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姜果然是老的辣!”

    米友仁听完武好古说的事情,哈哈大笑了起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勾心斗角,何况是书画行这个名利场?一个待诏直长,一个书画行首,背后牵扯到的利益有几十万上百万,相关各方怎么肯乖乖让给武好古?

    便是米家父子给武好古的支持,也不是无条件的。

    佳士得行的利益有他们父子一份不说,光是米友仁搭上端王赵佶这条线,就让米家父子赚翻了。

    端王赵佶是作为亲王被教养长大的,身边没有什么人可用!米友仁现在就是他夹带里面为数不多的几个可用之才了。将来如果能中个进士,那么位列宰执不过是时间问题。

    便是中不了进士,也能走武将的路线,以米友仁的将门背景,有赵佶的提携,要不了十五年就能当上三衙管军。虽然不如文官尊贵,但是利益还是非常丰厚的。

    武好古恼道:“这两个老家伙算甚底东西?竟然敢给我抹眼药!”

    “他们是老前辈啊,在书画行经营了几十年,怎么就不能给老师您下点绊子呢?”

    米友仁说这话的时候,气定神闲,仿佛浑然不在心上。其实这等事情在他看来,是再正常不过了。别说杜用德、夏国诚两个老家伙和武好古没什么交情,便是米家大宅门里就不斗了?照样斗得鸡飞狗跳,只是表面上维持着一团和气。

    就是武好古自家,呵呵,他们和白波武家宗门不照样不往来那么多年了!

    而且,武好文和武好古两兄弟之间……瞅着也不是很和睦啊。

    出来混,和人斗争那是正常的!

    “那我该怎么办?”武好古道,“难道我就这样让两个老东西戏弄不成?”

    武好古的本事在书画上,商业头脑也有一点,但是在与人斗争这块上,还是太嫩了。

    米友仁心想:亏得你收了我做徒儿,要不然叫人阴死了都不知道。

    “老师,您知道那两个老家伙在打甚底算盘吗?”

    “知道,他们知道会有人捧赵小乙的场,若是赵小乙赢了,就可以顺势拿掉我的书画行首了!”

    “您,您这叫知道?”米友仁苦笑着直摇头。

    “怎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了!老师,为官之道,在于媚上欺下……恩威皆出于上,所以上面一定要哄好了。只要上面喜欢您,就不怕下面人不服气。所以现在最要紧的是哄好了端王殿下,只要端王高兴了,下面的事情学生请家父出面去摆平。”

    杜用德和夏国诚也就怼一下武好古,老米要出头他们可就不敢再蹦跶了。

    所以对武好古而言,下面的刺头根本不必考虑,需要考虑的上面的端王,现在端王赵佶可玩得正起劲呢。

    米友仁继续道:“所以那两个老家伙其实就是在挑您去和端王斗……端王的场子一定有人捧,而您又是佳士得行的东家,一样可以在比斗的时候造假。若是您用造假的办法赢了端王,一定是瞒不过端王的耳目的,那样可就落了下成了,端王就会轻看您,以后也不会再和您深交了。”

    武好古再次沉默了!

    姓夏的老家伙太阴险了!自己差一点就上当了……

    “那我要如何讨好端王?在比试中故意输给他?”

    “这倒不必,”米友仁一笑,“端王想要仗着权势来赢你,他就不会用赵小乙的名号了。

    您若故意让他,也会叫他低看了。”

    还真难伺候!赢也不好,输也不行……

    武好古心道:就冲这份难伺候,赵佶被捉去五国城也是活该!

    想到这里,武好古的眉头蹙了起来:“若真个如此难伺候,我该如何是好?”

    米友仁一笑:“老师会下双陆棋吗?”

    “会一点。”

    双陆棋又名握槊,是一种运气成分很大的棋盘游戏,在宋朝的时候非常流行,几乎人人都会玩一点。

    不过在后世却因为乾隆皇帝的封杀而失传了!

    米友仁道:“玩双陆,最没意思的就是知道对手会让着你……本来就是搏戏,知道了结果还有意思吗?”

    怎么没有意思?可以赢钱啊!武好古心说:玩双陆大多会下注赌钱的,这个东西有点类似于后世的麻将……不过对米友仁和赵佶而言,钱大概只是个数字吧?

    其实钱对武好古自己来说,也快变成数字了!

