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烧猪院和尚把傅和尚的书信交给武好古后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武好古则点了一桌子的肉菜和烧酒不是白酒的意思,和赵佶、米友仁边吃边聊。

    “小乙,你觉得我们之间的比试如何?”

    武好古和赵小乙的斗画,可是眼下开封府的一个热门话题。

    不过现在由武好古来问赵小乙这个问题,还是显得有些尴尬,赵小乙和米友仁都是一阵沉默。

    半晌后,赵小乙轻声道:“不比也罢,说实在的,光是你的铅笔速写就能做实了画中第一人的地位了。”

    赵佶和武好古的比试纯是好玩,用章惇的话,就是轻佻。比就比了,图个好玩罢了后来搞什么花石纲和宣和北伐都是这个路子。

    不过在和武好古接触多了以后,他却发现自己的画技完全不是武好古的对手。特别是他知道了“铅笔速写”这门练画的技法后,才知道自己和武好古的差距有多大了。

    自己画一张的时间,人家几十张都画了,还怎么比?

    “甚底画中第一人?”武好古笑了笑,“虚名而已。

    不过这份虚名,也是很值点钱的……所以,你我还得比试一番。”

    赵佶一蹙眉头,未曾开口。武好古就接着说道:“小乙,你看如今我们俩人的画作多热门啊?每天去丰乐楼赏画的人,都快把丰乐楼的门槛给踏破了。等到唱卖的那一日,你的李师师写真图,我的墨娘子舞蹈图肯定都能卖出个天价。

    而且之后你我还各有10幅花魁图要画,画好之后也定然能唱卖出一个天价的。

    所以这场斗画,你我都是赢家,而且已经赢了不少啦!”

    武好古到底是了解后世艺术品市场的游戏规则的人,知道炒作对艺术品的“价值发现”有多么重要。

    再好的艺术品,如果完全排除了炒作的成分,也是很难卖出一个高价值的。而武好古和赵小乙的这场斗画,也因为某些知道也不能说的原因,成为了一场疯狂炒作。

    当然了,被炒作起来的还不仅仅是武好古和赵小乙的画儿,还有被当成模特的墨娘子和李师师。

    墨娘子之前不过是名不见经传的“家伎”,而李师师虽然红极一时,但是也隐退多年,名气大不如前了。

    可是现在她们俩的画像就被挂在丰乐楼最显眼的地方,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文人墨客,豪商权贵们去一睹芳容。

    还有不少善于舞文弄墨的才子在两幅画像旁边题了诗词,更有不知道多少土豪砸下重金想要一亲芳泽。

    这还是刚刚开始呢!

    等到佳士得行出版了花魁画册,李师师和墨娘子真不知道要红成什么样子呢。

    “老师,”米友仁皱着眉头问,“那这画中第一人该给谁?”

    “无所谓啊,”武好古一笑,“画中第一人可以一年评出一个啊,我们三个人人都可以做啊,有了这个名头,才容易发财嘛。”

    发财?赵佶听了这话有点乐了。

    这武好古画倒是好,可人怎么就恁么俗啊?

    “小乙,”武好古看赵佶有些发愣,马上就明白他的心思了,笑了笑道:“钱财固然是俗物,可却是万万不能少的俗物,否则钱到用时便知少了!”

    “钱到用时便知少?”赵佶现在还没到花钱如流水的时候,所以不大能理解这句话。但他还是觉得武好古是个很能弄钱的朋友……

    他想了想又道:“是一年一比吗?”

    “对,一年一比,就由佳士得行来办。”

    武好古点点头道:“可以和花魁娘子的大比一起来办……以画选秀,以秀选画。”

    他的意思是想让佳士得行包揽花魁娘子大比和画中第一人大比。如果能成功,花魁画册肯定也能大火,佳士得行就算突破了书画古玩行,进入到印刷刻书出版这几个关键行业中了。

    而且,今年的画中第一人大比只有两人参加,以后可不止两人,会有更多的青年画家参加。这不仅会让画中第一人大比变得更加热闹,还会让佳士得行有机会发现更多的“当代杰出画家”,对于“佳士得画斋”的运营也大有好处。

    可谓一举多得!

    不过绘画行的附加价值,肯定还不止这些。

    因为在傅和尚给武好古捎来的书信最后还提出了一条看似不大合理的要求:请武好古远赴东瀛去为老和尚官家白河院法皇写真……还要把白河院画成佛祖的模样!

