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桑家瓦子是开封府众多瓦子勾栏中最热闹的,就位于潘楼街和马行街相交的十字路口,距离皇宫大内也没多远。

    虽然地处开封府最黄金的地段,但是因为桑家瓦子开办的很早,在大宋开国之初便存在了,因而得以占据了很大的面积。瓦子里面,酒幌飘扬,店铺林立。

    两条可以容纳两辆马车并行的碎石铺成的大路,就在桑家瓦子里面向交,形成了十字路口,道路两边则遍布勾栏。所谓勾栏,相当于后世的戏院。就是搭个遮风挡雨的棚子,四面围以板壁,一面有门,供观众出入。门口通常贴有称作“招子”或“花招儿”的花花绿绿的纸榜,向观众预告演出。有的勾栏门首,还要悬挂“旗牌、帐额、神帧、靠背”等装饰物或演出用具,以广招徕。勾栏内部设有戏台和观众席。戏台一般高出地面,台口围以栏杆,勾栏之名也因此而得。

    勾栏里面表演的节目也是五花八门,有杂剧、讲史、诸宫调、傀儡戏、影戏、杂交和扑跤等各种伎艺。而其中最为流行的则是杂剧、诸宫调和扑跤。

    所谓杂剧就是戏曲,比如庄家不识勾栏和汉钟离度脱蓝采和两部戏就在开封府的各家瓦子里面久演不衰。

    而诸宫调则是一种说唱,通常由韵文和散文两部分组成,表演时采取歌唱和说白相间的方式。

    杂剧面对的观众主要是市井之民,演员也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诸宫调的观众则比较上档次,主要是文人士子,表演者多为歌伎。不仅在勾栏瓦巷中有专门的勾栏用于表演诸宫调,在开封七十二楼和各处青楼里面勾当的女伎妓也大多能演唱诸宫调。不少士大夫官僚的家伎,也都精通诸宫调。

    刚刚才灰溜溜的回到开封府的陈佑文也是个喜欢诸宫调的文士,家里面蓄着个善唱诸宫调的小妾,名叫高真真的,和冯二娘一般,都是青楼里面出身的。可惜冯二娘熬出了头,生了儿子,转了大房。而这位高真真伺候了陈佑文十五年,也没有一儿半女,而且陈家还有大妇坐镇……

    不过陈佑文喜欢的还是这个会唱曲的小妾,哪怕她早就不小了,而且还很胖不是丰满,是胖!一样是熟妇,她的身材样貌可不能和冯二娘相比。

    可是陈佑文就是喜欢这胖子,冯二娘那样的,他还瞧不上呢!

    回了开封府后,也不理事,就成天带着这个“老小妾”逛瓦子,听小曲,好一个混吃等死的态度。

    今日天气晴朗,风和日丽,且是一个逛街的好日子,陈佑文起床后,又带着“高胖胖”原来叫高真真,肥了以后陈佑文就戏常称她为高胖胖出了门,直奔桑家瓦子而去。

    到了他平日里最喜欢去的一家名叫“三传”的勾栏,还没到门口,就见人潮汹涌。

    陈佑文道:“真真,今日是谁在三传勾栏登台?”

    “好像是阎七七。”

    “阎七七?听着耳熟……”

    “就是那个人尽可夫的阎七七,后来去开了怡红院的。”

    原来今天在三传勾栏登台的是刘无忌的那个老情人儿。她当年真的红过,只是不够矜持,太过风骚,得了个人尽可夫的名声。不过她倒是乐在其中,后来还在城北厢开了怡红院,做起了卖肉的老鸨,成了青楼界的笑柄,倒也出了名。

    陈佑文眉头微微一蹙,“她不会在三传勾栏上荤的吧?”

    “怎么可能,这里可是内城,她就不怕被捉去开封县打板子?”

    “倒也是,那这里怎么恁般多的人?”

    高胖胖道:“老爷,不必猜了,且去看看吧。”

    “也好。”

    陈佑文点点头,就和高胖胖挤进了人群,进去后才知道,原来挤在这里的人并没有进入勾栏,而是拥在勾栏外面看墙上贴着的几幅“纸榜”。还有几个闲汉模样的人,手里捏了一叠花招儿在散发,其中一个还塞给了陈佑文两张。

    “这是……”

    陈佑文展开其中一张花招儿,只看了一眼,就吃了一惊。

    花招儿上画着,准确的说是印着一个美女半身像,虽然只是线描的,可是这简简单单的线条,却勾勒出了栩栩如生的画像。

    这五官,这秀发,这神态,简直画活了!

    “这不是李师师吗?”高胖胖和李师师自是相熟的,只是在丈夫身边瞧了一眼,马上就认了出来。

    没错,这是李师师!

