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米友仁!你个逆徒……”

    米友仁刚一走进佳士得行的书房其实是武好古的办公室兼工作室,就被人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骂得他一脸懵懂,抬起头看看,只瞧见一个怒气冲冲的武好古立在书桌后面。

    怎么回事?怎么就逆徒了?这不还没干欺师灭祖的事情呢……

    “老师,您这是……”

    “端王是怎么认识潘十八的?”武好古气呼呼看着米友仁,“是不是你把你的那纸写真图给了刘有方的?”

    原来是这事儿啊!

    米友仁一琢磨,不对啊……那时候我还没拜你做师父呢,怎么就是逆徒了?这先后顺序不能错了。

    “老师,”米友仁一脸委屈地道,“您这是怎么了?”

    武好古看到米友仁一脸的无辜,气就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他把潘巧莲的写真图给了刘有方,现在自己早就把潘巧莲娶过门了,说不定孩子都怀上了。

    “你说怎么了?”武好古瞪着他,“如今潘家一心要把巧莲送入端王府,你这不是出卖了师娘吗?”

    出卖师娘……她还没嫁你呢!米友仁苦苦一笑,摇摇头道:“老师,其实潘十八没甚好的,就是人漂亮。可是娶妻娶德,纳妾才纳色呢。您要娶了有德之妻,还怕没有绝色之妾吗?您不是喜欢墨娘子吗?学生出面帮您去讨要,保管能得到的。”

    拍端王赵佶马屁的竞争还是很激烈的!

    虽然都是后世不齿的行为,但是如今是北宋啊,赵佶又是未来的皇帝,拍他的马屁可不容易了。

    就连纪忆这样的高手,也有失算的时候。

    他为端王赵佶准备的女人被高俅推出的李师师劫了胡!

    虽然墨娘子比李师师年轻,身材也比李师师好,唱功和舞蹈也都超过了李师师。可是墨娘子是处女,也不是真正的歌伎,她是明教的圣女,过去是不近男子的。这样的女人在勾男人这方面怎么能和纵横开封青楼界二十年的李师师相比?

    而且,墨娘子的文采也不如李师师。除了歌唱、舞蹈和弹琴之外,诗歌、书法、绘画、各种棋类都不行。

    更糟糕的是,她和赵佶没有共同语言。李师师一开口都是才子佳人的事情她自己就是佳人,认识的都是才子。可是墨娘子不是这个才子佳人圈子里的,她一开口都是波斯、大食、航海什么的……说一次两次赵佶或许觉得有点意思,说多了可就不耐听了。

    赵佶是艺术家皇帝,又不是大航海家皇帝。

    所以赵佶已经有日子没去画墨娘子了,反而常往镇安坊走动。

    不过纪忆的马屁神功肯定也不会只有一招,所以这位将来名列六贼,哦,应该是七贼或者八贼加米友仁是八贼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看到武好古沉默无语,米友仁以为老师对潘巧莲的情感有所动摇,于是接着说:“老师,其实十八姐儿除了漂亮,真没甚好的了,性子野,胆子大,脾气更大,小时候还会动手打人,和她差不多的将门子将门女都被她欺负过。我看您就把她让给端王算了……”

    什么话!

    这老婆怎么能让?

    这可不是个人问题,而要是对历史负责的问题!赵佶的老婆是王皇后,这怎么能改?

    武好古心说:赵佶已经够轻佻的了,要是再有潘巧莲这样的野丫头当皇后,大宋该给糟蹋成什么样?万一再生出个性子随她的太子……南下的少数民族恐怕抓不到他们母子吧?

    米友仁不知道他老师正在胡思乱想,继续说:“老师,我看西门大姐就不错,端庄、稳重、贤淑、温柔,大妇就该娶这样的……”

    “等等!”武好古一下打断了米友仁,“你在说谁?西门青?她还温柔?她可比潘十八凶多了!”

    潘巧莲如果做了太后,那就是慈禧太后,女真帝国主义是很难抓到她的。如果西门青做了太后,恐怕就是萧燕燕了……

    “老师,西门大姐是贤内助啊。”米友仁道,“而且西门一族还可以为您所用!

    这西门一族和潘家将门可不一样!”

    西门一族是刀口舔血的,潘家将门早就朽成富贵闲人了。

    而且,潘巧莲也不是潘家少主,娶了她也不能得到支配潘家的地位。而西门青在西门家族中地位很高,武好古如果以官身迎娶她,那西门一家就会变成武好古爪牙。

    至于潘家的钱财……武好古现在不缺钱,他缺的是爪牙。

    米友仁劝道:“老师,您娶潘巧莲只是娶一人,而娶西门青则是娶了西门一族啊!”

    武好古听米友仁这么一说,气已经消了不少,可是他不能听米友仁的话。原因也说不清楚,就是潜意识里面知道自己不能没有潘巧莲!

    这大概就是爱情吧?

    “元晖,我知道西门青好,可是潘十八和我是青梅竹马。”武好古道,“我不能让她入宫……而且入宫对她也不是好事儿。”

    不好?

    米友仁心想:端王怎么可能不好?

    他是要做官家的人!潘巧莲入了宫就是皇后,将来说不定就是太后!

    武好古这时看着米友仁,“元晖,你得给我出个主意,怎么才能把潘十八娶到手?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什么?出这种馊主意?

    米友仁看着自己的老师,哭笑不得,半晌之后,沉沉叹了口气道:“唉,老师,学生是有办法的……可是学生还是要劝您一句,婚姻之事,也可是一架向上的梯子。若能借着婚姻弥补自身所不足,就可以更上层楼了。”

    在米友仁的字典中肯定没有爱情这两个字的,有的是只是一场场算计。

    在他看来和潘巧莲结婚能得到的,无非就是二十万到三十万缗的嫁妆。对眼下的武好古而言,这笔钱不算什么。而西门青手中,则握有武好古最需要的人力资源……

    “还是说说你的办法吧。”武好古问。

    米友仁叹口气说:“办法其实也简单,您先当着端王的面挑明您和潘巧莲的关系,然后再请他做媒。不过这样一来,就等于告诉端王您识破他的身份了……”

    这大概就是陈佑文的盘算吧?

    武好古心想:这货肯定知道赵小乙就是赵佶!

    呵呵,这赵佶伪装成赵小乙玩得挺欢,还自以为没人识破,可实际满开封的有心人都知道了。

    “识破就识破!”

    武好古咬咬牙,“早晚都是要识破的。”

    是啊,谁也不可能一直装下去。

    米友仁皱皱眉头,“可是也不能让端王知道我们一直把他当猴在耍……”

    赵佶只是贪玩,再加上年少无知,容易被骗,但也不是傻瓜。如果知道武好古一直在哄着他玩,心里肯定也不好受……

    “那你得给为师出个主意!”

    武好古现在把米友仁这个学生当狗头军师了,也懒得自己想辙,直接就问他了。

    “得找个人来识破端王……”

    找个人来背锅!

    不能是武好古一早就知道,得是刚刚才知道!

    “找谁?”

    “这事儿得靠纪忆之。”

    “纪忆之?他肯吗?”

    武好古以为让纪忆来背黑锅。

    “不是让纪忆之来识破,是让纪忆之去找个能识破端王身份,又不怕端王怪罪到人。”

    谁那么牛逼?

    “让他去找谁?”

    “蔡学士。”

    “蔡京?”

    米友仁点点头说:“纪忆之现在去了枢密院北面房,蔡元长又是枢密院都承旨。而且蔡元长之子蔡居安又是纪忆之的好友,就由纪忆之出面去请蔡元长来参加丰乐楼唱卖......”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