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中书门下省,政事堂。

    森严得让人产生了压抑感觉的宰相都堂之内,特进,开府仪同三司,左仆射,上柱国,观文殿大学士章惇和往常一样,袍褂整齐,带着幞头,笔直端坐在书案之后。

    他正在和三位身穿朱紫公服的高官谈话,这三人一看便知是久居人上的,都上了些年纪,都有一部能彰显出男子威仪的大胡子。和章惇面对面而坐,身材稍显瘦小,面色阴沉的老者是枢密使曾布。

    曾布如今是新党的二号人物,官职和威望仅次于章惇,是完全有资格和章惇一起入主政事堂担任右仆射的。根据大宋一直以来的祖制,也应该让他入政事堂做右相的。可是章惇偏偏要独相,还利用官家的信任,说什么要权责系于一人,新法才可成功。

    而官家也糊涂,居然相信这个奸臣的话,真的让他独相多年。更让人生气的是,章惇虽然是奸臣,但做事的手段一流,独相的这几年,大宋国力蒸蒸日上,特别是在横山大败西贼,俨然确立了对西夏的形胜。

    另外,章惇的运气好的让人难以置信。本来以为辽人的压力能让章惇焦头烂额,没想到有消息传来,辽国现在自己先焦头烂额了。国内阻卜人造反,在草原上打了六年快七年了,还没有平定下去的苗头。

    同时,被契丹人压迫了恁多年的女直人,据说也趁着契丹人在草原上吃瘪的机会雄起了。生女直节度使完颜扬歌雄心勃勃,一心想要统一生女直各部。

    而一直以来都是辽人附庸的高丽,现在也蠢蠢欲动,想要趁吞掉几个临近的生女直部落……

    如若这些消息都是真的,没准这燕云之地,就在章子厚手中恢复了,这可大宋开国以来的天字头一号大功啊!

    一想到章惇有可能得到的复燕大功,曾布的心情就万分复杂起来了。他毕竟是枢密使,若是燕云恢复,还能少了他一份功劳吗?

    可是章惇的独相,恐怕也要因此独到老死了吧?

    心情复杂的曾布一言不发,连眼皮都耷拉着,仿佛一尊石像,岿然不动。

    坐在他左首边的是枢密院都承旨蔡京,如果说曾布盯着那张空悬着的右仆射右相的宝座而不得,因此记恨章惇。那么有一张面团脸,看上去仿佛是个好好先生的蔡京则因为没有如愿得到同知枢密院或枢密副使的位子而深恨曾布。

    论起在新党中的资历和办事的能力,蔡京早该坐上枢密副使了,和他同年中进士的蔡卞,现在都是尚书左丞副相了,可他却还是个枢密院都承旨……之所以官运如此之“差”,全是因为曾布以蔡卞备位枢府为名,阻止了蔡京的同时提拔,只让他做了都承旨。

    也就是说,现在章惇当了曾布的路,曾布又当了蔡京的道。在斗垮了旧党之后,原本还算团结的新党,现在早已经分裂成了几块,只是还没有公开进行恶斗罢了。

    “相公,”蔡京摸着自己的大胡子,笑着开了口,“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如今还不是对北朝用兵之际,但是伐谋的时候,看来是到了。

    不过对北朝的伐谋,必须要认真布置,小心推行,最好由一个朝廷重臣亲自负责。”

    章惇摸了摸胡子,轻轻点头。

    蔡京一下子就说中了问题的关键。对北朝的伐谋一定要有人负责,还必须是重臣负责,最好是枢密副使一级的重臣专管对辽国的伐谋!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五年之内,把辽国内部的情况完全掌握,同时和辽国内部各种“反契丹势力”建立起联络。

    与此同时,对于河北东路、河北西路、河东路的整顿也要跟上。同样要有重臣去出任安抚制置使,把陕西诸路的那一套办法运用于河北东、河北西、河东三路。使这三路可以支持大战!

    当然了,河北东、河北西、河东三路的禁军也必须好好整顿,至少要达到西军的水准……

    章惇盘算了一番,觉得达成这一目标最大的问题倒不是辽国内部辽国内部肯定有麻烦,要不然耶律洪基不可能派出贺正旦使而是官家的身体,如果他能再支撑十年,即使燕云不能恢复,河北东、河北西和河东三路也将固若金汤!

    可是官家的身体……

    看到章惇的眉头越皱越紧,将要出使辽国的蹇序辰的眉头也紧了起来他就坐在曾布的右首边,年纪看上去比曾布、蔡京都小,面相也非常和蔼,和人说话的时候总会习惯性的带着几分微笑。

    不过谁要当他是个好相与的角色,那一定会倒大霉的。实际上他是章惇手下最会咬人的狗!