    陈佑文也认出来了李师师,他再定睛一看,发现了李师师的画像右侧有一段印上去的文字。大意是将会在新年之前的十二月二十,在丰乐楼的中楼底层唱卖赵小乙的李师师写真图和武好古的墨娘子舞蹈图,另外还会有落干名家字画,将会一同在丰乐楼中发卖……

    武好古!

    又是武好古!

    这张花招儿一定是根据武好古的画刻板印刷的吧?

    印出来的都那么好了,这画出来的该好成什么样?

    另外……花招儿上的字好像是王献之的!

    当然了,王献之早死了,不可能是亲笔的。但是能把王献之的字模仿到这种程度的,恐怕也不是寻常人物吧?

    还有,赵小乙是谁?

    能画李师师,还能把李师师的画挂出来唱卖,而且还姓赵……这个“赵”肯定不是赵铁牛的赵,多半就是赵匡胤的赵啊!

    这人是谁?

    不会是……端端端王赵佶吧?

    想到这里,陈佑文一下就慌了神,开封府不能呆了,再呆下去要没命了!

    就在陈佑文琢磨着要马上变卖家产逃到外地去的时候,突然有人喊了他一声:“这不是陈将仕吗?正要去找你呢?”

    抓我?

    陈佑文也是做贼心虚,把“找”听成了“抓”,还以为是开封府的提辖官带人来捉自己这个“梁山贼寇”了,当下也不管小妾高胖胖了,扭头就跑。也不知道是不是慌不择路,跑错了方向,和叫他的那人迎面撞在了一起。

    那人差点被他撞翻,幸好身边有随从扶了一把,不过那人并没有生气,依旧细声细气地问:“陈将仕,你这是怎么了?便是多日未见,也不必这般投怀送抱啊?”

    陈佑文这才定睛看了看眼前这人,原来是宫中的中贵人梁师成。

    陈佑文连忙行礼:“梁大官,在下方才没有站稳,滑了一跤……”

    “无妨,无妨。”梁师成笑了笑,摆摆手道,“正寻你有些事情呢。”

    “寻我?”陈佑文一愣,他现在不是翰林图画局的人了,梁师成能找他作甚?

    梁师成笑了笑,说:“这边不方便说话,且随我来吧。”

    ……

    梁师成和陈佑文相遇的时候,武好古正在拉弓,一张小孩子玩的软弓,被他用力拉开,搭上羽箭,然后咻的一声射了出去,正中十几步开外的靶心,不过箭头没有刺入木靶,而是弹开后轻轻落地。

    “准到是挺准的,就是力气小了一点……”

    一旁童贯皱眉道:“崇道,你的力气不够,还得练啊。”

    武好古摇摇头,嬉笑道:“刚夫兄,我的力气可不小,不过不是拉弓的力气,而是握笔的力气。”

    童贯眉头一蹙,武好古显然对习武没有什么兴趣,三天打渔,两天晒书包网.bookbao2,难得来城西琼林苑内跟自己练一练。好在自己也不是真的要把武好古调教成个武官,仅仅是叫他熟悉一下军事,到时候别画得不着边际。

    “也罢,也罢,”童贯摇摇头,“你射几箭就成了……现在和咱家一块儿骑马回城,顺便也练练马术。”

    武好古的马术比射箭要好些,毕竟去海州走过一遭,一路上基本是骑马赶路,也算是练出来一些。

    当下,两人便各骑了一匹马,出了琼林苑,沿着汴河向东行去,不一会儿就入了开封府外城。

    沿着汴河大街往内城去的路上,童贯看似无心地说道:“崇道,陈佑文回来了。”

    陈佑文?

    这厮居然没有死在横山……对了,横山之战宋朝是大捷,根本没死几个人。

    “哦。”武好古只是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他其实已经让人去打听过了,赵铁牛已经变卖了家产,上梁山去了。不过这事儿并没有牵扯上陈佑文……

    而且,陈佑文现在是官,还是文官……要弄死可不容易。

    “听说你们俩有些过节?”童贯问。

    武好古笑了笑,“小事情,不足挂齿。”

    “那就好了。”童贯一笑,“和你说了吧,这一次使辽,他也是随员。将以翰林图画局待诏的名义前往。”

    什么?

    他也去辽国?

    这倒不错!

    武好古心中冷笑,不过面子上还是不动声色,“他是待诏,那在下……”

    “你以武官的名义去,”童贯道,“也不要用武好古的大名,可以化名潘孝忠。”

    童贯是老特务了,走过好多次辽国,而且都是负责搜集情报的,自然早就想好渗透方案。

    武好古虽然成名未久,但是名气却蹿升很快,难免会引起辽人的注意,所以绝对不能让武好古以真名使辽。

    同时,因为宋朝一直有派遣“谍画师”的传统,所以还得安排个打掩护的大画师,刚刚从横山回来的陈佑文,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