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回到开封,转眼已经一个月。

    日子过得飞快,凛冬已至,风雪交加,在不经意间,已经给开封城罩上了一层银装。

    武好古最近的事情很多,也很忙。

    首先,他忙着完成武诚之接的那一堆绘画勾当,几乎每隔一天,都会进入一座深如烟海的豪门,去画一个盈盈十几岁的美少女。当然都是工笔写真,不是潘素儿的微笑这样的油画,否则还真没那么容易完成不仅是油画创作本身就比较慢,还因为如今世界上只有武好古一人掌握了油画技法,他必须独立完成全部绘画工作,根本没有人可以代笔。

    而工笔写真就轻松多了,武好古只需要勾勒好线条,设色的工作可以丢给米友仁和武诚之去完成。

    所以忙活了一个月后,武诚之接下的单大部分已经完成。武好古的手头也因此多出了好几万缗的“润笔金”。

    有了这笔钱,不仅武好古对佳士得行的出资全部到位,而且还能应付替家里在开封府城西厢置业的开销。

    武诚之看中了一套位于金水河畔,靠近西北水门的大宅子。五进五出,还有一个小小的后花园。和王家西苑和潘家的潘家园是不能比的,不过也算是一处体面的大宅了。

    宅子原来的主人是旧党的一个高官,被一贬再贬,就快去亚龙湾看海了,家里又要嫁女儿,需要赔上一大笔嫁妆,只得卖了开封府的宅子。

    这宅子的索价是十万缗!

    真的不便宜,但是开封府的房价就是这么离谱!最后花满山好说歹说,才还掉了五千,以九万五千缗的价格成交。

    而武家为了拿出这笔钱,又把第一甜水巷的宅子和潘楼街上的老铺出了手,换到了七万缗,所以武好古实际上就贴进去两万五千缗,算是给老爹寻了个安度晚年的安乐窝实际上他爹根本不老,还没到安享晚年的时候呢!

    不过这笔钱还是花得挺值的,原本和父亲、兄弟、小妈挤在一个院子里的武好古,现在有了属于自己的一进院子,那可是个带着堂屋、厢房、廊屋的大院子。

    足够给武好古当新房,迎娶潘家将门的潘巧莲了。

    除了自己“婚房”之外,武好古还给张熙载、花满山和林万成分配了一个院子,能让他们俩把家眷从虞城和海州接到开封府来住了。

    另外,武好古的兄弟武好文也得到了一进敞亮的院子。

    在忙着买房卖房和完成绘画订单的同时,武好古还忙着应付翰林图画院和书画行的一摊事情。

    宋朝的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行规和行首,通过制定行规和推选行首就能达到一定程度的行业自律。在有些行业,行首还要负责和官府打交道,应付各种和买还有摊派。所以能坐稳这位子的,通常都有点背景,也有些手腕。

    而在书画行,根据惯例,待诏直长就是当然的行首。因为存在书、画两个分类,所以书画行的行首向来是两人,一人是翰林书艺局待诏直长,一人则是翰林图画院待诏直长。

    不过书画行向来是以画为主的,倒不是因为书法作品卖得少,而是专业书法家人数很少……书法是士大夫的基本功,所以大部分的书法作品都是士子和官员提供的。而绘画则不然,做官写不了一手好字会被人瞧不起,会不会画画是无所谓的。所以士大夫画家比士大夫书法家少太多了,留给专业画家的空间也就大了。

    如今代表书艺局出任书画行首的是一个名叫夏国诚的老头,样貌和蔼可亲,是个不得罪人的老狐狸,能模仿不少名家书法,眼力据说也不错,因为识破过一本米芾伪造的王献之真笔字帖而名噪一时。

    武家父子和夏老头是认识的,毕竟大家都是干书画勾当的,所以在忙完了手头的一堆事情后,武诚之、武好古就备了一份礼品,去拜访夏老头了。

    别看夏老头的书法也没啥名气,可他是世袭的书艺局翰林四局都有世袭现象存在,当上了待诏直长的武好古现在也有权力把自己的后代招入画局累世经营之下,家产还是颇为丰厚的,和武家一样,都住在豪宅林立的西城厢,也是一栋十万缗级别的大宅子。

    夏老头也知道武好古现在的风头有多猛,因此对他这个二十来岁的后生非常客气,亲自出迎,还在内堂摆酒款待来访的武家父子。借着一丝酒劲,老头子似乎对武好古敞开了心扉,说了很多贴心的话语。

    “向道,大郎,这些日子可有人和你们说过那赵小乙的身份?

