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十二月的开封府,冬色怡人。

    气温虽然很低,但是因为没有风,也不潮湿,所以太阳照在身上就能感觉到几分暖意。

    如今的大宋帝国正处于最好的时代,不仅对西夏的战争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国内也算是风调雨顺,作为帝国首善之地的开封府,更是沉浸在一片繁华富庶之中。

    大概是受了大宋开国以来便极力推崇的重文轻武思想的影响,如今开封府的街头巷尾,酒楼茶肆之中,人们谈论的最热门的话题,却不是西线的大捷,而是围绕李师师、墨娘子、武好古和赵小乙这四个展开的一段佳话……

    才子佳人,风花雪月,才是这座温柔富裕之城的最爱。

    赵佶和王诜都在镇安坊的青衣楼上,一块儿听李师师唱曲儿。

    王诜这段时间非常低调,因为他是大宋驸马界的反面教材!

    再过不久,德国公主就要下嫁左卫将军潘意了。所以为了敲打潘意,让他好好对待德国公主,官家赵煦上个月还在朝堂上把王诜揪出来批斗了一番……

    现在还有传闻说,官家准备把他贬到天涯海角去和苏东坡作伴!

    这可真是吓死王驸马了,每次上朝都是战战兢兢,生怕官家金口一开,他就要去“亚龙湾看海”了。

    而赵佶还是非常够朋友的,并没有因为王诜走霉运而疏远他。不仅在哥哥面前给他求了情,而且今天退了朝还请王诜到镇安坊听李师师唱曲儿。

    一曲唱罢,师师躬身而退,屋子里面只剩下了赵佶和王诜。

    “驸马,我和官家求了情,不会把你贬太远的……”

    听了赵佶安慰人的话,王诜刚刚好看一些的脸色就垮下去了。

    还是要贬啊!

    只是不去和苏东坡作伴。

    看到老驸马沉默不语,赵佶拿出一个画卷,在老驸马面前展了开了。

    “你看这里如何?”

    老驸马扫了一眼,图上云山雾罩的,看着倒是挺有味道的,不过他哪有这个心情啊?

    “这是武好古的云台山居图。”赵佶说。“没想到他的山水画也有大家风范啊……写实工笔的山水,真是难得。”

    “云台山?”王诜一听到云台山,就想起了苏东坡,哭丧着脸道,“唉,昔日苏东坡就去过云台山,还留下了佳句:郁郁苍梧海上山,瀛台方丈有无间……不想今日却人在天涯海角了,也不知道今生还能不能再回中原?”

    赵佶一笑:“驸马,把你贬到云台山如何?”

    真的要贬了?

    王诜一蹙眉头,就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云台山素称仙境,肯定比亚龙湾好,可是怎么能和开封府相比?

    自己年纪都一大把了,一辈子不得志,现在还要去海州,真是太倒霉了。

    半晌后,王诜轻声道:“是编管海州吗?”

    宋朝的贬官也是分档次的,最好的贬出知州,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享受的待遇,通常是宰执一级的高官才能在失势的时候出京去做知州。而一般的官员被贬都是跑去偏远州郡做通判、别驾、监督、团练副使什么的。再惨一点,就是削去一切职务,某地安置。而最重的处罚就是追夺出身以来文字,某地编管了也就是剥夺官身,再加一个发配边远监视居住了。

    “没有恁般严重的,怎么可能是编管呢?”赵佶连连摇头,“就是海州团练副使,本州安置而已。”

    团练副使这官听上去蛮大的,但实际上是加在被贬官员身上的虚衔,“安置”则有监视居住的意思。

    王诜叹了口气,说道:“这也不轻啊……和昔日苏东坡乌台诗案后一样了,再贬就是去天涯海角了。”

    “不会再贬了,”赵佶安慰王诜道,“官家说了,到海州止了,你去那里安心居住,过上两年就让你回来。”

    “也只得如此……”

    王诜也没办法,谁让自己倒霉,娶了公主后又遇上公主早死?其实公主的死和他没什么关系……虽然他身边有不少女人,但是蜀国长公主并没太吃醋,还是和他非常恩爱的。

    而且公主病重之前,王诜已经因为被苏东坡的“乌台诗案”牵连给贬到外地去了。蜀国公主怎么可能被一个见不着的驸马给气病了?因为见不着驸马相思成疾才差不多!她临终前还求高太后让王诜回家呢,她怎么可能是被王诜气死的呢?

