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北宋的手工业非常发达,能工巧匠自然不少,在雕版印刷这一行也不例外。

    不过,米友仁给武好古寻来的谢尚宾和魏四海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手艺人,因为他们的手艺并不好。雕版、制墨、印刷、装书……这些刻书行的手艺他们都会做,但是都不精通。如果真的要亲自动手,也就相当于学徒刚刚出师的水准。

    但是他们却是行内公认的“大匠”,或者叫“总匠”、“都料匠”。他们的工作不是亲自干活,而是指挥别的工匠和学徒干活。

    用后世的话来说,他们就是印刷行业的工程师。

    在宋朝,大部分手工行都有“都料匠”、“总匠”或“大匠”的存在。其中名留后世的就是开宝寺塔的建造者喻浩,因为欧阳修在自己的归田录中记录了此人,并称其为:用心之精盖如此。国朝以来,木工一人而已,至今木工皆以预都料为法。

    而那位正在编修营造法式的李诫,和武好古的老祖宗武宗元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都料匠。前者是建筑行业的总工程师,后者是负责室内装修壁画的工程师……

    这天下午,就在武好古刚刚从城西莲花庵墨娘子那里归来,并且带回几张铅笔素描的时候。米友仁已经带着个年纪轻轻的都料匠,候在佳士得行的书房武好古的办公室内了。

    “老师,你可回来了。”

    米友仁等得有些焦急,见到武好古进了门,连忙就开始介绍了。

    “这两位就是您要的人,这位是谢都料。”他先指着一位身穿青色儒袍,五官非常秀气,留着几缕修剪的非常整齐的胡须的青年说道,“他是刻书谢家的人,如今在国子监书库勾当。”

    “在下谢尚宾,见过武大官人。”

    米友仁介绍完毕,谢尚宾就是躬身一礼。

    “你是官匠?”武好古看着他问。

    “在下是和雇的民匠。”谢尚宾回答道。

    宋朝的手工业发展和之前的时代不同,民营手工业发展迅猛,而官营手工业相对滑坡这滑坡不是和唐朝五代相比,而是和民营手工业的大发展相比。

    而民营手工业的崛起,就造成了官匠流失。优秀的工匠可以在坊间得到更高的报酬,也可以自己创业开设工坊,所以都不大愿意进入官营手工业充当官匠。

    另外提一下,在宋朝还有一种“兵匠”,就是拥有军籍的匠人,一般挂厢军军籍宋朝的厢军其实不是真正的军队,而挂个军籍替朝廷做各种杂务的人员。类似于后世的警察、税务人员、消防队、国营企业员工等等之类。

    不过真有本事的人,也一样不会愿意去当个挂军籍的军匠。

    所以宋朝的官营手工业就出现了大量“和雇”民匠的情况,而一些民匠也喜欢这种“来去自由”的雇佣模式。他们可以在官营手工业中学到本事,然后再出去赚大钱。

    这种“和雇”的模式,在解决了官营手工业人手不足的问题的同时,也在提高民间手工业的技术水平。

    “老师,这位是魏都料,”米友仁这时又指着另外一位年长一些,做员外打扮,面目显得忠厚老实的男子说道,“他也是刻书世家出身,是刻书魏家的人。也是国子监和雇的民匠,转年就可以到我们佳士得行来了。”

    宋朝因为没有社会化的职业教育,所以职业世袭还是主流。师傅教徒弟,难免是要留一手的!爸爸教儿子,才会毫无保留。

    所以一门手艺不干上几代,别人是不会相信你有真本事的!

    “二位都料,坐下说话吧。”

    看到两人落座,武好古点点头,继续发问。

    “二位读过书吗?”

    “读过的。”看着挺老实的魏四海一笑,“干刻书行的,不读书可不行……实不相瞒,小底年少时还进过府学,考过一次发解试呢。”

    “进过府学?”武好古心说:书念得比自己魂穿前强啊!