    我告诉你们,他很可能就是当今官家的十一弟端王啊!书画行里面不少耳目通灵的老家伙都知道了……他们表面上对大郎你挺尊敬的,实则都等着看你家的笑话。”

    “啊?”

    武好古得了这个消息,马上装作吓了一跳。

    “赵……赵小乙是端王!?”

    武诚之则被真的吓着了,紧张地看着自己这个本事很大,但是招惹的是非比本事还大的儿子。

    上回惹到刘有方已经快把人吓死了,这回怎么就惹上端王了?

    这端王……将来很可能要做皇帝的!

    夏老头继续说:“大郎,其实和端王玩玩也没甚底,赵家的亲王都是大器量的人,说不定还会因此看重与你。但是同行是冤家……而你又恁般年轻,终不能服人,所以这待诏直长和书画行首对你是高处不胜寒了。”

    武好古眉头紧皱,显得非常焦虑,“那该如何是好?”

    夏老头摇摇头道:“你啊,就不该接下待诏直长……当时就该辞谢掉,做个书艺或是祗候就好了。”

    会好?武好古心道:越大越好做才是啊!

    待诏直长还是小了,要是赵煦直接赐个九品芝麻官,至少开封府书画行里没有人敢不服自己了。

    心里这么琢磨,脸上却依旧一副快要急死的样子,“现在待诏直长都做了,再请辞的话……”

    “现在当然不能辞了,”夏老头捋着白胡子,一副关爱晚辈的模样,“官家都说你是画中第一人了,这待诏直长你不做,谁还敢做?谁要代替你去做,岂不是官家搞错了?”

    官家永远不会错……至少对翰林图画局的人来说是这样的。

    “不过……”老头子眯着老眼看了武好古一眼,“书画行首却不一定非要待诏直长来做的。”

    待诏直长是当然的书画行首!

    但是,书画行首不是官方的职位,而是行业推举的。如果武好古自己推辞,那么大家也就顺理成章举出一位德高望重的画界元老了。

    武好古听到这里,已经有点明白了。

    他连连点头,“说的也是,只是这书画行首,谁来比较合适?”

    夏老头道:“还有谁?自然是翰林画院的杜待诏了。”

    原来是杜用德想做书画行首!他当不上待诏直长,捞个书画行首做也聊胜于无。

    夏国诚说:“他当年可是以艺学的身份,上书给神宗皇帝的,在书画行中可谓德高望重!”

    杜用德上书神宗的事儿是真的,为的是改变画院论资排辈而不重画技的惯例……他的上书肯定是有效的,要不然现在当待诏直长的肯定是他了!

    熬了那么多年,熬资历也该熬上了。

    结果因为他自己的上书,现在画院的待诏直长必须是画技第一在画院中才行,这个人当然是武好古了……真是叫杜老头有苦难言啊。

    武好古看着夏国诚问:“若是我不肯让出行首呢?难道会没有人推举我吗?”

    虽然待诏直长必是行首,但是推举的过场还是要的。

    不过武好古背后也不是没人,米芾、王诜都会站在他一边。这两人虽然不是书画行的正式成员,可是说话比待诏直长还管用呢。

    所以没有人来推举武好古的局面是不可能出现的。

    最多就是杜用德也得到一部分人的支持。不过那是没有用的,因为武好古还可以提出斗画技定输赢。

    而杜用德的画技是无论如何都比不过武好古的,连武好古的学生米友仁都能轻轻松松战胜他。

    “这个……”夏老头也看着武好古,花白的眉头轻轻皱起,“这样的话,你得赢了赵小乙才行。

    要不然就会有人推举赵小乙做书画行首了!”

    这不是在搅局吗?

    赵佶是要做皇帝的,怎么做行首?

    武好古追问:“赢了就行?”

    夏老头一笑:“赢了就行。

    只是赵小乙的真实身份……恐怕是赢不了的吧?”

    武好古赢了端王,那杜用德自然不敢再生事端了。若是端王怀恨在心,那以后自有武好古的苦头。若是端王因此反而欣赏武好古,那杜用德又算老几?凭什么和武好古争?

    可是……杜用德的这番谋划,夏国诚怎么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杜用德亲口和他说的?

    他们俩的关系就恁么铁?

    这事儿,好像有点蹊跷啊,不行,回头一定得找米友仁好好问问。

    武好古心说: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他一定是拿手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