    可是神宗皇帝偏偏迁怒王诜,没过多久又把他贬去了均州,直到元祐元年才被知道真相的高太后召回复职。

    不过高太后一死,哲宗皇帝又看他不顺眼了……

    “驸马爷,小乙哥,武大郎和米小乙来了。”

    李师师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武大郎?”赵佶一愣,“是来找我的吧?他该知道我这些日子都在镇安坊。”他朝王驸马一笑,“驸马,那个武大郎还不知道赵小乙就是端王赵佶呢,所以就只能到镇安坊来找我了。”

    会不知道?王诜寻思着:半个开封府都快知道了,武好古多机灵一个人?会不知道?他也就是在陪你玩……这份心思,倒也颇深,将来说不定能成一番事业。

    可惜这人在儒学上没有多少功力,终究难成大器啊!

    不过他也没点穿,只是站起身拱拱手:“老夫要回去收拾行李,好准备去海州居住了,便先告辞了。”

    赵佶笑着点点头,“安心吧,不会有甚难过的。”

    然后他又对门外的李师师道:“师师姐,送驸马从后门离开吧。”

    “知道了。”李师师应了一声,便拉开门,把驸马王诜带去了后门,让他悄悄离开,然后又亲自去把武好古和米友仁请上了楼。

    “小乙哥,你也在啊。”

    武好古一进门,就看见穿着一袭月白长袍,耳鬓插着支梅花赵佶在朝自己微笑,连忙上前去拱了拱手,“方才还和米小乙提到你呢。”

    “是吗?”赵佶笑吟吟道,“提我何事?”

    “小乙哥,你先看看这个。”米友仁将自己背着的画板递给了赵佶。

    赵佶接过来一看,上面是一张宣纸,宣纸上用黑灰线条画了个栩栩如生的美人,正是墨娘子。

    “这是……碳条画?”赵佶伸手轻轻摸了摸,然后又看看手指,“不是碳条?”

    “是铅笔。”武好古道。

    “铅笔?”

    “就是铅椠的铅。”米友仁又从自己的笔袋里面取出了一支简易铅笔递了过去,“我师父叫笔匠作了这么个铅笔,这可是习画的至宝啊!”

    “这个是习画的至宝?”

    赵佶接过铅笔看了又看,怎么都不像是宝贝啊。

    米友仁解释道:“此物加上家师所创的速写之法,可以将练习绘画的速度加快百倍!画个人像只需半刻钟,一日写真数十纸也不费多少时间。”

    绘画也是要讲熟能生巧的,中国古代的画家习画将近“费纸三千”,也就是画上三千张,技术自然就好了。而武好古现在的画技则是建立在几万张也许十万张具体多少他也记不清的高强度训练上的。

    而这种高强度的绘画训练,不可能是油画和国画,只能是铅笔和碳条素描。铅笔相比碳条容易使用和携带,可以走到哪里画到哪里。

    以赵佶的财力,自然不会买不起纸,有了铅笔和速写,他练习绘画的效率就会大幅提高了。

    听了米友仁的这番话,赵佶终于明白武好古的画技为什么会那么高明了!

    一定是画仙人传了他“铅笔”和“速什么写”的。现在武好古又把这个看家本领传给了自己,真是够朋友啊……

    “原来如此!”

    赵小乙终于明白了武大郎一片“好心”,冲着武好古一拱手,笑道,“大郎,多谢了……有了这铅笔和速画之法,我的画技可就要突飞猛进了。

    从今往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米友仁闻言顿时面色一变。

    这话……端王可没和谁说过!他是君王,君王是孤家寡人,没有什么朋友的!据米友仁所知,赵佶也就是把王诜当个朋友。

    现在,武好古也是赵佶的朋友了。

    “好!我们现在就是好友了。”武好古哈哈笑了笑,“今日我先给李娘子画几张速写,然后我们再去烧猪院吃酒如何?”

    “烧猪院?”赵佶哈哈笑了起来,“是不是大相国寺的和尚开的烧猪院?”

    “是啊,”武好古道,“烧猪院和尚慧明的徒弟临政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常去那里吃酒。”

    “临政和尚?”赵佶问,“他也会烧猪吗?”

    武好古笑道:“他现在去了日本国做外来和尚了。”

    “日本国做外来和尚?”赵佶听了觉得好玩,“怎么回事?”

    武好古笑了笑,“且等我给李娘子写了真,去烧猪院的路上再说吧……很快的,只要一刻钟就行。”

    “一刻钟?”赵佶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大郎,听人说你在宫里面还画了默写?真有这事儿?”

    “有啊,”武好古道,“都是熟能生巧。”

    “熟能生巧?”赵佶点点头,冲着李师师一招手,“师师姐,就让大郎画几张,也叫我开开眼界吧。”

    李师师甜甜一笑,“好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