    武好古肯定是没功夫去日本国的,他接下去多半还得去辽国出差呢。

    不过和日本老和尚官家的买卖还是要做的,而且最好能拉上宋徽宗一起去做。

    不仅要把买卖做到日本国,而且还要做到高丽国,还要做到大辽国……不仅是为了赚钱,而且还为了打造出一支可以纵横东亚海上的船队。

    而一支可以纵横东亚海上的船队,当然是一支海上的武力!

    只要这支海上武力存在,并且掌握在武好古手中,辽东、辽西的绵长海岸线,就随时处于被入侵的危险之中。

    女真铁骑可以南下,汉家的海船也可以北上,这就是礼尚往来,增进民族和谐了。

    而要打造出这样一支可以和女真人礼尚往来的海上力量,不仅是烧钱的问题,还必须有几条繁荣的海上贸易线做支撑。要做到这一点,在武好古看来,最佳的路线就是同日本国老和尚官家,还有高丽国的国王建立联系。

    当然,能拉上宋徽宗一起参与,就最理想不过了。

    想到这里,武好古对笑着对赵佶道:“其实利用画中第一人大比和花魁大比高价卖画还只是小利,真正的大利,还在这封信中啊。”

    说着话,武好古就把傅和尚的信递给了赵佶。

    “这信中说了什么?”

    赵佶接过书信看了起来,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哪儿有大利可图。

    “看最后,”武好古说,“日本国的老和尚官家想要我去给他写真,还想我把他画成佛祖的样子。”

    白河院法皇虽然是个极有权威的日本天皇法皇,不过他的权威并不是建立在皇权强大基础上的,而是因为公家政治已经到了末路,才让天皇的权威相对上升。

    所以日本皇权的基础并不牢靠,这也是白河院要出家做法皇的原因他是在借助佛门的力量增强自己的权威。

    而将自己变成佛祖在人间的化身,毫无疑问有助于白河院法皇巩固自己的权威。

    “哦……”赵佶道,“大郎,你想去日本?”

    “当然不去了,”武好古一笑,“一路上风大浪急的,如何能去?

    不过,我不去还可以让别人去啊!”

    别人?

    赵佶看了看米友仁,心想:武大郎不会想让米友仁去日本吧?

    米友仁当然也不能去,现在武好古可离不开这个官场小狐狸的指点。所以不能让他冒险去日本国,万一淹死了,武好古可就玩不转赵佶了。

    “我想再收个徒弟,传给他铅笔速写之法,”武好古笑道,“这样就能让他去把日本老和尚官家的样貌画了带回来了,我再照着老和尚的样貌画个佛祖像。如果能找到好的雕刻匠人,还可以给那老和尚刻个佛像,一并送去日本国,摆进相国寺里面,这样就能把日本相国寺的市面做起来。有了日本相国寺做后盾,同日本国的贸易就容易多了。”

    武好古知道一点欧洲人大航海时代的做法,他们是贸易和宗教不分家,一边贸易,一边传教。贸易和传教互相配合,以获取最大的利益。

    而傅和尚现在果然忽悠住了日本的白河院法皇,这对武好古的海贸雄心而言就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就是核心竞争力啊!

    “小乙,”武好古笑吟吟看着赵小乙,“我看你器宇不凡,想必是世家子弟,这门和日本国贸易的勾当,不如我们一起来做吧?”

    “一起做?”

    赵佶显得有些犹豫。

    宋朝的亲王当然可以做生意了,宋朝是不禁止官员经商的。在宋初的时候,高官显贵们还有些看不上工商业,一般不会公开做买卖,都是借着家奴的名义去做的。

    不过现在谁也没这顾虑了,就是亲王投资商业也不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可是赵佶说不定是要做官家的……

    米友仁这时对赵佶说:“小乙,我听人说海贸素来是有大利的,明州、泉州、扬州和海州的海商中,拥有几百万缗家产者比比皆是,最富有的可能有几千万家财,可谓是富可敌国啊!

    如果我们和能和日本国的官家做贸易,一定可以赚到更多的钱,而且对国家也是有好处的。”

    也对啊!

    米友仁的一番话顿时打消了赵佶一半的顾虑,大宋官家和日本国官家互通有无,这可不丢人……

    武好古这时也想到了一个理由,他说:“而且从日本国渡海北上约2000里,便是原来渤海国的地盘,如今则是女直人的属地……通过日本中转,我朝便可绕开高丽国,直接同女直人往来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