也许有点吸引力。可是对潘巧莲而言,皇宫能给她的一切,除了儿子可能的皇位之外,她都有了,即使现在没有,武好古也都能给她。

    而皇宫给不了她的自由自在,武好古也能给。

    可是潘巧莲也知道,皇家选妃的事情,她也扛不住,而且……她哥更是热心的不得了!

    她要做了皇后,潘孝庵才是最大的赢家!

    按照惯例,皇后的亲哥哥都能做到刺史、团练史、防御史一类的高官,侄子们也肯定能得到荫补的官位。

    “十八姐,这是小乙哥托我交给你的。”高俅双手将请帖递给了潘巧莲,又使了个眼色,“小乙哥还说:十二月二十,丰乐楼中,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啊!

    潘孝庵激动得都快晕过去了,皇后十有八九就是自家妹子了……

    “好好好,不见不散,一言为定!”潘孝庵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高俅就往外走,“高大哥,你我兄弟可是多日未见了,今天一定得一醉方休……十八姐的事情若是成了,兄弟定有重谢!”

    他只顾和高俅许诺,完全忘了自家妹子正呆立在内堂里面,两眼通红,口中低声念着武好古的情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念到这里,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流水般的落了下来。

    写得太好了!

    凄婉缠绵,感人至深,文字之间流露出来的都是真情啊!

    如果没有真情,凭武好古的文采怎么可能写出恁么好的一首,不,是半首词牌呢?

    这武大郎,分明就是个痴情的郎君,一心只想着和潘巧莲相依为命,冬去春来,几多风雨……

    这样的痴男子,而且还是画中第一人,还超级会赚钱,绝不会让爱人吃一点苦……叫潘巧莲如何不喜欢呢?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