    他现在缺的是可以用来扭转靖康国难的“小目标们”,买豪宅置庄园的钱是绝对不缺的。

    “那要怎么玩?”武好古问。

    “当然是像真的一样玩了!”米友仁说,“有人捧他的场,那是他的事情,您就当不知道,认认真真的和他比。就算输,也要输得起,放得下,要让他感到您是个可以玩在一起的人,这朋友才能交得上。

    至于书画行首和画中第一人的虚名,都不要紧。端王不会在乎,官家一样不会在乎。只要他们俩看重您,您就把书画行首让给杜用德,他也是您的门下走狗……到时候就看他是不是知趣懂事了。”

    “他那么坏,我还要用他?”

    “坏才有用啊!”米友仁道,“李晞古烂好人一个,有用吗?我师爷武诚之也是个烂好人,有用吗?您都不肯把佳士得行大掌柜给他老人家做。

    而且潘楼街上也需要有人作恶人,要不然您怎么充好人?只有好人,没有恶人,行首就是假的,待诏直长也没人当回事了。

    这上一定要媚,下也需要有人去欺负……”

    米友仁果然是有一套的!

    论画技,他是武好古的学生。论马屁,论做官,论欺上媚下……武好古连他的一成本领都没有!

    ……

    “小底刘二狗,拜见武大官人!”

    前脚刚刚把米友仁送出了门,后脚就有一条门下走狗被刘无忌和郭京带来了。

    来的是刘二狗,就是刘无忌八杆子也不一定能打着的亲戚,在潘楼街上做地痞的那个刘二狗。

    “二狗”其实不是他的名字,而且他也不行二。之所以被人唤作“二狗”,是因为他和赵铁牛曾经跟随同一个地痞老大,被称为潘楼街上两恶狗。赵铁牛是大狗,他就是二狗了。

    不过恶狗到了武好古面前,却乖巧的好像一只哈巴狗。进了武家大宅,高高大大的个子缩了起来,是一路低头弯腰,到了武好古跟前,便是深深一拜。

    “郭三哥,刘小乙,你们都坐,坐吧。”

    武好古是在正堂见刘二狗的,也不拿正眼看立在堂下的刘二狗,只是客气的招呼郭京和刘无忌落座。

    郭京和刘无忌现在也体面起来了,穿着考究的道袍,执着拂尘,还蓄起了胡子,看来是准备充得到高人了。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这两位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怡红院里闷着,闷头看书,看道家的书。

    要充活神仙去蒙赵佶,肚子里面也得有料啊。要不然说着话就得露馅,两个江湖术士,赵佶是没有兴趣的。

    而刘二狗这些日子则在受煎熬,有点像科举放榜前的日子……现在赵铁牛已经上了梁山,潘楼街上的地痞闲汉就以他为首了。可是最终谁能成为这条“油水街”的老大,还得武好古这个书画行首其实还不是来点将。

    如果武好古支持别人,那他的地位就会岌岌可危。

    而武好古又是连着一个月都没见他!

    虽然这段时间武好古的事情是有点多,但是……给潘楼街立个大哥,这也是要事儿吧?

    潘楼街上的书画文玩铺子和鹰店后台都很硬,不是江湖大哥能欺负的,可是那些小吃摊子都是要大哥去“打理”的……一年下来,光是能落在口袋里的规费就超过一万缗!

    虽然这钱不是刘二狗一个人拿,可依旧是一票大钱啊。若是到了别人的手里,他可是死了也不闭眼的。

    “大郎,这就是刘二狗了,是我堂兄。”

    刘无忌开口说话了,“二狗,抬起头,让大官人好好看看。”

    “喏。”

    刘二狗这才直起腰,平视着坐在椅子上的武好古,才看了一眼,就感到一股子慑人的气势这可是败了梁山寇,还把赵铁牛都逼上梁山的武大官人啊他连忙又把脑袋低了下去。

    武好古早就认识刘二狗,在他的印象中,这位还是蛮凶狠的一个人,身躯胖大,满脸横肉,说话也冲,动不动就寻人争跤摔跤,人是没有打死过,不过却打残了几个。

    原本那个武好古,在心底里面还是很怕刘二狗的。

    可是现在,武好古却觉得他根本不值一提了……和开封府外面那些凶人相比,同开封府内的大人物相比,都不算什么,就是一条走狗罢了。

    “行了。”武好古挥挥手,“见过了……就这么着吧,潘楼街你去看着,一切照老规矩就行了。

    另外,你可认得开封府城外那些挖坟摸金的人吗?”

    “认得几个……”

    武好古的这个问题让刘二狗大感意外,虽然书画文玩行中一直有“明器”随葬品在交易,但是谁都忌讳这个,是只做不说的。

    “知道了,”武好古点点头,“小乙哥,替我送送刘二哥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