    “怎么不读下去?”武好古又打听道。

    “大官人,开封府手艺行里都是这样的。”魏四海苦笑道,“一次发解试不过,就得去学本事了。”

    本朝工商地位高于前代,是允许参加科举考试的。不过工商户对于科举考试通常没有小地主那么执着,不大会没完没了考下去,通常一次不过发解试也就算了这大概也和开封府这样的大城市生活成本高有关,若是在乡下当地主,有个两百亩,一年收个二十缗相当于的租,就能维持一户“士大夫地主”躬耕生活了。

    当然了,这也和以道德文章为取士标准的科举制度下的“低成本教育”有关。

    科举制度所带来的,不是高成本的精英教育,而是低成本的“普及教育”,读书的花费并不高。地主富农都可以承担,一次次科举落地对他们而言,不过是浪费点不值钱的时间罢了……

    而这种科举上升的模式对于数量庞大,生活成本比较低的中小地主家庭是最有利的。

    “那你也考过发解试?”武好古又问谢尚宾。

    “考过,”谢尚宾道,“不过小底没入过府学……所以学问比魏大哥还不如,但是各种门类的书,小底还是看过许多的。”

    刻书行的普通工匠可以不读书,哪怕不识字也没关系。但是刻书行的都料匠必须读过书,而且还必须读过各种杂书,不一定要精通,但必须能读通。因为送到他们手上的书稿不可能没有一点错漏,字迹也不一定清晰。所以刻书行的都料匠不仅要“审稿”,有时候还要抄书,所以都是有文化的。

    武好古点点头,顺手就在桌子上拿出两张李诫写的关于“石作”的书稿,分别递给了谢尚宾和魏四海。

    “看得懂吗?”武好古问二人道。

    “看得懂,”谢尚宾道,“是石作,也就是采石、垒石、石板、石刻等等……似乎是元祐法式里的内容。”

    武好古又看着魏四海,四海道:“小底手里这张不是元祐法式里面的,元祐法式的石作篇小底见过,和这篇不一样,没有恁般细致。”

    看来这魏四海负责过元祐法式的刻印。

    “还行啊。”武好古笑了笑,给自己的好学生米友仁打了个眼色。

    米友仁马上说道:“老师,两位都料在国子监是拿100缗的年例,和效用士差不多,我们佳士得要请他们,得加给三倍……”

    100缗加给三倍就是400缗!

    索价不低,但也不是狮子大开口。因为他们可是国子监出来的都料匠身上背着金字招牌的!

    “加给三倍没问题,”武好古笑了笑,“不过得先试试本事。”

    说着话,他又拿起两张墨娘子的素描递给了谢尚宾和魏四海。

    “这是墨娘子……”

    “这画……是用甚东西画上去的?”

    两人拿过素描,看了一眼,都被惊呆了。

    他们当然知道佳士得行的大东家是画中第一人武好古,而且也去过丰乐楼看美人图自从墨娘子和李师师的画像挂在了丰乐楼,丰乐楼都快变成旅游景点了,生意比平时好了一倍都不止。一楼的门床马道更是连个位子都等不着!

    可是两人现在看见了墨娘子的半身素描像,还是大感惊讶。

    仅仅是黑、白、灰三种颜色,再加上一堆线条,便将墨娘子刻画得栩栩如生。

    但是这份功力,就不负了“画中第一人”的称号了。

    “能刻出来吗?”武好古看着两人问。

    “刻不出来……”

    “小底也刻不出。”

    不意外。

    刻不出来是正常的,因为武好古在这两张素描上运用了光影素描法,可不容易印出来。

    “换两张吧。”武好古又给了两张素描,这是两张线条素描,不过还是用了一些明暗处理的手法。

    “头发不能这样,画得太细了,刻不出来,就是刻出来了,也印不好。”

    “鼻子这里也得改一改,都用线条就成。”

    武好古点点头,看来印刷技术改进的余地还是很大的。不过这事儿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时间,

    “行啊,明日你们再来,我给你们白描的图,你们拿去寻人雕版开印。”武好古说,“若是印得好,便给你们500缗的年例,行不行?”

    “行,大官人您等着看好吧。”

    “给某5日,保管把事情办妥。”

    这回两个都料匠都拍了胸脯,白描的图是不难刻的,年画和佛像都是这样的图。他们只要去寻了国子监里面最好的刻匠,花个十缗八缗就能把版子雕出来了,这活儿可比刻书容易多了。

    ……

    今天的阳光很明媚,也没什么风。

    接近年关时的开封城,寒意稍退,城市中心的街道上人头攒动,处处透着繁华的气息。

    武好古和米友仁一块儿出了佳士得的店门,沿途不时与人招呼。他们俩是向西而去的,肩膀上都背着用来速写的画板。

    两人沿着潘楼街一路来,在潘楼下面拐了个弯,寻到了一处出租牲口的店铺,租了两头毛驴,骑着向镇安坊而去。

    他们去镇安坊是找李师师的,墨娘子的素描有了,李师师可还没画呢。虽然武好古在几个月前就答应给她画上一纸,可是这承诺一直没有兑现。倒不是抽不出空闲,而是李师师不知怎的就勾搭上了端王殿下,成了“赵小乙”的专职模特儿……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