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潘楼街,潘楼之上。

    邻近御街的一个雅间之内,隐隐约约传出了悠扬的丝竹和歌唱声。历经了白日的喧嚣之后,夜幕降临,御街变得格外宁静。隆冬的寒风呼啸,让开封府原本繁荣的夜市变得有些萧瑟了。

    而陈佑文如今的心情,也如窗外的冬景,低落到了极点。

    他无心欣赏窗外万家灯火的开封夜景,只是直勾勾看着在他对面端坐品酒的梁师成,眼中布满血丝。

    “守道,那赵小乙就是端王?”

    梁师成呵呵一笑,“我可没这么说啊。”

    “这可如何是好?”

    陈佑文说着,端起酒杯,恶狠狠一饮而尽。

    梁师成眉头一蹙,沉吟半晌后摇了摇头,“佑之,你这是作甚?他便是傍上了亲王,也不能拿你怎么样啊?你马上就是文林郎了,从九品上的文官,待这次使辽归来,多半还要升官。就算他也做了官,也不过是个九品官,还能陷害于你?”

    “可是,可是他和端王”

    梁师成大笑,“端王不过一时贪玩罢了,根本不可能和他深交。端王是何人物?武好古凭什么和他玩在一起?他们若真的能玩在一起,端王也不必化名赵小乙了。

    而且,伴君如伴虎!别看端王现在玩得兴起,和他交好,可一旦玩性过了,也就怎么事。到时候你和他同朝为官,谁也奈何不了谁。你为何恁般惧怕?你真以为他能拿你怎么样?”

    我这不是勾结梁山贼寇吗?

    陈佑文心说:这罪名要落下来,便是不掉脑袋,也要追夺出身以来文字,然后发配编管,这辈子就完了!

    可是陈佑文也不敢和梁师成说实情啊这事儿现在就是个放在他屁股下面的火盆子,时时刻刻在烧烤他的屁股,而且又不能叫人知道,只能咬着牙生扛。

    这火烧屁股的日子,别提有多难过了!

    不过陈佑文再细细品味一番梁师成的话,突然间眼前就是一亮。

    “对,守道兄说得很对。”陈佑文笑了起来,“在下一时想岔了再说我和武好古又没甚深仇大恨,一点小小的过节罢了。”

    “对了对了,一点小小的过节。”梁师成哈哈大笑,“这样吧,明日咱家和童刚夫做东,请你们二位吃个和好酒,吃完了酒你们就同心协力,一起为官家,为朝廷效命如何?”

    “好,好,就这样吧。”

    和好酒摆在了任店街上的任店,此处也是七十二家正店之一。不过排场和档次是远远比不了潘楼和丰乐楼的,但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梁师成和童贯两人早早就来了,也没有点菜叫歌伎,只是叫了点茶,就在雅间里面喝茶说话。

    谈话的内容都和使辽有关,当下最关心这件差事的,除了官家赵煦和宰相章惇之外,大概就是这两个阉人了。特别是童贯,俨然已经将出使辽国当成了日后飞黄腾达的本钱。

    “守道,你瞧着这陈佑之到了北朝,能和武大郎相安无事吗?”

    梁师成抿了口点茶,笑了笑说:“如何不能?恁大的功劳摆着,谁不想要?这次的差事办好了,官家一高兴,武大郎立马就能做官,说不定还能转上六七个官。便是陈佑文,也少不了一转二转的。”

    转官在宋朝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要是循资上升的路,转一官也得磨上好几年。特别是陈佑武和武好古都不是进士科出身,三任六考的磨勘可不好过从选人到京官需要历经的考核和熬资历的过程。通常情况下,他们俩要是走文资的话,妥妥会被卡在改官升京官这一官,一辈子就是选人了。便是能按部就班升上去,三任六考就是九年时间啊!

    所以使辽画谍画这个立功晋升的路子,谁会不好好珍惜?

    “按照以往惯例,”梁师成道,“能画下辽国皇太孙的写真,能画几个辽国边城图,那就个是大功了。

    不过武大郎的本事肯定不止这些,没准能把辽国的满朝文武都画下来,或许连燕京城都能一丝不差的画在纸上。

    这样的功劳,若是走武资,还不是一口气转七个官?”