    他在绍圣年间还是个不大不小的中书舍人、同修国史,现在却做到了礼部尚书这样的高位,靠得就是狂咬司马光和朝中的其他旧党人物。当时他上疏建议将反对变法的元祐党人言行汇编成册,做罪证收藏,被哲宗诏准。后来他还和中过状元的新党干将徐铎一起主持此事,因为下手狠辣得到了章惇的赏识,从而飞黄腾达。

    可是会咬人不等于会搞外交和情报……

    若是只会咬人不会做别的事情,章相公的重用也就到此为止了!

    想到这里,蹇序辰就直接发问了:“相公,在下去辽国出使,须得小心留意何事?”

    章惇用老眼扫了自己的这个心腹一下,做了那么久的礼部尚书,居然问出这么低能的问题。

    不过,知道要问清楚也不算太笨了……

    ……

    “忆之兄,你看着两张花招儿印得如何?”

    丰乐楼的酒宴已经散了,不过武好古并没有马上回家去准备远行。而是拉着纪忆去了佳士得行总店,在总店的书房里,他给纪忆看了刚刚印好的李师师和墨娘子的花招儿是用来招揽客观来参加李师师写真图和墨娘子舞蹈图唱卖的。

    谢尚宾和魏四海这两个都料匠都是有点本事的,很快就找了最好的雕版师傅,把武好古给他们的两张线条素描印好了。

    而且还印得不错,差不多有后世连环画小人书的水准,看来佳士得行将来可以涉足“小人书”的出版发行了。

    “印得不错,画得更好!”纪忆拿着两张印好的传单,看了又看,“光是这两张纸都能卖钱了……”

    “以后吧,”武好古笑了笑,“眼下可没时间了做这个勾当了……忆之兄,我打算将这两份传单加印上数万,尔后雇人在开封府各处散发,招揽客人来唱卖李师师写真图和墨娘子舞蹈图。争取在正旦之前,就把两幅图画唱卖出去。

    至于另外七位花魁娘子的写真图,看来要在佳士得行挂上几个月了。”

    “行啊,反正不急,”纪忆点点头,冲武好古一笑,“你和端王的斗画拖得越久越好。”

    “那是自然的,”武好古顿了顿,“拖得越久,我、赵小乙、墨娘子和李师师就越红了。”

    现在的花魁大比和赵武斗画,几乎成了开封府市井中最热门的话题了,简直红得发紫。而武好古、赵小乙、墨娘子和李师师,都成了“红人”,用后世的话说,就是“书包网.bookbao2红”。

    而“红了”,自然就“贵了”。

    而且还是武好古和赵小乙一起走红……这也算是一种特殊关系吧?

    纪忆也得意的笑了起来,他仿佛才是最大的赢家啊!

    不仅搭上了端王殿下的线,而且还能通过唱卖十幅花魁图把他这些日子流水一样花出去的钱再捞一点回来武好古画的花魁图可是卖给纪忆的,纪忆一共拿出五万缗的“天价”,不过瞧眼下的热门程度,这十幅画转手卖出个十万缗是完全可能的。即便扣掉给佳士得行的佣金,他还是能净赚上四万缗。

    另外,墨娘子现在也被炒红了,虽然她不能真的“去卖”,但是可以卖印刷版的写真图啊……一张几十文的,卖出去几万张也是一笔大钱啊。

    “不过眼下有个难题,”武好古说,“若是要唱卖李师师写真图和墨娘子舞蹈图,那就不可能是一个价钱……”

    这是个问题!

    若是从艺术欣赏的角度看,武好古的墨娘子舞蹈图肯定比赵佶的李师师写真图好。

    可问题是,现在有很多人都知道赵小乙就是赵佶了,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

    所以到时候,武好古的墨娘子舞蹈图极有可能在唱卖中输惨了。

    虽然他和赵小乙的比斗不会因为这场唱卖而分出胜负,可是这画中第一人的名头,终究是会不稳的。

    对于想利用“画中第一人”的名声大大捞上一笔的武好古而言,这可不是好消息。

    而且,赵佶也不是傻瓜,他自己也知道技不如人,若是在唱卖的时候出了“不大正常”的价格,他一定会知道别人看破了赵小乙的身份!

    “哈哈,这事儿好办!”纪忆闻言笑了起来,“只管去唱卖,到时候可能有个叫他满意,让你也不丢面子的两全之策。”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