    武好古现在还没授官,所以做文官做武官的可能性都有。而谍画建功属于军功,升武官可能较大。

    而武好古现在的职位是待诏直长,相当于无品武官中的进武校尉,一转就是从九品承信郎,二转就是从九品承节郎,三转是正九品保义郎,四转是正九品成忠郎,五转是正九品忠翊郎,六转是正九品忠训郎,七转则是从八品秉义郎。也就是和潘孝庵潘大官人一边大了,再升两级就是正八品修武郎这可就越过了大使臣的门槛,跻身于中级武官了。

    对于武好古而言,大使臣的门槛也不是不可逾越的若是官家真的要对辽国用兵,那得花多少地图啊?以章惇、章楶认真严谨的性子,恨不得把整个燕云所有的城池都原原本本,一点不差的画下来!

    这得多少功劳啊?若是燕云得复,论起功劳,武好古别说一个大使臣,横行官属于高阶武官了都到了!

    虽然武好古不可能去担任军职,但是大使臣是可以做知县的,若是能升到横行,做几年知州都没一定。

    做官要紧,武好古和陈佑文那点过节童贯和梁师成都不知道陈佑文曾经买凶杀武好古算个屁啊。

    “武崇道,武崇道”

    童贯和梁师成自以为可以调节武好古同陈佑文之间矛盾的时候,武好古已经在任店街上了,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乍一头,却看见陈佑文正向自己快步走来。

    “是你?你想做甚?”

    武好古被吓了一跳,这可是个买了梁山好汉要杀自己的人呐!一个高大的身躯马上挡在了他的身前,这是老林教头林万成,现在是武好古的贴身保镖。

    自从知道陈佑文到了开封府,他每次出门,就都带着这位老林教头了。

    这轮到陈佑文害怕了,他到底在西军呆过,见识过真正的厮杀汉是什么模样的!

    他马上立定,笑嘻嘻的冲武好古行礼,“武崇道,你不认得我了?我是陈佑文啊。”

    武好古轻轻拱了下手,“原来是陈将仕,少见了。”

    这里是任店街,又有林万成保护,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所以礼数还是要进的。

    “能借一步说话吗?”陈佑文笑呵呵地问。

    什么意思?武好古一愣,难道他在暗中埋伏了杀手?就在武好古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陈佑文又抛出句话。

    “有一件要事相告,和潘十八姐有关。”

    潘巧莲?

    武好古的心里当即就是咯噔一下。

    他其实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潘巧莲会和赵佶经常见面这事儿要没猫腻才有鬼!现在可不是21世纪,而是男女授受不亲的古代。

    潘孝庵那个死胖子多半想给自己戴绿帽子!

    “好!跟我来。”

    武好古四下看了看,然后就快步向任店街边上的一座茶楼走去,陈佑文和林万成也跟了上去。茶楼的一层没有什么客人,武好古选了张靠窗的桌子,和陈佑文面对面坐了下来,林万成则在邻桌坐了下来。

    小厮上了迎客,武好古叫了两壶茶,又给了几个铜板的小费便打发了。

    “陈将仕,有话就说吧。”

    陈佑文笑了笑,道:“说之前,你得答应一个条件。”

    “说来听听。”

    “你我之间的过节,在使辽来之前,就当没有发生,如何?”

    陈佑文紧盯着武好古,开出了条件。

    这条件其实不算什么,也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行!”武好古顿了顿,“说吧。”

    陈佑文稍稍松了口气,“你可知道潘巧莲是怎么和端王搭上的?”

    武好古点点头,“因为我的一幅画。”

    “说对了一半!”陈佑文道,“没有刘大貂珰和潘秉义的安排,端王也见不着潘十八!”

    “你怎么知道的?”武好古反问,“你不是刚刚来?”

    陈佑文笑了笑,“你知道我在西边给谁当机宜?刘家两父子之间的信往来,我都知道!这事儿就是刘大貂珰安排的,潘秉义和潘刺史也早就同刘大貂珰勾结在一起了。对了,你的学生米元晖其实也知道这事儿!”

    他是刘瑷的机宜,而刘瑷又是刘有方的养子,而且陈佑文和刘瑷的关系一直都不错。所以刘瑷的信,都是由陈佑文保管的。因此陈佑文就从刘有方和刘瑷间往来的信中,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然后整理出了真相。

    武好古道:“可潘十八许过宗子了。”

    “那又如何?”陈佑文笑道,“你去问问米元晖,太后有多宠端王。

    而且太后可是大名府人,和潘家是同乡。潘向二府,其实也是通婚的!只要端王有意思,许过宗子根本不是个事儿。当然了,潘十八要真的成了皇后,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女人嘛,就是一件衣裳!以你今时今日的地位,还怕没有好女人?”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